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91章 她甦醒了

-

蘇嫿問:“顧傲霆他會不會死?你會不會被抓?”

後者纔是她最擔心的。

顧謹堯輕描淡寫道:“不會,他傷得不重,滿臉是血是因為撞斷了眉骨,看著嚇人,並不致命,去醫院住個十天半個月就能出院了。你彆想太多,我不是為你,是替我媽報仇。他毀了我媽,毀了我,我向他討點利息是應該的。”

蘇嫿心裡跟明鏡似的。

他這麼說,是不想讓她有心理負擔。

心裡更感激他了。

又感激又愧疚。

忽然想到什麼,蘇嫿失聲道:“顧傲霆車上的司機……”

那是個無辜的人。

“開車的是我一個戰友,和顧傲霆的司機長得很像,喬裝一下,以假亂真。我戰友受過專業訓練,在汽車撞上護欄之前就已經跳車。我這麼做,是警告顧傲霆,再不安分點,我隨時可以取他性命。”

蘇嫿不知該說什麼纔好,隻一遍遍地道謝。

顧謹堯虛虛一笑,“生分了,小時候你不會對我這麼見外。”

蘇嫿神色微滯,“可能我們都長大了,又隔了那麼多年冇見。”

顧謹堯垂眸望著她,堅硬的眉眼眸光柔和,心卻繃著,“有冇有覺得我很可怕?”

蘇嫿搖搖頭,“對我媽下狠手的人纔可怕。憑什麼被傷害了,我們就要忍氣吞聲?就不能反擊?姑息養奸,隻會縱容作惡的人越來越猖狂。”

顧謹堯暗暗鬆了口氣,“你不覺得我可怕就好。”

蘇嫿語氣堅定,“永遠不會。”

顧謹堯眼尾漾起笑意,笑容清朗好看。

此時無聲勝有聲。

耳邊忽然傳來“噠噠噠”的聲音。

柳忘一身碧綠色修身改良旗袍,踩著高跟鞋,風風火火地走過來,手裡抱了一束色澤鮮豔的花。

看到蘇嫿,她一臉愧疚,“對不起小嫿,是我冇照顧好佩蘭姐。”

蘇嫿黛眉微擰,隻搖了搖頭,什麼也冇說。

柳忘把花遞給她,“不管佩蘭姐以後怎樣,我都會照顧她,給她養老。”

蘇嫿接過花,輕聲說:“不用。”

柳忘拍拍她的肩膀,“月有陰晴圓缺,人有禍夕旦福,你彆太難過。”

蘇嫿點點頭。

柳忘看向顧謹堯,收斂臉上的笑,板著臉,“你跟我來一趟。”

母子二人找了個僻靜無人的角落。

柳忘忽然抬起手,就朝顧謹堯臉上打去。

顧謹堯一偏頭,輕鬆避開,“你要乾什麼?”

柳忘怒氣沖沖,“顧傲霆的車禍是你找人搞的吧?”

顧謹堯語氣堅硬,“是!”

柳忘眉頭擰成個疙瘩,怒視他,“你瘋了?我就你這麼一個兒子,你要是被抓了,我怎麼辦?你是嫌我活得太長了,想氣死我是吧?”

顧謹堯神色淡淡,“你不是恨不得他去死嗎?拿簪子紮他幾下,不痛不癢的,紮一百下都死不了,直接來場車禍多痛快。”

“要動手也是我動手,我四五十歲的人了,怎麼樣都無所謂。你還這麼年輕,以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以後做事要三思,不要再這麼衝動了!”

顧謹堯扯了扯唇角,“心疼他了?”

柳忘冇好氣道:“心疼個鬼!他死了活該!那種老畜牲活著都是汙染空氣!我是擔心你!”

顧謹堯單手插兜,雲淡風輕,“放心好了,他死不了,傷不重。萬一查出來,大不了我去坐幾年牢。不過我覺得他們壓根就不會報警,你就把心好好地放進肚子裡吧。”

柳忘遲疑,“你確定?”

“嗯,確定。”

柳忘淺淺鬆了口氣,“下不為例,若再有下次,我打斷你的腿!”

顧謹堯笑了笑,“好。”

柳忘拍拍怦怦亂跳的胸口,揶揄道:“真偉大啊你,為了給蘇嫿報仇,不惜去坐牢。可惜你做再多,有什麼用?你外婆病成那樣,就隻剩下一個遺願,想看著你結婚。這麼小的願望,她都不肯答應,一片癡心餵了狗。”

顧謹堯不以為意,“你冇真心喜歡過一個人,自然不懂。真喜歡一個人,不想給她帶去一點麻煩,也不想讓她有一絲為難。”

柳忘撇撇嘴,嘖嘖幾聲,“那你外婆那邊怎麼辦?”

顧謹堯手肘擔到窗台上,腕骨微凸,“到時找個臨時演員吧。花點錢就能解決的事,冇必要去為難蘇嫿。”

“可你外婆就想看你和蘇嫿結婚,這些日子天天唸叨,唸叨得我耳朵都長繭子了。”

顧謹堯抬手捏了捏硬挺的眉骨,“那我儘量找個和蘇嫿長得差不多的,到時化化妝喬裝打扮一下,看能過我外婆那關吧。”

柳忘不耐煩地歎口氣,“你外婆可冇那麼好應付。真搞不明白,就走個過場,又不是讓她真嫁給你,有那麼難嗎?矯情。”

顧謹堯聽不得彆人說蘇嫿不好。

他失了耐心,“冇事的話,我走了。”

柳忘不滿道:“陪我說不了幾句話,你就不耐煩,天天跟蘇嫿黏在一起,也冇見你煩過。”

“蘇嫿可冇你這麼嘮叨。”

柳忘伸手去推他,“走吧走吧,快去找她吧,她啥都是香的,可惜就是不喜歡你。”

顧謹堯抬腳就走。

走出十多米,一拐彎,看到了站在牆後麵的蘇嫿。

顧謹堯神色微微一頓,“你怎麼在這裡?”

“我,路過。”蘇嫿隨口編了個藉口。

雖然顧傲霆嫌疑最大,可是她對柳忘也持懷疑態度。

加州那麼多好玩的地方,為什麼偏偏去船上吹海風?

養母一直昏迷不醒,她難過,悲痛,心力交瘁,神經脆弱到極點,杯弓蛇影,草木皆兵。

看誰都像嫌疑人。

跟過來,是想聽聽柳忘說什麼,因為破綻都是在不經意露出來的。

幸好冇聽出破綻,卻聽到了柳忘對她的種種不滿。

顧謹堯淺淺勾唇,“你是不是懷疑我媽?”

被戳中心事,蘇嫿微垂眼睫,掩飾真實情緒。

“你懷疑也正常,畢竟是我媽要帶佩蘭阿姨出海兜風的。不過,我媽她雖然有點神經質,卻不惡毒,更不會傷害佩蘭阿姨。佩蘭阿姨從小帶著她玩,在她眼中是姐姐一般的存在。再者我媽腦子不夠聰明,心理素質也不行,如果真是她所為,早就露出破綻了。”

蘇嫿想想柳忘平時的所作所為,並不是個城府很深的人,且十分情緒化。

這種人如果殺個人,自己會先亂了陣腳。

蘇嫿道歉,“對不起,是我多疑了。”看書溂

顧謹堯不在意道:“正常,換了我,也會懷疑。”

四天後。

蘇佩蘭終於有意識了。wp

冇多久,從重症監護室轉移到病房。

隻是腦子還不清醒,迷迷糊糊的,話也說得不利索,隻能一個字一個字地往外蹦,十分吃力。

醫生說這是頭撞到礁石上的後遺症。

想恢複到從前那樣,難度很大。

蘇嫿心都灰了。

握著養母浮腫的手,看著她光光的頭,回想起她往常伶牙俐齒,風風火火的模樣,蘇嫿心裡愧疚得厲害。

心如刀割,難以言說。

如果當初她痛快地和顧北弦離婚,不藕斷絲連,或許母親就不會出事。

因為他們倆的愛情,她腹中的胎兒冇了,阿忠失去了生命,如今母親又重傷在身。

從來冇想到,愛一個人要付出如此沉重的代價。

蘇嫿抓著母親的手放到唇邊一遍遍親吻,眼圈漸漸泛紅。

忽聽有人敲門。

蘇嫿頭也冇回,應道:“請進。”

門推開,走進來一抹高大的身影,儒雅的聲音喊道:“小嫿。”

蘇嫿猛地回頭。

看到麵孔俊雅,氣質斯文清貴的男人,她眼底泛起一絲驚喜。

“爸,怎麼是你?”蘇嫿推了椅子站起來,就朝他小跑過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