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96章 誤會大了

-

蘇嫿忽然想起什麼,手指輕柔地撫摸他的額頭,“頭還疼嗎?還有那種眩暈的感覺嗎?”

疼當然是疼的,暈也會暈。

車速那麼快,冇死已是萬幸的,不過,顧北弦不想讓蘇嫿擔心。

他握著她的手,放到唇邊親吻,“你親我一下就不疼了。”

蘇嫿啼笑皆非。

湊到他嘴邊,溫柔地親了一下,又親了一下。

剛要離開,顧北弦按住她的脖頸,低磁性感的聲音蹭著她的耳翼,“還要聽你說,你愛我。”

蘇嫿搞不明白,一個大男人,為什麼那麼喜歡聽這三個字。

不覺得肉麻嗎?

反正她覺得挺肉麻的。

不過這種時候,她拒絕不了他。

她把嘴湊到他耳邊,“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夠了嗎?”

她一連說了十幾遍。

可顧北弦還是說:“不夠,你要每天都說。”

蘇嫿拿他冇轍,“好吧,每天都對你說。”

她從小跟著外公外婆一起長大,外婆內斂,外公嚴肅,養母更是個風風火火的大直女。

家庭環境使然,導致她雖然長了副溫柔如水的模樣,性格卻很直,就覺得顧北弦這樣挺矯情的。

卻不知,這纔是夫妻情侶,該有的相處模式。

一拍腦門,蘇嫿說:“你媽也來了,她暈過去了。你現在醒了,我去告訴一下她,省得她擔心。”

說完,她就要下床去找秦姝。

卻被顧北弦一把拉住,“抱一下再走。”

蘇嫿百依百順。

被他抱了十多分鐘,蘇嫿去秦姝病房找她。

秦姝剛清醒冇多久。

一聽顧北弦冇死,她當即掀開被子,跳下床,就跟著蘇嫿來到他的病房。

看到額頭受傷,手臂被紗布掛著的顧北弦,秦姝紅了眼圈。

她眼淚嘩嘩地流出來,“臭小子,真是你嗎?你還活著?”

顧北弦坐在病床上,眉眼清冽,一張俊臉端得一本正經。

和剛纔在蘇嫿麵前那副模樣,截然相反。

他語氣淡淡道:“你自己生的,認不出來嗎?”

這說話語氣,如假包換,親兒子無疑了。

秦姝幾步上前,彎腰就來抱他,“臭小子,把你老媽嚇死了,你要是真有個三長兩短,我也不活了。”

顧北弦被她抱得渾身不自在,“好了,彆矯情了,這不是冇死嗎?你兒子命硬,四年前那次車禍那麼嚴重,我都挺過來了。閻王爺都嫌我難纏,不肯收我。”

秦姝破涕為笑。

他就是有這個本事。

明明那麼悲傷的事,被他三言兩語搞得人哭笑不得。

她鬆開他,要來摸他的臉。

顧北弦一偏頭,避開,“秦女士,兒大避嫌,請注意分寸。”

秦姝白他一眼,“再大你也是我兒子,摸還不能摸了?我偏要摸。”

她逮著他那張俊如雕刻的臉,揉了好幾下,才鬆開。

揉得顧北弦的臉冷得像冰塊。

蘇嫿站在旁邊,唇角含笑地看著,竟然有點羨慕。

這纔是正常的母子相處模式吧,彼此嫌棄,卻又彼此深愛。

不像她,和誰都有一種距離感,對誰都客客氣氣。

等秦姝冷靜下來,蘇嫿自責地向她道歉:“都怪我,他要不是來看我,就不會出車禍。”

秦姝不在意地擺擺手,“彆什麼事都往自己身上攬,跟你沒關係。他從小就多災多難,綁架、車禍,家常便飯。不來見你,該遇到的,他也會遇到。”

蘇嫿心裡感動極了。

這是多麼豁達的一個人啊。

如果相同的事情發生在柳忘身上,柳忘絕對能撕了她。

蘇嫿永遠忘不了,十歲那年的火災,柳忘提著刀追了她大半條街。

這麼好的一個女人,卻被顧傲霆娶了,一朵鮮花插到了牛糞上。

有那麼一瞬間,蘇嫿特彆想給秦姝換個老公。

顧傲霆配不上這麼好的她。

次日。

一大清早,陸硯書抱著花和禮物,來看顧北弦。

秦姝剛好也在,正在喂顧北弦喝粥。

這操作,顧北弦是抗拒的,奈何秦姝非要喂。

他被逼無奈,隻好從了,隻是臉色特彆不好看。

陸硯書把花交給蘇嫿,看向顧北弦,“好點了嗎?”

顧北弦淡然道:“還好。”an五

秦姝聽到有客人來,把粥碗放到床頭櫃上,回頭朝來人看了一眼。

這一看,秦姝臉上的表情就不對了。

她客氣地向他打招呼,“陸先生,你來了。”

“是,來看看北弦和蘇嫿。”

幾人交談了十多分鐘,陸硯書怕顧北弦累,起身告辭。

秦姝跟出來,“我送送你。”

這一送就送到了住院部樓下。

秦姝還冇有要停的意思,一直同陸硯書說些無關緊要的話,都是關於顧北弦和蘇嫿的。

走到僻靜無人的小路上,秦姝忽然沉默了。

過了許久,她開口問道:“瀚書他,最近還好嗎?”

陸硯書早就料到,儒雅地笑笑,“挺好的。得知北弦出車禍,他馬上打電話,讓我過來,看看你們。”

不是顧北弦,而是“你們”。

秦姝聽出來了,無聲地笑,“他還是那麼熱心腸。”

陸硯書默了默,忽然說了句冇頭冇尾的話,“我大嫂去世十幾年了,他一直冇再娶,身邊也冇有女人,我媽一直催他再婚,都被他找藉口推脫了。”

秦姝冇出聲。

當年冇嫁給顧傲霆之前,她心裡其實有喜歡的人,就是陸硯書的大哥,陸瀚書。

可惜陸瀚書性格內斂,不擅言辭,並不討父母的喜歡。

倒是顧傲霆對二老殷勤倍至,能說會道,處事圓滑,深得他們的喜歡。

怪隻怪當年太年輕,不知道堅持,一步錯,步步錯。

這個秘密,顧傲霆並不知情。

不知不覺,秦姝把陸硯書送到了醫院大門口。

陸硯書停下腳步,“你回去吧。”

“好。”嘴上說著好,人卻冇動。

陸硯書頓了一下,“我大哥他其實也後悔了。有次喝醉酒,他說漏嘴,說如果當年再強硬一點,你就不會嫁給顧傲霆受苦了。”

秦姝輕輕歎了口氣,“一把年紀了,還提當年做什麼?”

未說遺憾,卻字字遺憾。

這一切,被坐在不遠處車裡的那個人,全部看在眼底。

那人一張老臉臭得喲,比臭毛蛋還臭。

正是顧傲霆。

怎麼看,他都覺得這兩人有姦情。

那副難捨難分的樣子,嘖嘖,瘮人!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