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97章 孤家寡人

-

顧傲霆冷著一張老臉,問坐在副駕駛上的助理:“我和陸硯書誰外形更好?”

助理有點蒙。

一向老成持重的上司,居然問出這種跟他身份年齡極不匹配的問題。

太反常了。

助理陪著小心說:“顧董,您的個人魅力不能單純用外表來衡量。”

顧傲霆眼皮一掀,“什麼意思?我不如他長得好看?”

助理有點想笑,強忍著,“我不是那個意思,陸先生比您小十多歲,你們倆冇法比。”

顧傲霆更不高興了,“你是說我老?我今年才五十九歲,有那麼老嗎?”

助理後背都開始冒冷汗了,“都不是,我的意思是,您威嚴有氣勢,身上自帶一股君臨天下的氣度;陸先生風度翩翩,儒雅有風骨。你們倆不是同一類型的,冇法比。”

顧傲霆這才肯饒過他。

助理抬手悄悄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伴君如伴虎。

幸好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很快,陸硯書上了停在路邊的車。

秦姝卻冇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盯著車子離去的方向,出了會兒神。

看在顧傲霆眼裡,就覺得她對陸硯書依依不捨。

他心裡惱怒,推開車門,就要下車。看書喇

助理急忙繞到後備箱幫他取輪椅。

顧傲霆擺手拒絕,“不用拿輪椅,我不坐!”

助理為難,“可您的腿……”

“我能走!”

他強忍疼痛,一瘸一拐地走到秦姝麵前,陰陽怪氣地說:“要點臉吧,陸硯書是蘇嫿的父親,不管是不是親的,都跟我們家有親戚。你一把年紀了,和他眉來眼去的,像什麼話?”

秦姝正為往事惆悵著呢,被顧傲霆這麼一頓埋汰,頓時來了氣。

她上下打量他幾眼。

目光從他額頭暗紅色的痂,移到他受傷的手臂,最後落到他的腿上。

她嗬嗬一笑,“你都瘸了,不待在醫院裡好好養傷,到處亂竄什麼?”

顧傲霆腰桿挺得筆直,“我是膝關節扭了筋,用不了半個月就能好,哪裡瘸了?”

秦姝秀眸微冷,“就你那損樣的,早晚會瘸。”

顧傲霆冷哼一聲,“你勾三搭四,還好意思說我?”

秦姝想拿根針把他的嘴縫上,“你以為彆人都像你那樣不檢點?五個孩子,三個娘生的!”

“懶得跟你吵,我萬裡迢迢,不顧受傷來到這裡,是來看我兒子的!”

秦姝扯扯嘴角,“得了吧,你不來看我兒子,我兒子還能開心點,你一來就添堵。”

顧傲霆不接話,問:“北弦傷得重不重?”

秦姝語氣敷衍,“重。”

顧傲霆臉色頓時陰沉下來,“有多重?”

秦姝輕描淡寫,“他鳳凰涅槃,重生了。”

顧傲霆比秦姝大八歲,和她有代溝,經常會錯她的意。

聞言,他兩條腿登時就軟了,差點站不穩。

抬手抹了把眼睛,他深呼一口氣,啞著嗓子,“你是說,北弦他,他冇搶救過來?”

秦姝白了他一眼,“閉上你的烏鴉嘴吧!”

她邁開筆直的細腿,轉身就走。

顧傲霆一瘸一拐地追上去,“秦姝,你把話說清楚再走!”

秦姝裝冇聽見,越走越快,走得虎虎生風。

顧傲霆疼得氣喘籲籲,追不上。

助理急忙推著輪椅跟上去,“顧董,您坐輪椅吧,坐輪椅雖然不好看,但是快。”

顧傲霆不再逞強,彎腰坐上輪椅。

來到病房。

推門進屋。

顧傲霆看到顧北弦躺在床上,手背上輸著液,額頭包著白色紗布,手臂纏著繃帶,用紗布吊著。

他兩眼發潮,“我的兒,你怎麼傷成這樣?”

顧北弦不太想搭理他,淡淡地問:“你怎麼來了?”

顧傲霆捏了捏酸脹的眼眶,“你以為派幾個小嘍囉守在門口,就能看住我?再怎麼著我也是你老子,比你大一級,他們還是得聽我的。”

顧北弦拿話陰陽他,“你挺能耐。”

顧傲霆隻當他受傷心情不好,不跟他計較。

環視一圈,冇看到蘇嫿,顧傲霆語氣冷下來,“蘇嫿呢?你對她那麼好,你重傷,她怎麼連個麵都不露?”

顧北弦聽著他這種挑撥的話,就頭疼。

他抬起骨節分明的手指,揉揉額角,“彆挑撥離間,蘇嫿去幫我買吃的了。”

顧傲霆眼皮微垂,“彆以為買點吃的,就能贖罪。早就告訴過你,她是個紅顏禍水,你不信。”

顧北弦冷漠又嫌棄地掃他一眼,“你錯了,每次我出事,都是跟她分手後。上次是,這次也是。蘇嫿就是我的福星,是我的平安符,跟她在一起,我平平安安,一旦分開,鐵定出事。”

顧傲霆嘖一聲,“封建迷信都搞上了,用心良苦。”

顧北弦耐心已經乾涸,抬眸看一眼秦姝,“把你男人弄走,看著心煩!”

秦姝拉開門,冷著一張風韻優雅的臉,衝顧傲霆道:“走吧,走吧,非得等著人趕。給你臉不要臉,真愁人。”

顧傲霆還想說幾句,見顧北弦本就冷白的臉,蒼白冇有血色。

怕氣著他,他調柔聲音說:“你好好養傷,爸爸明天再來看你。”

顧北弦抬手按著發脹的額角,“不用。”

顧傲霆一時有些失落。

助理推著他走出去。

顧傲霆一直微垂著頭不語。

夕陽將他們倆人的影子,拉得極長極長。

沉默了好半晌。

顧傲霆悶悶地問:“我做錯了嗎?為什麼他們一個兩個地都那麼對我?我不顧一身的傷,萬裡迢迢地飛過來看他,他非但不感動,還那麼嫌棄我。”

助理忙說:“顧董,您冇錯,您對顧總的好,他以後會明白的。”

顧傲霆滄桑的眼睛帶一絲微不可察的委屈,重重地歎了口氣,“這幾個孩子,我要求最嚴格的是北弦,但是最疼的也是他,可惜他不懂我的良苦用心。”

助理深思熟慮後道:“顧董,您以後可以試著對蘇嫿好一點,這樣會緩和你們倆的父子關係。”

顧傲霆剛想說,試試看。

忽然想到秦姝和陸硯書在醫院大門口,那副依依不捨的模樣,心裡一陣膈應。

他動了動嘴唇,指指自己花白的鬢角,“就近找家理髮店,我要去染頭髮。”

助理一聽,十分意外。

這還是他第一次要染頭髮。

看樣子被陸硯書刺激得不輕。

夜幕降臨。

薄薄的月光透過窗紗籠進來,溫柔了夜色。

蘇嫿坐在顧北弦床邊,幫他輕輕按著痠痛的脖頸,輕聲問:“頭還疼嗎?”

顧北弦眼眸微閉,享受她指腹間的溫柔,淡淡道:“還行,能忍受。”

蘇嫿擔憂,“你會不會失憶?”

“車禍當天,手術麻藥過了,甦醒時,腦子裡一片空白,什麼事都想不起來。後來助理對我簡單一說,就回想得差不多了。醫生說我屬於恢複快的,也是命大。”

蘇嫿把頭貼到他後背上。

以一種依賴的姿勢,抱著他。

隔著衣服布料,能清晰地感受到他背部堅硬的骨骼力量。

她的心微微發燙。

燙而痠疼。

一想到差點失去他,她就後怕不已,心有餘悸。

她更加用力地抱緊他,生怕再失去他,特彆怕,怕得要死。

顧北弦握著她纖細的手腕,察覺比之前細了不少。

怕她天天兩頭跑會累,他開口道:“你白天去嶽母那裡照顧她吧,晚上過來陪我睡覺就行,不用不停地來來回回,太辛苦,我這邊有助理照顧。”

蘇嫿一頓,“你一身的傷,那種事等傷好後再說吧。”

顧北弦勾唇,“你想什麼呢,我說的睡覺就是單純的睡素覺。”

蘇嫿耳根發熱,輕輕翻了他一眼。

顧北弦偏頭,盯著她淡粉的耳垂,心跳開始加快。

他把她拉進懷裡,低頭含住她的耳垂,輕輕咬著吮著,性感好聽的聲音往她耳膜裡鑽,燙著她,“要不是有傷在身,真想把你按在身下好好欺負。”

蘇嫿眼神細糯盯著他高挺的鼻梁,目光如水,有很長的餘韻。

她抓著他衣服的手指漸漸用力。

他把她按倒在身下,吻得更加用力。

手撩起她的上衣,摸到她婀娜的腰肢,他身體漸漸滾燙。

蘇嫿感覺到了,小心地避開他受傷的手臂,趁換氣的功夫說:“可以了,再親下去,就著火了。”

顧北絃聲音慵懶極了,“放心,隻親,不乾。”

蘇嫿臉紅心跳。

他現在是越來越露骨了。

正當兩人吻得如膠似漆,濃情蜜意時。

有人敲門。

蘇嫿急忙從顧北弦身下爬出來,整了整被他扯亂的衣服,和揉亂的頭髮,跳下床,衝門口喊道:“請進。”

門推開,顧謹堯帶著葉綴兒走進來。

葉綴兒頭低得快要埋進胸腔裡。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