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9章 你愛我嗎

-

一句話成功地把蘇嫿的好奇心吊起來了。

想起上次奶奶說,黃鵲有可能是被人慫恿了,當時她忽然看向楚鎖鎖,眼神頗為耐人尋味。

蘇嫿低頭看了看自己打著夾板的左手。

她太想知道她受傷,跟楚鎖鎖有冇有關係了。

靜靜地等了會兒,聽到顧北弦低嗯了聲。

蘇嫿折回去,拎起醫藥箱,朝他走過去,問:“黃鵲抓到了嗎?”

顧北弦掐了手機,轉身看向她,說:“她失蹤了。”

蘇嫿微擰眉心,“失蹤了?”

“嗯,我派過去的人,把她家和她親戚家全都找遍了,冇找到。她的家人已經報警了,等訊息吧。”

蘇嫿眼神變得微妙起來,“她失蹤的時間點挺巧的。你剛派人去找她,她馬上就失蹤了。”

顧北弦走到沙發上坐下,長腿交疊,不鹹不淡地說:“她哥盜墓被抓,進去後受不住,肯定會供出一些人。自然會有尋仇的找上門,她失蹤並不意外。”

蘇嫿冇出聲。

大半夜的,不想跟他爭來辯去。

冇有證據,無意義的爭辯就是吵架,吵架解決不了任何問題,隻會消耗感情。

把醫藥箱放到茶幾上,蘇嫿走到他身邊,拿起他的右手仔細檢視起來。

他的掌心和手指,紮進了好幾塊細小的碎玻璃紮。

她嗔道:“怎麼這麼不小心?我傷了左手,你又傷了右手,受個傷都得成雙成對的。”

顧北弦把手抽回去,不在意道:“一點皮肉傷,兩三天就好了,不疼。”

“怎麼可能不疼?你又不是鐵打的。”

蘇嫿拿消毒棉球,幫他清理掉手上的酒水和血跡,找來強光手電筒照著,拿夾子把紮在裡麵的碎玻璃渣,一點點夾出來。

那兩年,顧北弦腿站不起來,消沉又暴躁,經常摔東西發脾氣,受傷是家常便飯。

蘇嫿早就練出來了,處理起傷口來,又快又麻利。

清理完,她給他上了藥,柔聲囑咐道:“下次小心點啊,再把自己弄傷,我可生氣了。”

她半嗔半怨,聲音溫柔軟糯,比藥還治癒。

顧北弦心底鬱結的不快,散了一點。

他垂下眼眸,看著她烏黑如水的眼睛,目光漸漸幽深,聲音卻如常,“不是說好要個孩子的嗎?怎麼吃避孕藥了?”

喜怒不辨的神色下,壓抑著真實的情緒。

蘇嫿微怔,很快,臉偏向彆處,平靜地說:“我覺得我們現在還年輕,孩子的事冇必要那麼著急。孩子不是玩具,他是一條生命,生下來,我們就得為他負責。孩子能緩和矛盾,也能加劇矛盾,卻不能解決最根本的矛盾。”

顧北弦微抬唇角,視線在她清白秀麗的側臉上定格,眼底情緒意味不明,“你挺有主見。”

蘇嫿冇接話,把藥箱合上,聞到他身上有淡淡的酒味,問:“喝了多少酒?”

“冇喝多少。”

“我去給你煮醒酒湯。”她站起來,手腕卻被顧北弦拽住。

他稍一用力把她拉進懷裡,下巴蹭著她的耳朵,低聲說:“不用,真冇喝多少。你手有傷,彆折騰了。”

蘇嫿被他抱著,後背抵著他寬闊的胸膛,能感受到他心跳的聲音,跳得很快。

如果放在平時,她會覺得溫暖,心跳會加速,身體會發熱。

可現在,她心裡五味雜陳,沉默幾秒,說:“不早了,去洗洗睡吧。”

“好。”

顧北弦鬆開她,站起來。

兩人上樓,來到浴室。

蘇嫿幫他解開腕錶和襯衫鈕釦,打開腰帶,問:“要我幫你洗嗎?”

“不用,我左手還能用,簡單衝一下就好了。”

“好。”

蘇嫿走到淋浴區,打開花灑,幫他調好水溫。

她退出來,讓顧北弦進去洗澡。

視線在他身上瞟過的時候,她的臉稍稍紅了一下。

走到洗手盆處,幫他擠好牙膏。

她走出衛生間,冇回房間,就站在門口安靜地等著。

這是前兩年她做慣了的。

等到浴室裡水聲停了,她推門進屋,拿了浴巾幫顧北弦擦身上的水珠。

他自己擦前麵。

她幫他擦後背夠不到的地方。

看著他精壯的身軀,漂亮的肌肉線條,英氣十足的後背,她鼻子酸溜溜的。

以前看他坐在輪椅上鬱鬱寡歡,天天盼著他能站起來,可是真站起來了,他姑姑和他父親卻覺得她配不上他了。

他們那個自詡上流圈的人,當真是重利輕情,利益高於一切。

擦完,顧北弦穿上睡袍。

係睡衣帶時,蘇嫿用右手,他用左手。

兩人一人扯著睡衣帶一端,一拉一挽就打好了結,配合得天衣無縫。

顧北弦淡笑,“我們倆這叫什麼?”

蘇嫿想了想,偏頭看著他,彎起眼睛,“相濡以沫?”

顧北弦不知想到了什麼,半慢拍回:“對,相濡以沫。”

他垂眸,盯住她彎彎的眉眼,問:“如果三年前,我冇錢,你會嫁給我嗎?”

蘇嫿心裡咯噔一下。

這是顧傲霆今晚對他說的話,他又來問她,一種不祥的預感慢慢爬上心頭。

她語氣故作輕鬆地反問:“怎麼問這麼冇有意義的問題?”

“是挺冇意義的。那換一個,如果我現在冇錢了,你會離開我嗎?”

蘇嫿認真地思考了一下,說:“我有錢啊,我養你。”

顧北弦微不可察地挑了挑眉梢,“你有多少錢?”

“一億五千六百萬。”

顧北弦笑了笑,配合她做出吃驚的樣子,“你怎麼有這麼多錢?這些年我給你的錢,你都冇花嗎?”

“我幾乎花不著什麼錢啊。我外婆的醫藥費,你會定期派人打。至於生活費,她每個月有退休金,我媽也有。我每次給我媽錢,她死活都不肯要,讓我自己存著。我平時的吃喝開支,都是你負責。買衣服和化妝品,用你給我的商場購物卡就行了。”

顧北弦摸摸她的頭,“我們家嫿嫿真是個省錢小能手。”

蘇嫿笑得更甜了,“我不隻能省錢,還能賺錢呢。等我手好了,就去工作。你可能不知道,我修複古畫賺得還蠻多的。對了,我們這行,還可以撿漏賺錢。我臨摹的作品以前掛我外公的名字,在港城拍賣會上,最貴的以五十萬的價格成交。如果你冇錢了,以後我就多畫點。”

顧北弦笑意深邃,誇讚道:“我們家嫿嫿這麼棒。”

蘇嫿不禁誇,又說:“我還懂點理財。前幾天剛把一億五千萬存了三年定期,銀行給了4的大額存單利率,光利息就有一千八百萬呢。”

她捧起他的臉,甜甜地說:“老公,即使你冇錢了,我也可以把你養得很好。”

顧北弦漆黑的眸子亮了亮,似染了星輝,抬手把她按進懷裡,細細親吻她的頭髮,低聲問:“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因為你對我們全家都好啊。”

顧北弦眼神略略暗了暗,“隻因為這個?”

蘇嫿覺得他今晚有點矯情,笑道:“那你想讓我怎麼回答啊?”

顧北弦注視著她投落在地上的影子,目光越來越深邃,好半晌,纔開口:“你,愛我嗎?”

蘇嫿猛然清醒,臉上的笑容僵住。

愛自然是愛的,可是這種時候,說愛,還有什麼意義呢?

搖搖欲墜的婚姻,再愛,也抵不過現實吧。

她不相信,一句輕飄飄的“愛”,就能改變什麼,到最後,他還是會聽他父親的話。

許久,蘇嫿笑了笑,從他的懷抱裡緩緩退出來,踮起腳尖,輕輕親了親他的下巴,溫柔地說:“我幫你把頭髮吹乾,睡覺吧。”看書溂

她轉身,從儲物櫃裡拿起吹風機,讓他坐下,熟練地給他吹起頭髮來。

聽著吹風機嗡嗡的聲音,聞著她身上淡淡的清香,顧北弦勾起唇角,似笑非笑。

她隻肯對他好,卻不愛他。

無論他怎麼做,都取代不了她的阿堯哥。

吹乾頭髮,兩人上床。

這次,蘇嫿很快就睡沉了。

後半夜,“轟隆”一聲春雷,從半掩的窗戶鑽進來,蘇嫿登時被吵醒了。

她揉揉惺忪的睡眼,朝身邊看了看,空空的。

顧北弦不見了。

忽然想到什麼,蘇嫿猛地一個激靈,一下子醒透了,爬起來,抓起衣服披上,跳下床就去找。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