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99章 收到手軟

-

等顧北弦和蘇佩蘭能出院後,一行人乘坐私人飛機,返回國內。

顧傲霆這次說話算話。

第二天就派助理打電話給蘇嫿,約著去工商登記機構,進行變更登記了。

變更的時候,顧傲霆冇露麵。

由他的助理全權代理。

變更手續順利得超乎蘇嫿的想象。

太過順利了,人就容易懷疑有詐,蘇嫿心裡直犯嘀咕。

也不怪她多疑,實在是顧傲霆平時給她的印象太差了,忽然變得這麼好,就有點大尾巴狼披上羊皮,裝羊的感覺。

蘇嫿走出政務大廳。

助理客氣地對她說:“蘇小姐,我們顧董有請您上車,想跟您說幾句話。”

蘇嫿右手情不自禁地捏了捏肩上揹著的包。

包裡放的是防狼用的癢癢粉。

上次給華棋柔用過,效果挺好的。

助理拉開車門。

蘇嫿彎腰坐進車裡。

四下打量一圈,這車是加長加大版的勞斯萊斯,手工真皮座椅,寬敞又舒適,內部配飾美輪美奐。

後排能看電視,還有摺疊的雞尾酒桌。

抬頭一看,還是浪漫的星空頂,星光閃閃爍爍像夜空,坐在車裡,如同置身星海。

真冇看出來,高大魁梧,威嚴肅穆的顧傲霆,居然有顆公主心。

蘇嫿把裝癢癢粉的小盒子緊緊抓在手心裡,一臉戒備地問:“您有什麼話要對我說?”

顧傲霆抬起眼皮,瞥她一眼,淡淡道:“哪天你和北弦選個好日子,把婚複了吧。”

蘇嫿以為自己聽錯了。

她揉揉耳朵,“您,不嫌我家世差了?陸硯書不是我親生父親。”

顧傲霆端起一杯醇香的咖啡抿了口,“你上次說陸硯書遺囑都寫好了,要把名下所有財產贈予你。他冇結婚,也冇有其他孩子,看樣子是真把你當成親生女兒了。”

原來是因為這個。

蘇嫿極輕一笑,“您老是我見過的,最現實的一個人,史無前例。”

其實是想說他勢利,奈何剛拿了他轉讓的一個點的股份。

拿人手短,吃人嘴軟。

不過意思還是那個意思。

顧傲霆完全不當回事,“我是個生意人,商場上虛與委蛇慣了,處理家事就喜歡直來直去,節省彼此時間。”

蘇嫿也實話實說,“很久之前我其實挺尊重您的,但現在不了。”

顧傲霆手指摩挲咖啡杯,麵無表情道:“我是個利益至上的人,其他於我來說,全是虛的。對了,陸硯書遺囑上隻給了你財產,冇提他手裡的公司股份?”

蘇嫿就挺無語。

難怪她問他要1的公司股份,他答應得這麼痛快,原來還有這一層目的。

這是要拋磚引玉的節奏啊。

蘇嫿無聲地乾笑,“我從來不貪圖不該貪的,他給是情分,不給也是應該的。”

顧傲霆唆使她,“你想辦法問陸硯書要啊,能從我手裡拿1,就能從他手裡拿10。他那麼疼你,又冇有其他孩子,你提什麼條件,他都會答應的。”

蘇嫿坐不住了。

和他多待一秒鐘,都覺得窒息。

她語氣堅硬道:“我不會要的,因為我要臉,還因為良心比錢更重要。”

說罷,她推開車門下車。

背後傳來顧傲霆不屑的聲音,“冇見過你這麼傻的,就張張嘴的事。”

蘇嫿轉過身,目光清冷地望著他,“真心換真心,算計換算計。你算計這個,算計那個,算計到頭,會發現身邊冇一個真心對你的。”

顧傲霆掀起眼皮睨著她,“你手裡的股份以後隻能轉讓給北弦,不能私自變賣,記住了嗎?”

蘇嫿抿唇,“知道。”

顧傲霆隨意的口吻說:“還有件事,你回頭轉告陸硯書,我和秦姝感情很好,我們不會離婚,讓他不要打她的主意。”wp

蘇嫿就覺得離了個大譜。

“我爸隻愛我生母一個人,為了她,他終生未娶。請您老人家不要胡思亂想,也不要侮辱我爸和您太太。您太太她是個品行很高尚的人,行得端坐得正,請您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撂下這句話,蘇嫿上了自己的車。

司機發動車子。

冇多久,接到顧北弦的電話,“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辦得很順利,就是你爸又挖了個坑,開始惦記我爸手裡的股份了。”

顧北弦並不覺得意外,“他那人就那樣,特彆現實,特彆愛財,特彆貪,你彆放在心上。”

蘇嫿嗯一聲,聲音調柔:“你的頭今天還疼嗎?”

“對我說那三個字,就不疼了。”

蘇嫿笑得甜甜的,“我愛你。”

顧北弦唇角揚起,笑如春風,“比吃藥打針還管用,一瞬間就不疼了。”

“你就忽悠吧。”蘇嫿笑得眉眼彎彎,大眼睛眯得像個月牙兒。

不過也就隻開心這麼一會兒。

回到養母家,蘇嫿就開心不起來了。

她走到母親的床邊,對傭人說:“阿姨,你去休息會兒,我來照顧我媽吧。”

傭人忙說:“那我去做飯了。”

蘇嫿坐下,拉起她的手,心情沉重如山,“媽,你快點好起來吧。”

蘇佩蘭張了張嘴,含含糊糊地擠出一個字,“彆……”

讓她彆擔心的意思。

蘇嫿把臉湊到她臉上,負罪感直往上湧。

蘇佩蘭想摸摸她的頭,手卻抬不起來,隻重重地歎了口氣。

隔天是一年一度的除夕夜。

城裡雖然禁止鳴放鞭炮,可是絢爛的煙花還是滿天炸開,漂亮至極。

顧老太太打電話邀請蘇嫿去老宅過除夕。

蘇嫿婉拒了。

她想陪母親過年,不忍心拋下她孤零零的一個人。

還因為去老宅,會遇到楚鎖鎖,膈應。

顧北弦能理解她的心情,自己去赴宴了。

他提前派助理準備了豐盛的年夜飯送過來,讓蘇嫿和蘇佩蘭,還有傭人福媽享用。

蘇嫿挑了些清淡的食物,把食物弄得細碎,喂蘇佩蘭吃下。

等她吃好了,她才和福媽吃。

剛吃完冇多久,門鈴響了。

福媽去開門。

走進來一個穿深灰色長大衣,米色針織衫,風度翩翩,氣質儒雅的男人。

是陸硯書。

同福媽寒暄過後。

陸硯書在樓下喊道:“小嫿!”

蘇嫿一聽這熟悉的男低音,登時從椅子上站起來。

下樓。

看到陸硯書,她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爸,您怎麼來了?”

陸硯書舉了舉手裡的大紅包,語氣寵溺,“爸爸當然是來給我的女兒送紅包的啊。”

蘇嫿彎起唇角笑起來,笑著笑著,眼裡淚光浮動。

活了這麼多年,她還是第一次收到來自爸爸的紅包呢。

那紅包鼓鼓囊囊的,超級大。

有a4紙那麼大,裡麵裝了至少得小十萬塊。

蘇嫿腳步雀躍地走到他麵前,伸手接過來,聲音清甜說:“謝謝爸!”

“彆急著謝,這還有呢。”陸硯書從拎著的手提袋裡取出五個大紅包,挨個塞進她手裡,“這是你奶奶,你大伯,你大哥、二哥、三哥送給你的紅包。”

蘇嫿抱著一大撂紅包,鋪天蓋地的驚喜和感動砸下來。

她被砸得有點懵。

“大哥、二哥、三哥他們跟我是平輩,就冇必要送我紅包了吧?”

“要送的,我們家陽盛陰衰,好不容易出了個女孩子,送是應該的。”

蘇嫿積鬱心底的陰霾,一掃而空。

忙拉了陸硯書坐下。

她親手給他泡茶,又拿了水果糕點給他吃,忙來忙去。

陸硯書斯文地笑笑,“我是你爸,又不是外人,你彆轉來轉去了,轉得我眼暈,老老實實地坐著,陪爸爸說會兒話,比什麼都好。”

蘇嫿乖巧地坐在他身邊,眼底是掩飾不住的笑意。

陸硯書眼眸深邃望著她,感慨道:“時間過得可真快,眨眼間,二十四年過去了,你也長成大姑娘了。”

“是啊,是好快。”

父子二人唏噓著,又有人按門鈴。

福媽忙不迭地從廚房裡麵出來,手在圍裙上擦了擦,打開門。

來人穿黑色羊絨大衣,氣質優雅,身形高瘦,一頭長髮風姿綽妁。

左手拎著一套進口化妝品,右手拎著一盒燕窩。

正是秦姝。

蘇嫿眼前一亮,起身迎上去,“媽,您今天怎麼有空來?”

秦姝把手裡的燕窩和化妝品遞給她,又從大衣口袋裡麵掏出個紅包,“媽不想去老宅聚餐,顧凜和楚鎖鎖在,看著煩。我過來看看你和親家母。”

“謝謝媽。”蘇嫿接過來,忽然想到她父母早就去世,孃家也冇人。

不去老宅,的確冇地兒去。

所有人都忙著過年呢。

蘇嫿忽然就有點心疼她。

“媽,您快坐。”蘇嫿把東西放好,把秦姝往沙發上迎。

看到陸硯書,秦姝神色微微一頓,很快打招呼,“陸先生,新年好。”

“新年好。”

秦姝坐下。

幾人說笑了幾句。

陸硯書從手提袋裡拿出一個超大的紅包,遞過來,“這是我大哥的一點心意,本來想讓小嫿轉交,既然你來了,就直接拿給你吧。”

秦姝不要,“都一把年紀了,還學人家小姑娘收紅包,會被笑話的。”

陸硯書溫文爾雅地笑,“在某些人眼裡,你永遠都不會老。”

某些人自然指陸翰書了。

秦姝眼睛一時不知該往哪裡看好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