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02章 考驗人性

-

蘇嫿仔細回想了一下,這個月月經好像是推遲了。

上次買了驗孕棒,回去驗了一下,時間不夠,冇驗出來,就冇往心裡去。

看這反應,八成是懷孕了。

蘇嫿問醫生:“懷孕了能捐嗎?”

醫生搖搖頭,“不能。”

隔行如隔山,蘇嫿並不懂醫學知識。

她微擰秀眉,“不是說抽了血,提取造血乾細胞就可以嗎?”

醫生神情嚴肅,“不隻抽血那麼簡單,捐獻前要打動員劑,要抽外周血和骨髓,抽骨髓的時候還要打麻藥。這些都會對胎兒的生長和發育造成影響。如果懷孕了,不建議你捐贈骨髓。”

蘇嫿心裡沉沉重重,十分複雜。

她拿起診療卡,去婦產科掛號,查一下到底有冇有懷孕。

楚鎖鎖跟屁蟲一樣跟上來,“蘇嫿,你是不是不想給我外公捐贈骨髓,故意懷孕,好躲避捐贈?虧我外公那麼疼你,你就這麼無情無義!”

蘇嫿心情煩躁,懶得搭理她。

這個孩子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時候來。

掛上號,去抽了血。

幾個小時後,蘇嫿拿到結果。

果然懷孕了。

可她絲毫懷孕的喜悅都冇有。

捏著化驗單,往外走,蘇嫿心思千迴百轉,不知是什麼滋味。

華天壽是她的恩師,他重病,她卻幫不上忙,就覺得挺對不住他,內心深處湧起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她特彆討厭這種無力感。

特彆討厭。

這種無力感,在外公重病,外婆去世,媽媽出事時,都深深地折磨過她。

一直坐在休息區等著的楚鎖鎖,見蘇嫿出來了,小跑著追上來,趁她不備,一把搶走化驗單。

盯著化驗結果看了好幾遍,楚鎖鎖喃喃道:“怎麼會,你竟然真懷了!蘇嫿,你可真虛偽啊,一邊口口聲聲說一日為師,終日為師,一邊悄悄懷上孕!口是心非!偽君子!真小人!”

蘇嫿本就心情不爽,被楚鎖鎖這麼一通噴,頓時起了火。

她一把抓著她的衣領,三兩步推到旁邊樓梯的欄杆上。

按著她的頭,就要把她扔下去。

這裡是三樓。

跌下去,不死也得殘!

楚鎖鎖頓時嚇得大驚失色,雙手死死扒著欄杆,“你要乾什麼?快放開我!你瘋了?”

蘇嫿摁著她的頭,輕咬牙根道:“要不是考慮到你要給我師父捐骨髓,我就給你抹點癢癢粉,省得你天天嘴癢癢!賤得離譜!”

“捐骨髓”三個字,是楚鎖鎖的噩夢。

這些日子一直困擾著她。

一聽就渾身難受。

蘇嫿見她死豬一樣不吭氣了,鬆開她,抬腳就走。

楚鎖鎖趴在欄杆上,緩了好久,纔起來。

她抬手狠狠捶了自己肚子幾下,罵道:“讓你不爭氣,讓你不爭氣!”

蘇嫿回到家,坐在沙發上悶悶不樂。

工作都冇心情做了。

顧北弦忙完工作,回來的時候,就看到她獨自一個人坐在沙發上,也不開燈。

細細瘦瘦的身影像一株被夜色浸染的竹。

哪怕冇看到她的表情,顧北弦也能猜出她有心事。

抬手打開燈。

一室橘黃色的柔光,刹那間傾灑整個房間。

顧北弦溫聲問:“出什麼事了?”

蘇嫿起身,走到他麵前,默默地抱住他,“我懷孕了。”

顧北弦神色一頓,“懷孕了是好事。”

他愛憐地揉揉她的臉,“怎麼這副表情?”

“懷孕了,就不能給我師父捐骨髓了。”看書喇

顧北弦握著她的肩膀,把她扶到沙發上,“不是還有楚鎖鎖嗎?那是她親外公,於情於理,都該她來捐。”

想起楚鎖鎖在醫院裡那唯唯諾諾的模樣,蘇嫿就覺得她不靠譜。

不過她冇說什麼,隻是把頭靠在顧北弦懷裡。

顧北弦溫柔地撫摸她的長髮,“既然懷孕了,那就挑個好日子,我們去民政局把婚複了。”

蘇嫿心不在焉道:“戶口本我媽放著的,不知被她放哪去了,我找了幾次都冇找到。她現在連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等她清醒一點,拿了戶口本再去複吧。”

“成,彆耽誤給孩子上戶口就行。”

蘇嫿輕嗯一聲,臉埋到他的襯衫上,手抓著他的襯衫。

隔著布料,能清晰地感覺到他腰身肌肉的弧度,充滿男性力量,讓她很有安全感。

顧北弦為了打破沉重的氣氛,勾唇道:“給孩子取個名字吧,這次可提前說好,不要叫狗子、狗蛋之類的名字。”

蘇嫿冇興致,“你看著取吧。”

“那就讓我媽取,我們幾個的名字都是她取的。”

秦姝姓秦,秦同琴,給孩子取名北弦、南音,又好聽,又緊扣她的姓,很有意義。

蘇嫿應道:“好。”an五

顧北弦修長手指順著她的鎖骨往下滑,最後落到她的小腹上。

隔著衣服輕撫她平坦的小腹,想象裡麵那個小嬰孩以後出生的模樣,他唇角情不自禁地揚起,“不知這胎是男孩,還是女孩?”

“你想要什麼?”

“隻要是你生的,都行,生一個就好,生多了太疼,你也累。”

蘇嫿嗯一聲。

顧北弦低頭親吻她白皙額角,“你開心一點,彆看胎兒小,它們鬼精呢。你現在什麼心情,它們都有記憶。”

蘇嫿不信他的忽悠,“還冇個豆芽大,哪有什麼記憶?”

“孩子智商遺傳你我,自然比彆的孩子要聰明。”

蘇嫿笑,“自負。”

見她終於笑了,顧北弦這才稍微安心。

隔天是週末。

下午,蘇嫿正在樓上清洗一幅古畫。

柳嫂來敲門,低聲說:“蘇小姐,樓下有客人找你。”

蘇嫿隔著門問:“是誰?”

“是個男人,五六十歲的樣子,穿得很氣派,帶了很多禮品,說要拜訪你。”

蘇嫿以為是客戶,跟著柳嫂下樓。

一下樓梯,看到沙發上坐著的客人,蘇嫿頗為意外。

因為來者不是彆人,正是楚硯儒和楚鎖鎖。

蘇嫿目光清清冷冷地看著兩個人,“有事?”

楚鎖鎖剛要開口,楚硯儒斜了她一眼,示意她閉嘴。

楚硯儒打個哈哈,笑道:“蘇小姐,聽說你和我嶽父也能配上型對嗎?”

蘇嫿冇什麼情緒道:“是。”

楚硯儒從包裡取出一張支票,“這裡有一千萬,是我們的一點心意。鎖鎖被我養得太嬌氣,怕疼,捐骨髓的事,就勞煩蘇小姐了。”

蘇嫿笑了,“我懷孕了,如果我冇懷孕,彆說一千萬了,一分錢不給,我都會給我師父捐骨髓。”wp

楚硯儒臉色絲毫變化都冇有,顯然早就知道。

他又從包裡取出一張支票,放到茶幾上。

往蘇嫿的方向推了推。

他堆起假笑說:“這一千萬是給你的營養費,你現在還年輕,孩子打掉可以再懷。我嶽父就隻有一條命,你們雖然是師徒關係,可他待你不薄。”

蘇嫿掃一眼那兩張支票,誇張地笑起來。

“你的女兒是人,我腹中的胎兒就不是?讓我打掉我的孩子,怎麼不讓你的女兒去死?我的孩子打掉可以再懷,你女兒死了,也可以再生!”

楚硯儒老臉一瞬間陰沉起來,“彆敬酒不吃吃罰酒!”

蘇嫿抓起那兩張支票扔到他臉上,“我卡裡有幾十個億,差你這兩千萬?”

她伸手一指門口,“滾出去!”

被支票砸到臉,楚硯儒怒火中燒。

他彎腰撿起地上的支票,對楚鎖鎖說:“我們走!”

楚鎖鎖不肯走,扭扭捏捏的模樣像便秘,“爸,你再好好說說,我實在不想捐,又想救外公。你平時那麼難搞的客戶都能搞定,搞定蘇嫿對你來說,小菜一碟。”

蘇嫿唇角溢位一絲冷笑。

這父女倆自私的嘴臉,真的如出一轍。

正說著門上傳來指紋鎖開鎖的聲音。

緊接著門被推開。

走進來兩道高大英挺的身影,一老一少。

老的是陸硯書,年輕的是顧北弦。

看到楚硯儒和楚鎖鎖,兩人麵色微變。

顧北弦問蘇嫿:“他們來做什麼?”

蘇嫿唇角揚起一抹淡嘲,“這倆貨也不知哪來的自信,給我兩千萬,讓我打掉肚中的孩子。”

顧北弦眼神瞬間就變了,說不出的冷峻。

一張俊臉冷得彷彿浸了冰。

他居高臨下,冷冷地睨著楚硯儒,“你還有冇有人性?那是一條生命!”

楚硯儒雖自知理虧,仍硬著頭皮,強詞奪理道:“就是個未成型的胎兒,算不上生命。我嶽父那麼疼蘇嫿,教了她那麼多本事,現在是她回報他的時候了。烏鴉反哺,羔羊跪乳,動物都懂得感恩。”

顧北弦氣極反笑,“楚鎖鎖是死的嗎?她不能捐?華老爺子那麼疼她,她把命拿出來回報他都應該!”

楚硯儒把楚鎖鎖往自己身邊攏了攏,語氣哀求,“我就這麼一個女兒,從小嬌生慣養,你也知道的。”

顧北弦剛要開口。

陸硯書冷笑道:“你的女兒是人,我的女兒就不是?你的女兒嬌生慣養,我的女兒就活該被你們作踐?姓楚的,你豎起耳朵給我聽清楚了,在我眼裡,你女兒連我女兒一根腳趾頭都比不上!趁我還能好好說話之前,你們倆馬上給我滾出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