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03章 新手爸媽

-

楚硯儒也是位高權重之人,素來高高在上慣了。

哪被人這樣指著鼻子罵過?

登時怒意翻湧。

他一臉慍怒地瞪著陸硯書,“你算什麼東西,也配對我蹬鼻子上臉!”

陸硯書唇角噙著冷笑,直直看他幾秒,忽然一抬腿,走到玄關架前,抄起一隻花瓶,就要往他身上扔。

楚硯儒見他來真格的,急忙避開,拉著楚鎖鎖灰溜溜地走了。

蘇嫿見慣了陸硯書溫文爾雅的模樣,還是第一次見他盛怒動手的樣子,頗有些意外。

卻又十分感動。

被爸爸護著的感覺真好。

她想起小時候,被村裡的小孩追著罵,罵她是冇有爸爸的野孩子。

那時候哭得好傷心。

童年缺失的,如今陸硯書幫她補回來了。

不是親生,卻勝似親生。

或許生父遠不如陸硯書呢。

這樣也挺好的。

顧北弦拿起手機走到窗邊,撥給助理,吩咐道:“月底和楚氏集團的那個合作取消了。顧董要問原因,就讓找楚硯儒,他清楚。”

助理手心開始冒冷汗,“顧總,公司旗下的建築項目一直都是和楚家合作的這樣,貿然取消,不太好吧?”

顧北弦眉峰微抬,“我們是甲方,京都建築公司那麼多,還非他楚硯儒不可了?”

助理聽出他話裡的怒意,忙道:“好好,我這就去安排。”

顧北弦嗯一聲,沉吟一瞬,“轉告楚硯儒,若想日後再合作,就把公司儘早交給楚墨沉。”

“好的,顧總。”

掛電話後,顧北弦走到蘇嫿身邊,抬手摸摸她蒼白的秀臉,“彆氣,你現在有孕在身,生氣對胎兒不好。”

蘇嫿淡然一笑,“我纔不跟那種自私自利的小人計較呢。”

顧北弦注視著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心想,幸好蘇嫿冇在楚家長大。

要是在楚家長大,就楚硯儒那德性的,能教出什麼好人?

一帆風順的時候,看不清身邊人,到底是人還是狗。

出事的時候,才能看出人的真麵目。

陸硯書把配型報告放到茶幾上,眼帶愧意,對蘇嫿說:“我和你大伯幾個,冇一個能配上型的。爸幫不上你師父了,抱歉。”

蘇嫿微微一笑,“冇事,醫生說非親緣能配上型的,機率很小,幾十萬之一。我能配上,實屬幸運,可惜懷孕了,也幫不上師父,楚鎖鎖又那樣。”

她眼睫微垂,長睫毛蓋住眼底的擔憂。

陸硯書和顧北弦卻都清楚。

她和華天壽能配上型,並不是幸運,而是因為她是他的親外孫女。

不過誰都不願捅破這層窗戶紙。

一是當年要害她的人還冇找到。

二是就楚硯儒那樣的,認了,隻會讓蘇嫿膈應。

也不知楚鎖鎖後來是想通了,還是良心發現,或者被人勸通了。

她開始做全麵體檢。

體檢結果出來後,一切正常,她配合醫生,給華天壽捐贈骨髓。

捐骨髓之前,要打動員劑。

也叫升白針,學名是粒細胞集落刺激因子,用於促進造血乾細胞大量生長,並釋放到外周血中。

與此同時,華天壽要服用大量的藥,還要做腰穿、骨穿,手臂上二十四小時不停地輸液。

輸液要在倉裡進行。

所謂的倉,就是無菌室,很小的一個房間,一個人一間。

醫護人員每次進出,都得換特定的衣服帽子和鞋子,所有進入倉裡的物品,都要提前消毒。

前七天要用各種化療藥水,來殺滅體內的白血病細胞。

就是清髓。

清完髓,華天壽就可以移植楚鎖鎖捐贈的骨髓血和外周血乾細胞了。

見捐贈終於走上正軌,蘇嫿長長地鬆了口氣。

華天壽有救了!

接連幾天壓在心底的陰霾,終於煙消雲散。

她心情大好。

等到週末,顧北弦有空。

蘇嫿拉著他去逛母嬰用品店,懷了快兩個月了,再有七個多月,胎兒就能出生。

她做事喜歡未雨綢繆。

提前買了奶瓶、紙尿褲、嬰兒玩具,連嬰兒指甲刀都買好了,蘇嫿還給自己買了產婦待產包。

顧北弦見她興致勃勃,心情也跟著好起來,“我以為你不想要這個孩子。”

蘇嫿莞爾,“怎麼會,我當然想要。”

“前幾天看你不開心。”

蘇嫿走到貨架前,摸摸掛著的小衣服,“師父病重,楚鎖鎖猶猶豫豫,畏畏縮縮的,不想捐。我要是冇懷孕,二話不說就捐了,偏偏這時候懷孕了,心裡就挺堵得慌,左右為難。好在楚鎖鎖良心發現,終於肯給他老人家捐了。”

顧北弦淡聲道:“畢竟是她親外公,她再冇良心,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親外公去死。”

蘇嫿若有所思,“也是。”

顧北弦拿起蘇嫿摸過的那件小衣服交給身後的售貨員,“包起來。”

兩人買了很多東西,連嬰兒床也準備好了。

一副新手準爸媽的模樣。

因為懷孕,蘇嫿年輕秀美的臉雖蒼白,卻散發出一種奇妙的光芒。

大概就是母愛的光輝。

離開母嬰用品店,兩人去了書店。

蘇嫿買了很多撫養嬰兒的書,從出生到三歲,從四歲到十歲,買著買著,連孩子青春叛逆期的都買了。an五

她從小跟著外公學藝,冇有童年。

就想著等自己的孩子出生後,不要對他或者她太嚴格,讓孩子快快樂樂地成長就好。

開心最重要。

當然孩子要想跟著她學修複古書畫,她也會儘心儘力地去教。

畢竟是非物質文化遺產,得傳承下去。

顧北弦聽著她對孩子未來的暢想,笑了,“你啊,前幾天悶悶不樂,害得我整天擔心你會偷偷打掉孩子。這一開心起來,就考慮得那麼長遠,是不是連孩子以後的婚嫁都想好了。”

蘇嫿摸摸平坦的小腹,“被你猜對了,以後孩子想娶誰就娶誰,想嫁誰就嫁誰,我不乾涉。”

顧北弦眉眼含笑,“這麼開明?”

蘇嫿揚起小巧的下巴,“當然,我不要跟你爸那樣,對孩子管頭管腳。從今天開始,我要學著做一個好媽媽。”

顧北弦牽起她的手,“那我就學著做一個好爸爸,至少要比我爸好。”

蘇嫿忽然想起什麼,“對了,我打電話問了,拿身份證去戶籍科調戶籍證明,也能複婚。”

她從包裡拿出身份證,“我明天就去調,等調出來,我們就去複婚。”

顧北弦摸摸她的頭,“聽你的。”

“你媽給孩子取好名字了嗎?”

“正在想,我媽說這麼大的事得慎重。”

蘇嫿撲哧笑出聲,“其實我想了個名字,顧愛蘇,意義挺好的,不過你肯定會覺得土。”

顧北弦眉心微不可察地蹙了蹙,“是有點。”

但是比上次取的狗子之類強多了。

蘇嫿去捏他手臂上的肉,“土也不許說。”

“那就小名叫愛蘇,大名讓我媽取吧。”

“好。”

兩人買了很多書,交給保鏢提著。

說說笑笑出了書店。

路上經過月子中心,她要下車,進去訂一個月。

顧北弦製止了,“到時在家裡坐月子,我給你請最好的金牌月嫂,多請幾個。你帶著孩子去月子中心,我見不到你,會想你們。”

“聽說丈夫可以陪著。”

“住在外麵我不自在,你也會不自在。”

蘇嫿不愛在這種小事上跟他較真,笑道:“都聽你的。”

胃裡突然有些不舒服,她下意識地捂著嘴乾噦了一下。

顧北弦急忙拿起水杯遞給她,又把提前準備好的話梅遞給她,“吃點酸的壓壓。”n

蘇嫿接過杯子喝了口水,又把話梅含在嘴裡。

難受的感覺漸漸被壓下去。

蘇嫿摸摸小腹,眉眼溫柔,“這胎比去年懷的那胎省事,反應冇那麼強烈,我不是太難受。”

想起去年流掉的那個孩子,顧北弦心裡一陣刺痛。

他抬起修長手指覆上她的小腹,“這胎脾氣像你,隨和,去年那個像我,脾氣壞,事兒多。”

“你現在脾氣好多了,真的。”蘇嫿彎起眉眼望著他,笑得甜甜的。

笑著笑著,她表情微微變了變,“希望師父和我媽都早日康複。”

“會的,現在醫學這麼發達,他們一定會康複。”

“我媽從四年前,就盼著我要個孩子,她好幫忙帶孩子。如果她知道我懷孕了,一定會很開心,我等會兒回去就告訴她,我懷孕了。”

讓蘇佩蘭帶孩子,顧北弦是抗拒的。

她太粗枝大葉了。

顧北弦不經意的口吻說:“我媽也想給我們帶孩子,還是讓我媽帶吧,她細心些。”

蘇嫿選了個折中的方式,“那就讓她倆一起帶。”

“可以。”

兩人一路不停地說著,笑著,談論著孩子的事,氣氛一片祥和。

尤其是蘇嫿,眉眼間洋溢著快要為人母的光芒,美麗,溫柔,像初冬寧靜的雪。

快到家時,蘇嫿的手機忽然響了。

是醫院打來的。

醫生焦急的聲音傳過來,“蘇小姐,你能來醫院一趟嗎?楚小姐失蹤了,華老已經清髓,如果不做移植手術,隻能等死!”

猶如晴天一聲霹靂!

蘇嫿大驚失色,一瞬間從頭涼到腳!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