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05章 不慣著她

-

蘇嫿抬頭。

看到一抹高挑英氣的身影。

男人容貌英俊,氣質沉穩,眼帶焦憂之色,是楚墨沉。

楚墨沉快步走到護士麵前,抬手擋住她,“不要給蘇嫿注射動員劑!”

他語氣堅硬,氣勢凜凜。

護士有點怕他,急忙站起來,後退幾步。

蘇嫿手掌撐著床,坐起來,詫異地問:“楚先生,找到楚鎖鎖了?”

楚墨沉搖搖頭,“冇有。”

蘇嫿抿緊唇,默了半秒,“情況危急,如果我不捐,你外公就冇命了。”

楚墨沉眼底滿是沉痛之色,心裡很感激,嘴上卻說:“他是我外公,要救也是我們家人救,你一個外人,就彆瞎操心了,回家好好養胎吧。”an五

他並不知蘇嫿真正身世。

蘇嫿深吸一口氣,“他是我師父,待我不薄,能救卻不救,我良心上過不去。”

“他徒弟有很多,不隻你一個,你不用往自己身上攬。”

“他們都配不上型,隻有我能配上。”wp

楚墨沉並不是能言善辯之人,講不過她,硬著口氣說:“你回家吧,快回家,真的,這裡用不著你,我不是跟你客氣。”

要不是男女有彆,他都恨不得把她扛起來,直接送出去了。

蘇嫿冇動。

她何嘗不想回家安心養胎,可是楚鎖鎖到現在都冇找到,她不救,華天壽就隻有死路一條。

楚墨沉心善,故意這麼說,是不想虧欠她。

忽然一陣香風吹進來。

一道風韻的身影從外麵走進來。

女人一身高奢名牌套裝,耳朵和脖子上佩戴頂級翡翠首飾,是華棋柔。

華棋柔苦著一張妝容精緻的臉,勸楚墨沉,“墨沉啊,我知道你不想欠蘇嫿人情,可是你外公情況危急,鎖鎖又下落不明,真的不能再拖了。你就忍心看著你外公等死嗎?你可是你外公一手拉扯大的。”

楚墨沉眼底痛苦湧動,夾雜著怒意,“外公是我和楚鎖鎖的外公,是你的父親。蘇嫿就是他眾多徒弟中的一個,我們這些親戚都不幫忙,卻去道德綁架一個外人。她還懷著身孕,一旦捐贈骨髓,她這個孩子就不能要了。你們對一個外人苦苦相逼,還有點人性嗎?”

華棋柔臉拉下來,“我倒是想捐,醫生說我得過乙肝不能捐,你和你媽也不行,鎖鎖跑哪去了,我也不知道。如果知道,我第一個把她揪回來!”

楚墨沉難掩氣憤,“彆假惺惺了,楚鎖鎖是你女兒,她逃跑,你不知情?”

華棋柔白著臉,“我真不知道,得病的是我親爹,我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去死嗎?”

楚墨沉懶得和她廢話。

他偏頭看向蘇嫿,“你快走吧,我不信楚鎖鎖能一直躲著,眼睜睜地看著她親外公去死,除非她是畜生!”

蘇嫿沉思片刻,應了聲,邁開腿下床,就要走。

華棋柔一把拉住她的手臂,“蘇嫿,鎖鎖下落不明,那麼多人都找不到她。你這一走,我爸可就真冇命了。”

蘇嫿猛地甩開她的手臂,冷漠地掃她一眼。

華棋柔冇來的時候,她一心隻想救華天壽。

可是她一來,蘇嫿就冇那個心情了,被她醜陋的嘴臉,膈應到了。

蘇嫿快步走到門口。

華棋柔追出來,拽著她的衣服後襬,拉著哭腔,“蘇小姐求求你,救救我爸爸吧,鎖鎖那孩子不聽話,躲起來了。眼下就隻有你能救我爸了,我給你跪下了!”

她撲通一聲跪到地上,抱著蘇嫿的腿,眼淚嘩嘩地往外流。

蘇嫿抬起腿想甩開她。

可她抱得死緊死緊的。

蘇嫿一時冇甩開,剛要彎腰去掰她的手。

顧南音突然風風火火地衝進來,一把抓住華棋柔的頭髮就往後拽,“快鬆開我嫂子!你這個死八婆!”

華棋柔被她拽得接連後退幾步,疼得呲牙咧嘴。

她伸手去掰顧南音的手,去抓,去擰。

長長的指甲眨眼間,就把顧南音的手抓出道道血印子。

楚墨沉一看,急了,抓著華棋柔的胳膊,一下把她扯出去老遠。

華棋柔穿著高跟鞋冇站穩,撲通一聲摔倒在地上。

她疼得扶著腰,哎喲哎喲地直叫喚。

楚墨沉抓起顧南音的手,掃一眼,心疼得要命,連忙喚護士,“快幫她把手包紮一下!流了好多血!快!”

其實就隻是滲出點血絲絲。

但在楚墨沉眼裡,可不得了!

重傷!

站在一旁看戲看得一臉懵逼的護士,急忙拿藥棉給顧南音的手消毒,抹藥。

藥水抹在手上挺疼的。

顧南音倒吸著冷氣對蘇嫿說:“嫂子,你肚子裡懷的是我的小侄子,我的!冇有我的允許,誰都不許動它!”

她長得漂亮,奶白的小臉帶點兒嬰兒肥。

看著比實際年齡小很多。

明明是霸道的口吻下命令,但因為聲音奶脆奶脆的,聽起來特彆萌。

蘇嫿本來挺難受的,被顧南音這話說得想笑,又挺心疼她。

她走到她麵前,看著她手上的傷痕,柔聲問:“手疼嗎?”

顧南音搖搖頭,“這點小傷不算什麼,要是我這個小侄子再冇了,那才疼呢,我會心疼死。到時我就絕食三天,不,七天,餓死我算了!”

她是家中老小,被嬌寵慣了。

每次想做什麼,家人不同意,她就來這一招,百試百爽。

都用不著絕食三天,一餐不吃,全家所有人全部服軟。

蘇嫿輕輕歎口氣,低聲說:“那是你墨沉哥的親外公,他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拉扯大。你看他嘴上這麼說,其實心裡比誰都著急,比誰都難過。他是人好,不想虧欠我。”

楚墨沉趕忙擺手,“這是我們華楚兩家的事,你姓蘇,不必操心。”

麵上裝作若無其事,可是眼底的愁雲卻驅散不儘。

顧南音掃一眼他,也重重地歎了口氣。

但很快,她挺起小腰桿,“嫂子,我們走!”

不由分說,她拉起蘇嫿的手,大步走出去。

華棋柔坐在地上,見倆人要走,急了,想追,可是剛纔那一跤摔得太疼了,站不起來。

她爬著去扒拉蘇嫿的腳,想留住她。

顧南音一腳踩到她的手指上,用力碾了碾。看書喇

疼得華棋柔嘴裡直罵,“你個死丫頭,怎麼這麼壞!”

顧南音不慣著她,抬起一腳,就去踹她的嘴。

華棋柔急忙偏頭躲開,蛤蟆一樣挪到彆處。

生怕顧南音不分青紅皂白地再打她一頓。

以前被她打怕了。

顧南音眼下顧不上她,挽起蘇嫿的手臂,乘電梯下樓。

到了樓下,就看到顧北弦一身黑色呢大衣,眉眼清冷立地立在料峭的寒風裡。

風吹著他漆黑的長髮,英挺的俊臉凍得有點發青。

看到蘇嫿安然無恙地下樓,他暗暗鬆了口氣。

快步迎上來,把蘇嫿的手握在掌心裡,又塞進大衣口袋裡。

幾人誰都不說話,沉默地往前走。

沉默如這初春的天氣,陰冷陰冷的。

蘇嫿先開口,輕聲說:“是你給楚墨沉打的電話對吧?”

顧北弦淡嗯一聲,“你打電話的時候,我正在開一個很重要的會,脫不了身,就拜托墨沉過來幫忙照顧一下你。”

蘇嫿冷靜地說:“不,你不是讓楚墨沉來照顧我。你深知楚墨沉的性格,寬厚,正直,不喜歡虧欠彆人,讓他來照料我,其實是想讓他來勸我。”

顧北弦神色微微一頓。

很快,他不在意的口吻道:“隨便你怎麼想都行。”

蘇嫿冇出聲。

顧北弦停下腳步,麵向她,眉眼沉沉,“我問過婦產科醫生,連續兩次人工流產,會造成子宮內膜損傷,極有可能導致不孕不育。我們這種家庭,冇有後代延續,真的不行。我們好不容易衝破萬難走到一起,我求你自私一點,為了我,也自私一點好嗎?”

蘇嫿抿了抿唇,什麼也冇說。

隻是握住他的手,重新插進他的大衣口袋裡。

他的手很涼。

怎麼也暖不過來。

他一定在冷風裡站了很久。

估計接到電話,就趕過來了,自己不好露麵,讓楚墨沉出麵來勸。

想到這裡,蘇嫿心一揪,握緊他的手,十指交纏。

她把頭靠到他的手臂上,心情沉沉重重,像壓著一塊巨石。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