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11章 蘇?O出馬

-

顧北弦等這一天,等太久了。

突然間就這麼來了。

他被這突如其來的驚喜,砸得有點蒙,麵上卻裝作若無其事。

他不動聲色地伸出手,接過蘇嫿的身份證和戶籍證明,翻了翻,說:“還得要離婚證。”

蘇嫿莞爾,“我上樓去取。”

她起身就要上樓。

顧北弦拉住她的手,她的手冰涼。

他把她的手握在掌心裡暖著,“不急,明天再取吧。”

“嗯。”蘇嫿靠在他身邊。

他瞥到她的頭髮,漆黑的髮絲間夾雜著根根白髮,心裡一揪,想伸手幫她拔了,又怕她疼,更怕她知道自己長白頭髮,會難過。

蘇嫿摸摸自己的臉,“我是不是憔悴了許多?”

顧北弦不忍直視她蒼白憔悴的小臉,把她輕輕按進自己懷裡,拿臉去溫暖她的臉,“會恢複好的。”

蘇嫿和他臉貼著臉,感受著他的溫度,輕聲道:“如果我老了醜了,你還愛我嗎?”

顧北弦笑,“我比你大三歲,你老了,我會更老,到時你彆嫌棄我就好。”

“男人比女人更耐老。”

“你就是老了,也是最可愛的小老太太。”

蘇嫿撲哧笑出聲,心裡甜甜的。

顧北弦鬆開她,拿了補血口服液,遞給她,“多補補血,會養回來的。”

“嗯。”

蘇嫿聽話地喝下。

兩人又抱著溫存了一會兒。

洗澡,上床。

蘇嫿躺在被窩裡,手腳冰涼,怎麼都暖不過來。

冇捐骨髓之前,不這樣的。

她翻來覆去,睡不著,問:“暖氣是不是停了?”

“冇有。”

“最近總覺得冷。”

顧北弦起身拿空調遙控器,打開空調,又抱了床被子,給蘇嫿蓋上。

他把她拉進懷裡,她渾身冰涼。

他握著她的手,把她的腳放到自己小腹上暖著。

和她的冰冷相反,他的小腹熱得像火爐。

蘇嫿把腳抽回去,“太涼了,彆冰著你。”

顧北弦按住她的腳,不讓抽,“我身上熱,正好冰一下降降溫。”

蘇嫿拗不過他。

空調太熱了,顧北弦都熱得出汗了,可蘇嫿還是覺得冷。

腰上抽骨髓的針孔開始疼起來,連帶著整個腰部一起脹痛,疼痛難忍。

她把頭埋進他的懷裡,忍著疼,聲音懶懶地問:“外麵是不是下雨了?”

顧北弦撫摸她細嫩的脖頸,“你怎麼知道?”

“腰疼。”

顧北弦抬手去幫她揉腰,“後悔嗎?”

蘇嫿極輕地搖頭,“不後悔,養我長大的外公外婆都去世了,就剩這麼一個親外公,能救的就救,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去死。就是覺得對不住你,那種情況下,換了任何一個男人都會保孩子。”

顧北弦沉默了。

許久,他纔開口:“當年我媽懷我的時候,外公需要腎,我爸選擇保我。後來我外公因為換的腎排異嚴重去世了,我媽就特彆恨我爸,兩人關係僵到極點。我爸心情不好,借酒消愁,出差時喝醉酒,認錯人,發生了那種事,兩人關係直接降到了冰點。哪怕幾年後又生了南音,也冇挽回。你看,孩子再多有什麼用?遠不如夫妻和睦重要。”

蘇嫿這才明白秦姝的用意。

挺感激這母子倆的。

豁達,通透。

在大是大非上,很拎得清。

蘇嫿抬起頭,溫柔地親吻顧北弦英挺的下頷,“等我養好身體,一定給你生個孩子,生倆也行。”

“不急。”

他被她親得情動,忍著難耐,抬手推開她的唇,語氣低沉慵懶,“彆親了,再親我現在就想讓你給我生孩子。”

蘇嫿嚇得慌忙往後躲。

生怕他來真格的。

她現在腰疼得無力招架。

隔天,清早。

蘇嫿給陸硯書打電話:“爸,我和顧北弦要複婚。你和我媽什麼時候領證?我們一起去領證,好事成雙。到時結婚紀念日也一起過,有意義。”

陸硯書語氣微有不悅,“我這邊資料已經準備好了,可琴婉的資料卻被楚硯儒卡住了。”

蘇嫿擰眉,“他倆不是早就離婚了嗎?”

“是早就離婚了,但是琴婉的戶口還在楚硯儒的戶口本上,當時她精神失常,冇法遷出來。”

蘇嫿說:“可以拿身份證去調戶籍證明的。”

“琴婉的身份證被楚硯儒扣下了,冇法調,她的監護人也是他。我要和琴婉結婚,還得經他簽字同意。眼下他故意耍賴皮,拖著不簽。”

蘇嫿冇想到楚硯儒這麼噁心人。

離婚那麼多年了,前妻再婚,他還得插上這麼一杠子。

這樣的渣爹,真的,活著都是汙染空氣。

蘇嫿沉思片刻,“交給我來處理吧。”

陸硯書拒絕道:“不用,他就是個奸佞小人,你拿他冇辦法。”

“我有,等我好訊息。”

掛電話後,蘇嫿找律師詢問了精神病患者監護人變更的問題,以及結婚需要的條件。

從律師口中得知,生母現在的精神狀態,其實不符合結婚條件。

當然,如果陸硯書關係夠硬,也不是不可以。

畢竟法律不外乎人情。

眼下最主要的是,先從楚硯儒手中拿到生母的身份證和戶口本,把她的戶口遷出來,監護人再變更一下,變更成楚墨沉更方便一些。

蘇嫿來到二樓。

推開化驗室的門,進去一番鼓搗。

半天後出來,她手裡多了兩個透瓶的瓶子。

一個像指甲油瓶子那麼大,一個像口香糖瓶子那麼大。

裡麵裝了一些碎木屑。

當然,這不是普通的碎木屑,是吸收了硝化甘油的碎木屑。

把硝化甘油由液態轉換成了固態,變得稍微安全了些,有助於存放。

蘇嫿把這兩瓶小東西放進包裡,小心翼翼地拿著,出門,上車。

保鏢發動車子。

一路上,蘇嫿都不敢有大幅度的活動。

因為硝化甘油不太穩定,很活躍。

來到楚氏集團。

蘇嫿站在寫字樓外,抬頭一看,好巍峨的一座大樓。

深藍色的玻璃幕牆,外觀挺現代化的,差不多有二三十層。

真的很難想象楚硯儒人品那麼渣的一個人,在商業上居然有這樣輝煌的成就。

正所謂大奸商,大奸商,說的就是他這種啊。

因為和楚墨沉提前打電話約好,蘇嫿在一樓冇被前台小姐攔下。

乘電梯一路暢通,來到楚硯儒所在的頂樓。

蘇嫿報了楚墨沉的名號,秘書小姐帶她來到楚硯儒的辦公室。

敲門,進屋。

蘇嫿打量一眼,好氣派的辦公室。

得有一百多平方米,一水兒的黃花梨實木傢俱。

裝修得豪華大氣。

楚硯儒正坐在寬大的辦公桌前處理檔案。

聽到動靜,抬頭,看到是蘇嫿,他微微一怔,眼神複雜暗含輕蔑,“你來做什麼?”

蘇嫿清清雅雅地站在那裡,極淺勾唇,開門見山道:“我爸要娶你前妻,你為什麼壓著資料不放人?”

楚硯儒冷笑,“陸硯書條件那麼好,卻娶一個精神病患者為妻,怎麼看都透著蹊蹺。誰知道他看上琴婉什麼了?萬一娶回家,割她的腎,取她的眼角膜怎麼辦?”

蘇嫿就笑啊,“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爸年輕的時候愛慕琴婉阿姨,怎麼不能娶她了?戶口本和身份證拿來,監護人變更一下,改成楚墨沉。”

楚硯儒笑容譏誚,“你一個外人,有什麼權利對我家的事指指點點?”

蘇嫿語氣堅硬,“你們離婚了,她早就不是你的家人了,我爸要娶她,這就成了我的家事。”

楚硯儒啪地把手裡的筆放下,“如果我不答應呢?”

蘇嫿靜靜地看他幾秒。

她忽然轉身,走到門口,哢地一下把門反鎖上。

楚硯儒察覺不對,眼神一硬,“你鎖門乾什麼?”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