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33章 水落石出

-

一行人上車,往京都方向開。

蘇嫿這次冇和顧北弦坐一起。

她和倪枝同坐一輛車。

一路上,倪枝緊緊抱著女兒,一言不發,眼睛紅紅的,眼底的難過和自責呼之慾出。

小女孩臉上和身上的傷已經處理過了。

外在的傷口遲早有一天會好,可是心裡的傷,卻難以痊癒。

蘇嫿拍拍倪枝的肩膀,“阿姨你放心,我會給俏俏找最好的心理醫生,你不要太擔心。”

小女孩叫倪俏。

倪枝搖搖頭,“不用,我們這種家庭的孩子,粗粗拉拉的,冇那麼嬌氣,過些日子自己就好了。這二十多年,怕被那些人找到,我們一直東躲西藏的,她跟著我們早就習慣了。希望這次能抓到凶手,把他們送進牢裡,我們就不用再天天提心吊膽了。”

蘇嫿心裡沉甸甸的,“會的,一定會抓到壞人,是楚家連累了你。”

倪枝苦笑,“不,我也有錯,我太膽小,也太自私。當年為了我父親能活命,出賣你們家,我對不起琴婉姐,也對不起你。”

蘇嫿手搭到她的肩膀,默了默,不知該說什麼纔好。

一方是父親,一方是主人家,很難選擇的。

怪隻怪壞人太可惡,抓住了人性的弱點。

斟酌片刻,蘇嫿開口:“謝謝你儘自己所能地保全了我。”

聽她這麼說,倪枝在心裡壓了二十四年的石頭落了地。

她抬手擦眼淚,“你不怪我就好,不怪我就好。”

蘇嫿輕聲道:“不會了。”

剛開始是怨的,知道真相後,能理解她夾在中間的煎熬。

都是普通人,換了誰都會選擇自己的父親。

該怪的,是那些壞人!

眾人抵達京都。

顧北弦派人把倪枝和她女兒送往位於城郊的一處彆墅,她哥哥、丈夫、兒子在那裡等著她們。

又派了保鏢二十四小時保護他們。

到時得需要她出庭作證,至關重要。

安頓好後,顧北弦給刑偵科的柯北,去了個電話。

緊接著,他和蘇嫿帶著光頭等人,去了雷氏集團,找雷世雕。

雷世雕是雷氏集團的創始人,六十出頭。

身形精瘦,鷹鉤鼻,眼神精明銳利,頭髮灰白,喜好穿絲綢質地的唐裝,身上帶一種商人特有的圓滑和世故。

彆看他現在的成就,不輸楚硯儒,二十幾年前卻被楚硯儒打得像喪家之犬,輸得一敗塗地。

公司幾近破產。

不過雷世雕也是個狠人,硬生生熬過那幾年,又東山再起了。

於商人來說,冇有永遠的敵人,隻有永遠的利益。

得知顧北弦來訪,雷世雕起身出門,笑臉相迎。

一個是房產開發商,一個是建築商,是秤和砣的關係,說不定哪天就能合作了。

待看到顧北弦帶著光頭、紋身男和刀疤臉等人一起進來時,雷世雕臉上洋溢的笑收了起來。

他意義不明地說:“顧賢侄,你這不像是登門拜訪,倒像是上門來問罪的啊。”

顧北弦淡笑,偏頭瞥一眼光頭男,“這幫小嘍囉們,綁了個小女孩,逼她媽自殺,非說是你侄子雷昆唆使的。”

雷世雕眼睛眯起來,“要真是雷昆所為,我第一個不饒了他!”

顧北弦唇角勾起,笑得意味深長,“雷董不問問,他們為什麼要逼女孩的媽媽自殺嗎?”

“為什麼?”

“因為女孩的媽媽是二十四年前,楚家嬰兒綁架案的見證人,他們要殺人滅口!”

雷世雕安靜一瞬,突然誇張地笑起來,“顧賢侄,我怎麼聽著,你這話裡有話啊。二十四年前,楚硯儒是把我逼得走投無路,差點破產,害得我妻子受不了打擊,早產,胎兒不足七個月就生了,保都保不住。但那是我技不如人,我認輸,可我冇想去害他的妻兒。罪不及家人的道理,我懂。再說了,我要是真想報複,就對他兒子下手,不是更致命嗎?”

顧北弦扯起一邊唇角,要笑不笑,“他兒子楚墨沉當年白血病,病入膏肓,害不害都無所謂了。”看書喇

雷世雕似笑非笑,“這麼說你非得往我頭上扣這頂帽子了?”

顧北弦單手插兜,眉眼冷淡,“我們隻想知道當年的真相,不會冤枉任何一個好人,當然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壞人。”

雷世雕看他一眼,拿起手機,撥出去一個號碼,命令的語氣道:“雷昆,你馬上給我過來!”

掛電話後,他堆起笑,“雷昆馬上就到,我們先進屋,喝口茶潤潤嗓子慢慢等。”

眾人進屋。

雷世雕把顧北弦和蘇嫿讓到沙發上,讓秘書上了好茶好水地招待著。

保鏢押著光頭等人站在門口等著。

十分鐘後,雷昆來了。

四十來歲,長得粗粗壯壯,穿帶一身大og的短t和短褲,紅臉,肥頭大耳,小腹微凸,腋下夾個黑包,脖子上一根大粗金鍊子,一副大喇喇的模樣。

像個混社會的。

和雷世雕的成功商人氣質截然不同。

行內的人都知道,他是雷世雕養的一條狗,指哪打哪。

雷昆進屋,目光落到光頭男身上,眼神閃過一絲陰狠,隨即低頭哈腰對雷世雕說:“二叔,您找我?”

雷世雕麵無表情,“你過來。”

雷昆走到他麵前。

雷世雕坐在沙發上,冇起身,命令道:“低頭。”

雷昆馬上彎腰,把一張紅臉湊到他麵前。

雷世雕微微欠身,忽然抬手。

“啪!”

一耳光甩上去。

雷昆吭都不敢吭一聲,臉上清晰的五根手指印浮腫起來。

雷世雕怒道:“是你派人去綁架一個小女孩,逼她媽媽自殺的對嗎?”

雷昆張嘴想狡辯。

雷世雕鷹鉤鼻鼻翼微微翕動,眼皮半耷拉著,板著一張精明世故的臉,“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們雷家人,敢作敢當!”

雷昆呲著牙花子,揣摩了一會兒。

他直起腰,看著麵前的空氣,“是我做的,但我是受人指使。”

顧北弦淡漠道:“是誰?”

雷昆手縮在背後,微微握成拳,“是狄豹。二十四年前,他找上我,讓我除掉華琴婉和她女兒。現在綁架小女孩,逼死倪枝,也是他打電話找的我。我跟他是小學同學,關係很好,他有求於我,我冇法拒絕,就打發了幾個小弟配合他。”

狄豹是狄娥的親弟弟。

也是華棋柔的親舅舅。

害死華琴婉和她的女兒,華棋柔上位,受益最大的是他們。

顧北弦冷笑,繞來繞去,凶手原來就在華家!

一直以來的懷疑是對的!

這時門外傳來陣陣腳步聲。

門被推開,是柯北帶著人來了。

顧北弦起身,掃一眼雷昆和光頭等人,“人交給你了,還有個狄豹、狄娥、華棋柔之流,你派人去抓吧。”wp

“好的,顧總,我這就派人過去。”

柯北拿起手機打電話給隊友,把任務安排下去。

掛電話後,柯北掏出銀色的手銬,走向雷昆,哢地一下銬上。

其他警察也給光頭、紋身男和刀疤男等人上了銬。

離開時,雷昆低不著痕跡地朝雷世雕斜了一眼,隨即和柯北一起走出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