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35章 非你不嫁

-

一柄黑色的大傘從身後打過來,替楚硯儒遮住大雨。

助理勸道:“楚董,雨太大了,您會著涼的,我們先回去吧,改天再來。”

“再等等。”楚硯儒抹了把臉上的雨水。

他抬頭望著庭院後麵的窗戶,“我覺得蘇嫿就在樓上看著我。我是她親生父親,她一定不忍心看我淋雨的,說不定很快就會出來見我。”

助理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

隻看到窗簾半掩,霧濛濛的,啥也看不到。

助理還是配合道:“有可能。蘇小姐心地善良,之前為救華老爺子,不惜犧牲自己。看到您淋雨,她肯定會心疼的。”

楚硯儒歎口氣,“是啊,這孩子品性真不錯。”

助理讚同,“她養母把她教育得很好,不愧是人民教師。”

之前派人調查過蘇嫿,楚硯儒對她多少有些瞭解。

他糾正道:“是她外公蘇文邁教得好,老一輩的人比較重情義,她跟在他身邊長大,耳濡目染。像我們這一代的,正好趕上經濟大潮,就偏重利益多一些。平時隻顧著賺錢,這些良好的美德都顧不上了。”

助理附和,“也是,一代人有一代的觀念。”

楚硯儒脫下西裝擰了擰上麵的水,遞給助理,“想想之前我對那孩子做的事,就後悔。去年為了鎖鎖,我不停地拆散她和顧北弦,還給她臉色看,她心裡得多難受?前些日子,我還讓她打掉孩子,替鎖鎖捐骨髓。唉,我怎麼能做出那麼混賬的事?”

助理安慰他,“楚董,您彆太內疚了。不知者無罪,您當時不是不知道她是您女兒嗎?”

楚硯儒愧疚,“當時不覺得有什麼,還覺得自己做得挺對。現在知道她就是我的親生女兒,彆提有多後悔了。”

助理默了默,“您以後好好補償她就可以了。”

“是啊,是得好好彌補。這麼重情重義的孩子,萬一我日後遇點事,也能指望上。鎖鎖太嬌氣了,關鍵時刻指望不上。”

助理建議道:“我看顧董好像更器重顧北弦,和蘇嫿搞好關係,以後對我們公司也有幫助。”

楚硯儒揉揉發澀的眼眶,“我也是這麼想的,所以得想辦法和她認親。”

“轟隆!”

又是一聲驚雷擦著他的頭頂過去了。

楚硯儒嚇得一個趔趄,往後連連退了好幾步。

雨嘩嘩直下,像牛筋麵那麼粗。

“呼呼呼!”狂風大作,颳得傘都拿不住。

助理雙手緊緊握住傘,抬頭看了看天,“楚董,我們還是上車吧,這雷一個接一個地打,太危險了,會出人命的。您和蘇小姐認親重要,命也重要。”

楚硯儒一聽會出人命,馬上打了退堂鼓,“好吧,我們改天再來。”

他最後看一眼蘇嫿的窗戶,轉身朝停在路邊的車子走去。

剛要上車,遠處駛來一輛黑色加長款限量版豪車。

是顧北弦的車。

楚硯儒頓了頓,朝車子招了招手。

車子停下。

車窗打開,裡麵露出一張英俊冷漠的臉,“楚董有事?”

楚硯儒眼底肌肉直抽抽,“北弦,彆這麼生分。我是蘇嫿的親生父親,你得喊我一聲嶽父纔對。”

顧北弦眼底閃過一絲極淡的譏誚,勾唇道:“我嶽父隻有陸硯書一個,其他的麼,哪涼快哪兒待著去。”

雖然一個臟字冇說,把打得人臉生疼。

楚硯儒被噎得說不出話來,熱臉貼了個冷屁股,尷尬得不上不下的。

他還要說點什麼。

顧北弦冷著一張俊臉,命令司機:“開車。”

“好的,顧總。”司機一轟油門,車軲轆唰地壓過去。

濺起的汙水,灑了楚硯儒一身。

他的助理忙彎下腰,幫他擦褲腿上的水。

楚硯儒製止了,“送我去城郊的精神病院吧。”

助理猶豫一下,“可是太太不讓您再去那裡。”

楚硯儒冷笑,“她算老幾?也配管我?”

助理無奈,“好吧。”

兩人上車,助理髮動車子。

車子駛出彆墅區,路邊一輛淡綠色轎車緩緩跟上去。

車後座坐著的是剛從拘留所出來冇幾天的楚鎖鎖。

楚鎖鎖拿起手機撥給華棋柔,“媽,我爸來找蘇嫿了,我拿望遠鏡觀察了他半天。他一直站在蘇嫿家門口,下雨都不肯走,舔狗一樣。”

華棋柔一聽惱死了,“這個混賬東西什麼意思?他要和蘇嫿認親?”

楚鎖鎖撇撇嘴,“可千萬彆認,晦氣死了!我怎麼和那個山旮旯裡出來的鄉巴佬,是同母異父的姐妹?太噁心了!”

華棋柔語氣陰狠,“誰說不是呢,賤人就是命大!都怪那個死倪枝,當年玩一出狸貓換太子,還害得你外婆和舅老爺去坐牢,搞得你舅姥姥現在天天跟我鬨著要人。我給了好幾次錢,都打發不了。”

“好了,不說了,我得跟上我爸的車,看他要去哪。”

“嗯,如果他敢不老實,告訴我,看我怎麼收拾他!”

“好的媽,掛了啊。”

雨太大,車子開了一個多小時,楚硯儒纔到達城郊的精神病院。

助理打著傘護送他,來到醫院大廳。

護士攔著他不讓進。

楚硯儒打開錢包,掏出一張名片遞過去,“告訴你們院長,你們醫院明年的醫療器械我來負責。回頭讓他聯絡我,名片上有聯絡方式。”

護士接過來,猶豫了,擋什麼,都不能擋財神啊。

可是顧北弦也不是好惹的。

護士捏著名片,一臉為難,“可是……”

“冇什麼可是的,你現在就給你們院長打電話。”

護士遲疑了一下,轉身去前台拿座機,打電話。

楚硯儒和助理趁機抬腳朝華琴婉的病房走去。

乘電梯上樓。

出了電梯,迎麵遇到楚墨沉和顧南音。

楚硯儒堆起假笑,“墨沉,你也來看你媽了?”

楚墨沉冇什麼情緒道:“是。”

楚硯儒視線落到顧南音臉上,忽然想起什麼。

他笑嗬嗬道:“南音啊,你和墨沉談戀愛,叔叔很高興。可是鎖鎖和顧凜訂了婚,蘇嫿嫁給了北弦,蘇嫿也是楚家的孩子。你們顧家,全找我們楚家的,傳出去外人會不會說三道四?”

顧南音的小嘴巴哪裡能饒人?

她輕輕嗤一聲,“楚叔叔是不是太自以為是了?我嫂子跟你相認了嗎?她爸爸是陸硯書,跟你有半點關係嗎?”看書溂

楚硯儒一腦門黑線,“雖然不知道蘇嫿以前為什麼要認陸硯書為父,但我就是她的親生父親,這是不爭的事實。”

顧南音嗬嗬冷笑,“我嫂子早就知道你是她生父了,懶得跟你相認。您就彆老孔雀開屏,自作多情了。”

楚硯儒說不過顧南音。

他看向楚墨沉,“墨沉啊,南音小不懂事,你沉穩,明事理。鎖鎖和蘇嫿都是你親妹妹,你再和南音談戀愛,外人知道了會指指點點的。”

誰知一向沉穩聽話的楚墨沉,卻做了個讓他非常意外的動作。

他抬手把顧南音擁進懷裡,“您老人家娶了倆姐妹,都不怕外人指指點點,我怕什麼?”

楚硯儒一口氣堵在胸口,差點冇上來。

果然最親的人,戳人最疼。

殺人誅心。

顧南音朝楚墨沉豎了豎大拇指。

誰說她的墨沉哥木訥了?

人家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懟起人一針見血。

顧南音越看他,越喜歡。

她踮起腳尖,旁若無人地在他脖子上吧唧親了一口,彎起大眼睛甜甜地說:“墨沉哥,你放心,無論有多少人反對,我都不在意。這輩子,我非你不嫁!”an五

楚墨沉聽得心花怒放。

楚硯儒正好相反,被啪啪打臉,他氣得一張老臉發青,青得像菜青蟲!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