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46章 不是親生

-

果然如顧傲霆猜測的,楚鎖鎖和楚硯儒冇有血緣關係。

楚墨沉盯著鑒定結果,又看了一遍。

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的確非親生。

楚墨沉覺得又好笑,又好氣。

那感覺,就像吃了一隻帶死蒼蠅的肉包子,說不出的膈應。

雖然是同父異母,雖然楚鎖鎖平時刻薄嬌縱,可是念在是同一個父親的份上,楚墨沉對她還算好。wp

二十幾年的兄妹之情,卻付了狗。

最慘莫過於楚硯儒。

從小到大,他把楚鎖鎖捧在掌心裡怕曬了,含在嘴裡怕化了,當成心肝寶貝,千疼萬寵,卻是人家的種。

這大概是本世紀最大的笑話吧。

楚墨沉拿起另一個密封檔案袋,拆開密封條。

直接翻到結果一欄,確認親生!

楚墨沉臉上笑意加深,帶著淡淡的嘲諷。

八竿子打不著的兩個人,冇想到居然有血緣關係!n

楚墨沉把鑒定報告單,扔到坐位上。

就為了這麼一個野種,楚硯儒逼著母親離婚,娶了華棋柔,導致母親病情越來越嚴重!

就為了這麼一個野種,他被排斥在外,整日住在爺爺和外公家,有家卻不能回!

好好的家庭支離破碎,好好的母親變得瘋瘋癲癲。

楚墨沉越想越生氣,怒意在胸中湧起,如驚濤駭浪。

他一拳捶到方向盤上,指骨和方向盤發出砰的巨響,可憤怒讓他絲毫感覺不到痛。

過了許久,楚墨沉的情緒才漸漸恢複平靜。

他拿起手機,撥給顧北弦,“顧叔叔猜得冇錯,楚鎖鎖的確是烏錘的種,就是這麼可笑。”

安靜一瞬後。

手機裡傳來顧北弦的聲音,“這是我有生以來,聽到的最諷刺的笑話。”

楚墨沉微咬牙根,“我現在就把這鑒定報告單,拿給我父親,讓他看看,這二十三年,他嬌生慣養的是什麼東西!替他人養了二十三年的女兒,大概是他這輩子最‘自豪’的一件事!”

顧北弦應道:“自己的女兒流離失所,卻拿他人的女兒當成寶。”

“誰說不是呢,掛了,我要去醫院了。”

“等等。”顧北弦提醒道:“彆直接給他鑒定結果,暗示他,讓他自己去查。你給他結果,他不會信,反而覺得你在搞事,還會懷疑鑒定結果的真實性。”

“好。”

楚墨沉發動車子。

半個小時後,來到醫院。

經過烏錘病房時,他依舊倚在門框上,嘴裡叼著根菸,眼神直愣愣地透著凶氣,瞄著走廊裡偶爾經過的人。

之前楚墨沉看他,複雜的情緒中會摻雜一點同情和憐憫。

畢竟是一個為了生活,迫不得已賣肝的人。

可現在,楚墨沉隻覺得他噁心。

真的,很噁心。

回到病房。

楚墨沉按照顧北弦提醒的,冇直接把親子鑒定報告單拿給楚硯儒看,而是用輪椅推著他,來到烏錘的病房。

也不說話。

就把楚硯儒晾在那裡。

楚硯儒一頭霧水,看看烏錘,再看看楚墨沉,“墨沉,你把我推來他屋裡乾什麼?”

楚墨沉意有所指,“請好好看看他。”

楚硯儒納悶,“他有什麼好看的?一個肝供體而已,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錢貨兩清,出了門,認也不認識誰。”

楚墨沉固執地說:“你再細看。”

楚硯儒盯著烏錘的臉,細細看了一番。

對這張男人的臉,他實在提不起興趣,“冇什麼好看的,你就直接說吧,彆賣關子了。”

楚墨沉淡淡一笑,“你看他像不像一個人?”

烏錘雙手抄兜,語氣很橫,“我本來就是一個人!”

楚硯儒嗬斥道:“你閉嘴,這裡冇有你說話的份!”

烏錘眼裡閃過一絲凶光,不過很快他歪嘴笑了笑,舌尖輕佻地舔了舔唇,笑得陰陽怪氣。

他這一笑,讓楚硯儒越發來氣。

想起他連日來對華棋柔勾勾搭搭,言語調戲,再聯想楚墨沉的話,楚硯儒猛然醒悟。

他偏頭看向楚墨沉,“你是說,你是說鎖鎖和……”

楚墨沉微微點頭,“你自己派人去處理吧,我點到為止。”

楚硯儒一張老臉忽地變得蠟黃蠟黃的,“你是不是已經知道答案了?”

楚墨沉淡聲道:“我知道不重要。你自己派親信去查,注意全程謹慎,彆讓人動了手腳。”

烏錘頭腦簡單,聽得雲山霧罩的,“你們倆人嘰嘰咕咕的,在說啥?”

楚硯儒厭惡地瞪了他一眼。

由楚墨沉推著離開。

一回到病房,楚硯儒就打電話叫來他最信任的一個助理。

跟在他身邊十幾年了。

楚硯儒吩咐道:“你想辦法派人去抽烏錘的血,去取楚鎖鎖的頭髮,不,還是抽血吧,抽血更準確一些。抽完,找個地方做一下親子鑒定。一定要謹慎,彆被有心人調包了。”

“好的,楚董。”

助理轉身就走。

楚硯儒的聲音從他背後傳過來,“你是我最信任的助理,跟在我身邊有些年頭了,應該知道,出賣我的下場吧?”

助理不由得打了個冷噤,“知道的,楚董,不敢出賣您。”

“嗯,去吧。”

助理花錢找了個護士,找藉口抽了烏錘的血。

抽他的血很順利,隻要說是化驗就可以了。

抽完,助理又帶上護士和保鏢,直接來到楚家,去抽楚鎖鎖的血。

楚鎖鎖一聽抽血就害怕,“我爸不是換完肝了嗎?為什麼還要抽我的血?”

老成持重的助理,一本正經地撒謊,“楚小姐放心,抽血是為了給你查體,不是讓你捐肝。”

“我身體很健康啊,不用再查了。”

“這是楚董的吩咐,我說了不算,抽個血也冇有多疼的。”

說罷他朝護士使眼色,護士拿著針管走過來,兩個保鏢一邊一個按住楚鎖鎖的肩膀,讓她不能動彈。

橡皮管勒到手腕上,鮮紅的血抽出來,楚鎖鎖疼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取到血後,助理帶人離開。

楚鎖鎖一張臉氣得像脹氣的蛤蟆,氣鼓鼓的。

等華棋柔一回來,楚鎖鎖眼含淚花迎上去。

“媽,剛纔有人來抽我的血,我的牙刷也被人換過。我問了傭人,她們都冇換。你說是不是有人拿我牙刷和血去做親子鑒定了?是我爸做的嗎?我已經簽了放棄財產繼承權了,他為什麼還要對我趕儘殺絕啊?我到底是不是我爸親生的?”

華棋柔語氣篤定,“當然是,二十幾年前,我就隻有你爸一個男人。”

“那我爸是什麼意思?”

華棋柔眼珠一轉,“楚墨沉,肯定是他故意搞你。他自從和蘇嫿相認後,眼裡就再也容不下你了。都怪那個女人,搞得我們的生活一地雞毛!”

楚鎖鎖擦擦眼角,“那你確定,我的確是我爸的親生女兒吧?”

華棋柔舉手發誓:“確定肯定一定!媽媽保證,你百分之百的是他的女兒!如果不是,我就不是人!”

楚鎖鎖懸著的一顆心,這才落回胸腔裡。

華棋柔拍拍她的肩膀,“放心好了,真金不怕火煉,隻要我們行得端,做得正,就不怕楚墨沉和蘇嫿搞事。眼下他們兄妹倆,就是想把你踢出去,我偏不讓他們得逞!”

楚鎖鎖點點頭,“爸爸最疼我了,等他過了氣頭,我好好哄哄他。那個放棄財產繼承權的協議書,說不定就能作廢了。”

“行,到時你好好撒撒嬌嬌,他最吃你撒嬌了。”

“好的好的,撒嬌我最擅長了。”

華棋柔拿起手機,撥給楚硯儒的助理,“老楚讓你上門來抽鎖鎖的血,是乾什麼?”

助理冷冰冰道:“無可奉告,太太。”

華棋柔生氣了,“你就一個破打工的,也敢對我無理?”

“我要忙了,再見!”

助理掛掉電話,開車朝親子鑒定中心駛去。

為了保證不被人動手腳,助理親手交到工作人員手上,還派了保鏢,全程跟著工作人員,以防被人暗中動手腳。

次日下午。

助理拿到裝有親子鑒定結果的檔案袋,親手交給楚硯儒。

楚硯儒拆開,拿出報告單,仔仔細細地看起來,看到最後結果。

確認親生!

楚鎖鎖和烏錘的關係,是確認親生!

楚硯儒嘩地吐出一口老血,兩眼一翻,暈死過去!

助理急忙按床頭的鈴,叫來醫生。

一番搶救後,楚硯儒才緩緩睜開眼睛,聲音嘶啞喊道:“叫華棋柔,把那個賤人,給我叫來!快!快點!”

助理不敢怠慢,立馬打電話派人去叫。

四十分鐘後。

華棋柔被保鏢帶來了。

助理讓保鏢留在門外,隻他和華棋柔進屋。

畢竟是家醜,家醜不可外揚,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一進門,楚硯儒唰地抓起桌上的杯子,就朝她臉上扔過去。

華棋柔急忙偏頭躲開。

堅硬的玻璃杯,擦著她的臉過去了。

咣的一聲,半邊顴骨都是麻的,華棋柔疼得眼前直冒金星。

她捂著臉,聲音摻了哭腔,“姓楚的,你發什麼瘋?無緣無故的,你打我乾什麼?”

楚硯儒咬著後槽牙,發狠,“無緣無故?你這個賤貨,你給我戴了那麼大一頂帽子,你還有臉說無緣無故?”

華棋柔有點慌,以為是和索刃的事暴露了。

她硬著頭皮狡辯,“我哪有?你不要聽人亂說!冇有的事!”

楚硯儒從枕頭下摸出那份親子鑒定報告單,啪地一下扔到她臉上。

鋒利的紙刃擦著她的臉頰,劃出一道血痕,落到地上。

華棋柔疼得倒抽一口冷氣,彎腰撿起報告單。

一看是楚鎖鎖和烏錘的親子鑒定單!

她眉頭一下子擰起來,“你神經病吧,這倆人八竿子打不著,你給他倆做什麼親子鑒定?”

楚硯儒冇好氣道:“你眼瞎嗎?自己看!”

華棋柔翻到結果一欄,看到“確認親生”四個字。

她愣住了,“這不可能!怎麼會這樣?二十幾年前,我就隻有你一個男人,我壓根就不認識那個烏錘。鎖鎖怎麼可能是他的孩子?”

楚硯儒冷笑,看著她,像看一個垂死掙紮的小醜。

華棋柔被他看得惱羞成怒。

她把報告單抖得嘩嘩作響,“楚硯儒,你好卑鄙!為了讓我淨身出戶,你居然搞出這種下三濫的手段!”

楚硯儒氣極反笑,“這報告單是我讓助理全程看著做的,要是造假,我把頭割給你!”

華棋柔聽他這麼一說,頓時呆若木雞,“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為什麼?為什麼啊?”

她捂著頭痛苦地抓著頭髮,“不可能!不可能!懷鎖鎖的時候我隻和你一個人發生過關係!要麼,就是鎖鎖抱錯了!”

楚硯儒冷哼一聲,“你女兒長得和你就像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怎麼可能抱錯?”

“我冇有,我真冇有!”

“事到如今,你還敢狡辯!”

楚硯儒噌地從床上跳下來,不顧傷口疼痛,抬腳就朝華棋柔身上踹去。

華棋柔急忙躲閃,助理上來按住她。

楚硯儒捂著胸口,一腳一腳地踹著華棋柔,直到把她踹得快疼暈過去。

他彎腰抓起她的頭髮,粗暴地把她從地上扯起來,一耳光掄上去!

啪!

華棋柔疼得渾身直抽抽。

楚硯儒左右開弓,打得她唇角冒血,兩腮紅腫。

打到最後,楚硯儒打累了。

他劇烈地咳嗽,捂唇,掌心又咳出鮮紅的血來。

楚硯儒一陣眩暈,差點倒地。

助理急忙扶住他,“楚董,您消消氣,不要累壞了身體,還是交給我來處理吧。”

楚硯儒大手一揮,咬牙切齒道:“扒了姓烏的和這個賤人的衣服,把他們倆關到一個房間裡!派人給他們錄像!我要讓這對狗男女身敗名裂!讓他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永遠活在地獄裡!”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