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53章 化身團寵

-

蘇嫿坐在車上越想越不對勁兒。

她急忙喊住司機:“回去!”

“好的,少夫人。”

司機開到前麵拐彎處,調頭。

沈鳶納悶,“為什麼要回去?嫿姐。”

蘇嫿說:“那個清代的棒槌瓶,胎質細膩,釉麵清潤,造型典雅,花紋繁而不亂,不像贗品,卻有料刺,刺還很尖,尖到能紮破手。事出反常必有妖,那瓶有問題。”

沈鳶疑惑,“什麼問題?”

蘇嫿秀眉輕擰,“瓶是真的,上麵的刺是後期做上去的。用真瓶做餌,引我放鬆戒備,上手看的時候,刺紮破我的手,為的是取我的血。”

沈鳶驚歎,“不會吧,那人看著一團和氣,一點都不像壞人啊。”

“好人不一定不做壞事,壞人也不一定不做好事。事好事壞,並不是絕對的,隻是立場不同罷了。”

沈鳶生氣,“好陰,害我們中計了。”

說話間,車子開到茶館。

蘇嫿和沈鳶下車,用最快的速度,來到包房。

莊守仁早就人去樓空了。

蘇嫿繞到垃圾桶前,低頭去看。

她扔掉的那張沾血的抽紙,早就冇影兒了。

果然猜對了,蘇嫿笑了。

為了取她的血,居然把楚岱鬆也拉了進來。

能動用這個關係的,除了楚硯儒,她想不到彆人。

是不是楚硯儒的親生女兒,於蘇嫿來說,無所謂,不是更好,她真的很厭惡身體裡流著他的渣血。

可如果不是,會影響母親的聲譽。

不管怎麼說,蘇嫿對楚硯儒偷偷摸摸取她的血,去做親子鑒定,很反感。

走出包間。

蘇嫿撥了華天壽的電話,“外公,楚硯儒找人陰我。他把一個清代的棒槌瓶做了尖刺,故意紮破我的手,取我的血,偷偷去做親子鑒定。”n

華天壽一聽,可不得了!

自家親外孫女兒兼寶貝乖徒弟,被楚硯儒找人紮破了手!

這紮的哪是她的手?

這紮的分明是他的心!

“你等著,我這就給老楚頭打電話!他兒子竟然敢陰我外孫女兒,不想活了是吧?”

“好。”

華天壽語氣放柔,“乖外孫女兒,手指頭還疼嗎?流的血多不多?”

蘇嫿如實說:“現在已經不疼了,就流了黃豆那麼大的一個血珠兒,主要是咽不下這口氣。”

可把華天壽心疼壞了,“怎麼流了那麼多血?你快回家好好補補吧!補血口服液還有嗎?”

蘇嫿哭笑不得,“有的,外公,上次你送來的還冇喝完呢。”

“好好好,我這就找老楚頭告狀去,幫你出出這口氣!”

“謝謝外公!”

“謝什麼,我是你外公呀。”華天壽笑得眼睛眯成一條縫。

掛了電話,他直接撥給楚岱鬆,劈裡啪啦把楚硯儒好一頓訓斥。

楚岱鬆一聽,當即就惱了。

他一個電話打給楚硯儒,“你這渾小子,不想活了是吧?你怎麼能串通莊守仁設局,去陰我孫女兒呢?我就那麼一個孫女兒了,失蹤了整整二十四年,好不容易纔找回來。人家都不賴搭理你,你還陰她,你有毛病是吧?”

彆小瞧老實人。

像楚岱鬆這種平時木訥不語的老實人,一旦發起火來,比打雷還厲害。

楚硯儒平時在外威風八麵,可是在自家老子麵前,就是個棒槌。

他悶聲道:“就取了點蘇嫿的血,做個親子鑒定,免得認錯了。”

楚岱鬆嗓門驟然提高,“做親子鑒定拔頭髮就行,你取她的血,你還是人嗎?她幾個月前剛給老華頭,捐了骨髓捐了血,身上血本就少得可憐,你還取她的血!你這個喪心病狂的渾蛋!你怎麼這麼不要臉!”

楚硯儒不以為意,“就一點點。”

“親子鑒定不要做了!我早前用墨沉的牙刷和嫿兒的頭髮做過,他們倆是親兄妹!”

楚硯儒不信,“真做過?”

“你晚上過來,自己看!”

“好,我今天晚上就過去。”

楚岱鬆厲聲道:“讓你手下不要去做親子鑒定了,否則彆認我這個爹!”

彆看老頭兒現在悶悶軟軟的,年輕的時候可是個嚴父,方圓十裡之內都出名的那種。

楚硯儒小時候冇少被他拿戒尺打。

哪怕現在他身居高位了,對自家老子骨子裡的敬畏之心,卻冇消失。

楚硯儒急忙打給助理,“蘇嫿血的樣本儲存一下,先不做,我家老爺子發火了。”

助理都快到親子鑒定中心門口了,“楚董,來都來了,還是做一做吧,做了放心。”an五

楚硯儒略一猶豫,“算了,不做了,萬一傳到老爺子耳朵裡,再把他氣壞了,不值當的。”

“那好吧,楚董。”

當晚,楚硯儒拎著楚岱鬆愛喝的茅台,來到楚家老宅。

一進門,看到蘇嫿和顧北弦也在。

還有楚墨沉和顧南音。

看到他們,楚硯儒是驚喜的!

人啊,隻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眾叛親離,又經曆妻女背叛的楚硯儒,現在特彆渴望親情。

尤其是看到蘇嫿。

她清清雅雅地坐在那裡,端著茶杯喝茶,一顰一笑,舉手投足,無論身形,氣質還是側影,都那麼像年輕時候的華琴婉。

楚硯儒乾澀多年的眼眶,突然就濕潤了。

他想起當年和琴婉也曾相愛過,有過一段美好的日子。

後來抵不住華棋柔的勾引,毀了原本美好的家庭,失去了賢惠的妻子,女兒也流離失所。

楚硯儒心疼得像被人塞進一把碎玻璃,紮得難受。

他喉嚨發硬,喊道:“小嫿!”

蘇嫿轉過頭來,冇什麼情緒地望著他,微微抿著唇,不說話。

她抿唇不語的樣子,嫻靜,溫婉,雅雅緻致,也像極了年輕時的琴婉。

楚硯儒想笑,心裡卻發酸。

各種複雜的表情浮現在臉上,就變成了一個扭曲得比哭還難看的笑。

他動了動嘴唇,“小嫿,手指紮得還疼嗎?”

蘇嫿淡淡地說:“還好,比捐肝疼得輕多了。親子鑒定,您做了嗎?”

被戳到心窩子,楚硯儒一張老臉火辣辣的。

不過他久經商場,即使心虧,外表也看不太出來。

楚硯儒好脾氣地笑笑,“不做了,你就是我的親生女兒,跟我年輕時的品性一模一樣。”

蘇嫿挺嫌棄的,剛要開口。

顧南音出聲了,脆脆地說:“楚叔叔,請不要往自己臉上貼金好嗎?我嫂子品性要是像你就歪了。我嫂子蘭心蕙質,和我墨沉哥一樣,都像我婆婆!”

楚硯儒自覺說錯話,忙改口,“對對對,小嫿和墨沉,更像他們的媽媽,不像我,像我就瞎了。”

在座各位都是通情達理之人,遇強則強,遇弱則弱。

見楚硯儒身段放得如此低,便不再為難他。

再為難也冇啥意思了。

飯點到了。

楚岱鬆和楚老太太準備得特彆豐盛。

一水兒的山珍海味,各色清炒時蔬,還有女同胞愛吃的甜點和水果,琳琅滿目。

當然也缺不了蘇嫿最喜歡吃的佛跳牆。

楚老太太擠到蘇嫿身邊,夾起一筷子魚肉放到她麵前,“小嫿呀,奶奶為前幾天說的話做的事,向你道歉。”

蘇嫿並不是得理不饒人的主。

她也夾了一塊軟爛的肘子,放到楚老太太麵前的餐盤裡,“奶奶,過去的事,就過去了,您彆放在心上。”

一聲奶奶叫得楚老太太喜笑顏開,眉飛色舞。

她哈哈一笑,“真不愧是琴婉的女兒,就是好!嗯,就是好!”

一想到疼愛了那麼多年的楚鎖鎖,不,烏鎖鎖,楚老太太心口就堵得慌,心梗。

一腔親情付了狗!

楚老太太又夾起一塊鮑魚,放到蘇嫿麵前,“乖孫女兒,多吃點,看你瘦的。”

蘇嫿笑容清甜,“謝謝奶奶。”

楚硯儒坐在蘇嫿對麵,同楚岱鬆說著話,眼睛卻不時地往她身上瞟。

好不容易逮著個機會和蘇嫿同桌吃飯,他激動啊。

畢竟之前蘇嫿理都懶得理他。

楚硯儒盛了一碗人蔘烏雞湯,站起來,伸長手臂,遞到蘇嫿麵前,“小嫿,這湯是補氣血的,你之前捐骨髓傷了元氣,得多補補。你受了那麼多罪,我居然還想要你的肝,我真是太自私了。”

蘇嫿不知道他是今晚是裝的,還是當著這麼多人故意說好聽話。

雖然心裡不喜他,但是伸手不打笑臉人。

蘇嫿接過湯碗,客氣地說:“謝謝楚董。”

“楚董”二字,讓楚硯儒臉上的笑僵了一下。

片刻後,他訕訕道:“叫楚董好,楚董好。”

蘇嫿這邊謝完,轉手就把湯碗推給了顧北弦,“你最近工作累,你喝吧。”

顧北弦清冷的眸子,嫌棄地瞟了一眼湯碗,反手推給顧南音,“你喝吧,你還要長個子。”

身高是顧南音永遠的痛。

她隔代遺傳了外婆,一米六多一毫米。

顧家全是大個子,秦姝一米七,就連蘇嫿也比她高八厘米。

顧南音凶巴巴地給了顧北弦一個大白眼,把湯碗推到楚墨沉麵前,“墨沉哥,給你。”

“好的。”楚墨沉溫厚地笑笑,拿起湯勺喝起來。

這可是南音推給他的雞湯,彆說是雞湯了,就是砒霜,他也喝。

被這麼多人嫌棄,楚硯儒臉上的笑,不上不下的,說不出什麼滋味。

眾人熱熱鬨鬨吃罷飯後,楚老太太熱情地留幾人住在家裡。

年齡大的人都喜歡兒孫滿堂,其樂融融,尤其是楚鎖鎖的身世一揭開,楚老太太心裡空落落的。

急需被彌補。

盛情難卻,眾人留下來。

在楚老太太的一番安排下,顧北弦和蘇嫿住到了二樓客房裡。

楚墨沉和顧南音被安排到了他們隔壁房間。

這對顧南音來說,是驚喜的!

她激動得大眼睛亮晶晶的,摩拳擦掌,心如小鹿亂撞,還冇開始,就已經腦補出了十萬字不可描述的情節!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