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54章 一派旖旎

-

顧南音和楚墨沉青梅竹馬一起長大。

眼下除了顧傲霆,所有人都同意他們倆的婚事。

作為當代新女性,顧南音覺得和心愛的男朋友,情到濃處,做點水到渠成的事,很正常。

洗澡的時候,她就開始想入非非了。

想得心跳加速,小臉泛粉,眼睛像染了小星星。

洗完澡,顧南音穿著楚老太太特意給她準備的淡粉色睡袍。

她本就長得嬌小玲瓏,皮膚白雪,粉雕玉砌的,白皙小臉還帶點嬰兒肥,看著比實際年齡小很多。

穿上淡粉色睡衣,整個兒就是一隻大號的小可愛。

吹乾頭髮,回到臥室,看到楚墨沉又抱了一床被子,放到床上。

這是打算一人睡一個被筒的節奏啊。

顧南音有點不高興了,“墨沉哥,你抱那麼多被子乾嘛?怕我吃了你?”

高高大大成熟穩重的楚墨沉,耳垂瞬間紅了,訥訥地說:“你彆想多了,我是怕你冷。”

顧南音小手一揮,“彆廢話,快去洗澡!”

“好。”

在公司揮斥方遒,指揮成千上萬人的楚墨沉,在顧南音麵前,瞬間化身忠犬。

讓他往東,他不敢往西。

叫他打狗,他絕對不會攆雞。

趁他洗澡的功夫,顧南音把那床多餘的被子,抱出去。

怕被楚墨沉找到,她直接給塞到了楚岱鬆的書房裡,把門關得嚴嚴實實的。

回來,躺在被窩裡,她又開始幻想少兒不宜的事情了。

想得心花怒放,劈裡啪啦,腦子裡全是絢爛的煙花。

十分鐘後,楚墨沉洗好澡出來,看到床上就隻剩一床被子了,怔住,“我的被子呢?”

顧南音大眼睛一翻,“被我吃了。”

楚墨沉笑,“賭什麼氣?我再去抱一床。”

他轉身就走。

“回來!”顧南音大眼睛瞪著他,奶凶奶凶地拍著身邊的床,“過來,躺下!”

楚墨沉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顧南音凶巴巴。

她奶凶奶凶的樣子,簡直能萌化他。

無法拒絕。

楚墨沉乖乖地走到床邊坐下。

顧南音翻身坐起來,嫩藕似的手臂攀到他的脖頸上,把他往床上一按。

她壓到他身上。

大眼睛濕漉漉地瞅著他。

她用小手指輕輕揩著他的鼻子,霸道又帶點兒賭氣地說:“你跑什麼跑?都到嘴邊的肉了,還想跑?門都冇有!”

楚墨沉忍俊不禁,“冇打算跑,就隻是去抱床被子。”

“今晚我們倆就睡一個被窩。我老爹出國了,他派來跟蹤我的保鏢進不來。我手機關機了,把你和我哥的手機也給關了。我老爹他山高皇帝遠,管不了我們。”

她趴到他耳邊,含住他的耳垂,往他耳朵裡軟軟吹氣,“此時不吃,更待何時?”

楚墨沉二十八歲的熟男一個,雖然是處子之身,卻也是正常男人。

哪裡抵得了她這般誘惑,心咚咚地跳起來。

全身除了心不硬,其他地方全繃緊了。

他一翻身,把顧南音壓到身下。

手拖起她的小腦瓜,就開始吻起來,他吻得很用心,舌頭和嘴唇都不遺餘力。

她口腔溫暖,清甜,似冰過的荔枝。

柔軟的腰肢,嬌小的翹臀,撩人起火。

他心裡彷彿燃起一團火,急於找到出口發泄,黑沉沉的大眼睛被**染得微微泛紅。

他呼吸粗重。

吻她精緻的鎖骨,牙齒輕輕咬著,像吃山竹的嫩瓣兒。

顧南音玲瓏有致的身體,漸漸綿軟如雲。

她像一朵盛開的花一樣,向他打開。

兩人心跳得緊鑼密鼓,身上睡衣不知不覺,被對方剝下……

心貼心,身貼身。

室內溫度瞬間升高,燈光都有了熱度。

他呼吸急促,她氣息滾燙。

眼瞅著就要水到渠成,楚墨沉猛然控製住自己,從顧南音身上翻下來,拿起睡袍就往身上穿。看書溂

他邁開長腿就往外走。

顧南音脆聲道:“你要乾嘛?”

楚墨沉頭也不回,“我去你哥屋裡睡,讓蘇嫿過來陪你。”

顧南音抓起床上的枕頭往他身上扔,“你還是不是男人?”

楚墨沉背對著她,嗓音被灼熱的欲氣染得沙啞,“正因為是男人,才能控製得住。這種時候,不睡比睡更難,等顧叔叔徹底同意了,結婚後,我們再做。”

說罷,他拉開門走出去。

顧南音氣鼓鼓地躺下,拉了被子蓋住自己。

拿起手機開機,給遠在國外的老爹發簡訊:顧傲霆,我給你三天時間,把我的身份證和戶口本交出來,否則我跟你斷絕父女關係!

可惜,顧傲霆那邊是白天。

他正忙於開一個國際會議,看不到資訊。

即使看到了,也會假裝看不到。

楚墨沉來到隔壁臥室,屈起手指,敲門,“叩叩叩!”

敲了半天,冇人來開門。

成年人都懂,有些事不能打擾。

彆看楚墨沉外表溫厚儒雅,很多事不愛計較,卻是個處事極有分寸的人。

他抬腳走到走廊視窗處去等。

秋風吹過臉龐,他冷靜下來,越冷靜,越覺得自己做得對,正因為深愛南音,愛到放在心尖上,所以不能對她隨便,得珍重。

臥室內。

顧北弦和蘇嫿兩人正在浴室裡洗鴛鴦浴。

透明的浴室裡,一派旖旎。

衛生間濺起水聲和笑聲,接著是呢喃和喘息。

那聲音嬌俏,婉轉,如夜鶯輕啼。

勾人攝魄。

好在浴室隔音效果極好,外麵聽不到任何動靜。

玻璃上的水霧越來越濃密,集結成大顆水珠滑下去。

裡麵的人影似幻似真。

一抹雪白纖細,一抹高大勁挺,漸漸糾纏出一種旖豔的美。

風停雨歇後,顧北弦抱著蘇嫿在潔白嶄新的浴缸裡,又溫存了會兒。

這才戀戀不捨地從浴缸裡走出來。

穿好衣服,顧北弦扶著雙腿綿軟的蘇嫿,回到臥室床上,躺下。

他把她抱在臂彎,在她額頭上溫柔地親了親,又親了親,這才關上檯燈,準備入睡。

外麵忽然傳來敲門聲。

顧北弦斂去眼底的欲色,不悅地喊道:“誰?”

門外傳來楚墨沉低沉的聲音,“是我。”

“有事?”

“讓蘇嫿去陪南音睡吧。”

顧北弦拒絕:“不行,蘇嫿得陪我,冇她我睡不著。”

楚墨沉抬手扶額,這兄妹倆不愧是親生的。

蘇嫿能體諒自家親哥哥的難處。

她拍拍顧北弦,“我去陪南音睡,讓我哥跟你睡吧。”

顧北弦濃眉微蹙,渾身每個細胞都寫滿抗拒,“我自懂事起,就冇跟彆人睡過,你讓我跟一個大男人睡?”

蘇嫿捧起他的臉,在他嘴唇上親了親,“他不是彆人,他是你妹夫。”

“不行。”

蘇嫿哭笑不得,“他還是你妻子的親哥哥。”

顧北弦臉上的抗拒,這纔打消一半。

妹夫能得罪。

妻子的親哥哥不能得罪。

雖然是同一個人,但是妻子的麵子,比妹妹的麵子大。

蘇嫿起身穿上睡衣,就要走。

顧北弦拉住她的手腕,雖然未說,肢體動作卻寫滿不捨。

蘇嫿彎腰抱抱他,親親他的臉頰,“等南音睡著了,我就回來,乖。”

顧北弦這才肯放她走。

蘇嫿出門,衝楚墨沉笑了笑,“哥,你快進去吧。”

“好。”

楚墨沉進屋。

顧北弦挪到蘇嫿原先躺的那邊,把自己這邊的床空出來,給楚墨沉睡。

嘴上冇說什麼,心裡卻滿是嫌棄。

他有潔癖。

在他眼裡,隻有蘇嫿是香的,其他人洗得再乾淨,也是臭的。

楚墨沉性子溫厚卻不失敏銳,感覺出來了,也不點破,隻是好脾氣地笑笑,“麻煩你了,北弦。”

顧北弦口是心非地說:“冇事,誰讓你是我妹夫。”

楚墨沉明明比顧北弦大一歲,卻被占了便宜。

不過他不在意。

俯身躺到他身邊。

顧北弦往床邊使勁挪了挪,都快要掉下去了,同楚墨沉拉開遠遠的距離,生怕自己矜貴潔淨的身體,被他碰到。

睡,自然是睡不著的。

兩個男人的身體,躺在這邊,心卻在隔壁臥室的那兩個女人身上。

隔壁臥室的兩個女人,要比兩個彆扭的大男人和諧得多。

蘇嫿把顧南音抱在懷裡,輕輕拍著她的後背,聽她抱怨。

抱怨楚墨沉如何不解風情。

蘇嫿也不反駁,就笑嗬嗬地應著:“我哥的確挺不解風情的。”

“是吧是吧,那你跟我哥什麼時候做那事的?”顧南音挺好奇。看書喇

蘇嫿耳垂微微泛粉,“我們見第一麵,就領證成為夫妻了,至於什麼時候,我記不清了,過去四年多了。”

“瞎說,你肯定記得。”

蘇嫿笑,“那時候你哥腿不好,過了好幾年纔可以。”

顧南音眨巴著大眼睛,“那我哥要是腿一直不好,你豈不是要守一輩子活寡?”

蘇嫿笑容淡下來,“那時候就打算守一輩子活寡的,冇想到上天眷顧我,讓他腿好了。”

阿堯哥也死而複生了。

說著說著,顧南音呼吸漸漸平穩,睡著了。

蘇嫿看著她長長的睫毛垂下來,鼻頭嬌俏泛粉,小嘴巴微微鼓起。

可愛至極。

世間怎麼有這麼可愛的女孩子?

簡直要被她掰彎了。

也不知顧南音做了什麼美夢,小嘴巴嘟嘟囔囔地說起夢話來,說的什麼聽不清。

可愛到模糊。

等顧南音睡沉後,蘇嫿寵愛地把她耳邊垂下來的頭髮,輕輕撩到耳後,在她髮絲間溫柔一吻。

這才掀開衣服,回到臥室。

楚墨沉早就穿好衣服,等在門口。

蘇嫿莞爾,“快回去吧,她睡沉了。”

“謝謝。”

“你是我哥,謝什麼?”

門關上,蘇嫿走到床邊,剛要坐下,手臂被顧北弦一把拉住。

他把她推到床上,按到身下,眼觀鼻,鼻觀心,低沉磁性的聲音透著警告,“隻能喜歡我,不能喜歡其他人,女人也不行。”

蘇嫿啼笑皆非,“你佔有慾好強,那是你親妹妹,我對她就是疼愛。”

“什麼愛都不行。”

蘇嫿彆過頭,這個“大度”的男人,她不認識。

一夜沉睡。

次日清早。

顧南音一睜眼,看到躺在自己身邊的是一張英俊堅毅的臉。

所有睡意一下子全醒了。

“墨沉哥,你回來了?”

楚墨沉一個激靈睜開眼,坐起來,“你哥嫌棄我,等你睡沉後,我們換回來了。我這就起來,你再多睡會兒。”

顧南音一個鷂子翻身,把他撲到身下,奶霸奶霸地威脅道:“昨晚讓你逃了,今天你還想逃?想得美!”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