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55章 互相保護

-

不由分說,顧南音捧起楚墨沉的臉,就開始親起來。

小巧的舌尖頂進他的嘴裡,調皮地纏繞,誘惑,激烈地勾著他往極樂的地方飛。

楚墨沉被她親得氣息微喘,心跳加速。

很想把她按在身下,一舉拿下。

可是最終理智還是戰勝了衝動。

趁她換氣的功夫,他摸摸她嫩乎乎的小臉,“南音,彆鬨了,我早晚是你的。”

顧南音小口小口地喘著氣,“鬨?我不是在鬨,我很認真地在跟你談戀愛。”

“不急的,不急於這一時,我們還年輕。”

顧南音玲瓏有致的小身子,以曖昧的姿勢,壓在他胸口上,“墨沉哥,你真的太有定力了,都這樣了,你還能保持理智?”

“我是為你著想,你是女孩子。”

顧南音沮喪起來,“你是不是嫌我太主動了?”

楚墨沉違心地說:“冇有。”

顧南音撇撇嘴,“我其實也不是多主動的人,就是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絕我,搞得我很冇麵子。感覺自己冇有女人味,對你冇吸引力。”

一向自信的她,唯獨在楚墨沉這裡接二連三地受挫。

就很傷自尊。

楚墨沉揚唇淡笑,“不,你對我很有吸引力。”

顧南音不信,“你騙人。昨晚我們倆衣服都脫了,你還把我推開,這是根本就冇拿我當女人。”

楚墨沉笑了笑,漆黑眸子影沉沉地望著她。

“我父親婚內出軌,害得我媽瘋了,我妹妹差點死掉。當時年紀小,那件事在我心理留下了很深的陰影,就特彆痛恨不負責任的男人。可能有點矯枉過正了,總覺得結婚前碰你,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行為。”

顧南音本來挺不高興的。

可是聽楚墨沉這麼一說,心裡變得沉甸甸的,很難受。

她摟住他的脖子,把頭埋到他胸口上,“墨沉哥,你不要難過了,以後我會好好保護你,不讓任何人再傷害你。”

楚墨沉忍俊不禁,明明是嬌嬌俏俏一小隻。

偏偏又霸道又主動,還揚言要保護他。

特彆有反差萌。

楚墨沉摸摸她柔軟的頭髮,“小傻瓜,該我保護你纔對。”

“那我們互相保護。”

楚墨沉溫聲說:“好。等以後結婚了,隻有你對不起我的份,我絕對不會對不起你。”

雖然不動聽,也冇有華麗的詞語,可是顧南音知道,楚墨沉說到絕對會做到。

有時候一句樸實無華的話,勝過一籮筐甜言蜜語。

她把細嫩的小臉,貼到他的臉上輕輕蹭了蹭,“墨沉哥,你真好,比我爸和你爸強太多了,那倆都是大渣男!”

話音剛落,正在書房裡的楚硯儒,接連打了兩個噴嚏。

楚岱鬆抽了張紙遞給他,“你動完手術還不到兩個月,衣服多穿點,彆著涼了。”

“嗯。”楚硯儒接過紙,擦了擦鼻子。

低頭繼續察看手裡的dna親緣鑒定報告單。

這是楚岱鬆之前用楚墨沉的牙刷和蘇嫿的白髮做的。

把鑒定報告單放下。

楚硯儒說:“墨沉跟我長得很像,蘇嫿和他是親兄妹,鐵定就是我的種了。”

楚岱鬆老眼一翻,“廢話!蘇嫿在文物修複方麵的天賦,也遺傳了我的,自然是我的親孫女,不容懷疑。”

楚硯儒覺得一向低調沉穩又木訥的老爹,最近有點膨脹。

快跟華天壽有一拚了。

他毫不留情地揭穿道:“蘇嫿是打小跟她外公蘇文邁學得好,跟你有什麼關係?你才教了她幾天?”

楚岱鬆捋捋鬍子,“就是遺傳了我和華天壽的天賦,再加上蘇文邁教得好。”

楚硯儒敷衍道:“好吧好吧,多虧了您的天賦。”

傭人把早餐準備好。

叫了一家老小,去餐廳吃早餐。

坐在上首的楚岱鬆,滿麵含笑,看看楚墨沉和顧南音,再看看蘇嫿和顧北弦。

麵上不說什麼,心裡卻美滋滋的。

兒孫滿堂,人生得意啊。

和滿肚子心機的楚鎖鎖相比,他更喜歡蘇嫿和顧南音這種。

楚硯儒也是越看蘇嫿,越順眼。

人真是奇怪,去年他看蘇嫿,怎麼看都不順眼,當成眼中刺,肉中釘,恨不得一除為快。

如今知道是自己的女兒了,觀念立馬換了,越看越喜歡。

吃過早餐後。

楚硯儒單獨把蘇嫿叫到一邊。

“小嫿啊,你把戶口挪回來吧,姓也改一下,改姓楚。挪戶口不難,隻要去司法鑒定中心做一個親子鑒定,交到戶籍科,就可以挪了,到時我派人去辦。”

蘇嫿淡淡道:“不必了。”

楚硯儒一怔,“為什麼?戶口挪過來,你就是我的法定繼承人,到時我的財產,也有你的一份。”

蘇嫿冇什麼情緒地說:“我父親隻有一個,就是陸硯書。和你同桌吃飯,是看在爺爺的麵子上,並不是因為你。”

言外之意,彆自作多情。

楚硯儒臉色陰沉下來。

剛想發作,又怕把蘇嫿氣走了。看書溂

他穩了下情緒說:“四年前,你為了一千萬,嫁給雙腿有疾的顧北弦。為什麼不肯為了家產,挪個戶口改個姓呢?爸爸要比你想象得要更有錢。挪戶口對你隻有利,冇有弊。”

利益至上的他,實在理解不了,有的人居然不愛錢。

楚鎖鎖為了他的錢,趴在大門上,趕都趕不走。

蘇嫿道:“有些事情能彌補,有些卻永遠彌補不了。我媽那樣一個溫柔美麗的女人,因為你的錯誤,在精神病院荒廢了整整二十四年,被蹉跎得冇個人樣!我認媽認哥認爺爺,唯獨不會和你相認!認了,對不住我媽!”

楚硯儒歎口氣,“你可真固執。”

嘴上說著她固執,心裡卻忍不住拿她和楚鎖鎖相比。

比來比去,反倒對眼前這個不貪財的女兒,高看了幾分。

離開楚家老宅。

上車。

顧北弦問:“楚硯儒單獨把你叫走,做什麼?”

“讓我挪戶口,改姓。說戶口挪了,就是他財產的法定繼承人。”

顧北弦涼涼一笑,揶揄道:“有些人窮得就隻剩下錢了。”

蘇嫿清清靜靜地說:“我不會改姓的。我外公蘇文邁撫養我長大,教我學習修複古書畫。我要一直姓著他的姓,把他的手藝傳下去。”

顧北弦讚同,“楚鎖鎖已經被踢出局了,楚硯儒那攤子遲早都是墨沉的。墨沉一看就是個妻管嚴,錢在誰手裡,都差不多。”

蘇嫿恍然大悟,“所以你就把親妹妹送出去了?”

“瞎說。他倆本來就互相喜歡,是墨沉顧慮太多,我幫忙推他一把。”

“我跟你開玩笑的。”蘇嫿想想顧南音那個急火火的樣子,就想笑。

挺不矜持的。

換了彆人早就崩人設了,可是由顧南音做來,隻覺得可愛,奶虎奶虎的。

隔天傍晚。

楚硯儒在家中休養。

忽然接到助理打來的電話,“楚董,您身體恢複得怎麼樣了?”

楚硯儒躺在陽光房的躺椅上,曬著暖洋洋的夕陽,懶懶地說:“湊合吧,有事?”

助理一頓,“是有點事。”

楚硯儒抬起眼皮,“公事找墨沉。”

助理說:“是私事,我們能見一麵嗎?”

“什麼私事?”

助理道:“我們見麵再說好嗎?電話裡說不清楚。”

“那你來吧,我在家裡。”

“好,一會兒見。”

半個小時後。

助理拿著一個密封檔案袋,匆匆走進陽光房,神色凝重,“楚董,您先做好心理準備。”

楚硯儒撩起眼皮,翻他一眼,眼神微有不悅,“我楚硯儒活了大半輩子,什麼大風大浪冇經曆過,還用得著做心理準備?”

助理把檔案袋遞過來,“您看看這個。”

楚硯儒伸手接過,“這是什麼?”

“用蘇嫿的血和您的頭髮,做的dna親子鑒定報告。”

楚硯儒拆檔案袋的手一頓,眉頭皺起,“不是不讓你做了嗎?怎麼不聽我的話?”

助理陪著笑臉,“鑒定中心的工作人員說,血液等一個月後就不能用了。我怕您到時一時興起,再讓我去做,就乾脆做了,反正都到門口了。好不容易花心思取到的血,不用就浪費了。”

楚硯儒笑著搖了搖頭,“蘇嫿肯定是我的親生女兒,你呀,多此一舉嘍。”

檔案袋拆開,楚硯儒拿出鑒定報告單。

掃一眼第一頁,慢騰騰翻到第二頁,去看結果。

當看到那一行黑字時,楚硯儒臉上的笑漸漸消失了。

“噗!”

報告單掉到地上!

楚硯儒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