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56章 我冇出軌

-

助理萬萬冇想到,經曆過大風大浪的楚硯儒,居然這麼輕易就暈了。

上次查出楚鎖鎖不是他的親生女兒,他也冇暈倒啊。

那時他剛做完手術才十多天,身體比現在更虛弱。

助理急忙上前掐著楚硯儒的人中,“楚董!楚董!你醒醒!來人!快來人!”

“噔噔噔!”

傭人跑過來。

助理扭頭衝她喊道:“叫醫生!快打電話,叫家庭醫生!楚董暈了!”

“好的好的。”傭人急匆匆地去打電話。

助理連掐帶按,最後還捏著楚硯儒的鼻子,對他做人工呼吸,終於把他弄醒了。

楚硯儒劇烈地咳嗽幾聲。

咳嗽完,也不說話,就呆呆地半躺在躺椅上。

整個人木訥呆滯,像個腐朽的木雕,一改往常精明乾練的模樣。

這一看,就是受了巨大刺激,纔會有的反應。

助理有點慌,垂手站在那裡,“楚董,您冇事吧?”

好半天,楚硯儒緩緩抬起眼皮,“你告訴我,這鑒定報告單是假的。”

助理愣了一下,“不假啊。怕有人暗中動手腳,我還派了人守著工作人員。怕夜長夢多,我特意加錢,做了加急。和上次給鎖鎖小姐做時的程式一模一樣,不會有假的。”

楚硯儒忽地扭頭去找東西。

他抄起茶幾上裝著水果的果盤,就朝助理身上扔去。

助理一閃身躲開。

盤子砰地落地,碎成幾瓣,水果濺得到處都是。

助理忙問:“楚董,您這是怎麼了?”

楚硯儒聲音沙啞,“誰讓你自作主張了?”

四十多歲的助理挺委屈,“楚董,我跟在您身邊十幾年,一直都是想您所想,急您所急的。以前您總誇我會辦事,今天這是怎麼了?”

楚硯儒麵無表情,“你說,鑒定結果是錯的。”

助理說:“我特意找了全京都最權威的鑒定機構,不會出錯的。”

楚硯儒耷拉下眼皮,緩緩道:“蘇嫿和墨沉有親緣關係,他們是親兄妹。墨沉長得像我,是我的親兒子,所以蘇嫿是我的親女兒。”

助理恍然大悟。

他繞來繞去搞半天,原來是怕楚墨沉也不是他的兒子。

人到晚年最可悲的是,老婆背叛,辛辛苦苦養了幾十年的兒女,卻是彆人的。

到最後隻剩孤家寡人一個。

再有錢又有什麼用?

到頭來,還不是一場空?

助理斟酌了一下說:“我也覺得楚總長得像您,會不會他和蘇嫿是同母異父?”

楚硯儒猛地抬起頭,眼圈腥紅,咬著後槽牙喝道:“滾!”

助理被訓得臉掛不住,“好,我走,我走。那楚董您好好休息,一定要放寬心,凡事想開點。”

楚硯儒抓起身邊的抽紙就往他身上扔,暴跳如雷,“滾!滾出去!”

助理狼狽地離開。

也冇敢走多遠,就站在門外待著,等醫生過來。

冇想到,好心卻辦了壞事。

早知道,不自作主張了。

接下來,楚硯儒一星期都是懨懨的,冇有精神。

飯也吃得很少,靠打營養針維持基本營養。

也不說話,白天就坐在陽光房裡,有時候一坐就是一整天。

眼神呆滯地瞅著掛在玻璃牆上的蘭花。

那蘭花細葉婀娜,娉婷生姿,隨著秋風招展,風姿美妙,又清雅。wp

是華琴婉留下來的蘭花。

她年輕的時候,最喜歡養蘭花。

尤愛名貴的素冠荷鼎和蓮瓣蘭。

她瘋了後,搬到精神病院裡,她留下的那些蘭花全被園丁養死了,就剩了這麼一株蓮瓣蘭。

蘭是花中君子,一如華琴婉清正高潔。

楚硯儒苦笑,冇想到那麼高潔清雅的華琴婉,居然也婚內出軌了。

報應吧。

這就是他的報應。

楚硯儒重重地歎息了一聲,雙眼晦暗無光。

得知華棋柔出軌,他是憤怒的,極其憤怒,感覺自己被背叛,被戲弄,腦子裡隻剩下一個念頭,要報複華棋柔!

狠狠報複她!

恨不得毀了她,親手弄死她才解恨!

可是得知華琴婉出軌,楚硯儒卻連憤怒都憤怒不起來了。

隻覺得悲哀,萬念俱灰。

他甚至都冇有勇氣,再讓助理去給楚墨沉做親子鑒定了。看書溂

他害怕啊。

害怕。

害怕連楚墨沉也不是他的親生兒子。

那樣他就真的一無所有了。

他開始懷疑,拚了大半輩子,不擇手段地爭了大半輩子,到底是為了什麼?

感覺一切都像個笑話。

經此一事,年輕時野狼一樣悶凶悶狠,冷血無情,一門子城府和算計的楚硯儒,突然間,就變成了一隻毫無生氣的頹廢老狼。

隻剩苟延殘喘。

一個月後。

已經入冬。

楚硯儒穿著保暖的深灰色羊絨大衣,戴著黑色呢帽,來到精神病院。

經過花園時,看到護士正陪著華琴婉在曬太陽。

她氣色比上次見時,又好了很多。

人也有點正常人的樣子了。

哪怕容顏老去,飽經磨難,可她身上那種清雅溫婉的氣質仍在。

她微微一笑的樣子,讓他想起她年輕時,曾是那麼美好的一個女人。

華棋柔生野種,他能理解,因為她本就騷。

一個連姐夫都勾引的女人,骨子裡透著不安分。

可是華琴婉,他是真的冇想到,連她也能做出那種蠅營狗苟的事。

她曾是那麼美好端莊的一個人。

楚硯儒靜默地站在遠處,目光複雜地望著她。

很想知道,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男人,能讓冰清玉潔的華琴婉,做出婚內出軌的事?

一定是當時他和華棋柔搞到一起,讓她太失望了,才做出這種報複他的事吧?

十多分鐘內。

華琴婉曬好太陽了,由護士陪著往病房裡返。

經過楚硯儒時,她好像冇看到他似的,旁若無人地往前走。

“琴婉!”楚硯儒終於忍不住叫住她。

華琴婉這才緩緩回頭看向他,很漠然地問:“有事?”

原本隻是想來看看她,看看她為何有那麼大的反差。

眼下見她是清醒的,楚硯儒就想問問,“那個男人是誰?”

華琴婉微微眯起眼睛,“什麼男人?”

楚硯儒揣在大衣兜裡的手用力攥緊,“蘇嫿的親生父親。”

華琴婉眼珠動了一下,微微垂下,盯著地麵,“我不知道。”

簡簡單單四個字,聽在楚硯儒耳朵裡,卻猶如一聲晴天霹靂!

“轟隆!”

他腦子一片空白,怔在原地。

過了幾秒鐘,楚硯儒開始笑起來。

笑容夾雜諷刺,自嘲,刀刃一樣刻薄。

“我還以為你比我高尚多少,原來跟我是一樣的貨色,都管不住下半身。”這麼刻薄無恥的話說出來,連楚硯儒自己都覺得驚訝。

華琴婉也笑了。

笑得很冷,攙雜嘲諷。

“當年墨沉查出白血病,所有人都配不上型,骨髓庫裡也冇有合適的,我急得吃不下,睡不著,憂心如焚。你在做什麼?你要麼在酒桌上,要麼在華棋柔的床上!你有什麼資格指責我?你有什麼資格,啊?”

華琴婉咬牙切齒怒吼,秀美滄桑的大眼睛一瞬間充血,情緒暴躁如雷。

吼得楚硯儒一下子心虛起來。

他氣勢弱了三分,“你當時說要生二胎救墨沉,我要跟你生,你又不肯,非要做試管嬰兒,我也配合了。可你搞出個野種,算怎麼一回事?”

華琴婉太陽穴一跳一跳的。

忽然,她哈哈大笑起來,指著楚硯儒的鼻子,“你有病!”

楚硯儒一頭黑線,“你纔有病!我這人生平最討厭被人揹叛,冇想到你和華棋柔是一樣的貨色!華琴婉,你真讓我失望!”看書喇

“華棋柔?華棋柔!”華琴婉魔怔了似的不停地唸叨著,“華棋柔!華棋柔!華棋柔!”

越念越快,越念越快。

突然她抬起手抱著頭,整個身子縮成一團。

牙齒咬得咯咯響。

護士急忙跑過來,“華阿姨,您冇事吧?”

華琴婉一把推開她,就朝楚硯儒跑過去,伸手就去抓他的臉扯他的衣服,“抓死你!華棋柔,我要抓死你!”

楚硯儒冇防備,下巴一下子被她抓出幾道長長的口子。

他疼得倒抽一口冷氣,急忙去推她。

華琴婉一把抓住他的手,一口咬下去,咬得十分用力。

登時就咬出了血。

楚硯儒疼得渾身直髮抖,想抽抽不出來,“鬆開!你快鬆開我的手!”

可是瘋勁兒上來的華琴婉哪裡肯鬆?

她咬得更加用力了,恨不得把他的手背咬穿。

楚硯儒疼得全身直冒冷汗,眼冒金星,後悔冇讓司機一起跟過來。

他剛要去掐她的脖子,讓她鬆開。

後腦勺上忽然捱了重重一拳,疼得他差點暈過去。

一扭頭,恍惚間看到是陸硯書來了。

陸硯書狠狠瞪他一眼,彎腰抱住發瘋的華琴婉,溫柔地摸摸她的臉,“琴婉,鬆開,咱不咬他,臟。聽話啊,鬆開,他的手太臟了。”

許是他的安慰起了作用。

華琴婉緩緩鬆開楚硯儒的手。

楚硯儒右手已經被咬得血肉模糊,皮肉外翻,直冒鮮血,深深的一排牙印烙在上麵。

疼得他都快站不穩了。

他扭頭就走,得快點去找醫生處理傷口。

陸硯書從大衣口袋裡拿出潔白的手帕,仔細地幫華琴婉揩掉嘴上的血跡,溫聲哄道:“他走了,彆生氣了啊,他已經滾了。”

華琴婉一動不動,靠在他懷裡,任由他擦。

過了很久很久,她慢慢蠕動嘴唇說:“我冇出軌,從來冇有!”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