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5章 自作多情

-

蘇嫿昨天是打了楚鎖鎖一巴掌不假,但隻打了半邊臉,腫得也冇這麼厲害。

顯然是有人補刀了。

蘇嫿找到顧南音的號碼撥過去,問:“南音,楚鎖鎖的臉怎麼了?”

顧南音噗的大笑起來,笑了好一陣,才停下說:“昨晚她去酒吧喝酒,喝到半夜,回家路上被人攔住,拉下車,直接敲暈,把臉打成了豬頭。她帶了保鏢,那保鏢也被打暈了。不行了,我忍不住了,讓我再笑一會兒,哈哈哈。”

蘇嫿等她笑完,問:“報警了嗎?”

“報了,警方調監控,發現那路段監控壞了,破不了案。”

蘇嫿暗暗鬆了口氣。

不管是誰打的楚鎖鎖,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她默了默,問:“你去看她了?”

她其實是想問顧北弦去看了嗎?

有些事情幾乎是下意識的,根本控製不了。

顧南音像是猜到了她的心思,說:“嫂子你放心,我哥冇去,他昨天下午臨時有事,坐飛機走了。我和我爸去看的,楚鎖鎖哭得那叫一個慘,活該!”

和顧南音又聊了會兒,蘇嫿掛斷了電話。

洗漱過後,來到客廳。

餐桌上擺著早餐,蘇佩蘭去醫院了。

戶口本就放在早餐旁,上麵放著張字條。

蘇嫿拿起來看了看,紙條上寫:閨女,戶口本給你找好了,離婚快樂!早離早脫離苦海!過幾天,媽就給你安排相親!一天相兩,早一個,晚一個!氣死顧北弦!氣死顧傲霆那個老渾蛋!

蘇嫿噗嗤笑出聲,笑著笑著,又變得很難過。

她覺得離婚後,她可能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接受彆的男人。

吃完早餐,蘇嫿把戶口本和身份證放進包裡,約好今天和顧北弦去離婚的。

手機突然響了,是顧北弦打來的。

他的聲音聽起來有點遙遠,說:“昨天下午國外分公司出了點狀況,我過來處理了,離婚的事等我回去再說。”

蘇嫿稍稍鬆了口氣,很快又提起來,問:“你要多久纔回來?”

“短則一週,長則半個月。”

蘇嫿頓了頓,“那就等你回來。”

“好。”

剛要掛電話,忽然想起什麼,蘇嫿說:“楚鎖鎖的臉昨晚被人打了,不是我找人乾的。”

顧北弦語調平靜,說:“我知道。”

蘇嫿微微詫異,“你知道?”

“嗯,和上次砸爛她左手的應該是同一個人。”

“誰?”

“阿堯。”

短短兩個字,一下子就戳痛了蘇嫿的心窩子。

她情緒忽然就激烈起來,幾乎是本能地喊道:“不是他!”

一向溫柔的聲音又尖又脆,連她自己都覺得陌生。

愣了會兒,她調柔聲音說:“不是他,他早就去世了,死於一場火災。上次在外公家,我帶你去看過他的墳墓,你還記得吧?”

顧北弦什麼也冇說,隻淡淡地嗯了聲。

蘇嫿覺得他還是不肯相信她的話,敷衍地嗯一聲,隻是想讓她閉嘴。

不過她也不想再爭辯,平複了下情緒,說:“等你回國了,給我打電話。”

“好。”

一週後。

一個叫沈鳶的年輕姑娘找上門,進門就喊:“學姐,你好,我叫沈鳶,沈淮是我哥。”

蘇嫿早就提前接到沈淮的電話了,把她讓進來。

請她坐下,上了杯茶。

沈鳶自我介紹道:“我也是京都大學考古戲的,不過隻讀了半年,就作為交換生出國學習國際考古了。今年剛畢業,現在在市博物館上班。久聞學姐大名,你當時可是我們學校的風雲人物。”

蘇嫿笑了笑,“你不用喊我學姐,就叫名字吧。我上學早,小學時跳過級,雖然畢業早,年齡可能比你還小。”

兩人對了下年齡,居然同年同月同日生。

蘇嫿比沈鳶小幾個小時。

沈鳶此行來,是代表博物館,邀請蘇嫿參與修複一幅古畫。

等蘇嫿跟著她來到市博物館時,才知道要修複的是“元四家”王蒙的一幅隱居圖。

這幅隱居圖正是兩三個月前,那個瘦高個和光頭把她擄走,讓她修複的。

當時隻揭了畫,還冇來得及修,就破案了。

蘇嫿納悶,“這幅畫怎麼這麼長時間,都冇修複好?”

沈鳶嗐了一聲,“贓物要走程式,走完移交國庫,再分到博物館。進了博物館,要專家來鑒定、研究,然後再由修複專家出修覆文案。這流程一走,兩三個月就過去了。這次請你來,是和其他修複專家,一起參與修複,因為畫是你揭的。當然,這也是我哥的意思。”n

蘇嫿明白了,沈淮這麼做,也是為她好。

民間的麼,做得再好,總有點野路子的味道。

官方的,顯得正規一點。

讓她參與此次修複,可以鍍一層金,雖然她不太需要。

來到文物保護部。

蘇嫿一進修複室,看到屋裡坐著黑壓壓一群專家。

在場最年輕的也得四、五十歲開外,白髮蒼蒼的居多,都是從全國各地請來的精英人才。

蘇嫿是最年輕的。

但因為她是蘇文邁的外孫女,且在行內小有名氣,倒也冇人敢輕視她。

同那些專家探討了一上午的修複方案。

到了中午吃飯時間,蘇嫿不太想和一屋子的老男人同桌吃飯,就離開了。

出來,沈鳶早就在門口等她了,笑著說:“我們館長讓我單獨招待你。”

兩人同是考古專業,有共同語言,年齡又一般大,冇多久就熟絡了。

當然,最主要原因是沈鳶性子活潑,自來熟。

走著走著,蘇嫿收到沈淮的微信,問今天什麼情況。

蘇嫿邊走邊給他回資訊。

突然,沈鳶眼睛一亮,捂著嘴驚歎道:“哇,帥哥!我們館長陪著一個超級大帥哥,朝這邊走過來了。我的天呐,這長得也太帥了吧!”

她手忙腳亂地摸摸自己的臉,整了整頭髮,又理了理衣服,用胳膊肘碰碰蘇嫿,“快幫我看看,我臉上的妝冇花吧?我的頭髮和衣服,還好吧?”

蘇嫿正低頭髮資訊,聽她這樣說,抬頭瞥了她一眼,說:“還行。”

沈鳶臉紅了,“那帥哥朝我看過來了,還衝我笑,你說他是不是對我有意思?”

蘇嫿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

男人是挺帥。

年輕,英俊,身材高挑挺拔,皮膚冷白,骨相清貴立體,五官像雕塑一般精緻。

一襲深色正裝,風度翩翩,氣宇不凡。

但這帥哥是她快要離婚的丈夫,顧北弦。an五

他的視線分明是看向自己的,而不是沈鳶。

可能女人都喜歡自作多情吧,蘇嫿想。

四目相對,顧北弦微笑著衝她略一點頭,同館長交談了幾句,大步朝她們走過來。

沈鳶唰地停下腳步,手在衣服上用力地擦了幾下。

蘇嫿也停下,微微納悶地看著她,“你怎麼不走了?”

沈鳶兩眼發直,一個勁兒地盯著顧北弦,這會兒已經激動得顧不上回蘇嫿的話了。

等顧北弦來到她們跟前。

沈鳶搶先把手伸過去,熱情地說:“帥哥,你好,我叫沈鳶,鳶是老鷹的意思。很高興認識你,怎麼稱呼你啊?”

顧北弦冇伸手去握,隻淡漠地掃了她一眼,說:“我找蘇嫿。”

沈鳶急忙挽起蘇嫿的胳膊,笑眯眯地說:“她是我好朋友,我們倆同年同月同日生,你找她找我是一樣的。”

蘇嫿哭笑不得。

冇想到沈鳶的性子這麼逗。

顧北弦顯然冇什麼耐心同她周旋,直接抬起手,搭到蘇嫿的肩上,把她勾進自己懷裡,說:“中午一起吃飯?”

“好。”蘇嫿應道。

沈鳶傻眼了,“蘇嫿,你和這個大帥哥認識啊?他是你什麼人?他為什麼要摟著你?”

蘇嫿莞爾,“認識,關係有點親。”

夫妻麼,至親至疏,親的時候,親密無間,疏的時候,形同陌路。

聽到關係有點親,沈鳶以為倆人是親戚,眼睛又開始發光了,剛要開口說話。

顧北弦耐心已經消失殆儘,直接摟著蘇嫿揚長離去。

沈鳶淩亂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