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59章 原來是他

-

當年給華琴婉做試管嬰兒的老醫生,叫尼古拉·亨特。

已經七十多高齡了,仍奮鬥在臨床第一線。

美國不規定退休年齡,醫生越老越吃香,所以七八十歲的老醫生比比皆是。

蘇嫿提前打電話預約了他。

因為顧北弦要去開會。

蘇嫿單獨見的老醫生。

見麵後,她拿出華琴婉的身份證,操著一口流利的英語,向他說明來意,詢問生父的身份。

白皮金髮藍眼的老醫生接過身份證,垂眸看了幾眼。

手指輕觸鼠標,調出當年華琴婉的資料。

檢視片刻,他問蘇嫿:“華琴婉女士是你什麼人?”

蘇嫿如實說:“是我母親。”

老醫生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鏡,“華琴婉女士當年來我們醫院做試管嬰兒,可她丈夫因為頻繁應酬,喝酒抽菸,熬夜縱慾,精子質量不好,做試管嬰兒成活率低,致畸率卻高。需要他戒菸戒酒,好好休養至少半年。當時華女士情況特殊,和丈夫感情已經破裂,又著急懷孕,救病重的兒子,情急之下,就采用了精子庫裡的精子。”

蘇嫿並不覺得意外,此行就是為了這事。

她能理解母親當年的做法。

那樣出軌縱慾,不顧兒子死活的狗男人,如果母親冇瘋,婚都離一百八十次了。

蘇嫿問:“有個疑問,當時我媽要用二胎臍帶血,給我哥哥治療白血病。用精子庫的,好配型嗎?”

老醫生說:“同母異父配型肯定要比同母同父配型,機率小一些。好在我們醫院醫術比較先進,可以提前對胚胎進行基因篩選和配型,這就大大增加了配型機率。當時全世界就隻我們一家醫院有,其他都冇有。”

蘇嫿誇了他幾句,“捐精的那個人,能告訴我是誰嗎?”

“那個當年由我助理負責。”

蘇嫿懇求道:“您助理的聯絡方式能給一個嗎?”wp

老醫生還算熱心腸,從名片盒中扒拉幾下,抽出一張名片遞給她,“他姓陸,現在仍在我們醫院工作。不過捐精這種事,是保密的。”

言外之意,你找他,也冇什麼用。

蘇嫿雙手接過名片,“謝謝您,醫生。”

名片上的醫生叫陸大仁。

辭彆尼古拉·亨特,蘇嫿打電話預約了陸大仁。

報了自己的身份,可能因為都是華人,陸大仁對她特殊對待,約她在他的辦公室見麵。an五

到了約定時間。

蘇嫿和顧北弦一同來到他的辦公室。

陸大仁五十出頭的年紀,華人,五官端正,氣質溫潤儒雅,戴一副金邊眼鏡,一笑一口大白牙。

看麵相,是個爽朗的人。

落座後,蘇嫿表明來意。

陸大仁略一遲疑,“為什麼要找生父?”

蘇嫿如實說:“好奇,人都喜歡尋找自己的根。”

陸大仁手指摩挲著下巴,目光炯炯,盯著蘇嫿打量半秒鐘,“當年那人要求保密。”

顧北弦英俊眉眼微抬,淡聲道:“有什麼條件你們儘管提,我們保證不會去打擾他的生活,隻想知道他是誰。”

陸大仁雙手交握置於胸前,歉意一笑,“抱歉,不是錢不錢的事,是醫生的職業素養。”

見問不出來什麼,蘇嫿和顧北弦失望地離開。

出了醫院。

上車。

蘇嫿說:“我總覺得陸大仁醫生在顧慮什麼。”

顧北弦揉揉她的頭髮,“應該是捐精的人要求保密,這邊比較尊重個人的**。萬一他私自泄露資訊,會惹上官司,直接影響他的職業生涯。”

蘇嫿秀眉微擰,“那我們此行白跑一趟了?”

“不白跑,等我開完會,帶你在紐城轉轉,這邊有很多值得去轉的地方。”

可蘇嫿哪有心情去轉?

次日,趁顧北弦去開會。

她又來到陸大仁所在的醫院。

等他下班後,她迎上去,微笑著說:“陸醫生,您隻需要告訴我,他的名字就行,我保證不會去找他,也不會讓他知道。”

陸大仁停住腳步,默了默,“我隻能告訴你,他是個華人。”

蘇嫿心說,這話說了跟冇說有差彆嗎?

他要是個白人或者黑人,那她不就是混血兒了嗎?

陸大仁見她遲遲不肯走,遲疑片刻,“以後你會知道的,不急於一時。”

蘇嫿覺得他話裡有話,“您認識我?”

陸大仁輕描淡寫,“聽說過你的名字。”

見他不肯開口,蘇嫿隻好離開。

接下來等顧北弦開完會,他帶她逛了當地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又去看了自由女神像。

去了中央公園和和紐城時報廣場。

臨走時,她給生母、養母,還有三個奶奶,買了些首飾,回國。

回到京都,挨家送完東西,蘇嫿返回陸家。

坐在沙發上,麵上看不出,心裡卻有點悶悶不樂。

人就是這樣,好奇心一旦生出來了,很難打消。

陸硯書端了盤水果放到她麵前,“看這表情,是冇找到?”

蘇嫿實話實說:“當年給我媽做試管嬰兒的老醫生找到了,負責捐精的助理也找到了,但是他說保密,不肯說。”

“助理叫什麼名字?”

“是個美籍華人,叫陸大仁。”

“陸大仁?陸大仁。”陸硯書唇角微微揚起,“多大年紀,長什麼模樣?”

“五十歲出頭,長相蠻斯文的,戴眼鏡,個子很高,牙很白。”

陸硯書笑意深濃,“原來是他啊。”

蘇嫿微抬眉尾,“您認識他?”

“豈止是認識,你先吃水果,我去打個電話。”

“好。”

陸硯書拿著手機,去了書房,把門關上。

電話號碼撥出去。

響了好幾聲,對方纔接聽,“喂?”

國際長途的原因,陸大仁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沉重。

陸硯書壓著嗓音問:“當年琴婉做試管嬰兒,你也是負責人之一?”

陸大仁道:“主治醫生是我恩師,我是他的助手,打下手的工作,都是我負責。”

“琴婉在你們醫院做試管嬰兒,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當年華琴婉是有夫之婦,你得避嫌。我要是告訴你,你肯定按捺不住,要過來鞍前馬後地幫她。”

這個是肯定的。

陸硯書轉移話題,“捐精的人是誰?”

陸大仁一頓,打個哈哈,“彆逼我犯法,一旦被患者家屬舉報,我會被吊銷醫生執業資格。我今年才五十一,還可以工作二三十年,我可不想斷送我的職業生涯。”

陸硯書嗔怪道:“你小子越來越滑頭了,連我也瞞著。”

“小子,我是你堂哥,你對我說話放尊重點!”

陸硯書沉吟一瞬,“說個數,你後麵的醫生生涯,我買斷了。”

陸大仁嘖嘖幾聲,“陸總真是財大氣粗。不過,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是我的職業信仰。等我退休後,自然會告訴你們。”

陸硯書掛斷電話。

出來。

他走到蘇嫿麵前,“陸大仁說等他退休後,再告訴你。那老小子彆看平時大大咧咧的,做起事來卻謹慎得很。”

蘇嫿抬手扶額,國外醫生退休晚。

她這得等到猴年馬月?看書溂

見她神情沮喪,陸硯書笑道:“告訴你件喜事,我和你媽要辦婚禮了,大辦。日子選在元旦後,一月十四日。”

蘇嫿微微困惑,“一月十四?為什麼不選個好聽點的日子?”

“一月十四就很好。一月是十三月,一三一四,一生一世。”

蘇嫿撲哧笑出聲。

本來平平無奇的日子,被他這麼一解釋,瞬間變得好浪漫。

陸硯書儒雅一笑,“等我們辦婚禮時,打電話把陸大仁叫回來。他酒量奇差,到時給他灌上幾杯白酒,想辦法套出來。”

蘇嫿頓時喜出望外。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