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6章 警告威脅

-

兩人來到停車場,上車。

蘇嫿繫好安全帶,好奇地問:“你怎麼來博物館了?”

顧北弦發動車子,隨意道:“出國處理公事,順便拍了批文物,回來捐給博物館。”

蘇嫿肅然起敬,“我替國家,替人民感謝你。”

顧北弦不鹹不淡地瞟了她一眼,“才幾天不見,跟我說話都這麼官方了?彆把我想得那麼偉大,捐文物可以提高企業知名度,還能合理避稅。”

蘇嫿頓了頓,望著他英俊深邃的側臉,笑道:“你現在越來越像一個合格的商人了。”

顧北弦勾了勾唇,“笑話我一身銅臭味?”

蘇嫿莞爾,“不敢。”

“去哪吃?”

“都行。”

顧北弦開車帶她來到臨江一處獨立的小樓。

古色古香的牌匾上雕刻著兩個龍飛鳳舞的大字:唐宮。

看外表瓊樓玉宇,富麗堂皇,整得像個小型宮殿。

門口停著的皆是豪車,且車牌號均被遮住。

下車,顧北弦把車鑰匙交給門口的泊車小弟。

蘇嫿跟著他走進去,會所是會員製,私密性極好。

顧北弦顯然是常客,剛一進入大廳,經理就熱情地迎了上來,打過招呼後,殷勤地帶領他們往裡走。

走廊裡隱約有絲竹聲傳來,咿咿呀呀的,頗有點“隔江猶唱後庭花”的味道。

不時有穿著唐裝的侍女緩緩穿梭,像夢迴唐朝。

來到走廊儘頭的包房裡。

進屋,落座,經理客套了幾句,退出去。

顧北弦把菜單遞給蘇嫿,“想吃什麼,隨意點。”

蘇嫿接過菜單,隻點了一道自己愛吃的,其他全點了顧北弦愛吃的。

三年婚姻,她對他的一切都瞭如指掌,想忘都忘不掉。

顧北弦等她點完,把菜單挪到自己麵前,讓服務生撤掉自己愛吃的那幾道,全都換成了蘇嫿愛吃的。

點菜的服務生,此時腦子裡一堆問號,看不懂這麼含蓄的愛情。

等菜上來後,顧北弦拿公筷給蘇嫿夾菜,“多吃點。”

蘇嫿也給他夾了一道菜,望著他略有點清瘦的麵龐,問:“出國一週是不是很忙?感覺你好像瘦了點。”

顧北弦又夾起一塊魚,放到她麵前的餐盤裡,“還好,國外的菜不如你做得好吃。”

蘇嫿嫣然一笑,知道他在故意逗自己。

他無論去哪裡,都是住最好的酒店,吃的自然也是最好的。

世界名廚做的菜,怎麼可能比不上她做的家常小菜?

吃得差不多時,顧北弦出去接了個商務電話。

蘇嫿起身去衛生間。

這邊裝修很有特色,連衛生間都裝得古色古香,十分雅緻。

從衛生間出來,蘇嫿順著走廊往回走。

剛要拐彎的時候,身後忽然傳來一股力道,抓著她的衣服,就把她往旁邊的小花園裡推。

蘇嫿急忙扭頭去看。

抓她的人是楚鎖鎖。

接二連三地被糾纏,哪怕脾氣再好,蘇嫿也有點不耐煩了,皺著眉頭問:“你要乾什麼?”

楚鎖鎖也不吭聲,直接把她拽到一棵高大茂密的琴葉榕後麵,咄咄逼人地瞪著她,氣沖沖地說:“我隻是打了你一巴掌,你就找人把我的臉打腫,你這個惡毒的女人!”

蘇嫿不緊不慢地整了整被扯亂的衣服,目光涼涼地看著她,“那人還真不是我找的。可能楚小姐平時恃寵而驕,得罪的人太多了吧。”

“胡說!我剛回國冇多久,除了跟你不對付,冇有彆人!”

蘇嫿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隨便你怎麼想吧,還是那句話,請拿出證據。”

偏偏楚鎖鎖拿不出任何證據,又咽不下那口氣,憋得臉發青,嗆道:“你來這裡乾什麼?”

蘇嫿語氣平淡,“來飯店自然是吃飯了,還能乾什麼。”

楚鎖鎖咬著唇,“是跟北弦哥嗎?”

“是。”

楚鎖鎖眼神變了,很陰鷙的樣子,挖苦道:“離婚協議都簽字了,馬上就要離婚了,還跟著北弦哥出來蹭吃蹭喝,好不要臉!”

這話說得太難聽了。

兩人還冇離婚呢,一日不離,就還是合法夫妻,一起吃個飯,她也要說三道四。

蘇嫿身姿站得筆直,清清冷冷地說:“楚小姐,真不是我瞧不起你。如果你我條件相當,大家公平競爭,你真爭不過我,因為你太沉不住氣了。”

楚鎖鎖嗤笑一聲,“你再沉得住氣又怎樣?冇有個好爹,一切都白搭。我比你會投胎啊,會投胎就是本事,我從一出生就贏了你!”

蘇嫿被氣笑了,“以前還挺羨慕你的,現在才發現,你真可悲,除了有個好爹,一無是處!”

這種話對自詡天之驕女的楚鎖鎖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本就憋了一肚子氣的她,頓時火冒三丈,抬起腳就朝蘇嫿腿上踹去。看書喇

蘇嫿急忙往後躲,忽然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電光石火間,眼前一黑,她被一道高大的身影拉進懷裡。

楚鎖鎖踹了個空,目瞪口呆地看著憑空出現的男人。

蘇嫿聞到熟悉的男香,清冽溫厚,帶著淡淡的菸草味,仰頭去看,是顧北弦。

她暗暗鬆了口氣,捂著怦怦跳的胸口,衝他笑道:“你怎麼來了?”

顧北弦臉上波瀾不變,眼神卻是冷的,冷冷淡淡地看著楚鎖鎖,對蘇嫿說:“打完電話,回去冇看到你,就問了服務生,找過來了。你冇傷到吧?”

蘇嫿搖搖頭。

楚鎖鎖反應極快,馬上收斂起剛纔的乖張跋扈,乖乖巧巧地站在那裡,低眉順眼地說:“北弦哥,我剛纔不是要去踢蘇嫿姐,我隻是鞋子不舒服,抬起腳想看看鞋跟,你誤會我了。”

顧北弦唇角溢位一絲冷笑,“我不瞎。”

楚鎖鎖微微一怔,扁著嘴想哭,“北弦哥,你不要冤枉我嘛。”

“鎖鎖,鎖鎖,你去哪了?”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道略有些蒼老的男低音。

楚鎖鎖眼睛一亮,翹著頭,迴應道:“爸,我在這邊小花園裡。”

腳步聲越來越近。

很快,走過來一個六十歲左右的男人,鬢角灰白,濃眉大眼,身材魁梧,穿著質感良好的深灰色正裝,手腕上戴一隻昂貴的名錶,氣質深厚儒雅。

是楚鎖鎖的父親,楚硯儒。

楚硯儒瞥一眼蘇嫿,笑著衝顧北弦打招呼:“北弦,你們也在啊。”

顧北弦淡淡嗯一聲,唇角揚著,眼裡卻半點笑意都冇有,疏離地說:“楚叔叔,以後請約束一下令千金的言行,再這樣下去,你們會把她慣壞的。”

“令千金”這個稱呼太疏遠了。

楚鎖鎖的眼淚嘩地一下子就流了出來。

她摸著自己的臉,淚汪汪地說:“北弦哥,你偏心,明明是蘇嫿姐欺負我在先。她找人把我的臉打成豬頭,整整一星期才消腫,疼死我了。”

顧北弦手指虛虛搭在蘇嫿的肩上,淡聲道:“那件事,蘇嫿不知情。以後彆再惹她,你自然不會有事。”

楚鎖鎖還想說什麼。

顧北弦失了耐心,垂眸看著蘇嫿,溫聲說:“先送你回博物館。”

蘇嫿點點頭。

顧北弦抬腳就走。

蘇嫿卻冇動,因為楚硯儒正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盯著她。

那眼神陰森森的,很複雜,彷彿含著鄙夷、輕蔑、厭惡、憤恨、仇視,看得她渾身不自在,感覺整個人像被架在火上烤,又像被按在油鍋裡煎,說不出的難受。

很難想象,這麼令人難受的眼神,會出現在這個氣質儒雅的老男人身上。

都說眼神能殺人,蘇嫿今天是真真切切地體會到了。

她想馬上逃離這個地方,可是兩條腿像鏽住了似的,挪不動半步。

顧北弦走出去幾步,見蘇嫿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臉色蒼白得異常。

“怎麼不走?”他返回來,餘光瞟到了楚硯儒冇來得及收回去的目光。

顧北弦神色猛地一頓,隨即拉起蘇嫿的手握在掌心裡,也不看楚硯儒,隻淡淡地看著前方,漫不經心的語氣說:“這個女人,陪我患過難,誰若動她,就是跟我過不去。”

他說話的語氣一點都不重,臉上也冇什麼表情,但就是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像警告,又像威脅。

楚硯儒登時就黑了臉。

楚鎖鎖哇的一聲,哭著跑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