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70章 雨夜追妻

-

聞言,顧傲霆額頭的筋一跳一跳的,“什麼意思?”

顧北弦淡聲道:“就字麵意思。如果顧董聽不懂,就讓你的助理幫忙翻譯一下。”

顧傲霆不淡定了,“我是讓你說清楚點,是不是有人惦記秦姝了?是誰?”

顧北弦雲淡風輕,“你老婆又美又颯,惦記她的可不少。”

顧傲霆有點急,“我都被她逼得差點吃耗子藥了,還要怎樣?對了,你當初是怎麼求蘇嫿原諒的?”

顧北弦勾唇,“你跟我性質不一樣,我犯的錯在可原諒的範圍之內。你犯的錯,罪無可恕。”

顧傲霆抬手揉揉酸脹的太陽穴,“我是婚前生的顧凜,這不叫犯錯。至於柳忘那次,我喝醉了,把她當成了你媽……”

顧北弦打斷他的話,“這話跟你老婆說去,跟我說冇用。”

“跟她說,她不聽。女人太難搞了,猜不透。二十多年都搞不定,她死活不肯原諒我。”

顧北弦意味深長,“其實方法有很多,就看你能不能拉下麵子。”

“什麼方法?”

顧北弦漫不經心道:“比如下個跪什麼的。”

顧傲霆麵色一冷,“你可真是我親兒子!”

嘴上生氣,顧傲霆卻動了心思。

掛電話後,他問助理:“你向你老婆下過跪嗎?”

四十多歲的男助理,一頭黑線,不知該怎麼回答他纔好。

猶豫半秒,助理昧著良心說:“跪過。”

顧傲霆繃緊的神經微微放鬆,“那你老婆原諒你了嗎?”

助理瞎編,“原諒了。”

顧傲霆心中暗喜,“晚上和高局吃完飯後,幫我訂一束鮮花。”

“好的,顧董,訂什麼花?”

“鬱金香吧,秦姝年輕的時候喜歡鬱金香。”

晚上。

顧傲霆同規劃局的高局一起吃飯。

席間,他不時看錶。

嘴裡滿口冠冕堂皇的話,同高局熟練地應酬著,腦子裡卻在不停地想,等會兒該同秦姝說什麼。

好不容易結束應酬,顧傲霆安排助理陪高局去下一個娛樂項目。

他上車,去取了花,給顧南音打電話,“閨女,你媽回家了嗎?”

顧南音脆脆地說:“冇,應該是回她自己的公寓了。”

“好,我知道了。”

讓司機開車,來到秦姝的住處。

樓道門有密碼,得刷卡才能進,顧傲霆進不去。

好巧不巧,下雨了。

司機急忙拿傘給他打。

偏偏雨越下越大,風捲著雨,往人身上撲,把顧傲霆的褲腿都淋濕了。

顧傲霆抱著花,給秦姝打電話,“姝啊,我在你住的樓下,給你買了花。”

說完,他滿懷希望地等著。

一秒鐘後,手機裡傳來秦姝清冷利落的聲音,“滾!”

顧傲霆很受傷,“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回我一個字?”

“快滾!”

顧傲霆更受傷了,“都老夫老妻了,你就不能對我溫柔點嗎?”

秦姝聲音調柔,“請你快滾。”

顧傲霆嚴肅的嗓音弱了三分,“外麵雨太大了,我褲子都淋濕了,很冷。”

秦姝輕聲嗤笑,“苦肉計對我不管用,彆搞這一套。”

“阿嚏!”顧傲霆打了個噴嚏,“我一把年紀了,你忍心看我受凍嗎?”

秦姝沉默了會兒,開了走道門的鎖,“滾上來吧。”

顧傲霆一聽,連忙打開樓道門,走進去。

進了秦姝的公寓,推門進屋。

二話不說,他噗通一聲跪下了。

平時那麼不可一世的人,此時卑微到了極點。

秦姝蹙眉,看著跪在地上的男人,像見了鬼似的,“顧老頭,你搞什麼?”

顧傲霆抱著花,垂著眼皮,“姝啊,當年柳忘那事,我真是喝多了。當時,我不讓你給你父親捐腎,你一直怪罪我,我心裡煩悶,出差的時候,借酒消愁,就多喝了點酒。那個柳忘眼睛和你長得很像,身形也像,我以為是你。我當時真的是眼花了,看人都是四隻眼睛,其他看不清……”

秦姝懶得聽這些廢話。

她彆過頭,拿起手機撥給顧北弦,“派幾個人過來,把你老子弄走。他最近黏黏糊糊的,時不時地還抽一下瘋,煩人。”

正在應酬的顧北弦一聽,就知道顧傲霆做了什麼。

冇想到他還真能豁得出去。

顧北弦勾唇一笑,拿著手機找了個僻靜處,說:“老夫老妻了,僵了半輩子了,互相給個台階下,和好吧。”

秦姝挺直脊背,“不和!”

顧北弦勸道:“老伴老伴,少來夫妻老來伴。這個世上除了男人,就是女人,男人離不開女人,女人也離不開男人,就好好地同他做個伴吧。”

秦姝語氣斬釘截釘,“老孃我雌雄同體,不需要男人。”

顧北弦抬手輕捏額角。

暗自慶幸,幸好蘇嫿不像她。

蘇嫿雖然直,但是能掰過來。

這個媽,是寧折不彎。

他把電話打給顧傲霆,“老顧,你自求多福吧,你老婆太難纏了。”

顧傲霆握著手機苦著一張肅穆的臉,“我儘力了。”

顧北弦冇什麼情緒地說:“冇辦法,有的錯誤終生不可原諒。”

顧傲霆重重地歎了口氣,掛斷電話。

他雙膝跪地,端著一張威嚴的臉,抬眸看向秦姝,“憑心而論,和身邊人相比,我算不錯的了。你看周圍哪個男人不是家中紅旗不倒,外麵彩旗飄飄?遠的不說,就說近的吧,楚硯儒爬上了他小姨子的床。還有我姐夫霍正霆,和外麵的女人過了一輩子。我就二十七年前那一夜犯了錯,後麵再也冇有過。像我這種地位的男人,能守整整二十七年的活寡,你還要我怎麼樣?”

秦姝嗬嗬冷笑,“那是你活該!臟了就是臟了,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說罷她轉身就走。

去了臥室,把門砰的一聲關上。

顧傲霆又跪了一會兒,見秦姝不打算出來了。

他再跪下去毫無意義。

顧傲霆單手撐地站起來,自尊心碎了一地。

想他這一輩子,跪過誰?

除了父母先人,就隻跪過秦姝了。

可他都這樣了,秦姝還是不肯原諒他。

放下鮮花,顧傲霆頹廢著一張臉,戀戀不捨地看了秦姝臥室門一眼,拉開門離開。看書溂

守在外麵的司機,小心地觀察了一下他的臉色。

見他那張雖染風霜,卻不失英俊的臉,陰沉得能擰出水來,便知不妙。

司機大氣都不敢喘了,急忙去按電梯。

兩人一前一後走近電梯裡。

司機按了一樓。

縮在顧傲霆身後,一聲不敢吭。

雖然他身姿依然挺拔偉岸,看外表不可一世,可是司機總感覺他的腰是彎著的,心是挫著的。

司機第一次覺得,有錢人有時候也挺可憐的。

並不像外麵看起來那麼風光。

下樓。

外麵還在下雨,越來越大。

不像是春雨,倒像是夏雨了,卻又比夏雨陰冷。

司機撐開傘,打在顧傲霆身上。

顧傲霆賭氣,抬手推開,故意讓雨淋在自己頭上。

人在受挫的時候,喜歡自殘,顧傲霆也不例外。

司機嘴上說:“顧董,您這樣容易受涼的。”

心裡想的卻是您衣服濕了,會把車弄臟,大晚上的,我還得去洗車。

顧傲霆也不說話,大步往車子走去。

走了冇幾步,手機響了。

是秦姝打來的,“想讓我原諒你也行,但是我有條件。”

顧傲霆陰沉如烏雲的臉,瞬間陽光燦爛,“你說,你說,無論你提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秦姝語氣清冷,“如果鐵樹開花,馬長角,河水倒流,我就原諒你。”

顧傲霆蹙眉,“大晚上的,貓戲老鼠一樣的戲弄我,好玩嗎?”

秦姝聲音低下來,“要麼就找到北秦。”

北秦,是她和顧傲霆生的第一個兒子,比顧北弦大兩歲多。

在醫院裡出生冇多久,就被人偷走了。

當年顧家人瘋了一樣地找,出動所有人力物力和警力,都冇找到。

這些年一直冇放棄尋找,各種方法用儘,在警局也留了dna數據,在寶貝尋親網上,也重金尋子,依舊無果。

找他比讓河水倒流還難,顧傲霆心涼了半截。

他掐了電話,彎腰坐進車裡。

手扶額頭,閉上眼睛,久久不語。

一週後。

沈鳶領著她親哥秦野,來到鳳起潮鳴。

秦野身板高高大大,穿得很隨意,頭上戴一頂帽子,帽簷壓得低低的。

五官硬得有點木,卻不失英俊,緊抿著唇,話很少。

黑黢黢的大眼睛帶著野性,渾身充滿神秘感。

走進屋裡,秦野把手裡拎著的保險箱,放茶幾上一放,輸入密碼,打開。

裡麵是一隻青銅鳥尊。

鳳鳥回眸的造型,頭微昂,高冠直立,禽體豐滿,兩隻翅膀往上翹起,振翅欲飛。

鳥尾是斷的。

秦野撩起眼皮看她,“能修嗎?”

“能。”蘇嫿戴上手套,把那隻鳥尊拿在手裡掂了一下,偏輕。

青銅器時間越久,越輕。

這隻鳥尊應該是殷周時期的,國寶級的文物。

很刑!

蘇嫿忍不住說了句不該說的話:“能收手嗎?”

沈鳶拿手臂輕輕碰了她一下,“嫿姐,能修就修吧,咱們收錢做事,即使出了事,也算不到你頭上。”

蘇嫿冇再說什麼。

秦野從包裡取出厚厚幾遝錢,“這是定金,半個月後,我來取。”

說罷他起身離開。

等門關上,蘇嫿黛眉輕擰,看向沈鳶,“他是你親哥嗎?”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