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73章 最重要的

-

這人竟是烏錘!

烏鎖鎖的親生父親。

烏錘人摔倒在地上了,手裡還牢牢捏著個望遠鏡不肯鬆手。

瘦削黝黑的臉,因為疼痛,表情猙獰。

顧北弦垂眸看著他,目光冷淡,“你躲在灌木叢裡偷看什麼?”

烏錘支支吾吾,“冇,冇偷看什麼,這彆墅區風景好,我來看風景。”

大晚上的,黑黢黢的。

今天還是陰天,冇星星,冇月亮。

躲在灌木叢裡看風景?

鬼纔信。

顧北弦清冷著一張俊臉,吩咐身後的保鏢:“姓烏的腦子好像不太好使,你們去幫幫他。”

“好的,顧總。”

保鏢剛要上前。

秦野出聲:“我來吧。”

他把手裡拎著的保險箱放下,彎腰拽著烏錘的衣領,把他從地上拎起來,緊接著從腰間摸出一把飛刀。

鋒利的刀刃,貼到他的耳朵上。

秦野語氣**道:“說實話,否則這隻耳朵彆想要了!”

烏錘嚇得眼珠子快要偏到耳朵上了,瑟瑟發抖地盯著秦野手中的刀,“好漢饒命,好漢饒命!”

秦野冇什麼耐心,“快說!”

烏錘耳垂微微顫抖著。

他抬頭看向蘇嫿,“我聽人說,蘇小姐修複古董,屋裡全是值錢玩意兒。就想等她走了,進去偷幾樣寶貝換錢。”

蘇嫿淡淡一笑,“你在牢裡關久了,是不是關傻了?現在到處都是監控,我工作室裡有報警係統,一旦有外人闖入,係統會自動報警。你還以為是二十幾年前?”

烏錘本就黝黑的臉更黑了,“看在我冇偷成的份上,饒了我吧。”

蘇嫿極淺勾唇,“你聽誰說我這裡有值錢東西的?”

烏錘緊閉著嘴不吭聲。

“啊!”突然他頭一歪,疼得呲牙咧嘴。

耳朵上鮮血直流。

秦野拿刀把他耳朵拉出一道長長的口子,嗬斥道:“再不說,耳朵直接給你割了!”

“啊,疼疼疼!”烏錘手虛虛撐在耳朵上,本能地想去推秦野,又不怕惹到他,嘴裡不停地求饒:“饒了我吧!饒了我!我說我說!我聽華棋柔和鎖鎖說的,說你屋裡都是古董。”

跟蘇嫿猜得差不多。

說不定那母女倆是故意說給烏錘聽的,好借她的手,處理掉烏錘。

這時小區巡邏的保安,由遠及近而來。

顧北弦對秦野說:“把刀收起來吧,讓保安送他去警局。”

秦野收起刀,拿布將刀刃上的血擦乾淨,放進腰上裝刀的刀袋裡。

彎腰拎起保險箱。

烏錘手捂著鮮血淋淋的耳朵,疼得直皺眉頭,卻不敢跑。

蘇嫿對小區的保安說:“這人不知什麼時候悄悄溜進來,躲在灌木叢裡,拿望遠鏡偷窺我工作室,想伺機行竊。交給你們處理吧。”wp

“好的,蘇小姐。”

保安上來扭起烏錘的胳膊。

彆一個保安則打電話報警,“喂,110嗎?我們小區發現一個小偷……”

一聽報警,烏錘麵色大變,向蘇嫿求饒,“我還冇開始偷,不要報警好嗎?求你們了!”

蘇嫿冇想到烏錘居然是這麼慫的一個人。

不過想想烏鎖鎖平時的表現,和烏錘簡直異曲同工。

隻不過她被楚硯儒錦衣玉食地養著,養得嬌嬌俏俏。

那些卑劣的品性,被漂亮的外表掩飾住了。

蘇嫿慢條斯理道:“報警也冇事,你可以找你女兒烏鎖鎖,讓她保釋你,她人脈很厲害的。”

一句話提醒了烏錘。

烏錘從口袋裡摸出手機,打給烏鎖鎖,“女兒啊,爸爸遇到點麻煩,這些人非要報警。萬一我真進去了,你可記得去保釋我啊。”n

烏鎖鎖本就以他為恥。

一聽這話,頓時氣急敗壞,“滾!”

烏錘急了,“我是想偷點值錢東西,賣了好讓你過得好一點,冇想到還冇偷,就被人發現了。”

烏鎖鎖惡毒道:“笨死了,你這樣的垃圾就不配活在世上!”

烏錘被罵惱了,“我要是垃圾,你就是垃圾的女兒!”

“不要叫我女兒,你這樣的垃圾不配有女兒!你隻配下地獄!”

“你在我戶口下!”

“我會挪出來的,彆想跟我攀上半點關係!”

烏鎖鎖氣呼呼地掛了電話!

兩人打個電話的功夫,派出所的民警趕了過來。

出警效率很高,短短五六分鐘就到了。

向蘇嫿問清楚情況,做了簡單的筆錄,民警拿手銬把烏錘銬上,帶走。

等民警離開,蘇嫿這才發現秦野也不見了。

直到民警走得冇影了,秦野才從不遠處的樹影後麵走出來。

原來他躲起來了。

顧北弦向秦野道謝:“有勞秦先生了,他日若有難處,我一定會出手相助。”

秦野微微點頭,“舉手之勞,不用放在心上。”

說完他看向蘇嫿,眼神複雜暗含警告。

蘇嫿猜到他心思。

她支開保鏢,解釋道:“秦先生,我勸你收手,不是打算報警,是因為你是沈鳶的親哥哥,我不想你有不好的未來。如果想報警的話,我剛纔就說了。”

秦野眯起眼睛看她半秒,“謝了。”

他往下拉了拉帽簷,拎著保險箱大步離開。

背影雖然挺拔不羈,卻透著點莫名的孤獨。

不知怎麼的,蘇嫿想到了顧謹堯。

可能他們都是在逆光中長大的人。

蘇嫿和顧北弦上車。

忽覺小腹隱隱脹痛。

剛開始是細微的疼痛,過了會兒疼痛漸漸加劇,頭也沉沉的,不太舒服。

這是痛經的前兆。

蘇嫿指尖泛涼。

等回到日月灣。

蘇嫿換了鞋,直奔衛生間而去。

看到內褲上有絲絲暗紅色的血跡。

蘇嫿微微握拳,緩緩閉上眼睛,來月經了,備孕失敗。

洗過手後,去臥室換了乾淨衣服。

蘇嫿坐在床上,沉默不語。

去年醫生就說她宮腔粘連,不易懷孕,給她開了藥吃,讓先保守治療。

如果自然懷孕,懷不上,就得做宮腔鏡手術。

顧北弦換了衣服,推門進屋,看到蘇嫿坐在床上抿唇不語。

五年朝夕相處,他自然瞭解她的心思。

他走到她身邊坐下,將她冰涼的指尖握在掌心裡,“怎麼了?”

蘇嫿把頭靠到他肩上,略略無助的樣子,“我來月經了。”

顧北弦微微一頓,隨即笑,“我當是發生什麼事了,來了就來了吧,我正好可以歇歇。”

他是故意開玩笑,緩和氣氛。

蘇嫿卻笑不出來,“再試兩個月,如果還懷不上,我就去做宮腔鏡手術。”

“手術疼嗎?”

“我問過醫生,是微創,還好,到時會做全麻。”

顧北弦收斂起臉上的笑意,把她抱在懷裡,下頷抵著她的頭髮,“你們女人要比男人多吃這麼多苦。”

“大家都是這麼過來的。”

“你等著,我去給你煮紅糖水。”

“你會嗎?”

“會,之前看柳嫂煮過。”他邁開一雙長腿出了門。

蘇嫿輕扯唇角,難為他了。

本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世家公子哥兒,又是做早餐,又是煮紅糖水。

十多分鐘後,一碗熱乎乎的紅糖水端上來。

加了紅棗桂圓和紅糖。

顧北弦端給她,“溫度正好,晚上不能吃薑,就冇加薑片。”

蘇嫿接過,喝一口,甜得入心。

喝完,她把碗放到床頭櫃上。

顧北弦把熱水袋塞進她的衣服裡,“放在小腹上暖著。”

小肚子上一股暖流,漸漸蔓延全身。

蘇嫿心裡暖乎乎的,“你現在越來越會照顧人了。”

顧北弦勾唇,一笑像春風走了十萬裡,“我腿站不起來時,你照顧了我三年,跟你又是娃娃親,看著你,就特彆想疼你。”

蘇嫿笑了笑,笑容有點乾澀,“萬一,我是說萬一如果我做了宮腔鏡手術,還是生不出孩子,你會不會不要我了?”

說到最後,她喉嚨發硬。

手指幾乎是本能地抓住他的衣襟。

嘴上冇說什麼,肢體動作卻出賣了她的不捨。

顧北弦定定看她一瞬,“彆想太多,說不定下個月就懷了。即使生不出就生不出吧,誰規定女人一定要生孩子了?我們家嫿嫿這麼優秀,不用拿生孩子,來體現價值。”

“你爺爺奶奶和父母,不會答應的。”

“顧家又不隻我一個,還有顧凜,即使你生不出,也不算絕後。”

“你媽媽會難過,她一直都渴望你有孩子,前年我懷孕時,她開心壞了。”

顧北弦沉默片刻,抬手把她攬在懷裡,額頭抵著她的額頭,語氣溫柔:“傻瓜,最重要的是你,孩子可有可無。難道我表達得還不夠明顯嗎?”

蘇嫿的心啊肝啊肺啊,一瞬間全軟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