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74章 特彆節目

-

次日。

傍晚時分。

顧南音捧著一束鮮花,來到鳳起潮鳴,找蘇嫿。

把花交給柳嫂。

她一屁股坐到蘇嫿麵前,“嫂子,你彆有太大壓力。”

蘇嫿笑了笑,摸摸顧南音的頭,“你哥讓你來的?”

“嗯,彆看我哥平時總是板著一張臭臉,好像什麼都不在意,其實心可細了,尤其是對你。你稍有一點風吹草動,他可不得了了,比天塌了還難受。”

蘇嫿含笑不語,洗茶,泡茶。

一雙手白而修長,一套動作做起來,如行雲流水。

她端起一杯普洱,遞給顧南音,“我爸給的冰島老寨,嚐嚐,特好喝。”

顧南音隻喜歡喝奶茶,對這種茶不太感興趣。

敷衍地抿一口,就放那裡了。

她一本正經地說:“嫂子,你要是真生不出,到時我把我孩子送一個給你。”n

蘇嫿忍不住笑了,“你捨得?”

顧南音端著一張嬰兒肥的小臉,極認真地說:“給彆人不捨得,給你捨得,哥是親哥,嫂子是親嫂子。”

蘇嫿臉上的笑凝固了一下。

一種叫感動的情愫在心中慢慢升騰,發酵。

她抬手把顧南音攬進懷裡,抱住她。

這個小姑子,大概是天底下最好的小姑子了吧。

親妹妹都做不到這種程度。

顧南音被她抱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咳,嫂子,你彆太激動。”

蘇嫿放開她,“你跟我哥什麼時候結婚?”

“彆提了,我倒是想明天就結,可我老爹扣著我身份證和戶口本不給,還派人暗中盯我的梢。隻要我和墨沉哥單獨相處的時間,超過十分鐘,馬上就有人來敲門。煩死人了,我怎麼攤上這麼個事兒爹?”

蘇嫿笑,“是挺事兒的,事事都操著心。”

她站起來,“走,嫂子請你吃飯去。”

顧南音跟著站起來,“好嘞!”

蘇嫿看向正在下樓的沈鳶,“一起吧。”

沈鳶擺擺手,“不了,我親哥過生日,我得陪他。”

三人兵分兩路。

四十分鐘後,卻在唐宮遇上了,就是這麼巧,不約而同。

沈鳶和秦野肩並肩,站在收銀台前。

他依舊戴著一頂棒球帽,帽簷壓得極低。

這次冇戴口罩,露出高挺的鼻梁,和好看的薄唇,以及堅毅的下頷。

因為性格原因,唇型帶著倔強的弧度。

隨意地穿著一條深色牛仔褲,上麵一件軍事風磨毛格子襯衫,袖口挽起,露出勁瘦有力的手臂。

左手臂上有一條五六厘米的疤痕。

顧南音向兩人打招呼:“老鷹,既然遇到就一起吧,人多熱鬨,我嫂子請客。”

沈鳶連忙婉拒,“不了,我給我哥安排了特彆的節目,人多的話,他放不開。”

秦野麵無表情。

四人打過招呼後,各自去了預定的包房。

落座,上菜。

吃著吃著,顧南音好奇心上來了,“你說沈老鷹給她哥準備了什麼特彆節目?”

蘇嫿莞爾。

她用公筷夾起一道鬆鼠魚,放到顧南音麵前的餐盤裡,“唐宮麼,男人的天堂。這邊歌舞伎挺多的,你要是感興趣,我幫你找一個,跳給你看。”

顧南音翻了個大白眼,“我纔不要,我性取向隻有我墨沉哥。”

又吃了幾分鐘。

顧南音按捺不住好奇心,推了椅子站起來,“嫂子,你慢慢吃,我去老鷹那邊瞅瞅,不瞅一眼,我今晚上彆想睡了。”

蘇嫿知道她的性子,冇阻攔。

顧南音隨手抄起桌上一個果盤,去了沈鳶和秦野的包房。

他倆的包房正衝電梯,叫月滿歡。

顧南音輕輕推開一道門縫。

好傢夥!

一個穿著紅色薄紗唐裝的年輕女人,酥胸半露,正赤著一雙白生生的腳,站在圓桌中間,跳舞呢。

薄薄的紅紗壓根就遮不住女人的玉體。

旁邊還有個同樣衣不蔽體的女人,抱著琵琶奏樂。

跳舞的女人頭髮盤得高聳入雲,打兩股環狀髻,聳在頭上,看上去像望仙人來臨。

柔軟無骨的身姿扭啊扭的,細白的腿不時春光大露,透著靡豔的味道。

舞女不時地朝秦野拋一個媚眼。

釋放出一種可供男人進攻的眼神,兩腮含春。

一顰一笑,一舉手一投足間,皆是引誘。

秦野坐在沙發上,垂著眼睫喝酒。

眼皮都不抬一下。

沈鳶湊到他身邊,晃他胳膊,“哥,你開心點嘛。今天是你生日,我送你的這個禮物,還喜歡嗎?”

秦野捏著酒杯,悶聲道:“撤了吧,不習慣。”

“彆啊,我花了錢的,不能浪費,你妹妹賺錢容易嘛。”

顧南音敲了兩下門,“老鷹,這就是你給你哥找的特彆節目啊?”

沈鳶抬頭一看,笑,“小丫頭,你進屋怎麼冇動靜?快進來。”

顧南音走到她身邊坐下,把果盤放到桌上,“你這麼做,你嫂子不打死你?”

“我哥光棍一個,哪來的嫂子?三十歲了,還是個老處男呢。”

“咳咳咳!”秦野嗆酒了。

他端起一杯茶,塞到沈鳶手裡,“喝水。”

言外之意,閉嘴吧你!

沈鳶平時嬉笑歸嬉笑,有時候也挺怕他,捏著茶杯不出聲了。

顧南音盯著秦野打量幾眼,“你哥雖然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但是客觀來說,長得還蠻帥的,又酷,個子也高。怎麼三十了,還冇找老婆?我哥二十三歲就娶了我嫂子。他當時兩條腿殘著,脾氣又臭,都能找到個如花似玉的老婆。你哥這個條件,想找三條腿的蛤蟆不太好找,但是找兩條腿的女人,應該很容易。”

沈鳶瞅著秦野略有些泛紅的耳垂,“我爸早幾年前就要給他訂婚,可他不要,說不耽誤人家。”

因為蘇嫿的原因,顧南音前年和秦野有過幾麵之交。

知道他的職業,盜墓的。

“盜”在三教九流裡,屬於下九流。

總歸上不得檯麵。

本來,顧南音對秦野印象不太好,但聽沈鳶這麼一說,忽然覺得這個盜墓的,好像並不是十惡不赦。

和她墨沉哥一樣,是個蠻有責任心的人。

圓桌上跳舞那女人,那腰那腿扭得,媚態橫生,那媚眼飛得差點把人的魂都勾走了。

顧南音是個女人,都被勾得小心臟噗通亂跳。

可秦野卻麵無表情,絲毫不為所動。

這一點跟她墨沉哥有一拚。

凡是跟他墨沉哥相似的,她都覺得是好的。

顧南音忍不住說:“可惜我嫂子冇有妹妹,要是有,就介紹給你哥了。”

沈鳶讚同,“誰說不是呢,也就我嫿姐那樣的女人,能配得上我哥,可惜嫿姐就隻有一個。”

秦野握著酒杯的手緊了緊,低聲道:“彆亂說。”

沈鳶哈哈一笑,“開個玩笑嘛。”

舞女一曲舞罷。

撩著紅色薄紗唐裝裙,從圓桌上輕輕嫋嫋地下來。

她瞟一眼秦野,操著職業媚笑,對沈鳶說:“沈小姐,我去房間裡等著了?”

“好。”

沈鳶站起來拉秦野的袖子,“走吧,哥,今晚妹妹大出血,給你包夜了。”

秦野高大身板坐著巋然不動,“退了吧。”

“你都三十歲了,還冇嘗過女人,就破戒一回吧。花了錢的,不能退。”

秦野雙拳微握,暗暗忍耐沈鳶的無理取鬨。an五

沈鳶卻以為他不好意思,手伸到他腋下撓他癢癢。

這一撓,秦野破功了。

他笑一下,馬上繃緊臉,站起來就走。

沈鳶以為他答應了,忙對舞女說:“走了,美女,我哥答應了。今天讓他破了童男子身,到時我再給你包個紅包。”

舞女露出職業嬌羞,“好的,沈小姐。”

秦野也不說話,拉低帽簷,走到門口拉開門,大步流星走出去。

沈鳶急忙追上去。

秦野疾步走到電梯前,按了電梯。

沈鳶這才意識到他要走,急了,“哥,不帶你這麼玩的,我錢都交了,你浪費我的錢!”

秦野沉聲道:“我回去轉給你。”

“不是錢不錢的事,你辜負我的一片好意,氣人!”

“叮!”

電梯門開了。

秦野抬腳就往電梯裡邁。

沈鳶來拉他,“哥,你回來!快回來!”

拉扯間,秦野撞上電梯裡一具高大偉岸的身軀。

他回頭,斜眼一看,正是昨晚被他削了頭髮的老鬼,顧傲霆。

秦野拉低帽簷,把沈鳶拽到身後,低聲威脅,“再多事,把你扔後山裡喂狼!”

顧傲霆聽出秦野的聲音了,咂咂嘴,對他的印象更差了。

又粗魯!

又野蠻!

顧傲霆長腿一邁,跨出電梯,看到顧南音正笑得不懷好意地瞅著他,旁邊還有個衣不蔽體的唐裝舞女。

顧傲霆臉色微變,指著秦野,“你跟他是一夥的?”

顧南音小下巴一仰,“對呀。”

顧傲霆臉冷下來,“以後離這些不三不四的人遠一點,彆被帶壞了!”

秦野忽地抬手,擋住要關上的電梯門。

聽到顧南音替他打抱不平,“老鷹的哥又不是壞人。”

顧傲霆冷聲道:“壞人又不寫在臉上。有些人看起來像個人,背地裡什麼下九流的事都能做出來,殺人放火,盜人祖宗墳墓。說不定今天還在尋歡作樂,明天就進監獄了。你離他們遠點,省得被連累!”

盜墓,監獄。

四個字一瞬間戳到了秦野的肺管子。

他眼神一冷,手劃到腰上。

說時遲那時快,他抄起一柄飛刀,就朝顧傲霆射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