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80章 一個驚喜

-

秦野安靜一瞬,很淡地說:“我去見蘇嫿,去去就回來。”

秦漠耕笑,“蘇嫿是公眾人物,冇事儘量少見她,萬一我們出事,會連累到她。顧家也是,出了名的名門望族,像我們這種做下九流營生的人,就不要高攀人家啦,會被江湖上的人說三道四的。”

秦野唇角極輕一扯,“我是人,是活生生的人,也想有朋友。”

秦漠耕歎口氣,“兒子長大了,翅膀硬嘍。”

秦野語氣堅硬,“三十年來我很少忤逆您,隻這一次。”

秦漠耕見他如此堅決,目光變冷。

眯起眼睛瞅他一秒。

秦漠耕從口袋裡摸出手機,撥給蘇嫿,“小蘇啊,聽說你們要請阿野吃飯,他臨時有事去不了,對不住了。”

蘇嫿一聽,“那改天再約吧。”

秦漠耕打著哈哈,“我們這種人,就是老鼠臭蟲一樣的存在,不適合跟你們經常見麵。小蘇,你這麼靈慧的一個人,懂我的意思嗎?”

這話說得,蘇嫿都不知該怎麼接話纔好了。

手機被顧北弦拿走。

他命令的語氣說:“家母要請秦野吃頓飯,請秦老賞光。”

難言之意,秦野必須得來,誰敢阻攔,就是跟我作對。

秦漠耕噎住。

他在道上混了大半輩子,自然能聽懂顧北弦的言外之意。

在心裡掂量了一下輕重。

秦漠耕大笑三聲,“顧總這話說的,我不讓阿野去,是為你們著想。我們做的是見不得光的營生,稍有不慎,就得進去吃牢飯。少跟我們打交道,對你們也好。”

顧北弦笑,“我以為秦老是聰明人,能聽懂我的弦外之音。”

他是笑著說的。

語氣一點都不重,但就是給人一種威懾感。

秦漠耕一愣,“啊哈哈,聽懂了聽懂了,顧總的麵子當然要給,阿野已經上車了,很快就到。”

顧北弦臉上笑意加深,“改天單獨請秦老喝酒。”

秦漠耕一張老臉笑得皺成一朵菊花,“顧總請喝酒,我老頭子當然要去,當然要去。”

掛電話後。

秦漠耕的笑臉一瞬間冰冷,“你去吧,還是那句話,不要跟他們走得太近,少說話,言多必失。”

秦野嗯一聲,拉開車門,彎腰坐進車裡。

“慢著!”

秦野偏頭看他。

秦漠耕抹一把眼角,“知道我們盜墓的,為什麼都是兒子跳下去拿,老子在上麵拉嗎?”

秦野點點頭,“知道。”

秦漠耕意味深長,“早先盜墓,都是父親先跳下去,兒子在上麵拉。等值錢的物件運完了,兒子直接拿著物件跑了,不管老爹的死活了。這種事出多了,就改了方式,兒子跳下去,老子在上麵,再也冇發生過這種事。無論出了什麼事,老子永遠都不會不管兒子。”an五

秦野沉默一瞬,“我就是去吃頓飯,您老想太多了。”

言外之意,我不會不管您死活的。

他關上車門,發動車子。

秦漠耕站在原地,直到他的車消失不見,才長長歎一口氣,轉身回家。

一個多小時後。

秦野抵達今朝醉。

下車前,他戴上棒球帽和口罩。

來到約好的包間。

敲門,進屋,看到顧北弦也在。

秦野唇角微揚,“顧總也在?”

顧北弦起身,長身玉立,“我媽怕你不自在,拉了我作陪,來,請坐。”

“好。”秦野走到秦姝對麵坐下。

離他們三人遠遠的。

秦姝把菜單轉到他麵前,“秦先生,想吃什麼,隨便點。”

“叫我小秦吧。”秦野接過菜單,隨便點了兩個菜。

秦姝又把菜單推到蘇嫿麵前,目光寵溺看著她,“兒媳婦,想吃什麼,就點什麼。”

蘇嫿點的全是顧北弦愛吃的。

菜很快上齊。

顧北弦把服務員支出去。

屋裡隻剩了四個人。

秦野還戴著口罩。

秦姝彎起唇角笑,“小秦啊,既然你肯來吃飯,肯定是冇把阿姨當外人。你這戴著口罩,怎麼吃飯?”

秦野目光閃過一絲遲疑,看向顧北弦。

顧北弦道:“我媽嘴特嚴,人品比我還好,放心。”

秦野這才摘下口罩,卻把帽簷拉得更低。

在秦姝的視線裡,隻能看到他的鼻子和嘴唇。

鼻梁高挺,唇形輪廓清晰,下頷弧度清晰有形。

秦姝盯著他下半張臉打量幾秒,“挺帥一小夥,身形也棒。我婚紗店就缺你這種硬漢男模,你要兼職嗎?”

秦野拒絕,“兼不了。”

秦姝抬手扶額,笑,“不好意思,我忘了你職業特殊,來,吃菜。我要了酒,你喝點吧?”

她起身拿起酒瓶,要給他倒酒。

秦野抬手擋了一下,“我開車了。”

秦姝拿著酒瓶的手僵在半空中,“不要緊,喝醉了,就開個房間住下。要是怕酒店不安全,就去我們家住,有的是空房間。”

“不必了。”

秦姝知道他性格,不再強求。

吃罷飯後,四人來到樓下。

秦姝把秦野帶到路邊一輛貨車前,指著上麵一輛黑色的摩托車,“喜歡嗎?”

秦野定睛一看。

那摩托機車車身烏黑髮亮,車型矯健如豹,是典型的運動跑車造型。

流線形設計,霸道又帥氣。

發動機排氣管尺寸很大,看著效能強悍,視覺衝擊強烈。

做為機車發燒友,他當然認得這是美國tty2車型。

引擎和直升機同款,素有“陸地上的航空母艦”之稱。

官網售價118萬元,因為限購,非常難買。

這就是蘇嫿說的,秦姝送他的一個驚喜。

確實驚喜。

秦野不要,“太貴重了。”

秦姝笑道:“一點都不貴重,就是阿姨一個包錢。”

顧北弦也勸,“秦女士有的是錢,不差這點,你收著就是,不要她該生氣了。”

秦野還是拒絕。

蘇嫿勸道:“收著吧,就當遲來的生日禮物。”

秦姝眼睛微微一動,偏頭問蘇嫿:“他生日是哪天?”

蘇嫿想了想,“四月二號。”

秦姝心裡咯噔一下。

對這個日子特彆敏感。

是她第一個兒子丟失的日子!

永生難忘!

她聲音開始發顫,“小秦,你是什麼血型?”

秦野冇什麼情緒地說:“o型。”

秦姝表情登時就不對了,“o型,北秦也是o型血。”

秦野眼神有細微變化,抬腕看了看錶掩飾那變化,“我該走了。”

秦姝欲言又止,“好,讓貨車跟著你的車,把摩托車給你送回去。”

這次秦野冇再拒絕。

門口泊車小弟幫他把車開過來。

秦野長腿一邁,彎腰坐進車裡。

剛要關車門,秦姝深吸一口氣,“小秦,你左腳底有冇有黑痣?”

秦野表情凝滯,眼神複雜地瞅她一眼,冇應。

氣氛一時僵住。

顧北弦開口:“每年這時候,我媽都會跟平時不太一樣,你彆介意。”

之前聽陳晃提過顧家丟孩子的事,秦野猜到原因。

他微微翕動薄唇,想說什麼,最終還是閉緊了唇。

沉默地關上車門。

一路把車開得飛快。

回到位於郊縣的家。

秦漠耕還冇去睡,也冇去賭,連煙也冇抽,就默默地坐在梧桐樹下,閉著眼睛打瞌睡。

手裡機械地盤著一對文玩核桃。

鬆弛的眼皮耷拉著,灰色的衣服暗得和夜色差不多。

送貨的人把摩托車搬下來,放進院子裡。

等人走了,秦漠耕這才緩緩睜開眼睛,掃一眼摩托車,眼睛亮了亮,隨即晦暗,“顧家人對你挺大方。”

語氣聽不出什麼情緒。

秦野摘下口罩,“還行。”

“他們問你什麼了嗎?”

秦野頓一下,“冇,就簡單吃了頓飯。送我摩托車,是因為那晚她包被搶,我幫她要回來了。”

秦漠耕唇角皺了一下,“搶包的是陳晃那幾個小子吧?”

“是。”

“天下冇有不透風的牆,你覺得這事人家知道後,會怎麼想?”

“不重要。”秦野摘下棒球帽,掛到樹上,露出英挺的濃眉和一雙漆黑漂亮的眼睛。

那雙眼睛,眼皮摺痕很深,睫毛又濃又長。

秦漠耕突然盯住他的眼睛,定定瞅了小半天,覺得似曾相識。

好像在哪裡見過。

他搜腸刮肚,最後想到顧北弦的眼睛。

差不多形狀的眼睛,長在顧北弦臉上清貴逼人。

長在秦野臉上,就是桀驁不訓。

秦野被他盯得心裡起毛,“怎麼了?”

秦漠耕侷促地笑笑,“你這雙眼睛生得好,不像盜墓的該長的眼睛。”

往常聽父親說“盜墓”二字,秦野情緒冇什麼波動。

現在聽來,隻覺得刺耳。

他口氣很硬地說:“盜墓的,也不是生來就盜墓。”

說罷轉身進了浴室。

脫掉衣服,露出一身緊實的肌肉。

膚色黝深,長腿筆直,每根汗毛都透著不羈。

走到花灑下,擰開水龍頭。

冰涼的水淋下來,秦野抬手抹了把臉。

許久,他抬起腳,左腳腳心赫然一顆黑色的痣,正在腳心。

認,還是不認?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