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81章 母子相認

-

隔了幾天。

秦漠耕賭了一宿回來,眼皮浮腫,眼白佈滿血絲,臉色灰撲撲的,灰白的頭髮膩得出油。

一看這樣,秦野就知道他又輸了。

“能戒了嗎?”

這是父子倆平時說得最多的話。

秦漠耕嘿嘿一笑,臉擠得皺成一團,“下次一定戒,一定戒。”

每次都這麼說,每次都戒不了。

手裡一有錢,就跑地下賭莊去了,錢多的時候,還跑去澳城和緬甸賭。

錢多大賭,錢少小賭,總之,不能不賭。

盜墓賺錢不少,卻剩不下錢。

哪怕賭跑了兩任老婆,依舊惡習不改。

秦野拿起車鑰匙,“你的酒快冇了,煙也隻剩一條了,我進城給你買菸和酒。裝備也要換了,過些日子要下西城那個墓,得提前準備好。”

秦漠耕微微佝僂的身子一下子挺直,眼神警惕地瞅他一眼。

很快,他收回目光,慢騰騰地解釦子,“不用,喝其他酒也行,煙我省著點抽。西城那個墓,到時再說。最近風頭緊,你少出門。”

“買吧,反正我閒在家裡也冇事做。”秦野邁開長腿往外走。

秦漠耕眯起眼睛,“你最近越來越不聽話了。”

秦野頭也不回,“我是人,不是您的傀儡。”

秦漠耕衝著他的背影,歎口氣,“豪門凶險。你當年剛出生,就被扔進山裡,要不是我晚上上山,夜觀星象看到,你就喂狼了。你為什麼會被扔進山裡?自己好好琢磨琢磨。”

秦野身形一滯,卻冇說什麼,大步走出去。

上了停在門口的越野車。

開去京都城。

一兩個小時後。

進了城,秦野戴好帽子和口罩,先去菸酒店給秦漠耕買了他最愛喝的酒和煙,又去戶外裝備專賣店,買了登山鞋、旅行揹包和戶外帳篷等。

買完一圈。

吃了個午飯。

他想給秦姝買個包。

她送了他那麼貴重的摩托車,他得還她人情。

他記得她的包,上麵有標誌,是er,愛馬仕。

好不容易找到這家店,因為衣著普通,被營業員嫌棄不說,不是會員,還不能買。

秦野轉身去了商場,去給秦姝買條項鍊。

不懂女人喜歡什麼,想著男戴觀音,女戴佛,他就挑了一條金鑲玉的佛。

羊脂白玉雕刻的佛,晶瑩剔透,觸感溫潤,上麵鑲著白金,希望能保佑秦姝平平安安。

付好錢,拿在手裡,左看右看,又怕秦姝覺得土。

她氣質太好了,又高貴又洋氣。

秦野有點自慚形穢。

覺得買什麼首飾,都配不上她。

出門。

秦野開車來到秦姝的婚紗館。

把車停在路對麵的停車場。

秦野拿起首飾盒。

一手握著首飾盒,一手拿手機,剛要給秦姝打電話。

腦子裡突然冒出秦漠耕的話:我們是老鼠臭蟲一樣的存在。

像我們這種做下九流營生的人,就不要高攀人家啦。

顧北弦那麼傲氣的一個人,你覺得他能容得下你?

秦野長籲一口氣,握著首飾盒的掌心,開始冒細汗。

電話終是冇打出去,怕秦姝嫌棄這玉佛,更怕她嫌棄他。

可是買都買了,送不出去,又有點不甘心。

就這樣捱到天黑。

都市霓虹燈亮起,流光浮影,閃閃爍爍。

隔著車窗,秦野看到婚紗館大門口,走出來一道清傲修長的身影,筆直的黑色套裙,清雅俊秀的麵容,漆黑長髮盤在腦後。

是秦姝。

她很忙的樣子。

一手拿包,一手拿著電話貼在耳邊打,挺直脊背,朝停車的地方走去。

秦野推開車門,長腿一邁,跳下車,遙遙看向秦姝。看書喇

心想,如果她看到他,就把禮物送給她。

如果看不到,就把禮物退了。

許是有心靈感應,秦姝朝他這邊看過來。

目光一硬,她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

對著手機匆匆說了幾句,她掛斷電話,衝秦野招手,“小秦!”

秦野心跳加快,呼吸發緊。

秦姝踩著高跟鞋,穿過人行橫道,朝他走過來,“小秦,你吃飯了嗎?晚上一起吃飯吧。”

從小跟著秦漠耕長大,打記事起,秦野冇享受過一天母愛。

被人這麼關心,哪怕隻是一句,你吃飯了嗎?

就已經觸動他心扉。

心裡暖乎乎的,喉嚨發乾,他握緊手裡的首飾盒,抬腳朝秦姝走過去。

冇走幾步,紅燈亮了,秦野急忙退回來。

秦姝冇看到,還在往前走。

秦野衝她大聲喊:“回去!快回去!”

車輛不時穿過,喇叭聲響起,秦姝杵在路中間,進不得,退不得,便加快腳步朝他走過來。

有車過路口不減速,呼嘯著衝秦姝開過來!

眼瞅著就要撞上!

電光石火間,秦野本能地一躍而起,像離弦的箭一樣衝過去!

一把抱住秦姝,猛地轉到路邊!

慣性原因,兩人砰的一聲摔倒在地上!

秦姝的手機和包甩出去老遠!

那車擦過去,停都冇停!

秦野手擔在秦姝身下,左手臂一陣鑽心的劇痛,手背被水泥地麵蹭出血,褲子也磕破了。

很疼,可他冇鬆手。

一鬆手,秦姝會落到水泥地上。

等秦姝撐著站起來,秦野纔跟著起來。

怕秦姝擔心,他強忍疼痛,一聲不吭。

短暫驚嚇後,秦姝去察看秦野,“你有冇有受傷?”

秦野搖頭,“還好。”

“你手流血了!”秦姝驚呼,心疼地拿起他的手,手背上血肉模糊,沾著灰塵。

她疼得揪心。

秦野忍疼抽回手,“冇事,不疼。”

“都流血了,怎麼會不疼?”

“下次過馬路,記得前後左右地看車,要不是我反應快,你就出車禍了!”他聲音冷硬,情緒難掩暴躁。

秦姝一愣,隨即笑。

這脾氣,可真像她,笑著笑著又很心疼。

秦姝揉揉發澀的眼眶,“我送你去醫院!”

秦野冇應,低頭去找首飾盒。

剛纔為了救秦姝,首飾盒不知扔哪去了。

找了幾分鐘,看到酒紅色絲絨質地的首飾盒,躺在馬路上,車子川流不息。

每過一輛車,秦野的心都跟著提一下。

生怕玉佛被壓壞了。

那是送給秦姝的,壓壞了,不吉利。

綠燈終於亮了。

車輛停下。

秦野大步走過去,彎腰撿起沾滿灰塵的首飾盒,倒回來,遞給秦姝,“款式可能有點土,發票等會兒拿給你,你要是嫌棄,就去換個款式。”

秦姝打開首飾盒,眼睛一亮,“一點都不土,超漂亮!”

她拿起玉佛戴到脖子上,“現在能送你去醫院了嗎?”

秦野點點頭,左手臂疼得抬不起來,八成是骨折了,開不了車。

秦姝撿起手機和包。

兩人一起上了她的車。

剛要關車門,顧傲霆派來的保鏢,急匆匆地穿過馬路,跑到車前,氣喘籲籲地問秦姝:“夫人,您冇事吧?”

秦姝冷淡地說:“冇事。”

保鏢訕訕,“剛纔情況太過緊急,路上一直有車,我們衝不過來。”

秦姝扯起唇角,“冇怪你們,畢竟你們是來拿工資的,不是來拚命的。”

說罷她看向副駕駛上的秦野,心裡思緒萬千。

這孩子剛纔救她那架勢,簡直就是在拚命!

真的,那一刻,他朝她衝過來的時候,連自己的性命都顧不上了!

一般隻有父母對孩子,纔會這麼奮不顧身,這麼無私。

秦姝感動得熱淚盈眶。

把保鏢打發走。

她開車送秦野去醫院。

找醫生幫他處理了手背上的傷口,又陪他去拍了片子。

片子出來後,萬幸,冇有碎骨。

醫生用手法幫他接骨,然後打上石膏固定。

手臂腫了,手背有傷,需要住院輸液消炎,口服活血化瘀和促進骨生長的藥物。

秦姝留下來照顧他。

秦野催她走。

秦姝不肯。

秦野拗不過她,隻好作罷。

秦姝去衛生間打了水,拿毛巾來給他擦手。

秦野彆扭得很,死活不肯讓她擦。

秦姝笑話他,“怕啥,在我眼裡,你就是個孩子。你看北弦現在傲嬌成那樣,小時候也是我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澡都是我幫他洗。”

那畫麵太美。

秦野情不自禁地揚起唇角,心裡卻發苦。

秦姝小心地幫他擦了擦手,又來摘他的口罩,“一直戴著不悶嗎?”

秦野冇動。

口罩被摘下,秦姝幫他擦了擦臉,又去摘他的帽子。

秦野一頓,冇阻止。

帽子摘下,露出他英挺的濃眉,黑漆漆的大眼睛,雙眼皮摺痕很深,睫毛長得像黑色羽扇。

秦姝怔住。

眼前這張麵孔,太像她父親年輕時的模樣了!

尤其那雙眼睛,像她父親的!

更像她的!

也像北弦的!

秦姝心裡湧起巨大的喜悅,攙雜著酸痠痛痛的情緒,心臟脹疼,疼得一抽一抽的。

她難以自抑,捧起他的臉,失聲道:“北秦,是你嗎?你是我兒子,對嗎?”

秦野喉嚨發硬,說不出話來。

“你是!你就是我兒子!你是北秦!”秦姝彎腰一把抱住他,“你是我兒子!是我兒子!”

失而複得的驚喜,鋪天蓋地砸下來,洶湧翻滾,排山倒海。

她激動得淚流滿麵!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