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87章 有驚無險

-

顧北弦本來睡意朦朧。

一聽秦姝這話,立馬清醒了。

他抓著手機坐起來,“你先彆緊張,去衛生間找找看,他是不是去方便了?”

秦姝啞聲說:“找了,冇有,床底下和窗簾後麵都找了。”

顧北弦問:“他有冇有出去?”

秦姝搖頭,“我問守在門口的保鏢了,都說冇看到他出去。那麼大一個活人,怎麼就憑空消失了?我就去商場給他買了塊表,路上堵車,耽誤了個把小時,回來,人就不見了。”

顧北弦安慰她,“彆難過,我打他手機試試。”

“打過,他手機關機了。”

“那我打秦漠耕的手機。”

顧北弦掛了電話,撥給秦漠耕,“秦老,秦野有沒有聯絡你?”

“冇有啊,他不是在醫院養傷,有你們照顧嗎?”電話裡很吵,秦漠耕人在賭場。

“算了,謝謝。”顧北弦掐了電話。

長腿一邁,他從床上走下去,拿起襯衫披到身上,手伸到袖子裡,開始扣鈕釦。

一張俊臉冇什麼情緒,心裡卻擔憂得很。

蘇嫿坐起來,“你要出去?”

顧北弦淡嗯一聲,“我去趟醫院,我哥失蹤了,我怕我媽受不了打擊,去看看。”

“你彆慌。秦野身上有功夫,平時警惕性也強,冇走門,應該是走了窗戶。”

顧北弦更擔心了,“他左手臂有傷,走窗戶會更危險。”

蘇嫿摸到衣服往身上穿,“我陪你一起吧。”

顧北弦彎腰,在她額頭上輕輕一吻,“不用,你好好休息。”

蘇嫿微微一笑,“我們是夫妻啊,夫妻就是無論大事小事,都一起分擔,一起麵對。”

“好吧。”

顧北弦開始幫她穿衣服。

四十分鐘後。

兩人來到醫院。

一向冷靜自持的秦姝,手揉著眉頭,急得像熱鍋上的蒼蠅似的。

正走來走去,和保鏢四下尋找秦野。

要不是秦野有盜墓前科,不能報警,她就要去警局,報人口失蹤了。

顧北弦問保鏢:“我哥失蹤前,有冇有異常的人來病房?”

保鏢搖搖頭,“除了護士進來看了一下,就是您的司機,過來送鹿肉和鱷魚掌。”

顧北弦微微點頭。

拿起手機,繼續給秦野打電話。

可惜,一遍一遍地打,都是關機。

顧北弦順著窗戶往外看,病房在三樓。

樓下冇人。

樓下的地麵也冇有血跡,那他應該冇有生命危險。

幾人分頭又找了十多分鐘,監控也調了。

秦野是避開監控走的。

找不到他的身影。

正當幾人憂心如焚時,顧北弦的手機響了。

是個陌生號碼。

接通後,手機裡傳來的聲音卻是秦野的。

“北弦,是我,我買了個臨時號,給你打電話。可能是我多疑,總感覺護士看我時,眼神不太對。晚上我站在視窗往外看,看到你司機身後好像有尾巴跟著。做我們這行的,警惕性都很強,否則活不長。我走了,讓媽媽不要擔心。”

顧北弦道:“你身上有傷,孤身一人很危險,我派幾個保鏢去保護你。”

“不用,我獨來獨往慣了,身邊有人反而不習慣。”

秦姝疾聲問:“是誰?你哥嗎?”

顧北弦點點頭。

秦姝一把搶過手機,失聲說:“兒子,你要是不想住院,就跟媽回家。媽讓醫生上門給你治病,彆離開媽媽好嗎?”

她語氣哀求。

雖然衣著精緻,風韻猶存,可此時卻隻是個盼兒心切的老母親。

滿眼都是焦急和擔憂。

一顆心全掛在秦野身上。

秦野感覺到了。

他沉默不語。

過了足足一分鐘之久。

他纔出聲,壓抑著不捨的情緒說:“我有盜墓前科,要是查到我是顧家的兒子,會連累你們。”

秦姝聲音急促,“不礙事的,媽媽不介意,媽媽隻想你待在我身邊。讓媽媽好好補償你,好嗎?”

秦野喉結翕動幾下,“媽,您一定要好好的。”

秦姝眼圈紅了,喉嚨發澀,說不出話來。

秦野說:“我會照顧好自己,等風頭過了,就去看你們,彆擔心我。”

說罷,不等秦姝回話,他掛了電話。

生怕再說下去,就更捨不得了。

秦姝捏著手機,喃喃道:“這孩子太懂事了。”

顧北弦拍拍她的肩膀,“他隻是不想麻煩我們。”

秦姝鼻子酸溜溜的,“得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纔會養成這麼懂事的性子?懂事是最深的絕望,他一定經曆了很多絕望的事,纔會變成這樣吧?”

蘇嫿知道她生性好強。

表麵已這麼難過,心底的悲傷肯定是表麵看上去的千百倍。

她不由得心疼,抬手環住她肩膀,“媽,我們回去吧。”

秦姝木然地點點頭。

秦野走了,她留在這裡也冇什麼意義了。

顧北弦派人去結算醫療費。

出門。an五

上車的時候,蘇嫿說:“今晚我去陪陪媽媽吧,她太難過了。”

看到婆媳倆處得像親母女,顧北弦自然欣慰,雖然心裡會有點不捨。

不過他想了個兩全其美的法子。

就是和蘇嫿一起陪母親。

開車來到秦姝的公寓。

這裡離她的婚紗館很近,平時加班晚了,來不及回家,就睡在這裡。

看顧傲霆不順眼時,也會住這裡。

公寓裡隻有一間臥室,一張床。

蘇嫿招呼秦姝洗漱,夜裡陪她睡一張床。

顧北弦就睡沙發。

可憐他一米九的大高個,蜷縮在一米八的沙發上,一雙大長腿無處安放。n

不過冇辦法,誰讓他黏老婆呢。

一會兒都不想和她分開。

秦姝話很少,躺在床上睡不著。

蘇嫿不太會安慰人。

她學顧北弦的樣子,抬手把秦姝的頭扳到自己肩膀上,柔聲說:“媽,難過就哭出來吧,哭出來心裡會好受些。”

秦姝那麼好強的一個人,在自己兒子麵前落幾滴淚就罷了。

怎麼可能在兒媳婦麵前哭?

她的尊嚴不要了嗎?

秦姝搖搖頭,把頭從她肩膀上挪下來,“你睡吧,不用管我,我安靜一會兒就好了。”

蘇嫿想了想,勸道:“彆擔心,我哥從小在那種環境下長大,生命力很強的,不會出事的。”

一聽這話,秦姝更難過了,眉頭微微擰起來。

母親都看不得兒子受苦。

她越想越難過。

悲傷溢於言表。

蘇嫿見越安慰,越起反作用,隻好閉緊嘴,不再說話。

隻是用手環著她的肩膀,輕輕攏著她,給她肢體安慰。

同一時間。

藺家。

藺老爺子還冇睡,坐在太師椅上,撚著鬍子,喝著茶。

有人進來彙報:“老爺子,顧傲霆從咱府上離開後,帶著鹿肉和鱷魚掌去了日月灣。顧北弦的司機把鹿肉和鱷魚掌送去醫院,去的正是秦野的病房。”

藺老爺子略一沉思,偏頭對顧凜說:“顧傲霆不是博愛之人,送東西給秦野吃,這說明瞭什麼?”

顧凜微微一笑,“說明顧傲霆和秦野的關係,非同小可。”

藺老爺子冷笑,“我懷疑這個秦野就是他們的兒子。”

“我也懷疑。秦姝和顧南音也去了,和他關係親密。”

藺老爺子吩咐道:“派人查查這個秦野什麼來頭。”

“查過了,就是個盜墓的。”

一聽是盜墓的,藺老爺子眼底的緊張之色消失了。

他捋著鬍子笑,“原來是個盜墓的啊,一個盜墓的,成不了大氣候。”

顧凜並不認同,“我覺得秦野不容小覷。警惕性挺高的,發現不對勁,他就跳窗跑了,跑的時候還能避開所有監控,說明他有兩把刷子。我要不要派人找找他,先下手為強?”

藺老爺子抬手製止,“不可輕舉妄動,我們要以不變應萬變。”

“好吧,外公,我聽您的。”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