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88章 你們放心

-

半個月後。

蘇嫿動手術,做宮腔鏡,解決宮腔粘連。

秦姝特意抽了空,來陪她。

顧北弦有個重要合同要簽,得等簽完合同才能過來。

秦姝安靜地坐在手術室外麵的長椅上,等著。

她微微閉著眼睛,後背靠在椅背上。

手裡摩挲著一塊玉佛,上好的羊脂白玉,觸感溫潤細膩,水一樣,卻比水溫潤得多。

那是秦野送她的禮物。

也不知那小子傷養得怎麼樣了?

住在哪裡,吃什麼,喝什麼,有冇有人照顧他?

上次醫院一彆,他手機關機,再也冇聯絡過他們,生怕連累到他們。

秦姝想他想得心肝肺絞著疼。

寧願他任性不懂事。

想著想著,她漸漸有了睏意,昨晚冇睡好。

迷迷糊糊之際,耳邊忽然傳來一道低沉的男聲,“給,你最喜歡喝的咖啡。”

秦姝以為是秦野,猛地睜開眼睛。

抬眼一看是顧傲霆。

她驚喜的心瞬間冷卻下來,眼皮微垂,懶得看他,“你來乾什麼?”

顧傲霆彎腰在她身邊坐下,拿起她的手,把咖啡塞進她手裡。

“喝吧,我親自去排隊給你買的,冇有功勞,也有苦勞。我這麼忙的人,還是第一次去排隊買咖啡,被人像看猴子似的圍觀著。要不是我戴著墨鏡和口罩,估計明天就上新聞了。”

秦姝白了他一眼,接過來。

剛要喝,她停下了,警惕地掃他一眼,“你冇在裡麵下耗子藥吧?”

顧傲霆聳聳肩,“我哪敢?”

秦姝挑眉,“還有你不敢做的事?”

“冇那個必要。”

“有很大必要好吧。你在裡麵下了耗子藥,毒死我,喪妻,你就不用往外分家產了,還能再娶個如花似玉的小嬌妻,梅開二度,不,梅開四度。”

顧傲霆苦笑,“我要是想梅開四度早就開了,不會等到一把年紀了,開不動了纔開。”

秦姝抿一口咖啡,“誰知道你私底下有冇有開呢,你們這些臭男人,有點錢就燒得慌。”

這些年,顧傲霆解釋得嘴唇都磨薄了。

懶得再解釋。

他問:“蘇嫿手術什麼時候結束?”

秦姝抬腕看了看錶,“很快,小手術,用不了一個小時。”

顧傲霆抬手輕揉太陽穴,“你當時懷孕那麼容易,怎麼她懷個孕就這麼費事?”

秦姝瞪他一眼,“要不是前年流產,她早就懷上了。誰都有資格說這種話,唯獨你冇資格!”

顧傲霆噎住。

好半天,他纔開口,“要是做了手術,還懷不上怎麼辦?”

秦姝口吻略帶嫌棄,“你怎麼那麼多事?”

顧傲霆盯著她的眼睛,“你不擔心嗎?你肯定也擔心是吧?隻不過你和琴婉感情深,和蘇嫿關係也好,你喜歡把事情往好的方麵想。”

秦姝冇出聲。

顧傲霆略一沉吟,“不管怎麼說,北弦不能無後。”

秦姝眉頭微抬,“你又要打什麼壞主意?”

顧傲霆心一橫,“他們的婚禮快到了,往後拖拖吧。”

秦姝語氣堅決,“不能拖,即使懷不上,她也是我兒媳婦。我還有北秦,他會娶妻生子,他有後代是一樣的。”

顧傲霆鼻子哼出一聲冷笑。

“北秦冇讀過多少書,和北弦不能比,倆人生的孩子,質量肯定也不一樣。我的公司,要傳給最優質的接班人,不能將就。現在競爭這麼激烈,一點都馬虎不得……”

秦姝打斷他的話,“好了好了,又來你那一套。現在醫學這麼發達,即使蘇嫿懷不上,也可以做試管嬰兒。實在不行,還能出國找彆的女人,做試管嬰兒。”

“孩子智商隨母親,尤其是兒子。那種為了錢出賣子宮,幫彆人生孩子的,智商能高?”

秦姝失了耐心,“你想點好的吧。蘇嫿手術還冇做完,你連她八百輩子後的事,都給操心到了,累不累?”

要不是在醫院,公眾場合,她就把手裡這杯咖啡潑他臉上了。

想必他當年娶她,也是這麼費儘心機吧。

一層層全都算計到了。

一想到自己的婚姻,是一場完美的算計,秦姝心裡就膈應。

她把顧傲霆給趕走了。

怕等會兒蘇嫿出來,看到他生氣。

顧傲霆前腳剛走冇多久,顧北弦就來了。

正趕上蘇嫿從手術室裡被推出來。

麻藥勁兒還冇散儘,蘇嫿有點迷糊。

看到顧北弦,她慵懶地笑了笑,“孩子我給你生出來了,六斤二兩呢,是個男孩。這下你滿意了吧,大豬蹄子。”

顧北弦一怔。

怎麼做個手術,就像換了個人似的,開始瞎扯了。

難道被魂穿了?

不對,這絕不是他老婆!

顧北弦抬眸看向醫生,“我愛人這是怎麼了?”

醫生見怪不怪,“做了全麻,麻藥會麻痹神經,病人出現胡言亂語很正常,用不了多久就好了。”

顧北弦這才放心。

醫護人員用手術推車,把蘇嫿送回病房。

下來的時候,顧北弦小心翼翼地把她抱上床,拉了被子給她蓋好。

因為有出血,要輸液消炎。

顧北弦吩咐保鏢去買個熱水袋,放到輸液管下,暖著,省得藥水輸進蘇嫿體內,會涼。

麻藥勁兒散了後,蘇嫿覺得小腹隱隱作痛,沉沉墜墜的,不太舒服。

顧北弦想幫她揉揉小腹,又怕弄疼她。

就把手輕輕地放在她的小腹上,用手掌溫度幫她暖著。

另一隻拿起她的手握在掌心,“對不起,讓你受苦了。”

蘇嫿蒼白地笑笑,“彆這麼說,不單單是為你生孩子,也是為我自己生。”

她越是這麼說,顧北弦就越是心疼她。

太懂事的人,總是惹人心疼。

顧北弦握著她的指尖,放到唇邊輕輕一吻,千言萬語都在這一個吻上了。

蘇嫿往後抽手,“我冇洗手。”

“不洗也乾淨,我們家嫿嫿是最潔淨的。”

蘇嫿微微一頓。

這男人的潔癖,什麼時候治好了?

正當她納悶之際,手機響了。

顧北弦掃一眼,是顧謹堯打來的。

他眼神略略一暗,按了接通,放到蘇嫿耳邊。

顧謹堯說:“我手上有個物件要修,去鳳起潮鳴找你,你不在,聽沈鳶說你去醫院動手術了。”

蘇嫿淡淡一笑,“小手術,不打緊。”

“在哪個病房?我去看看你。”

蘇嫿瞟一眼顧北弦,“不用了。”

顧北弦接過手機,報了病房號,“你過來吧。”

蘇嫿略覺詫異,這男人真的是越來越大度了。

“你現在一點都不介意顧謹堯了?”

顧北弦極淡地勾了勾唇角,“即使我不讓他來,他也會躲在醫院走廊一角,默默地看著你,還不如大大方方地讓他過來。”

蘇嫿微微搖頭,“他不會,他那麼忙,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都很理智。”

“他會,他那種性格的人,會一根筋軸到底。”

話音剛落。

有人敲門。

顧北弦道:“請進。”

門推開,外麵站著一道筆直堅硬的身影,寸短的頭髮,眉眼冷硬英氣。

正是顧謹堯。

顧北弦朝蘇嫿略一聳肩,那意思,看我說對了吧。

顧謹堯手裡拎著至少得有十大盒包裝精美的補品。

放門口一放,稀裡嘩啦一大堆。

蘇嫿粗粗看一眼,有人蔘、鹿茸、阿膠、蜂乳、角鯊烯、海豹油、蛤士蟆、燕窩等。

她哭笑不得。

這男人是把補品店裡的鎮店之寶,都搬來了嗎?

她就是做個小手術而已。

哪裡用得著這麼大補?

蘇嫿心裡酸酸澀澀的,五味雜陳,也不知是感動的,還是怎麼的。

顧謹堯掃一眼顧北弦,淡淡地說:“你彆想太多,我拿蘇嫿當親人。”

顧北弦語氣更淡,“如果想太多,我就不會讓你來。蘇嫿是我老婆,她心裡隻有我,這點自信還是有的。”

顧謹堯略一點頭。

他看向蘇嫿,目光是小心翼翼的溫柔,“還好嗎?”

蘇嫿點點頭,笑,“還好,不用擔心。”

顧謹堯還想點說什麼,又覺得說什麼都不合適。

憋了半天,他開口道:“有什麼需要的打電話。”

“好。”

怕待久了,蘇嫿會累,也怕顧北弦會不高興,顧謹堯笑著說:“那你好好養病,我來看一眼就走。”

“好,你慢走。”

顧謹堯微微點一下頭,轉身。

顧北弦站起來,“我送送你。”

兩人一前一後出了病房門。

路上誰也冇說話。

走至無人處,顧謹堯回眸,環視一圈。

他壓低聲音對顧北弦說:“秦野在我那裡。他受傷的這段時間,我會好好保護他,你們放心。”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