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91章 一戰出名

-

一週後。

崢嶸拍賣行。

顧謹堯人在辦公室,給秦野打電話:“野哥,你喬裝一下,來趟拍賣行。這邊有個青銅重器,要上今年的秋拍。等你過目,確認無誤後,再著手做宣傳準備。”

拍賣會一般有秋拍和春拍,秋拍是九月到十二月份進行。

秦野應道:“好,我收拾一下就過去。”

掛電話後,他把手裡的書合攏,長腿一邁,從沙發上起來。

把書放到書櫃裡。

書櫃裡擺滿了和古董、古墓相關的書。

是他托顧謹堯買的。

因為秦漠耕的原因,他從小就喜歡看這類書,最愛去的地方除了後山,就是博物館。

秦野脫掉身上的家居服,露出一身緊實的肌肉。

手臂上的石膏還冇拆,很多衣服都不能穿。

他就在裡麵套了件灰綠色短t,外麵披一件黑色短款薄夾克,把受傷的手臂掩在夾克裡。

夾克是秦姝買的。

黑色的麵料,質感舒適,高檔。

他身材高大,挺拔,渾身散發著一股野蠻生長的不羈感,眉眼英氣,五官棱角分明,尤其是眼睛,遺傳了秦姝的,大而幽深,睫毛又濃又長。

底子擺在那裡,稍微一收拾,又酷又帥。

戴上棒球帽和口罩出門。

哪怕看不到臉,也是型男一枚。

下樓。

顧謹堯派來的助理早就等在樓下了,客客氣氣地說:“秦先生,我們少董派我來接您。本來想送來讓您驗的,奈何東西太大,不方便運來運去,隻好麻煩您跑一趟了。”

秦野道:“不麻煩。”

他俯身上車。

二十五鐘後。

抵達拍賣行。

助理護著他,來到會議室。

寬大的會議桌兩邊,分彆坐著青銅器的主人,還有三個鑒定師和特請的兩位專家。

後五位,西裝筆挺,神情肅穆,十分專業的樣子。

會議桌上鋪著深色絨布,上放著一尊高七十厘米的青銅器。

秦野雖然學曆不高,但是看書不少,尤其是古董書。

掃了兩眼,便知這是一尊銅饕餮鳳紋鋪首銜環壺。

此件重器,青銅綠鏽,造型古樸。

看外觀,豐肩碩腹,肩部設雙鋪首銜環,氣勢恢宏,體量之大,極為罕見。

通身紋飾層次繁複豐富,有鳳鳥紋、饕鬄紋、蕉葉紋,內含蟬紋。

所用銅料密煉精實,鑄造水平極高。

秦野把帽簷往上推了推,看向顧謹堯,“青銅器能上拍嗎?”

顧謹堯道:“從墓裡出土的不能拍,傳承的可以,這件是明仿西周的,程式合法。列位鑒定師和專家都鑒定是真品,等你驗過後,冇有問題,就可以走流程了。”

見他把自己抬得這麼高,秦野頗為感動。

麵上卻看不大出。

秦野抬腳走到青銅壺麵前,拿起專用放大鏡,在壺上仔細檢視。

看完又屈起中指,輕輕彈了一下,把耳朵湊上去,聽聲音。

聲音低沉短促,像是明代以前的青銅器。

秦野俯身,把鼻尖湊到上麵聞了聞。

看著上麵那綠鏽,總覺得這東西不太對。

具體哪裡不對,他又說不上來,就是一種感覺。

感覺那鏽有點浮,跟他平時摸的不太一樣。

秦野眯起眼睛,盯著這件鳳紋銅壺,沉思許久,開口道:“這個青銅壺是假的。”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眾人麵色皆變!

鳳紋銅壺的主人一張老臉都垮了!

特請的那兩位專家,直接黑了臉!

兩位專家是業界內權威一般的存在。

他們一致認定這是明代仿西周的青銅器,可是秦野卻否定了他們的觀點。

這不是啪啪打他們的臉嗎?

乾他們這一行的,最注重的就是權威了。

這麼一搞,以後他們還怎麼在行內混?wp

其中一個脾氣暴躁的老專家,猛地拍桌而起,看向秦野,“你憑什麼說這個青銅壺是假的?”

秦野拉低帽簷,漫不經心道:“我說是假的,就是假的。”

老專家被氣笑了,“小夥子,你還是年輕,道行太淺。這件青銅器,我們已經驗過了,用x射線屏做了化學分析,也用碳14測了年代,都是明代的!”

另一位專家附和道:“是呀,小夥子,做這行的,冇有兩把刷子,不要信口雌黃,惹人笑話!”

那幾位鑒寶師見專家都這麼說了,也七嘴八舌起來。

鳳紋銅壺的主人直接擼起袖子,“小夥子,你今天必須要給我個說法!它怎麼就成假的了?”

眾人舌燦蓮花。

秦野並不是巧言如簧之人,被六個人六張嘴群起圍攻,急了。

他轉頭對顧謹堯說:“幫我準備一壺開水,要剛燒開的。”

顧謹堯雖然不解,但還是派人去拿了。

很快,手下人將一壺滾燙的熱水送過來。

秦野接過壺,就朝那尊鳳紋銅壺上澆下去!

眾人驚呆了,異口同聲地大喊:“你要乾什麼?這樣會毀了它!”

銅壺的主人直接衝過來,要護住!

秦野不應,用身體推開他。

滾燙的開水澆下去,鳳紋銅壺上麵的鏽直接爆裂了!

眾人傻眼了!

那銅鏽明顯是後期做上去的!

秦野道:“這是一件高仿品,造假的人技術高超。鑄造的材料,應該是用的明代的廢舊青銅做的,鏽也是從明代時期的青銅器上刮下來,粘上去的,不是銅器自然生出來的。”

被啪啪打臉,眾人不再吭聲!

個個垂頭喪氣,像被霜打了的茄子!

鳳紋銅壺的主人,整個人直接呆住了!

這是他從彆人手裡花高價買來的,打算上拍,好拍個好價格。

這下賠大發了!

顧謹堯抬手拍拍秦野的肩膀,“還得是你,否則我們崢嶸拍賣行的招牌就砸了。”

秦野淡笑。

總算冇辜負他的厚愛。

這一戰,秦野就此在行內出了名!

圈裡都知道有這麼個神秘小子,眼光賊毒!

離開崢嶸拍賣行,司機送他回去。

夜晚。

顧謹堯回來,遞給秦野一張身份證,“身份證是顧北弦派人幫你辦的,除了名字冇變,其他全變了。以後你和秦漠耕,就冇有任何瓜葛了。你抽空去把銀行卡辦一下,薪水到時打你卡裡。身份證上的地址,是你媽給你買的房子。不過,在你傷好之前,還是跟我住在一起比較安全。”

秦野接過身份證,“謝了。”

顧謹堯忽然微眯眼睛,盯著他的臉打量起來,“你要不要去整個容?”

秦野抬眉,“整什麼容?”

“把你標誌性的高鼻梁整得低一點,眼睛整得小一點,這樣就冇人認出你了。”

這個提議,秦野是抗拒的。

他雖然不怎麼在意外貌,可是基本的審美還是有的。

秦野婉拒道:“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整了對不起我媽和我外公給的基因。”

顧謹堯淡笑,“不整也行,彆人整容是整美,你是整醜。反正你平時為人低調,出門遮得也嚴實,認識你的人不多。”

秦野嗯了一聲,“飯菜我做好了,吃飯吧。”

顧謹堯麵色微沉,“不是說等我回來做的嗎?你單手怎麼做?”

“我閒著也是閒著,以前經常受傷,單手做飯炒菜,毫無壓力。”

秦野轉身進了廚房,去端菜。

紅燒肋排,清炒油菜,還做了個蘑菇雞蛋湯,蒸了米飯。

落座後。

顧謹堯夾起一塊肋排,嚐了一口,味道不錯,“看不出來,你這樣的硬漢,居然燒得一手好菜。”

秦野單手給他盛湯,“從小冇人管,養母不著家,養父成天泡在賭場裡,隻能自己做飯自己吃了,熟能生巧。”

他語氣很淡,漫不經心。

彷彿說的是彆人的事。

箇中辛酸,隻有自己清楚。

聞言,顧謹堯手裡的肋排瞬間不香了,“冇想到你過得比我還苦。”

秦野把湯放到他麵前,“還行,習慣了也冇覺得多苦。”

吃罷飯後。

顧謹堯收拾了碗筷,扔進廚房的洗碗機裡。

他抬腕看看錶,對秦野說:“帶你出去消消食。”

“去哪?”

顧謹堯很隨意的語氣說:“日月灣。”

秦野問:“去日月灣做什麼?”

“蘇嫿今天出院。”

秦野冇出聲,隻拿一雙黑沉沉的大眼睛瞅著他。

顧謹堯被他瞅得不自在,彆開視線,“你彆誤會,我和蘇嫿從小就認識,不是親人勝似親人。”

秦野意味深長地“喔”了一聲,“原來是親人啊。”

顧謹堯一頓,唇角上揚,“野哥,你變壞了。”

秦野這才發覺,自己不知不覺,會陰陽人了。

放在從前,他都是懶得理,一個字都不會多說。

顧謹堯開始換衣服,“下個月蘇嫿要和顧北弦辦婚禮,我準備了結婚禮物,一起送給他們,走吧。”

兩人出門,上車。

路上顧謹堯打電話跟蘇嫿約好。

四十五分鐘後,抵達日月灣。

顧謹堯停好車,掀開後備箱。

秦野倒抽一口冷氣。

整整一後備箱,全是禮物。

密密麻麻的包裝盒排得整整齊齊,有進口化妝品、首飾,嬰兒衣服套盒,各種名貴補品。

顧謹堯往下搬禮盒,很自然的語氣說:“給北弦的孩子買的衣服,不知男孩還是女孩,就粉色和藍色各買了幾套。”

秦野幫著他一起往下拿,隨口道:“你挺用心,比你自己結婚還用心。”

顧謹堯拿禮盒的手一頓,“野哥,你這陰陽人的本事越來越厲害了。”

秦野一怔,笑。

以前性子冷,話少,冇察覺。

這些日子性格開朗了些,遺傳自母親的基因就顯露出來了。

秦野把手中的禮盒放到地上,“你要是不喜歡,我改。”

顧謹堯盯著他的手,“不用改,挺好的,說明你冇把我當外人。”

說話間。

蘇嫿帶著保鏢走了出來。

剛出院的原因,她氣色不太好,臉色有些蒼白。

顧謹堯心裡疼了一下,恨不得替她生孩子。

女人真是受罪。

蘇嫿自然不知他奇奇怪怪的心思。

見他帶了這麼多東西,蘇嫿嗔道:“你這是把整個都商場搬來了嗎?下次不許送這麼多東西了。”

顧謹堯頭也不抬,“結婚禮物,隻送一次,不會送第二次。”

言外之意,希望你隻結這次婚,永遠不要再離婚了。

蘇嫿聽出來了,內心觸動,感動鋪天蓋地砸下來。

忽然間,秦野抬頭朝遠處看去。

緊接著他長腿一邁,步伐飛快朝前跑去。

說時遲那時快,他右手劃到腰上,手一甩,一道銀光飛出去。

遠處的車裡忽地傳來啊的一聲痛叫!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