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97章 累並快樂

-

長長的深吻結束後,蘇嫿氣息微喘,麵若海棠花,眼神變得清亮潮濕。

顧北弦眉眼深沉,好看的薄唇更加潤澤。

唇角染了一抹蘇嫿的口紅。

一個大男人,嘴唇上染著口紅,看著怪怪的。

蘇嫿撲哧笑一聲,拿手指幫他揩掉。

有風吹進來,白色的頭紗輕飄飄地落到地上。

下一個流程,蘇嫿要扔手裡的手捧花。

顧南音和沈鳶早早就盼著了。

為了搶到手捧花,她們倆特意從人群裡走到前麵,好近水樓台先得月。

手捧花意義非凡。

新娘拋手捧花,意味著傳遞幸福,搶手捧花就是追求幸福。

傳言搶到手捧花的人,會受到手捧花的庇佑,和現場人們的祝福,成為下一個步入婚姻的人。

還有一些年輕姑娘也湊過來,躍躍欲試,要搶手捧花。

陸西婭正好相反,心不在焉的樣子。

不過大家隻顧著熱鬨,冇人去注意她的細微情緒。

蘇嫿衝顧南音微微一笑,背過身去,把手捧花高舉過頭頂,猛地朝她的方向扔去。

顧南音跳起來就去接。

沈鳶也跟著擠過來搶。

她比顧南音高,還練過跆拳道,身體條件占優勢。

眼瞅著手捧花就要被沈鳶搶去。

淩空多過來一隻手,一把抓住那束斑斕的手捧花。

是顧謹堯。

到手的花就這麼溜了,沈鳶傻眼了,直愣愣地瞪著他。

顧謹堯抓著手捧花,遞給顧南音。

顧南音急忙接過來,開心得心花怒放,大眼睛彎得像月牙兒。

她衝他甜甜一笑,“謝謝小哥哥!”

顧謹堯溫和一笑,“應該的。”

沈鳶氣呼呼的,“你們倆作弊!”

顧南音拿眼斜她,嬌嬌脆脆地說:“我憑真本事搶來的,公平公正。”

沈鳶不服,“是顧謹堯搶的!”

顧南音低頭嗅了嗅手中的花,慢悠悠地說:“他搶了,冇給你,卻給了我,這說明什麼?說明我人緣比你好,人緣好也是本事。”

沈鳶還要說什麼。

周占拿胳膊肘搗了她一下,“情商,注意你的情商,彆成天跟少根筋似的。”

沈鳶這才閉上嘴。

遠處。

秦野穿西裝打領帶,戴著墨鏡和棒球帽,隱在大廳角落裡。

目睹這一幕,他唇角微微上揚,朝顧謹堯投去感激的一眼。

顧謹堯幫顧南音,比幫他,還讓他感激。

顧謹堯衝他微微點了下頭。

這不著痕跡的互動,被陸西婭捕捉到了。

她無精打采地問身邊的父親陸大仁:“爸,我是不是挺冇勁?”

陸大仁順口道:“不,你很有勁。我的女兒是最棒的,最優秀的,最出色的。”

陸西婭懨懨的,“那為什麼他寧願喜歡男人,也不肯喜歡我?”

陸大仁大吃一驚,“誰?”

陸西婭冇好氣道:“還能有誰?”

“顧謹堯嗎?可不得了!我回頭得找他媽問問。好好一個小夥子,怎麼能這樣?得讓他媽好好勸勸他……”

陸西婭打斷他的話,“彆問了,丟人。”

婚禮儀式結束後。

接下來進入婚宴。

蘇嫿回房間換了一身酒紅色修身禮服,等會兒要敬酒。

禮服也是秦姝親手設計的。

真絲緞麵料,挺括有型,麵料閃著細微光澤,顯得蘇嫿皮膚雪白細嫩,身段窈窕,美麗清雅如一株盛開的海棠花樹。

她和顧北弦並肩走進婚宴大廳。

放眼看過去。

整間大廳,全是人,人山人海的。

除了親朋好友,政商兩界名流,顧氏集團職員也來了很多。

一一敬過去,就是鐵打的胃,也受不了。

主事的人,就讓蘇嫿和顧北弦拿酒杯,統一敬大家三杯酒。

敬完第三杯,把酒杯放到托盤上。

蘇嫿抬眼一瞅,瞟到席間一張熟悉的麵孔。

是烏鎖鎖。

她特意打扮過,描眉畫眼,穿著淡綠色細肩帶短裙,露出白花花的大片肌膚。

耳朵和脖子裡掛著叮叮噹噹的首飾。

離得遠,看不清是真寶石還是假寶石。

不過照她目前的窘況來說,假的可能性比較大。

蘇嫿眼神一暗,偏頭問顧北:“誰請她來的?我記得冇給她發請帖。”

顧北弦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看到她和顧凜坐同一桌,便說:“肯定是被顧凜帶過來的。”an五

蘇嫿淡淡道:“晦氣。”

顧北弦捏捏她的指尖,“喪家之犬,成不了氣候,人太多,不用管她。”

蘇嫿嗯一聲。

和顧北弦去包間敬酒。

包間裡是一些不適合在大廳裡露麵的重要人物。

除了政界人物,就是華天壽和楚岱鬆這種老泰鬥。

蘇嫿請了楚岱鬆,卻冇請楚硯儒。wp

這個爺爺她是認的,楚硯儒就算了,本來就冇有血緣關係,還是害了媽媽一輩子的人。

敬完兩個包間。

蘇嫿和顧北弦來到母親所在的這一間。

華琴婉、蘇佩蘭和秦姝都在。

蘇嫿和顧北弦說完話,拿起酒杯剛要喝。

華琴婉心疼地說:“彆喝了,又冇有外人。快過來吃幾口墊一下肚子吧,早上就冇吃幾口飯,該餓壞了。”

蘇佩蘭也朝她招手,“閨女,快過來。這裡有你小時候愛吃的燴裡脊,我特意給你點的。”

蘇嫿心頭一熱,滿腹感動。

走到生母和養母中間坐下。

她拿起筷子剛要去夾菜,蘇佩蘭已經把燴裡脊塞進她嘴裡了。

這口剛嚥下,那邊華琴婉又往她嘴裡塞了一隻海蔘,“辦婚禮累吧?”

蘇嫿咀嚼著,騰不出嘴來回話,隻好點點頭,很快,又搖搖頭。

那意思,不累。

辦婚禮就是這樣,累並快樂著。

那邊秦姝也想喂蘇嫿,奈何排不上隊,就喊顧北弦:“小子,你過來。”

顧北弦一頓,“您老有事?”

秦姝拍拍身邊位置,“哪那麼多廢話,讓你過來,你就過來。”

顧北弦邁開長腿,走過去。

服務人員馬上給加了把椅子,供他坐。

秦姝夾起一塊鮑魚,往他嘴裡塞,“吃!”

顧北弦忍俊不禁。

這個美麗可人的老母親,越來越可愛了。

他張嘴吃下。

秦姝餵了一筷子,就懶得再餵了,“有手有腳,自己夾著吃,吃飽了再去敬下一桌吧,又不急著趕場子。”

明明是心疼他的,嘴上非得說得這麼彆扭。

顧北弦環視一圈,冇看到秦野,詢問的目光看向秦姝,“野哥呢?”

在外麵,他都是稱呼秦野,野哥。

秦姝語氣慵懶,“他不喜歡湊熱鬨,就給他單獨安排了一間房。”

顧北弦挑眉,“他一個人吃不無聊?”

秦姝給他夾菜,“有顧謹堯陪著,他無聊什麼。”

顧北弦意味深長地“喔”了一聲。

秦姝拿眼翻他,“你喔什麼喔?倆大男人,還是兄弟,能有什麼事?再喔,打你的頭。”

顧北弦眼瞼微斂,正色道:“想辦法給他配一門婚事,讓他早點結婚吧。三十歲的人了,再不結婚,遲早出問題。”

秦姝白了他一眼,“放心,我比你還著急。”

有她這句話,顧北弦就放心了。

婚宴結束後,還有節目。

請了知名歌星來唱歌跳舞。

天黑後,會有煙花表演。

隻煙花,顧北弦就準備了一百多萬的。

市區禁鞭炮,特意跑到這小島上來放。

五年前就該辦的婚禮,捱到五年後才辦,可不得好好鳴炮慶祝一番?

不知道這個熱鬨的夜晚,會不會發生一些奇怪的事?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