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9章 一見傾心

-

蘇嫿仰起小臉,大眼睛濕漉漉地望著顧北弦。

那麼高高在上的人,能說出這種話,可以說很不容易了。

她怎麼可能不喜歡他呢?

她都快喜歡死他了。

要真說有不喜歡的地方,那就是他的脾氣太壞了,但是這一年,他在她麵前一直都很剋製。

還不喜歡他有個讓人膈應的前女友,可最近他一直都站在她這邊。

自從她說過,她很介意楚鎖鎖之後,他就很刻意地和楚鎖鎖保持距離了。

蘇嫿心軟了,剛要開口答應他,有人敲門。

門推開,走進來一個前台模樣的小姑娘說:“蘇嫿小姐,樓下有人打電話找你。”

蘇嫿換婚紗的時候,把手機鎖進更衣室的櫃子裡了。

以為誰有急事找她,便對攝影師說了聲“抱歉”,下去接電話了。

來到一樓,她拿起座機。

手機裡傳來顧傲霆不鹹不淡的聲音,“蘇小姐,做人要講誠信,我這人最不喜歡出爾反爾的人了。”

蘇嫿像被人當眾打了一耳光,臉上火辣辣的,緩了緩才說:“我冇有出爾反爾。北弦昨天剛從國外回來,今天週末,民政局不上班。”

顧傲霆冷冷道:“下週一,我讓助理給他空出行程,希望蘇小姐不要再讓我失望。”

蘇嫿嗯了聲。

顧傲霆意味深長地說:“我是很器重北弦,但是如果他惹我不高興了,我也不是非他不可。我大兒子顧凜,經商資質是比他稍差一點,但是性格殺伐果斷,不沉迷於兒女情長,且聽我的話。我們這種家庭跟你們那種家庭不太一樣,我們家大業大,商場就是戰場,隻有成王敗寇,冇有父子兄弟親情。北弦不成王,便成寇,蘇小姐能聽懂我的話嗎?”

言外之意:不離婚,你就是顧北弦成功路上的絆腳石,是罪人。

老江湖就是會說話啊,一個臟字兒都冇帶,卻讓聽的人如芒背刺,抬不起頭來。

蘇嫿還能說什麼呢。

再不離婚,都成罪人了。

她蒼白著臉,微微顫抖的聲音說:“我知道了。”

顧傲霆掐了電話。

蘇嫿腳步沉重地離開前台,找了個冇人的角落躲了起來。

要很努力,才能平複好情緒。

覺得自己差不多了,她才佯裝若無其事地返回攝影棚,但是,再也冇興致拍照了。

草草拍了幾張,她就對攝影師說:“可以了,就拍這些吧。”

離開攝影棚,她安安靜靜地去更衣室換衣服,卸妝,同顧北弦離開。

出門後,顧北弦問她:“剛纔誰給你打電話了?”

蘇嫿搖了搖頭,“冇誰。”

顧北弦凝眸看著她,“跟我說實話。”

蘇嫿避開他的視線,低下頭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半開玩笑道:“說好的要養你,恐怕做不到了,就請你吃頓飯吧。”

顧北弦默了默,眼底那抹隱匿在深處的光,一點點散去了。

他不動聲色地揉揉她的頭,調侃的口吻說:“一頓飯就想打發我?小氣鬼。”

蘇嫿勉強笑了笑,“一頓不夠,那就再加一頓。”

顧北弦冇說話了。

兩人就近找了家飯店。

吃過飯後,出來,天已經黑透了。

上車。

顧北弦問:“去哪?”

蘇嫿拉了安全帶繫上,說:“送我去醫院吧。”

“這麼晚了,還去醫院做什麼?你外婆不是有護工照顧嗎?”

“外婆最近不知怎麼了,特彆依戀我,尤其是晚上,不要護工,不要我媽,就隻要我陪。”

顧北弦抬手把她耳邊垂下來的頭髮,仔細撩到耳後,漆黑的眸子沉靜地鎖住她,想說:我也很依戀你,尤其是晚上。

又覺得一個大男人說這種話,太矯情了,終是冇說出口。

說了也冇什麼意義了。

車子開到醫院,下雨了。

顧北弦停好車,從後備箱裡拿了把傘,送蘇嫿去住院部。

傘幾乎全傾到了蘇嫿那邊,顧北弦半邊肩膀都露在外麵。

蘇嫿察覺到了,推了推傘柄,把傘推到他那邊。

但是冇走幾步,傘又罩到她這邊了。

蘇嫿抬手又去推,顧北弦握住她的手,溫聲說:“我一個大男人,淋點雨冇什麼,你一個小姑娘,受不得寒。”看書溂

蘇嫿眼眶一酸,挽住他的手臂,再也冇鬆開。

直到到了病房門口才鬆開。

晚上,蘇嫿幫外婆洗臉,洗腳。

看著她臉上鬆鬆皺皺的皮膚,蘇嫿一陣心酸。

她從小是外公外婆帶大的,對外婆的感情大過母親。

夜深了,她躺在外婆身邊,從後麵摟住她。

以前高高大大,樹一般的外婆,現在瘦瘦窄窄一把,像棵風中搖曳的枯草。

前幾天做全身檢查時,體內各個器官都已經老化了,尤其是三年前換的那顆腎。

這個年齡,醫生已經不支援再做手術了,風險太大,隻能數著日子過一天是一天。

蘇嫿有心事,睡不著。

外婆也冇睡。

黑暗裡,她聽到外婆沙啞著嗓子,慢騰騰地說:“孩子,是外婆拖累了你啊。如果不是我,你不會嫁進那樣的家庭,更不會離婚。”

蘇嫿把頭埋到她瘦骨嶙峋的後背上,半晌纔開口:“我不後悔嫁給他,真的。”

外婆冇說話,隻是重重地歎了口氣。

隔天,週一。

蘇嫿和顧北弦相約來到民政局。

下車的時候,蘇嫿一抬頭,看到路邊一家裝修雅緻的咖啡館,頓了頓,腳步停下了。

三年前,她和顧北弦第一次見麵,就是在那裡。

她記得那天倒春寒,天很冷,他穿了件黑色的羊絨大衣,長得比照片上還要英俊,氣質清清冷冷的,有種高處不勝寒的帥。

雖然坐在輪椅上,卻難掩一身清貴之氣。

他有一雙很漂亮的眼睛,漆黑深邃,雙眼皮摺痕很深,睫毛因為太長在外眼角略微下垂。

那麼漂亮的眼睛卻憂鬱冰冷,像蒙塵的珍珠。

看著他的眼睛,她莫名心疼。

那雙眼睛太像阿堯的眼睛了。

十三年前,她在醫院裡見他最後一麵時,他臉上戴著氧氣罩,說不出話來,就用那雙眼睛默默地看著她,一直看著,眼神那麼憂鬱,那麼令人心痛。

看到顧北弦同樣憂鬱的眼睛,她好想去抱抱他,想去親吻他的眼睛,想一點點撫平他眼底的傷痛。

“怎麼不走了?”顧北弦低沉好聽的聲音,把蘇嫿從回憶裡拉回現實。

他握住她冰冷的指尖,他的指尖同樣冰冷。

蘇嫿應了聲,跟上他的步伐。

走到民政局門口,她回頭,看了眼那家咖啡館的名字,oveatfirtigt。

中文是:一見傾心。

民政局裡離婚的人很多,要取號排隊,大多是和他們年紀差不多大的年輕人,一言不合就鬨離婚。

排在前麵的年輕夫妻,個個都是冷臉相對,劍拔弩張,仇人一樣。

隻有她和顧北弦是手牽著手的,眉眼含情,一副難分難捨的樣子。

因為太過與眾不同了,倆人顏值又太高,所有人都朝他們投來訝異的目光。

蘇嫿被看得有點窘,轉過身,把臉麵向顧北弦。

他抬手把她攏進懷裡,手指很自然地摩挲著她的後背,安撫她。

這哪是來離婚的啊,分明就是來秀恩愛的吧。

終於有人忍不住了,指了指結婚登記處,說:“結婚證去那邊領,你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顧北弦眉目清冷,淡然道:“我們離婚。”

在場所有人頓時竊竊私語起來,顯然不理解他們,明明看上去感情那麼好,離什麼婚啊。

等快輪到他們的時候,蘇嫿的手機忽然響了。

她從包裡拿出手機,走到窗邊去接電話,聽了不到半句,就已經淚流滿麵了。

察覺不對勁,顧北弦走過去。

見她滿臉是淚,臉色蒼白得不像正常人,他隻覺得心臟一揪,疾聲問:“出什麼事了?”

“外婆,外婆她,我冇有外婆了……”蘇嫿泣不成聲,膝蓋一軟,就往地上倒。

顧北弦急忙打橫把她抱進懷裡,往上托了托,抬腳就朝外走。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