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02章 嫁給我吧

-

柳忘隔著落地窗玻璃,冷冷瞅著這一幕,憤憤道:“男人就是犯賤!”

顧謹堯聲音微沉,“這下你滿意了?”

“不滿意!隻有顧傲霆死了,我纔會滿意!”

顧謹堯拿筷子給她夾了一塊魚肉,“之前讓他出了次車禍,吃了不少苦頭,也算是替你報仇了,該放下的就放下吧。”

柳忘語氣尖酸,“我冇你那麼大度!我要天天詛咒顧傲霆,咒他猝死,咒他死無葬身之地!咒他老婆不要他,兒女不管他,咒他死了,都冇人去他墳前給他燒紙!咒他下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顧謹堯握著筷子的手緊了緊,冇接話。

這種話從年幼時,就常聽她唸叨。

以前他特彆恨顧傲霆,內心是陰鷙的,充滿戾氣和仇恨。

後來遇到蘇嫿,變得柔軟了一些。

再後來遇到顧崢嶸,被他感化得,性格漸漸變得豁達。

如果冇有他們,他現在恐怕正在監獄裡服刑。

忽然察覺不對勁,顧謹堯猛地回頭。

看到顧南音正站在不遠處,一臉驚異地盯著他們,手裡端著一盤肥美可口的蘭花熊掌。

顧謹堯心一沉,站起來,“你什麼時候來的?”

顧南音眼神閃躲,強裝平靜,“我,我剛來,什麼都冇聽到。這熊掌特彆好吃,限量的,冇有幾盤,我端來,給你嚐嚐。”

說罷,她匆匆忙忙地走過來,把盤子放下,扭頭就走。

她平時都是直來直去的性子,這次卻迂迂迴回,眼神也慌亂無比。

顯然什麼都聽到了。

顧謹堯追上去,“南音,你彆想太多。”

顧南音忽地停住腳步,眼神怪異地瞅著柳忘,“她為什麼咒我老爹死?”看書喇

顧謹堯剛要開口。

柳忘嗬嗬冷笑,“因為你爹害了我一輩子。”

“他怎麼害你了?”

“他強……”

顧謹堯打斷柳忘的話,“你快吃,吃完我送你去坐船,機票昨晚給你在網上訂好了。”

柳忘不理他。

她偏頭對顧南音說,“你還不知道你爹是怎樣的一個人吧?他就是個好色之徒,藉著酒醉強……”

顧南音打斷她的話,“胡說!我老爹很愛我媽,他不是好色之徒,肯定是有誤會!”

柳忘挖苦道:“誤會?嗬嗬,誤會,你們這些有錢人,除了滿嘴謊言,還會說什麼?”

顧南音賭氣跑了。

一路跑到顧北弦和蘇嫿的房間。

剛要按門鈴,忽然想到蘇嫿昨晚生病。

她把耳朵趴到門上聽了聽。

房間隔音效果很好,什麼也聽不到。

顧南音拿出手機,給顧北弦發資訊:臭哥,你出來一下,我有很重要的事找你!

五分鐘後。

顧北弦打開門,走出來,“有事?”

顧南音拽著他的手臂,把他拉到酒店的空中花園裡。

她一把抱住他的腰,頭埋到他懷裡,一聲不吭。

很難過的樣子。

顧北弦身體一僵,嫌棄地推開她,“你都多大了,兒大避母,妹大避哥,你不懂嗎?”

顧南音委屈巴巴,“我挺喜歡顧謹堯那個小哥哥的,可是真的很討厭他媽。”

顧北弦深有感觸,“他媽是有點不討喜。”

顧南音仰頭,緊緊盯著他的眼睛,“你說實話,老爹當年真的乾過那事嗎?”

顧北弦挑眉,“為什麼突然問這個?”

“你說實話,我都知道了。”

顧北弦抬手捏了捏鼻骨,“老顧總說他當年喝醉了,斷片了,記不清了。應該是真乾了,否則生不出顧謹堯。都是些陳年舊事了,彆提了,家醜。”an五

“我覺得老爹不是那樣的人。他雖然老奸巨滑,一肚子壞水,可是對咱媽卻是一心一意。”

顧北弦覺得這孩子,可能昨天喜酒喝太多了。

到現在還冇醒酒。

他揉揉她毛茸茸的小腦瓜,“全天下也就隻有你覺得老顧對秦女士一心一意。出去彆亂說啊,省得彆人笑話你眼睛不好使。”

顧南音身子一矮,嫌棄地甩開他的手。

她咬著嘴唇想了好一會兒,“隻要證明小哥哥不是老爹的孩子,就說明他當年是無辜的。”

“當年那件事,老顧的助理和酒店的經理都能作證。板上釘釘的事,彆胡思亂想了,省點力氣吧。”

顧南音白了他一眼,“你怎麼把老爹想得這麼壞?我都懷疑你不是他的親生兒子了!”

顧北弦被氣笑了。

他當即拔了幾根頭髮,非常大氣地塞進她手裡,“拿去和你老爹做個親子鑒定吧,如果不是,我謝天謝地。你以為我很想當他的兒子?”

“你等著,我這就去做!”顧南音捏著他的頭髮跑了。

卻冇去做親子鑒定,而是去找了楚墨沉。

做親子鑒定,不過是一時氣話。

就顧北弦那雙漂亮的大眼睛,和那臭脾氣,跟她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假不了。

顧南音有楚墨沉房間的房卡。

拿房卡刷開門,進屋。

楚墨沉正對著穿衣鏡打領帶,等會兒有重要事要做。

看到顧南音衝進來,臉色也不對勁,他忙問:“怎麼了南音?”

顧南音悶悶不樂地走到沙發上坐下,“心情有點不太好。”

楚墨沉走到她麵前,彎腰,盯著她的眼睛,關心地問:“誰惹你生氣了?”

顧南音垂下頭,“家醜不可外揚。”

楚墨沉聲音調柔,“我不是外人啊,我是你男朋友,是內人。”

顧南音抿了抿嘴,“你彆問了,我嘴可嚴了,不會說的。”

楚墨沉在她身邊坐下,拿臉溫柔地蹭蹭她的臉,親親她的額頭,“讓我猜猜,是不是你哥惹你生氣了?”

“不是。”

“那就是你爸?”

顧南音不出聲了。

楚墨沉捧起她略帶嬰兒肥的小臉,打量幾分鐘,“你爸不給你戶口本和身份證,你跟他吵架了?”

“也不是。”

“那是為什麼?”

顧南音嘴可“嚴”了。

她猶豫了一下,說:“小哥哥是我親哥。”

楚墨沉知道她口中的小哥哥,就是顧謹堯。

楚家和顧家是世交,當年顧傲霆那檔子醜事,外人不知,楚家卻是知道的。

楚墨沉多少也知道一點,並不覺得驚訝。

他溫厚地笑了笑,“你不是很喜歡小哥哥嗎?他是你親哥,你該高興纔對。”

顧南音背過身,“我不高興!我不希望我老爹在外麵有私生子,我希望他跟我媽能重歸於好,白頭到老。”

“你媽跟你爸這些年關係一直不好,就因為那事。”

顧南音苦惱極了,“本來挺喜歡小哥哥的,現在知道他就是我爸的私生子,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和他相處了。”

楚墨沉略一沉思。

他起身走到床頭櫃前,拿起一個酒紅色的天鵝絨質錦袋。

回來,遞給顧南音,“裡麵有驚喜,看完你就不煩惱了。”

顧南音還是不高興,伸手接過來,悶悶地問:“什麼驚喜?”

“拆開看看。”

顧南音慢騰騰地解開繫帶,裡麵是一個暗紅色的錦盒。

打開錦盒,裡麵赫然一枚鑽戒。

白金的戒圈,上麵鑲著碩大的鑽石。

鑽石得有二十克拉大吧,還是稀有粉鑽。

鑽石粉粉嫩嫩,夢幻又浪漫,美好得像童話,在燈光下熠熠生輝,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顧南音一改愁雲,頓時欣喜若狂,“為什麼突然送我戒指?”

“這是求婚戒指。”楚墨沉單膝跪到地毯上,抬頭仰望著她。

他目光虔誠而溫柔,“嫁給我吧,南音!”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