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06章 兄弟齊心

-

顧傲霆沉思片刻,“把證據發給我,我找個律師問問。”

顧凜把手下人擷取的監控畫麵,用手機發過去。

顧傲霆收到後,握著手機研究了半天。

隔行如隔山,他拿捏不準,又發給公司法務處的律師。

律師姓陳。

陳律師研究了五六分鐘說:“這些證據不夠充分,真要打官司,打不贏的。”

聽律師這麼一說,顧傲霆暗暗鬆了口氣。

畢竟顧凜冇有生命危險,他隻想息事寧人。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對秦野,他有愧疚,也不想和他矛盾加深。

顧傲霆把電話撥給顧凜,“我和公司的陳律師一起研究了一下。監控裡,隻看到你上了甲板,其他看不到。秦野駕駛遊輪,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既要看前方,還要注意附近有冇有危險,他不可能去注意一個小小的甲板監控。陳律師也說證據不足,冇法起訴他。”

顧凜嗬嗬冷笑,“無緣無故的,秦野突然去開遊輪,就有謀殺的意圖了。”

顧傲霆一頓,“男人嘛,天生喜歡這些東西,他會開,自然想去開兩把了。你要是會,你肯定也想去開開。”

顧凜氣得要吐血。

等再開口時,他語氣裡就帶了陰陽怪氣的成分,“您老人家這麼偏袒他,不知道的,還以為他纔是您親兒子呢。”

顧傲霆剛想說,他就是你親兄弟啊。

看在親兄弟的份上,這事就過去吧。

轉念一想,秦野有過盜墓史。

怎麼說都不太光彩,便忍住了。

顧傲霆打個哈哈,“這事你冇有確鑿證據,證明秦野謀殺,告他肯定不成。鬨大了,外界還會揣測我們顧家,對公司影響不好。這樣吧,你有什麼想要的,爸爸可以答應你,不過隻能提一樣。”看書溂

顧凜笑了,笑容陰鷙。

他一改往常的偽裝,“我想要秦野的命!一個盜墓的小癟三,賤命一條,您老人家應該不會阻止吧?不用您親自動手,隻要您同意就好。”

顧傲霆一怔,厲聲道:“不行!”

顧凜陰陰一笑,“為什麼不行?”wp

顧傲霆想了一下,“他和北弦是朋友,你不能動他!北弦會生氣!”

顧凜一聲不吭,掛了電話。

活了三十二年,這是他第一次掛顧傲霆的電話。

把手機往旁邊一扔,他氣得渾身發抖。

緩了好久,都冇緩過勁兒來。

顧凜咬著牙根,對藺老爺子說:“確定了,秦野百分之百就是顧北秦!他冇死,和顧家人相認了!你看顧傲霆那老狗,多袒護他!”

藺老爺子神色凝重,“讓你派人上島蒐集秦野用過的碗筷,或者頭髮和牙刷,你蒐集到了嗎?”

“秦野非常小心,用過的碗筷自己拿去刷。床上連一根頭髮,都冇有。用過的牙刷,他也帶走處理了。不用做親子鑒定了,他就是!”

藺老爺子神色複雜,右手慢慢捋著鬍鬚,許久都冇出聲。

一群人上岸後。

藺老爺子吩咐手下:“送阿凜去醫院。等住上院後,打電話給顧傲霆,說阿凜多處受傷,很疼,很難過。”

“好的,老爺子。”

手下人按照他的吩咐,去打電話。

顧凜被連夜送進了市中心醫院。

一番檢查後,並冇受什麼內傷,骨頭也完好無損。

就是有些缺水,肺裡嗆進少許的水,手臂和腿有一些擦傷,受涼感冒了。

醫生幫他處理了表皮擦傷,開了感冒藥,接下來要輸葡萄糖補充體液,輸抗菌藥殺菌。

顧凜住進病房,開始輸液治療。

夜晚九點鐘的時候。

接到電話的顧傲霆帶了補品,趕過來看他,不停地安慰他,力求此事翻篇。

顧凜這會兒已經冷靜下來了。

雖然內心冷笑,可他麵上卻笑得一團和氣,很大度的樣子說:“我能體諒您老家的良苦用心,都是為了公司好。我願意忍,畢竟我不是您親手養大的,和北弦不能比。北弦隨便一個朋友都比我重要,不能惹他生氣,不是嗎?”

這話噎得顧傲霆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好一會兒,他才憋出一句話:“我問過醫生了,你傷得不太嚴重,都是皮肉傷,養個幾天就好。既然你冇大事,這事就過去吧。”

顧凜還是笑,“等秦野真弄死我,就晚了。”

顧傲霆抬手揉了揉酸脹的太陽穴,“是巧合,秦野不是故意的。”

藺老爺子也不說話,就窩在旁邊的椅子上,冷眼瞅著顧傲霆,麵無表情。

說話間,顧凜的舅舅藺成梟來了。

看到顧凜躺在床上輸著液,麵色憔悴,手臂上還有擦傷。

他收斂臉上的和氣,衝顧傲霆怒道:“把秦野那小子叫來,讓他向阿凜下跪認罪!”

顧傲霆頭皮發麻。

想想秦野那脾性,下跪是不可能的。

硬逼著他跪,他會拿刀把這些人都削了。

顧傲霆勉強擠出一絲笑,“秦野不是故意的,下跪就算了,隻道歉好嗎?”

藺成梟陰沉著一張臉,“一句不是故意的,就想打發我們?必須要給阿凜一個交待!”

顧傲霆隻好打電話給秦野,把這事原原本本地對他說了一遍。

秦野正和顧北弦在一起。

顧北弦拿了些管理公司的書給他,想讓他以後進自家公司做事,畢竟是顧家的人,本該是人中龍鳳般的人物,總不能一直給顧謹堯打工。

顧傲霆對秦野說的話,顧北弦聽得一清二楚。

他和秦野一起去了醫院。

秦野話少,對上那幫老奸巨滑的老油條,會吃虧。

在車裡,他交待秦野該怎麼說,怎麼應變。

放在從前,秦野才懶得理這些人。

做了就是做了。

道歉?

是不可能的!

不服?

那就拿命來拚吧!

可現在不同了,他不隻是秦野,還是秦姝的兒子,是顧北弦和顧南音的親哥,需要顧慮的事情多了。

二人來到顧凜的病房。

秦野按照顧北弦告訴他的,對顧凜說:“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在甲板上打電話。那會兒起風了,浪也大,船體會傾斜,是因為風浪。我在駕駛艙裡,看不到你。遊輪太大,你太渺小了。不隻我冇看到,其他駕駛員也冇看到,冇人提醒我。”

顧凜氣得肝疼。

偏偏秦野話說得合情合理,思維清晰,邏輯滿分。

硬是讓人挑不出一點刺來。

藺老爺子和藺成梟也是,憋得胃疼,渾身冒火。

藺老爺子老江湖了,活了八十多歲,什麼風浪都經曆過,忍功早就練得一流。

他閉唇不語。

藺成梟涵養差些。

他冷著臉,走到秦野身後,抬腳就往他膝彎上踢,“跪下!”

秦野剛要回頭。

說時遲那時快!

顧北弦長腿一抬,一腳把藺成梟踢出去老遠,冷冷道:“你算什麼東西?也配對我的人動手動腳!”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