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08章 天人交戰

-

病房內。

烏鎖鎖一顆顆地解著上衣鈕釦。

顧凜躺在床上,盯著她凹凸有致的曲線,懶洋洋道:“我現在冇多少力氣,怎麼辦?”

烏鎖鎖抿唇一笑,“冇事,我來。”

顧凜捏捏她柔軟的細腰,“真是個小妖精,該帶的帶了嗎?這次是什麼牌子的?”

“冇帶,不過我是安全期,不會懷孕,戴那玩意兒一點都不舒服。”

顧凜其實也不想戴。

烏鎖鎖釦子解得差不多了。

她掀開被子,把手伸進去,摸了摸,突然呀的一聲嬌笑,“捉到了,我的小可愛!”

顧凜勾起一邊唇角,笑得邪魅。

可能是死而複生,意誌比較脆弱,心也比平時軟。

他居然覺得這樣的烏鎖鎖,有那麼點可愛。

當情人的話,她無疑是合格的。

聽話,會撒嬌,人也浪,做那事時花樣兒挺多,也能豁得出去。

更讓顧凜意外的是,烏鎖鎖居然低下頭,親起他的小腹來,親著親著,就開始不著調了……

顧凜倒吸一口冷氣,“嘶!牙!”

烏鎖鎖馬上聽話地收起牙齒。

顧凜閉上眼睛,慢慢享受,手摸著她毛茸茸的頭髮,“暫時跟著我吧,每個月給你一萬塊零花錢,直到我結婚為止。”

烏鎖鎖想罵他。

太小氣了,纔給一萬塊!

拿她當什麼了?

以前楚硯儒給她零花錢多大方啊。

給的卡都是不限額的,想刷多少就刷多少。

她哪個月不花個幾十萬?

烏鎖鎖報複似的輕輕咬了他一下。

顧凜知道她不滿意,“那就一萬五,不能再多了。”

烏鎖鎖表麵乖巧,內心卻冷笑,心說,你會為你今天的小氣,付出代價的!

不過她什麼也不說,隻笑笑地抬起頭,脫掉鞋,爬上床……

一番天人交戰後,顧凜渾身酥麻,像被觸電了似的。

烏鎖鎖也如願以償,得到了她想要的。

她哪裡是安全期?

她今天明明是排卵期!

蘇嫿婚禮當晚,她從顧凜那裡取的精,拿來醫院做試管嬰兒,醫生說活性已經降低,做試管嬰兒成功率很小。

正當她失望之際,顧凜就來醫院住院了。

還真是剛想瞌睡,就有人送上枕頭。

烏鎖鎖吻了吻顧凜的額頭,“你睡會兒吧,我看著,等你輸完液,幫你喊護士。”

顧凜戲謔,“我是該睡會兒,都快被你吸乾了。”

烏鎖鎖嬌俏一笑,抬手輕輕捶了他胸口一下,“哎呀,你好討厭。”

顧凜剛要閉眼,警惕地問一句:“你真不會懷孕?”

“都說了是安全期,絕對安全。之前我外公白血病要讓我捐骨髓,那個月我跟你做了大半個月,都冇懷上,你忘了?”

“也是。”顧凜放心地閉上眼睛。

同一時間。

顧北弦和秦野駕車回日月灣。

顧北弦還有些資料要拿給秦野。

路上經過花店時,秦野特意停了下車,進去取了一束新娘手捧花。

和蘇嫿婚禮當天捧的那束一模一樣。

顧北弦掃一眼,“你什麼時候交了女朋友?”

“冇有,給沈鳶的。”

顧北弦喔了一聲。

到了日月灣。

沈鳶迎出來,顧北弦讓她陪蘇嫿來著,怕她悶。

看到秦野,沈鳶大喊一聲“哥”,上前,很豪邁地捶了他胸膛一下。

得虧秦野是硬漢。

要是換個娘點的,能被沈鳶這一拳,直接送上西天。

秦野把藏在身後的花,拿出來,“給!”

沈鳶一看這花,眼前一亮。

這,這不就是蘇嫿婚禮當天,捧的那束手捧花嗎?

她一把搶過來,低頭嗅了嗅,很香。

她嘴角都咧到耳朵根了,“謝謝哥!”

秦野揚唇,“那天看你很失落,就想彌補你一下,這花是照著原樣做的。”

沈鳶激動得心花怒放,“還得是我親哥!真疼我!”

她扒著他肩膀,像個猴子一樣掛在他身上,亂晃盪。

顧北弦怎麼看,都覺得彆扭。

以前沈鳶也做過這樣的動作,那時他冇覺得彆扭,現在知道秦野是他親哥了,忽然覺得心理很不舒服。

“你下來。”顧北弦命令的語氣說。

蘇嫿莞爾一笑,“人家兄妹想怎麼親昵,就怎麼親昵,你管那麼寬乾嘛?”

顧北弦俊臉微沉,“不行,她那麼大塊頭,壓得他肩膀不舒服。”

明明才九十來斤的沈鳶,挑釁似的斜了他一眼,那意思,想讓我下來,可以,老規矩,紅包拿來。

顧北弦拿起手機,修長手指一滑,轉了個紅包過去。

沈鳶聽到動靜,慌忙從秦野身上跳下來。

從兜裡摸出手機,打開微信檢視金額。

原以為是幾萬塊,結果點開一看,大失所望,纔給二百五。

沈鳶敢怒不敢言,心裡不停地腹誹顧北弦,卸磨殺驢,兔死狗烹,大奸商!

婚禮一辦完,用不著她了,紅包就嚴重縮水了!

送走秦野和沈鳶。

回到家裡。

蘇嫿幫顧北弦解開領口鈕釦,摘掉袖釦和腕錶。

顧北弦握住她的手,“無事獻殷情,非奸即盜,說,是不是有什麼事要求我?”看書喇

蘇嫿仰頭,大眼睛亮晶晶地瞅著他,“古默教授你還記得嗎?”

“記得,就是兩年前和沈鳶聯手,把你騙去古墓裡的那個老頭兒。我還冇找他算賬呢,他又有什麼事找你?”

“有個西周大墓被盜,古默教授帶隊進行搶救性挖掘,讓我過去。”

顧北弦眉心微蹙,“你發燒還冇好利索。”

“三天後再去,我想帶上咱哥一起。”

“咱哥?秦野,還是楚墨沉?”

蘇嫿笑,“當然是秦野。他破機關一流,對古墓室構造也特彆瞭解,帶上他,考古隊如虎添翼。”

顧北弦有所顧忌,“他會不會被抓?”

“考古專家有古墓機關破不開,或找不到時,就從牢裡找盜墓賊幫忙。作為回報,會給他們減刑。我是想讓咱哥將功補罪,為國家所用,等多立幾次功,抵消以前的罪,他就能光明正大地生活在陽光下了。”

顧北弦挺感動。

冇想到蘇嫿這麼為秦野著想。

真的,她為秦野著想,比為他著想,還讓他開心。

後知後覺,顧北弦才發現本該吃醋的,他居然冇吃。

可能因為秦野是他一母同胞的親兄弟。

三天後。

顧北弦送蘇嫿去機場。

同行的有秦野、沈鳶和保鏢。

托顧北弦的福,每次參加這種考古項目,蘇嫿都是全場最靚的仔。

其他考古專家和教授,都簡樸得要命,至多帶兩個助手幫忙。

她是唯一一個帶助手又帶保鏢的,且一帶就是四個。

在機場,顧北弦抱著蘇嫿,難分難捨。

反倒是蘇嫿,淡定得多。

她輕輕拍拍他的後背,柔聲哄道:“乖,鬆開我,我去去就回來,回來給你帶土特產。”

顧北弦微挑眉梢,“什麼土特產?”

蘇嫿一本正經,“土特產,土特產,顧名思義,就是墓裡出土的特產。我給你帶具女殭屍怎麼樣?珍藏在家裡,辟邪。”

顧北弦眉心微蹙,垂眸俯視著麵前的女人。

人還是那個人,雪膚紅唇,冰肌玉骨,貌美如花。

但是自打她收了沈鳶做助理後,就變得越來越不正經了。

聽聽,給他帶女屍,這是人說的話嗎?

不過他喜歡,喜歡她越來越開朗的性格。

顧北弦捧起蘇嫿的小臉,在她光潔的額頭上,親了親,“我什麼都不要,你快去快回,就是最好的禮物。”

好不容易和顧北弦分開。

蘇嫿和秦野等人上了飛機。

兩個小時後。

蘇嫿一行人抵達西北古城機場。

機場有考古隊的專車來接。

上車,很快到達古墓現場。

古墓地處偏僻,還在挖掘,警方繞著古墓一圈拉起了警戒線。

人要進去,得憑藉證件。an五

蘇嫿亮的是專家證,沈鳶和保鏢出示身份證。

秦野往下拉了拉帽簷,捏著身份證給警方工作人員看了一眼,便迅速收回來。

他邁開長腿,往入口處走。

忽然肩上多了一隻手。

那隻手細長有勁,用力扣住他肩膀,聲音清脆,“你留下!”

秦野眼神一冷,頭也不回,抓著那隻手,就是一個過肩摔!

噗地一下,把人摔出去老遠!

女人摔倒在地上,警帽掉了,露出一頭漆黑短髮和精緻英氣的五官。

很年輕,很漂亮,約摸二十出頭的年紀。

女警一個鷂子翻身,從地上站起來,哢地一下掏出手銬,就要來銬秦野!

秦野手劃到腰間去拿飛刀!

眼瞅著一場血雨腥風就要開始!

蘇嫿迅速走過去,將兩人隔開,對女警說:“你誤會了,我們是被請來幫忙的。”

女警收起手銬,一雙漂亮的小鹿眼瞪著秦野,厲害巴巴道:“你,給我道歉!”

秦野身姿筆直,薄唇抿得緊緊的。

他最討厭的就是道歉。

旁邊沈鳶花癡般地打量著女警,驚歎道:“女警小姐姐,你好漂亮呀,給我當嫂子行嗎?”

聞言,秦野仔細看了女警一眼,耳根紅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