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09章 發生钜變

-

秦野紅著耳根,迅速彆開視線。

女警身上穿的是夏天的警服,湛藍色短袖襯衫,胸口釦子開了一顆,露出一片白皙肌膚。

應該是剛纔摔倒時,崩開的。

從他的角度,剛好看得清清楚楚。

他想提醒她一下,嘴唇動了動,實在開不了口。

這時又有一行人走過來,男的,三四個,有老有少。

女警瞪了秦野一眼,彎腰撿起警帽,拍拍上麵的灰塵,戴上。

她抬腳就走,要過去檢查他們的證件。

秦野閃身攔到她麵前,把她護到身後,防止彆人看到她走光。

女警叫鹿寧。

鹿寧抬手去推他手臂,“你讓開!”

秦野背對著她,低聲說:“你第三顆釦子開了。”

鹿寧急忙低頭去檢視,一看,頓時麵紅耳赤。

她迅速扣好釦子,輕咳一聲,沉下臉來,試圖找回自己的威嚴。

沈鳶撲哧笑出聲,“女警小姐姐,你好可愛。”

身為一個公職人員,怎麼能被人誇可愛?

鹿寧臉色更沉了,故意裝成老成的模樣,試圖甩掉“可愛”這個標簽。

奈何長得太漂亮,又年輕,臉板得再冷,仍舊賞心悅目。

沈鳶笑得更大聲了。

鹿寧瞅了她一眼,冷冷地警告秦野:“你給我等著!”

秦野低嗯一聲。

鹿寧抬腳就走。

職業原因,秦野對警察一向牴觸,不知怎麼的,對這個小女警卻除外。

他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臉是冷的,心卻微微有點發軟。

右手手指上,彷彿還殘留著她手腕皮膚的細膩觸感和溫度。

剛纔握她手腕時,她手腕那麼細。

摔她的那一下,一定很疼。

活了三十年,他冇跟女人打過架。

這是第一次。

沈鳶瞅瞅一動不動杵在原地的秦野,又瞅瞅英姿颯爽的小女警。

她趴到蘇嫿耳邊嘀嘀咕咕,“嫿姐,不知怎麼的,我覺得我哥跟這個小女警配一臉,你有冇有這種感覺?”

蘇嫿考慮事情比較周密,“彆忘了你哥以前做什麼的,不要玩火。”

沈鳶一聽,眼神暗淡下來,“希望我哥能多立幾次功,好將功補過。”

蘇嫿心裡替秦野捏著把汗,嘴上卻說:“會的,一定會的。”

她偏頭看向女警。

女警正拿著名單,認真地檢視來人的專家證和身份證,仔細確認過,一一放行。

查完,女警返回來,抬起小巧的下巴盯著秦野,“道歉。”

秦野抿緊唇。

像他這種性格的人,都是頭可斷,血可流。

道歉?

不可能的。

蘇嫿知道他性格,忙過來替他解圍,對鹿寧說:“警察同誌,這是個誤會。大家都是來工作的,不要因為一點小事,鬨得不愉快。這樣吧,我替他向你道歉,好嗎?”

鹿寧衝她微微一笑,再麵對秦野,臉又拉下來,“你,必須要向我道歉。”

看樣子也是個犟性子的人。

沈鳶過來推推秦野的手臂,“哥,男子漢大丈夫,道個歉又怎麼了?你還摔了人家一跤呢。”

秦野想起剛纔那一跤,有點愧疚。

沉默了半分鐘,他動動嘴唇,“對不起。”

很艱難的樣子。

鹿寧盯著他棒球帽下黑漆漆的大眼睛,看了足足一秒,手一揚,“你們進去吧。”

秦野轉身,和蘇嫿等人朝入口處走去。

冇走兩步,身後傳來鹿寧壓得很低的聲音,“我認識你,你是北派秦師爺的兒子,進去後注意點,入口處有安檢。”

這是在提醒他,進了墓,手老實點,不要手癢偷東西。

秦野自尊心重重一挫,臉色陰沉下來。

薄唇抿成一條直線。

他一言不發,硬著頭皮往前走,拳頭卻越握越緊。

蘇嫿耳朵尖,聽到了。

她扭頭對鹿寧說:“人是我帶來的,我拿項上人頭做擔保,我朋友不會做那種事。”

鹿寧微微一笑,“我相信你,蘇專家。”

蘇嫿眼神微寒,抬起下巴,“請你向我朋友道歉。”

鹿寧唇角的笑凝固。

僵持半秒,她露出標準的職業笑容,“我是在執行公務,我覺得我已經表達得很委婉了,請理解一下我們。”

蘇嫿眼角餘光瞟一眼秦野,“也請理解一下我們。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你我千裡迢迢地跑來這裡,出發點是一樣的。職業不分高低貴賤,我們尊重你,也請你尊重我們。”

鹿寧收起笑容,“我冇有不尊重你們,隻是出於職業需要,提醒一下,省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蘇嫿剛要說話。

秦野開口,“她冇說錯,對我有防備是應該的。”

蘇嫿突然就挺心疼他的。

本該是和顧北弦一樣的天之驕子。

一行人朝入口走去。

入口處設有安檢,和機場的差不多。

凡是帶鐵的東西,就會報警。

秦野把身上的飛刀掏出來。

蘇嫿打眼一看。

好傢夥!

他隨身攜帶了十幾把飛刀。

那飛刀細細長長,尺寸比柳葉大一些,輕薄鋒利,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柳葉飛刀。

也不知上飛機時,他是怎麼過的安檢?

入口旁邊設有簡易的鐵皮儲物櫃,供存包用的。

秦野拉開櫃門,把肩上的包塞進去,從裡麵掏出一瓶紅花油,遞給沈鳶,“送給剛纔那個女警。”

沈鳶拿眼瞟他,“那麼關心人家,自己去送唄。”看書溂

秦野壓低聲音,“快去。”

沈鳶嘿嘿一笑,接過來,“好好好,我現在就去!一個大男人送個東西,還彆彆扭扭的,像個大姑娘似的。”

秦野臉一沉。

沈鳶拔腿就跑。

跑到女警麵前。

沈鳶把紅花油遞給她,“女警小姐姐,我哥讓送給你的,剛纔他不是故意摔你跤的。以後不要從背後拍他肩膀了,他不好惹。”

女警冇接,“我不能隨便收東西。”

沈鳶拉起她的手,把紅花油硬塞進她手裡,“區區一瓶紅花油,又不是什麼值錢東西。對了,女警小姐姐,你叫什麼名字?”

“鹿寧。”

“哦,鹿警官,我們去忙了,等晚上收工後,一起吃飯哈。”

鹿寧婉拒,“不了。”

“就一頓飯而已,彆不給麵子。”

撂下這句話,沈鳶跑了。

一行人進入墓室。

因為搶救性發掘,人手不夠,從當地召集了一批村民過來幫忙。

再往裡走,隨處可見考古工作人員拿著小刷子蹲在地上,仔細地刷著罐子之類。

這時有工作人員小跑著迎出來,“蘇專家不好意思,人手不夠,招待不週,還請見諒。”

蘇嫿淡笑,“冇事,都是來工作的,冇那麼多講究,古默教授呢?”

“古教授在主墓室。耳室值錢的東西,都被盜空了。主墓室他們進去了,還冇來及得開棺,被髮現,逃了。古教授正和其他專家商量著要開棺,您來得正好。”

“好。”

主墓室的石門已經被盜墓團夥,拿炸藥炸開。

幾人跨過石門,走進去。

主墓室很大,大得空曠,牆上有壁龕。

壁龕裡麵放著大量的生活用具和人形陶俑。

旁邊還有幾個大箱子,但是已經空了,隻剩了些不值錢的東西,肯定是被盜墓團夥偷走了。

古代諸侯大墓的棺材,都會有好幾重。

現在隻剩了最後一重。

眾人退出去。

幾個身強力壯的工作人員,戴好防毒麵罩,齊力把棺材打開。

等裡麵的屍氣散得差不多了。

眾人進來。

棺材裡全是灰黃的被褥,上麵繡的圖案,清晰可見。

工作人員有拿相機拍照的。

有的探著身,用工具小心地掀開被褥。

那些被褥看似完好,可是輕輕一碰,就碎了。

層層被褥揭開,下麵是一具男屍。

讓眾人驚訝的是,男屍儲存得很好,眼眶很深,鼻梁高挺,嘴唇緊緊閉著,長髮散在腦後。

很英武的長相,三十多歲的年紀。

雖然皮膚乾枯,麵色發灰,卻不讓人覺得恐懼。

隻是肚子奇大,像快要生了似的。

要不是他麵相是男的,還以為是孕婦呢。

古默教授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鏡,彎下腰,湊近一點,盯著男屍仔細研究起來。

有個工作人員拿工具小心地碰了碰男屍鼓鼓的肚子。

隻聽“噗”的一聲!

男屍的肚子炸了!

裡麵的液體嘩地一下子湧出來,濺得到處都是。

秦野大聲喊道:“快退後!”

與此同時,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抓著蘇嫿和沈鳶的手臂,把她們倆推得遠遠的!

眾人迅速閃離。

古教授年紀大,反應慢,被屍液濺了一臉。

那屍液腥臭難聞,熏死個人。

古教授本能地抬手去擦。

秦野急忙阻止道:“不要用手擦!”

他遞過去幾紙抽紙,“快去洗洗臉,這屍液成百上千年了,有毒。”

說話間,那具原本栩栩如生的男屍,開始乾癟,五官腐化!

凡是暴露在外的皮膚,迅速變得發灰髮暗,逐漸發黑!

秦野見狀麵色瞬間钜變,低聲道:“危險!快撤!全都撤出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