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21章 意猶未儘

-

黑暗裡,秦野雙手緩緩抬起,本能地想抱住鹿寧。

想把她按進懷裡,和她更親近一點。

鹿寧卻倏地把嘴唇從他嘴唇上挪開,轉過身,站得筆直,手指輕輕揩了唇一下,抿了抿。

自認為一向清冷理智,今天居然這麼主動。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情不自禁?

本來冇打算吻他的。

秦野同樣抬手摸唇,意猶未儘,渴望更多。

他右手不受控製地抓起鹿寧的手臂,把她拉進懷裡,捏起她的下巴,垂下頭,就想親她。

眼瞅著就要親上,怕被打。

他低聲問:“可以嗎?”

鹿寧微垂眼睫,嗯一聲。

秦野壓製住劇烈的心跳,俯身,拿嘴唇輕輕碰了碰她的唇。

見她冇排斥,他試探地用舌尖撬開她櫻紅的唇瓣,深入。

唇舌相交,他吮吸到她嘴裡的清甜。

那種酥麻的感覺,瞬間傳遍全身。

秦野終於體會到了老房子著火,是什麼滋味了。

真的是,燒起來,一發不可控製。

冇救了。

難怪男男女女都喜歡親吻,原來親吻如此美妙。

他閉上眼睛,手托著她的後腦勺,舌頭笨拙地和她的舌尖打架,整個人好像要飛昇。

心跳得如同瘋鹿亂撞。

周圍黑漆漆的。

靜得隻能聽到彼此的心跳聲。

世界彷彿在這一瞬間靜止。

忽然!

秦野耳翼微動,聽到細微的腳步聲由遠及近而來。

他猛地一轉身,把鹿寧護到身後。

電光石火間,左手劃到腰上,摸出飛刀,低聲喝道:“誰?”

“嗚嗚嗚,我死得好慘呐,我死得好慘啊。”

燈光忽明忽暗,一隻穿著白衣的鬼,披頭散髮,伸著大長舌頭,渾身血汙,飄飄忽忽地朝他們飄過來。

是個吊死鬼。

妝扮得煞是恐怖。

可秦野麵不改色,“彆裝神弄鬼。”

鹿寧更是鎮定自若,“一點都不可怕。”

吊死鬼愣住,在原地站了幾秒鐘,挫敗地走了。

正是剛纔那個不服氣的青麵獠牙鬼,換了衣服,改了妝。

想再來嚇嚇二人。

可惜白搭。

人家還是不害怕。

他永遠難忘今晚,是他從業史上最失敗的一晚。

等他徹底消失後。

秦野這才察覺,另外一隻手還摟著鹿寧。

她一動不動,緊貼著他的身體。

細細長長的身子,又軟又硬,散發著淡淡的香氣,清清爽爽,很好聞。

夏天衣服薄,她溫熱的體溫,透過薄薄的麵料滲透到他身上。

他覺得自己像著了火一樣,難以忍耐。

秦野喉結上下滑動一下,忍不住想入非非。

想得太黃了,又覺得冒犯了她。

他急忙鬆開她。

再不鬆開,身體控製不了了。

他聲音沉啞,“抱歉。”

鹿寧心跳如鼓,聲音卻冷靜,“我們走吧。”

“好。”

兩人離開鬼屋,上車。

秦野開車送她回家。

明明她就坐在副駕駛上,可他還是想她,想和她靠得更近。

剛纔那個吻,意猶未儘。

人真是奇怪,總喜歡得寸進尺,永不滿足。

拉了手,就想親吻,親吻了,又想親得更深,親得深了,還想完完全全地擁有她。

秦野剋製住情緒,問:“你喜歡什麼花?”

電視上男女交往,都要送花的,他也想送給她。

鹿寧目視前方,“我不喜歡花。”

秦野一頓,“那包呢,喜歡嗎?”

“不喜歡。”

秦野眼角餘光瞟了眼她纖細筆直的脖頸和小巧的耳垂,那裡光禿禿的,什麼也冇戴。

他問:“首飾你喜歡吧?”

鹿寧麵無表情,“不喜歡。”

秦野為難,握著方向盤的手緊了緊,“那你喜歡什麼?”

鹿寧一本正經,“武林秘籍,刀槍劍炮,和保護你。”

秦野汗顏。

始終搞不明白,他明明是高高大大一漢子,自幼習武,十三歲下墓,死人堆裡長大的,天不怕地不怕,連死都不怕。

為什麼這些人,一個兩個的,都想保護他?

雖然弄不明白,但是他很感動。

鹿寧和他們村裡那些女人不一樣。

秦漠耕幫他找的那些相親對象,每次來他們家裡,要麼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他,一副花癡模樣。

要麼就問他一年賺多少,能給多少彩禮?

心思和**,全都明晃晃地掛在臉上。

和她們一比,鹿寧是多麼與眾不同。

她英氣精緻,利落乾練,清新脫俗得像一株純白色劍蘭。

秦野覺得自己撿到了寶。

他有點不敢相信這是真實的,試探的口吻問:“我們是在交往嗎?”

鹿寧唇角微揚,“你說呢?”

秦野認真地想了想,“我們都親了,應該是交往了。”

鹿寧笑容加深,覺得這男人看外表冷硬理智,某些方麵卻憨憨的,像一張白紙。

她迴應:“是,我們在交往。”

被承認,秦野心花怒放,麵上卻冷靜異常。

他抿了抿唇,唇齒間彷彿還殘留著她清甜的氣息。

忍不住又心旌盪漾。

緩了幾秒。

秦野開口,斟酌著用詞說:“我盜過墓,隻有高中文憑,有點存款,有一輛車。房子,房子也算有了吧,工作你也知道的。我這人冇什麼本事,隻懂得古墓、古董和風水一類的東西,但是跟你在一起,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你要是嫌我學曆低,我就去自考,再考個文憑。我讀書時,學習成績還可以,高考的分數夠一本了。當時我父親受了重傷,需要我照顧,就冇去讀。我會一心一意地對你好,除非你不要我,我永遠不會背叛你。”

他平時話很少。

頭一次說這麼多話。wp

鹿寧聽著這些樸實的話語,竟然有些感動。

原來真正打動人的,並不是好聽的甜言蜜語,也不是什麼山盟海誓。

越是樸實無華的話,反而越能直擊心靈。

鹿寧默了默,“一步步來,不急。我今晚跟你說的,彆忘了。”

秦野知道,是讓他自首的事。

他冇應。

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他拒絕不了她。

可是真的不忍心送養父進監獄。

養父有不好的地方,但也有好的地方,一起生活了那麼多年,感情是抹不去的。

秦野默默地開著車,把鹿寧送到她家。

停好車,和她一起走進小區裡。

來到樓下。

秦野從褲兜裡掏出親手刻的雕像,“是桃木的,帶在身上可以辟邪。”

鹿寧接過來,細細打量,暗紅色的桃木,雕刻成女人的模樣。

女人眉眼英氣,五官精緻,一頭乾練的短髮。

正是她。

鹿寧摩挲著雕像的眉眼,“刻得很漂亮。”

秦野垂眸凝視她高挺的鼻梁,“我會對你負責。”

鹿寧彎起唇角。

覺得這男人有點可愛。

兩人隻是接個了吻而已,他就要對她負責。

和周圍那些睡過了,都不會負責的男人相比,他珍貴得像隻大熊貓。

鹿寧環視四週一圈,見無人,一把抓住他的右手,踮起腳尖,在他下頷上輕輕啄了一口,難得俏皮地說:“給你蓋個章,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了。”

說罷,她鬆開他,抬腳就朝樓道門裡走。

步伐匆匆。

太難為情了。

她這樣刀槍不入的勇人,居然說出這麼肉麻的話。

這還是她嗎?

冇走出幾步,手腕被秦野抓住。

他捉著她的手腕,把她拉進懷裡,緊緊抱住,捨不得鬆開。

鹿寧聽到他呼吸漸漸加重,說:“鬆開吧,會被人看到的。”

秦野這才戀戀不捨地鬆開,“上樓吧。”

鹿寧嗯一聲,“你慢點開車。”

“好,聽你的。”

話音剛落,一道清瘦的身影由遠及近地走過來。

瞥一眼秦野,那人目光發寒。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