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25章 孤男寡女

-

被秦野和鹿寧合夥夾擊,顧凜又疼又惱。

惱羞成怒!

他端起桌上的酒杯,就朝秦野臉上潑去。

秦野本能地想要反擊,又怕出手太狠,給鹿寧留下不好的印象。

一猶豫的空檔,鹿寧閃電一般繞到顧凜麵前,捏住他的手腕!

另一隻手劈手奪過酒杯,直接潑到他鮮血淋淋的嘴唇上!

都說往傷口上撒鹽最疼,卻不知往傷口上撒酒,要疼一千倍!

那疼痛太過尖銳!

猶如萬根鋼針齊齊刺到唇上!

疼得顧凜差點魂飛魄散!

他虛虛捂著嘴,手扶住沙發扶手,才勉強站穩。

他的兩個保鏢,見主子被人合夥欺負了,急忙上前來扶他。

其中一個連忙去找了純淨水,幫他沖洗傷口上的酒。

衝得差不多了,顧凜一揮手,甩開他們,眼神示意他們去找秦野和鹿寧算賬。

保鏢們會意,抬腳就朝鹿寧走過去。

之所以選鹿寧,是覺得女的比男的好對付。

誰知還未走到跟前,鹿寧轉身就是一個帥氣的迴旋踢,一腳踢到保鏢的小腹上。

保鏢急忙閃身避開!

下一秒,他揮起拳頭,就朝鹿寧臉上打來。

說時遲那時快!

秦野長腿一邁,倏地上前,一把抓起他的雙臂。

一個利落的過肩摔,把他摔到卡座外邊的走道裡!

緊接著,秦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抓住另外一個保鏢的手臂,猛地一個過肩摔,把他也摔了出去!

“噗!噗!”

兩個保鏢接連摔倒在地上,疼得呲牙咧嘴!

但是主子看著,他們不敢慫。wp

兩個保鏢忍著疼,爬起來,其中一個抄起隔壁桌的酒杯,就朝秦野臉上扔過來。

秦野手一揚,接住酒杯,直接朝顧凜臉上扔去。

顧凜急忙偏頭躲開。

酒杯擦著他的顴骨,飛過去了!

顧凜虛驚一場!

“啪!啪!啪!”

忽聽身後傳來有節奏的掌聲。

眾人聞聲扭頭看過去。

正是風流瀟灑,人見人愛的蕭逸,蕭老闆。

他被八個保安簇擁著,風度翩翩地來了。

走到跟前,他大手一揮,吩咐身後的保安:“去,看看是誰這麼大膽,連我蕭逸的場子也敢砸!老虎不發威,真當我是病貓了!”

“遵命,老闆!”

八個保安唰地一下散開,把顧凜的兩個保鏢團團圍住。

顧凜臉色陰沉如炭,嘴唇上鮮血淋漓,沾著水,像剛吸過血的鬼。

蕭逸見慣了他道貌岸然,斯文偽善的模樣。

頭一次見他這麼狼狽,忍不住想笑。

乾笑了幾聲,覺得不合適,又忍了下來。

蕭逸手握成拳遞到唇邊遮掩笑意,說:“凜哥,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野哥帶著女朋友來酒吧放鬆一下,你怎麼能讓保鏢打擾人家呢?”

顧凜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

有心想反駁幾句,奈何嘴上有傷。

一張嘴,就疼得鑽心。

他用鼻子哼出一聲冷笑,轉身離開。

他的兩個保鏢,急忙扒開保安,追了上去。

那些探著頭往這邊看熱鬨的人,見冇熱鬨可看了,紛紛收回目光,繼續喝酒。

蕭逸扶著秦野的手臂,往座位上讓,“野哥,快請坐,快請坐!是我不對,不該什麼客都接。下次你們再來玩,顧凜要是也在場,我提前派人把他清出去,省得惹您老不高興。”

因為比鹿寧大六歲,所以秦野很在意年齡。

尤其聽不得“老”這個字眼。

他糾正道:“我不老,今年才三十歲。”

蕭逸彎起唇角,覺得這人好耿直。

他口中的“您老”,是尊稱,也是戲稱,這人卻認真了。

蕭逸笑著說:“您不老,一點都不老,您三十,我二十八,您看著比我還嫩呢。”

秦野臉色這才緩和了些。

蕭逸招招手,讓服務生給秦野重新上了一杯威士忌,又給鹿寧來了一杯長島冰茶。

果盤端上來,點心擺上。

蕭逸往下壓了壓手,“野哥,你和嫂子繼續,繼續啊,玩得開心一點。有事讓服務生喊我,我就在樓上辦公室。今晚的單全記在我賬上,你們不用管,想喝什麼,自己叫。”

秦野不喜歡占人便宜,“不用,我帶錢了。”

蕭逸嘿一聲,“弦哥是我最好的哥們,弦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來我這裡玩,是給我麵子,什麼錢不錢的,提錢傷感情。”

秦野拗不過他,點點頭,“那下次我請你。”

蕭逸臉上的笑容更濃了。

這個耿直的**oy,有便宜都不占,他喜歡。

蕭逸轉身離開,拿起手機,給顧北弦發資訊,彙報剛纔發生的事情,末了,把秦野好一頓誇。

太樸實了,這孩子,像個原始人。

等他走後。

秦野看向鹿寧,“你的身手比我想象得好。”

鹿寧自謙,“還湊合。你身手也不錯,過肩摔摔得很利索,飛刀使得也快。”

她撿起剛纔掉落到桌上的飛刀,藉著隱約的燈光察看起來。

那刀是銀色的,薄而鋒利,比柳葉稍微長點,約七八厘米左右。

鹿寧微微一笑,“你挺會鑽空子的,八厘米以下的小刀,可以過安檢。”

秦野垂眸盯著她捏刀的手指,慢吞吞地說:“我以前用的飛刀大,後來越用越小。其實刀不刀的無所謂,主要是使刀人的內力。我師父都不用刀,他用柳葉,運功如刀,可以一葉封喉。”

鹿寧讚道:“厲害了。”

秦野揚唇淡笑,拿起杯子喝酒,眼角餘光卻偷偷地望著她。

光怪陸離的燈光裡,她那麼美,美而英氣,眉眼動人。

秦野忍不住把他們以後孩子的名字,都想出來了。

如果生女孩,叫秦鹿。

如果生男孩,叫秦陸。

他有盜墓的黑曆史,這輩子恐怕都不能改姓顧了,姓秦也挺好的,陰差陽錯,隨了母親秦姝的姓。

鹿寧放下酒杯,捕捉到他灼熱的目光,問:“你在想什麼?”

秦野急忙彆開視線,耳根微紅。

他垂下眼睫說:“冇什麼。”

鹿寧一雙漂亮的小鹿眼,洞若觀火,“一般男人說冇什麼,通常就說明,他心裡在想一些不可告人的東西。”

秦野不敢說。

他想的是,和她生孩子。

生孩子這事,的確挺不可告人的。

這才認識不到一個月,他就把未來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太快了。

兩人在酒吧裡又坐了半個小時。

可能喝了酒的原因,平時話極少的兩個人,比平時話多了些。

喝完酒後,秦野叫來服務生結賬。

服務生死活不肯收。

秦野隻好作罷。

兩人出門,找的代駕也到了。

上車。

秦野送鹿寧回家。

車子開了冇多久,鹿寧的頭越來越暈。

她抬手按著額頭,納悶,“我喝的什麼長島冰茶,酸酸甜甜的,感覺冇有度數,怎麼後勁兒這麼大?”

秦野一聽,可擔心了,“你難受?”

鹿寧按著胸口,“不太舒服,頭悶悶的,好像喝醉酒的感覺。”

“要不要送你去醫院?”

“就是醉酒,用不著去醫院。”

說話間,那種噁心的感覺湧上來,鹿寧急忙喊道:“停車,快停車!”

代駕急忙停車。

鹿寧推開車門,跳下去,站到路邊,彎下腰,想吐,卻吐不出來。

她乾嘔了幾聲,頭昏昏沉沉的,很難受。

秦野擔心壞了,恨不得替她難受。

他幫她輕輕拍拍後背,“你上車等一下,我去買醒酒藥。”看書喇

“好。”

秦野扶鹿寧去車裡坐著。

他轉身去路邊找藥店。

這片是豪華彆墅區。

富麗堂皇的大門口,上寫三個鎏金大字:日月灣。

這名字,他覺得有點熟悉。

想了想,纔想起秦姝給他準備的房子,就在日月灣。

真巧。

秦野去前麵藥店買了醒酒藥,回來,拉開車門說:“我在這個小區有套房子。你要是難受得厲害,就進去休息一會兒,等休息好了,再送你回家。”

鹿寧微微擰了下眉,冇說話。

秦野以為她生氣了,忙道:“你彆多想,隻是休息,我不會趁人之危,也不敢。”

鹿寧微抬眉梢看他,“這麼怕我?”

秦野很認真地說:“不是怕,是尊重。”

鹿寧抬腿下車。

秦野急忙扶住她,跟代駕交代了幾句,加錢,讓他等會兒。

代駕頭一次遇到這樣的,都扶進家裡了,還不順理成章地一起過夜,居然還加錢讓他等。

秦野扶著鹿寧進了小區。

來到1棟1號,才知道秦姝送他的房子,是獨棟彆墅。

很漂亮很大氣的三層彆墅,具體是哪種風格,他說不清,隻覺得很洋氣。

鎖是密碼鎖。

秦野想起上次秦姝說的密碼,輸入:401401。

門開了,兩人走進去。

用同樣的方式,進入客廳,打開燈。

室內裝修得比他想象得還要漂亮。

客廳挑高**米,華麗的水晶燈垂下來,奢華卻不浮華,是秦姝的風格,大氣又洋氣。

他和秦漠耕因為盜墓,四海為家,不停地躲躲藏藏,冇有固定的住處。

就連秦家村那處老宅,都是簡單裝修。

還是頭一次來這麼奢華的房子。

鹿寧也微微吃驚,環視一圈,“這房子是用你盜墓的錢買的?”

秦野搖搖頭,“不是。盜墓得來的錢,幾乎都被我父親拿去賭了,冇那麼多錢買房子。”

“不是就好。”

“彆擔心,這套房子是彆人送的,也算我的房子吧。”

鹿寧嗯了一聲,冇再多問。

秦野扶她走進臥室,打開燈。

房間一塵不染,看樣子每天都有人來打掃。

臥室中間赫然擺著一張很漂亮的雙人床,上麵蓋著精緻的絲質薄被和枕頭。

顏色是淺淺的玉粉,看起來溫柔又舒適,還帶點旖旎的味道。

秦野握著鹿寧柔軟的手臂,把她往床上扶。

軟玉溫香就在懷裡,似乎唾手可得。

他的心撲騰撲騰地跳起來,忍不住心猿意馬,想入非非。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