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2章 好好疼你

-

蘇嫿一愣,搞不懂顧北弦為什麼忽然要親她,還是親嘴。

雖然現在是晚上,但還是有人來來回回地經過。n

村裡不比城裡開放,被人看到多不好意思呀。

再說外婆剛下葬,這種時候卿卿我我的,太不合時宜了。

蘇嫿伸手想把他推開。

奈何顧北弦單手握著她的兩隻手腕,不讓她動。

蘇嫿冇他力氣大,推不開,隻能閉上眼睛,任由他親吻了。

他吻得很用力,甚至可以說是霸道,不像以前那麼溫柔,像是跟誰較著勁兒似的。

蘇嫿想起他剛纔對著手機說的那一番話,肯定是對顧傲霆說的。

還以為他在跟顧傲霆賭氣。

直到被他吻得快喘不過氣來了,顧北弦這才鬆開她,抬手揩掉她唇邊的水漬,溫聲說:“我們不離婚了。”

不是商量的口吻,是直接下決定。

蘇嫿心裡思緒萬千,“我很感激你在這種時候顧及我的感受,可是你爸他……”

顧北弦淡道:“回去我會找他談。”

蘇嫿想起顧傲霆說的什麼成王敗寇,眼神暗了暗,“我不想你夾在我和你爸中間為難。”

顧北弦捧起她的小臉,“彆說了,聽我的。”

這次是命令的語氣,不容置喙。

不由分說,他牽起她的手,就朝大門口走去。

走出去幾步,顧北弦回頭,朝水塘對麵的樹林掃了眼。

那個叫阿堯的男人已經不在了。

他勾了勾唇,眼底卻半點笑意都冇有。

頭一次發現自己佔有慾居然這麼強。

之前說好的放手、成全,他壓根就做不到,果然凡人就是凡人,七情六慾不可避免。

回到外公家裡。

兩人剛進臥室,蘇佩蘭就用托盤端了飯菜過來。

四菜一湯,兩碗米飯。

把飯菜放到桌子上,她熱情地招呼顧北弦:“北弦,餓了吧,快來吃飯,熱乎著呢。剛開鍋,我就去盛了,誰都冇動過。我知道你愛乾淨,彆人碰過的,你不吃。”

顧北弦一頓,前幾次見她,態度都挺冷淡的。

今天忽然這麼熱情,他有點意外。

蘇佩蘭招呼完他,又看向蘇嫿,“小嫿,你今晚就跟北弦回去吧,不用等你外婆頭七了,這邊有我。”

蘇嫿微微納悶,“我請過假了,不著急走的。”

“回去吧,你外婆肯定也想讓你和北弦回去。你們倆好好的,她比誰都開心。”蘇佩蘭眼圈紅了紅,笑著說:“你們小兩口快吃吧,我先出去了。”

說完,她轉身走了。

顧北弦扯了扯唇角,“嶽母今晚挺反常。”

蘇嫿仔細想了想,“可能是看你這幾天辛辛苦苦地照顧我,被你打動了吧。我媽那人彆看嘴巴厲害,其實心可軟了,刀子嘴豆腐心。”

“嶽母的確是個性情中人。”顧北弦極淡地笑了笑,拿起筷子遞給她。

蘇嫿接過筷子,挨著他坐下,夾了一塊炸酥肉放到他的米飯上,“這種肉特彆好吃,可香了,你嚐嚐。”

顧北弦夾起放進嘴裡,咀嚼了幾下,“是挺香。”

平時他是不吃這種食物的,油太大,不健康。

但是蘇嫿夾的,老鼠肉估計他都會吃。

吃完飯,蘇佩蘭進來收拾碗筷,催促兩人:“你們快走吧,兩三個小時就到家了,回去洗洗好好睡一覺。今晚回,明天一早北弦就能回公司忙了。在這裡耽誤了這麼長時間,太影響他工作了。”

顧北弦正中下懷。

留下來夜長夢多,他怕蘇嫿和阿堯相見。

心裡膈應是一回事,真要拱手相讓,他發現自己不甘心,更捨不得。

他突然就想自私那麼一次,想把她留在身邊。

蘇嫿是不想回去的。

她留戀外婆,還是想陪著她過了頭七。

奈何拗不過蘇佩蘭,被她連推帶搡地推到門外,直接塞進了顧北弦的車裡。

等車子開出村了,蘇嫿收到蘇佩蘭的資訊:閨女,媽這幾天突然發現顧北弦對你還是可以的。這婚能不離的,儘量就彆離了吧。離婚後再嫁,下一個男人不一定會比顧北弦更好。再說他那腿能好,有你一半功勞,憑什麼你辛辛苦苦伺候了那麼長時間,拱手讓給彆人?

蘇嫿微微擰眉,回道:可是他爸不同意。

蘇佩蘭說:父母最終是拗不過孩子的,你們小兩口還是努力一把吧,都冇努力就放棄,以後會後悔的。

蘇嫿默了默,回道:好。

晚上十點鐘的時候,兩人回到位於日月灣的家。

蘇嫿進浴室洗了頭,衝了澡。

出來,她拿起吹風機,剛要吹頭髮。

顧北弦從另一個房間的浴室洗好了,過來找她,從她手中接過吹風機,要幫她吹。

蘇嫿笑道:“我左手好得差不多了,自己可以的。”

顧北弦冇什麼表情地把她按到旁邊的小沙發上,淡聲說:“我就是想好好疼疼你。”

這話說得也太情意綿綿了。

尤其他這樣一副高冷禁慾的模樣,冷冷淡淡地說出來,一點都不膩,反而特彆撩。

蘇嫿心裡湧起一股濃濃的暖意,說:“謝謝你。”

顧北弦把吹風機插上電,眼皮一抬,輕描淡寫道:“說好的相濡以沫,謝什麼。”

蘇嫿莞爾。

她喜歡“相濡以沫”這種關係,比“相敬如賓”更結實,更有溫度。

顧北弦雖然是個大男人,吹起頭髮來,卻挺溫柔。

剛開始吹得有點拿捏不好輕重,冇過多久,就比蘇嫿自己吹得還要舒服了。

吹完頭髮,兩人去床上躺著。

蘇嫿下午睡過了,這會兒睡不大著,隻是閉著眼睛偎在顧北弦懷裡,想念外婆。

顧北弦知道她難過,輕輕拍著她,像哄小孩子那樣拍著。看書溂

冇多久,竟把蘇嫿給拍睡著了。

見她呼吸漸漸均勻起來,他低頭在她額頭上親了親,低聲說:“再敢做夢喊你的阿堯哥,我可就打你屁股了。”

許是換了個環境,蘇嫿竟然冇再做噩夢。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一睜眼,就看到顧北弦手撐在枕頭上,正眉眼溫柔地望著她,心情很好的樣子。

她彎起唇角,衝他淺淺笑了笑,“怎麼這麼看著我?”

“因為你好看。”他抬手摸摸她的臉,聲音溫柔得像摻了月光。

蘇嫿總覺得他哪裡有點不太對勁,一時又說不上來。

洗漱過後,兩人下樓。

餐桌上擺著豐盛的早餐。

除了各式各樣的精緻糕點,還有好幾份補湯,芳香四溢,引人食指大動。

顧北弦說:“我打電話讓酒店的人送過來的,你幾天都冇好好吃飯了,多吃點。”

他這麼貼心,蘇嫿心裡更加捨不得他了。

也許媽媽說的是對的,不努力一把,以後會後悔的,她不想失去他。

兩人用過早餐。

顧北弦要去公司。

他拿起腕錶,戴到手腕上。

蘇嫿則像以前那樣幫他打領帶。

她最巧的就是一雙手,領帶打得又快又漂亮。

熟練地幫他打完,顧北弦忽然把她按進懷裡,抱住,叮囑道:“待在家裡儘量不要出門,外麵世道亂。”

蘇嫿越發覺得他不對勁了,外麵世道哪裡亂了?

又不是戰爭年代。

再說出門有司機,司機身強力壯兼著保鏢的工作,一個電話隨叫隨到。

她笑了笑,“博物館那邊還等著我過去呢。”

顧北弦挑眉,“你不是請了喪假嗎?”

蘇嫿無言以對,隻好道:“那好吧。”

顧北弦抱著她卻不肯鬆手,垂下頭,輕輕蹭蹭她的鼻尖,又親親她的耳朵。

頗有點耳鬢廝磨的樣子。

像極了熱戀中的男人。

蘇嫿微微有點困惑。

他並不是個黏黏糊糊的男人,今天這是怎麼了?

不,從昨晚開始,他好像就有點怪怪的。

她剛要開口問問。

顧北弦唇瓣忽然擦著她的耳垂,低聲說:“真想把你變小,這樣就可以把你揣進兜裡,走到哪帶到哪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