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7章 飽含深情

-

用了三天時間,蘇嫿把八大山人朱耷的畫給拚好了。

太碎了,拚得頭大。

拚完,她開始修複。

曆儘千辛萬苦,終於把畫修複得毫無痕跡。

成畫出來後,她對這幅墨荷圖相當滿意。

整幅畫筆墨凝鍊沉毅,風格雄奇雋永,意境冷峭,以禪入畫,畫麵簡潔,卻餘味無窮。

朱耷在立意、構圖、風格上突破前人畫法,運用墨色乾溼濃淡的變化,抑揚頓挫的筆觸,落筆成荷。

荷梗圓勁挺拔,一氣嗬成,看似迎風搖曳,卻逸氣多姿,與俯仰的荷葉相映成趣。

修複好了,接下來就是找買家了。

她打電話問沈鳶:“京都哪家的拍賣行比較靠譜?”

沈鳶吃了一驚,“那麼碎的畫,這麼短的時間,你就修好了?”

“嗯,完全看不出修補痕跡。”

“天呐,你也太棒了吧!”

蘇嫿微微擰了擰眉梢,把手機拿得離耳朵遠了點。

她覺得沈鳶和沈淮雖然是兄妹,但是這兩人性格差得有點多,沈鳶太活潑了。

不過正好和自己互補,一動一靜。

沈鳶說給打聽打聽,就掛了。

冇多久,她就回電話了,“我打聽過了,京都最大的拍賣行是崢嶸拍賣、保利拍賣,成交率高達80。這兩大拍賣行幾乎累積了國內一半以上的高階收藏家。這些收藏家都是身家幾十億,甚至上百億的高階藏家。”

蘇嫿問:“哪家離我們近?”

“崢嶸拍賣行離我們稍微近一點。”

蘇嫿略一沉思,“那就去崢嶸拍賣行吧。”

“好,我去接你。”

一個小時後,蘇嫿和沈鳶來到崢嶸拍賣行。

兩人走進大廳一看,好傢夥,要排隊。

前麵至少得排了五、六十個人,都是從全國各地帶著藏品,來這裡進行拍賣的。

因為拍賣前,要鑒定、稽覈,洽談起拍價,手續比較麻煩。

來都來了,蘇嫿和沈鳶也站在大廳裡排上了。

從早上排到中午,前麵隊才少了一半,倆人腿都要站酸了。

蘇嫿說:“要不我們換家吧。”

“再等等吧,另一家人不一定少。”沈鳶彎腰去捶打痠疼的腿。

捶了會兒,她直起腰伸了個懶腰。

突然,她眼前一亮,指著前方電梯那裡,衝蘇嫿喊道:“快看,帥哥!”

她聲音不小。

眾人齊刷刷扭頭朝她看過來。

但也隻瞟了她一眼,就把視線移到旁邊的蘇嫿身上了。

因為蘇嫿長得實在太引人注目了。

烏髮紅唇,瓜子臉白得發光,漂亮的秋水眼濕漉漉的,眼神很靜,亭亭玉立,無慾無求地站在那裡,像從遙遠的古畫裡穿越過來的。

眾目睽睽,蘇嫿被看得有點不好意思。

她偏頭,避開眾人的視線,順著沈鳶指的方向看過去。

那人長得是挺帥。

個子很高,穿帥氣的黑色夾克,黑長褲,寸短的頭髮,五官英俊深邃,尤其那雙眼睛,漆黑沉鬱,自帶故事感,直擊蘇嫿的心臟。

蘇嫿一眼就認出了他。

是前些日子在京都大酒店,撞到的那個男人。

他有一雙像極了阿堯的眼睛。

想到阿堯,蘇嫿開始胸悶,透不過氣來,心疼得漸漸縮成小小一團。

她按著胸口,眉頭緊蹙。

男人彷彿注意到了她們,偏頭朝身後的人吩咐了幾句,離開了。

冇過多久,就有穿西裝打領帶的工作人員,過來找蘇嫿,說:“請問你是蘇嫿小姐嗎?”

蘇嫿點點頭,“我是。”

“我們少董有請。”

蘇嫿微微詫異,“我不認識你們少董。”

工作人員看了看她手中卷著的畫,“你們不是來拍賣古畫的嗎?”

“是。”

“我們少董要看您手裡的畫。”

蘇嫿和沈鳶跟著工作人員,乘電梯來到了他們少董的辦公室。

辦公室很大,裝修得古色古香的。

東麵牆上掛了一幅鄭板橋的墨竹圖,背靠寬大的落地窗。

他們少董坐在黑色的真皮座椅上。

很年輕,二十五、六歲的模樣,長相帥氣,利落,又穿著黑色夾克,和古色古香的裝修有點格格不入。

少董就是剛纔在大廳看到的那男人,那個眼睛像極了阿堯的男人。

蘇嫿怔住。

近距離地看,男人的眼睛更像阿堯了,簡直就是一模一樣。

但是也就隻有眼睛像,其他鼻子、臉型、膚色、身高都不像。

她記憶裡的阿堯是白皙清瘦的少年,好看得像漫畫裡走出來的。

眼前的男人膚色偏深,身軀勁挺有力,寸短的頭髮,五官深邃立體,有棱有角。

身上所有的雄性特征都很明顯。

是英俊鋒銳的成熟男人。

沈鳶眼睛又開始放光了,小聲讚歎道:“好年輕好帥氣好有型的少董啊。”

男人從椅子上站起來,邁著一雙長腿朝她們走過來。

蘇嫿靜靜薄薄地站在那裡,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他的眼睛。

那雙眼睛就像一把開啟她痛苦記憶的鑰匙,一打開,裡麵全是層層疊疊不可觸摸的痛。

男人走到她麵前,伸出右手,彬彬有禮道:“你好,蘇小姐,我叫顧謹堯。”

蘇嫿聽到“堯”字頓了一下,下意識地去看他伸過來的手,手指修長有力,右手食指兩側有一層薄繭。

那是一隻常年握槍的手。

沈鳶見蘇嫿一直呆立不動,碰了一下她的胳膊,“蘇嫿,快跟人家握手啊。”

蘇嫿這才伸手去握他的手。

他們握了很長時間。

超過了正常握手的時間。

蘇嫿自從看到顧謹堯的眼睛後,整個人腦子都是懵的,恍恍惚惚,冇意識到握手的時間太長了點。

直到沈鳶咳嗽一聲,說:“蘇嫿,你快把畫打開,給顧少看看。”n

蘇嫿這才察覺失態,連忙把手從他手裡抽出來。

顧謹堯伸手去接她的畫,眼睫微掀,瞥了下她被門夾斷過的左手。

那麼漂亮的手指留下了疤,指甲還是黑紫色的,冇完全蛻乾淨。

他眼神冷了冷,接過畫,不動聲色地展開,仔細看了眼畫麵和紙,又看了看上麵的幾個紅色鈐印,說:“是八大山人的真跡,你們打算賣多少錢?”

沈鳶急忙說:“我上網查過,八大山人朱耷的墨荷圖,曆年成交價都在一千萬以上。”

顧謹堯冇理她,又問了蘇嫿一遍:“你打算賣多少錢?”

蘇嫿臉色蒼白,微微走神,心不在焉地說:“都行。”

顧謹堯把畫放到桌上,淡淡道:“我出一千兩百萬,這幅畫我買了。”

蘇嫿驚訝極了,“你要買?”

顧謹堯低嗯一聲,“家父酷愛收藏八大山人的畫,正好缺一幅墨荷。”

見他是認真的,蘇嫿打起精神來,說:“這幅畫破損厲害,是我修複過的,不必給這麼高的價格。”

修冇修過,上儀器一測,就能驗出來。

蘇嫿不想瞞,也瞞不住。

顧謹堯垂眸看著她,冇什麼表情地說:“有錢難買我喜歡,就一千兩百萬吧,現金還是轉賬?”

蘇嫿默了默,“都行。”

“賬號給一下,我讓財務給你轉賬。”

蘇嫿冇想到他這麼痛快,遲疑了下,“你不找鑒定專家來鑒定一下真假?”

顧謹堯瞥了眼桌上的畫,語氣十分篤定,“八大山人的墨荷藝術獨步古今,堪稱逸品,普通人很難仿出來。即使仿,也隻能仿形,仿不了他的神韻,這幅畫形神俱備,一眼真。上麵的幾枚鈐印也是真的,我相信自己的眼力。”

蘇嫿還想說什麼。

沈鳶拿手碰了碰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再說了。

蘇嫿便報了自己的銀行賬號。

對方應該是開通了大額轉賬實時到賬功能,等簽過合同後,蘇嫿就收到了一千兩百萬的到賬資訊。

事情進行得太過順利,蘇嫿覺得有點不真實,懵懵怔怔,像做夢一樣。

同顧謹堯說了聲“謝謝”,她拿著合同,和沈鳶離開。

走到門外,聽到男人在背後喊:“蘇嫿。”

那一聲“蘇嫿”,彷彿飽含深情。

不知怎麼的,蘇嫿眼裡忽然就有了一層薄薄的淚水。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