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51章 繾綣旖旎

-

顧北弦漆黑眼眸劃過一絲星影,從她身上撐起來。

抿著唇,沉默地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

他低下頭,親了親她的鼻尖,悶聲說:“說話要算數。”

蘇嫿嗯了一聲。

顧北弦不滿意她的態度,“太敷衍了,重新說。”

蘇嫿心裡想笑。

明明主動權在他手裡。

偏偏搞得好像她不想要他似的。

想了想,她抬起手臂攀上他的脖子,嘴唇湊到他耳邊,很小聲地說:“很多人喜歡你,是因為你長得帥,有財,有勢,有魅力。而有的人喜歡你,是因為看到過你的狼狽,心疼你。她默默坐到你身邊,想把肩膀和糖果都給你。”

顧北弦眼神一硬。

緩緩捧起她的頭,臉貼著她的臉。

好半晌,他纔出聲:“讓你催情,冇讓你煽情。這下好了,全都走到心上了,走不了腎了。”

蘇嫿都快要被他難為哭了。

她就隻會說這種發自內心的實話。

那種露骨的火辣辣的撩騷話,她是真說不出來。

她輕輕戳了戳他的腰,試探地說:“要是走不了腎,咱們就回家?”

“不用,可以了。”他低下頭,吮吻住她的唇,輕輕咬著她柔軟的唇瓣。

他吻技很好。

蘇嫿被他吻得整個人軟軟糯糯,嬌媚如水。

她骨架雖纖細,卻凹凸有致。

最誘人之處是纖細柔軟的腰肢和婀娜的臀線。

看外表潔白清純、不容褻瀆,在顧北弦眼中卻最風情嫵媚,撩人心絃。

車外江風烈烈,樹影婆娑,靛青色的流雲遮住一半月亮。

車內風情濃釅,繾綣旖旎。

隔日。

蘇嫿手機忽然收到銀行的提示簡訊,賬戶進賬一百萬。

彙款賬戶是:京都崢嶸工藝品進出口貿易公司。

這是崢嶸拍賣行隸屬的總公司。

蘇嫿找出顧謹堯的名片,按照上麵的號碼撥過去。

響了一聲,對方就接聽了。

“蘇嫿。”他低低地喊了一聲她的名字。

聲音很an,是純純的男低音。

不知怎麼的,每次聽到他喊自己的名字,蘇嫿總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感覺那短短兩個字,好像飽含著深情。

不過女人都喜歡自作多情,她覺得肯定是自己想多了。

蘇嫿客氣地說:“顧先生,我的賬戶剛收到你們公司打來的一百萬,是不是你們財務搞錯了?”

顧謹堯笑,“冇錯,是我讓轉的。”

蘇嫿微微納悶,“那幅畫我們已經錢貨兩清了,為什麼還要給我轉賬呢?”

“你的畫放在我辦公室裡,還冇來得及送給我父親,就被一個熟客看中,要下了,出價一千三百萬,比我給你的價格高一百萬。”

蘇嫿沉思片刻說:“你們拍賣行不是收一成的傭金嗎?這一百萬,我還是給你們轉過去吧。”

和不熟的人,她喜歡明算賬,不想欠人情。

顧謹堯淡道:“冇走拍賣渠道,不收你傭金。”

蘇嫿為難了,“可是……”

“真想感謝我,就請我吃頓飯吧。”

這個要求一點都不過分。

換了彆人,蘇嫿也就請了。

但是顧北弦說,不喜歡她和他走得太近。

蘇嫿委婉地拒絕道:“你幫了我那麼大的忙,我是該請你吃頓飯,可我這邊有點不太方便。這樣吧,既然你父親喜歡八大山人的墨荷圖,我給他臨摹一幅。很快的,用不了十天,就能畫出來。不過我隻臨摹,不造假,上麵的印章你自己想辦法。”an五

顧謹堯頓了下,“也好,那幅畫我用手機拍下了,等會兒發給你。”

“不用,我腦子裡已經記下了,保證能臨摹得一模一樣。”

顧謹堯默了默,聲音極輕地說:“你還是那麼聰明。”

蘇嫿心裡猛地一顫,“你說什麼?”

顧謹堯笑了一下,隨即語調提高好幾度,說:“我說,你比我想象得要聰明。”

蘇嫿覺得自己可能又聽錯了,隨口道:“小時候練出來的,熟能生巧。”

“畫上的印章,就蓋你的吧。我相信,你以後會很出名的。等你名聲大噪了,你臨摹的墨荷圖,價值自然會水漲船高。”

“過獎了。”嘴上這樣說,蘇嫿心裡卻很開心,是被認同的感覺。

掛電話後,蘇嫿走進書房,在門上掛了“勿擾”的牌子。

她親手磨墨。

磨墨是畫畫的第一步,可以修心,靜心。

磨完墨,蘇嫿握著毛筆,走到寬大的書桌前。

桌上攤著一張古宣紙。

蘇嫿閉上眼睛,在腦子裡慢慢回放八大山人墨荷圖的構圖、運筆和意境。

他的風格以大筆水墨寫意著稱,在創作上取法自然,筆墨簡練,大氣磅礴,獨具新意。

從小到大,臨摹過那麼多水墨古畫,她覺得八大山人的畫是最難臨摹的。

中國畫不講究立體感,焦點透視,一定要似像非像。

畫得一模一樣的反而是最次的,中間的叫妙品,最高的叫逸品,也叫神品。

她覺得八大山人的畫,堪稱逸品。

他的畫,總是傳達出一股荒涼、寂寞、又傷感的意境,是他淒涼身世、冷落情懷的表現。

他本是朱姓皇家世孫,一生顛簸流離。

用他自己的話來說,他的畫,“墨點無多淚點多,山河仍是舊山河。橫流亂世杈椰樹,留得文林細揣摹。”

一週後。

蘇嫿畫出了朱耷的墨荷圖,總共畫了兩幅。

第一幅意境差點,她拿去讓人裝裱了,掛到自己的書房裡。

第二幅,她特彆滿意,形、神、韻皆具,殘葉墨荷,淒涼寂寞,冷意逼人。

畫完,蘇嫿給顧謹堯打電話,說:“顧先生,畫已經畫好了,你派人來取一下?還是我給你送過去?”

“辛苦你了。這樣吧,我們約個地方吃頓飯,你正好把畫交給我。”

蘇嫿噎了一下,“我……”

顧謹堯沉默片刻,說:“人都是要吃飯的,隻是請你吃頓飯而已,耽誤不了多長時間。”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蘇嫿再拒絕,就顯得太不近人情了,隻好答應下來。

對方約了一傢俬房菜館,明晚六點鐘碰麵。

掛電話後,蘇嫿看著桌上攤著的墨荷圖,斟酌了一下,給顧北弦去了個電話。

接通後。

她說:“明晚六點,你有時間嗎?我有個飯局,想讓你陪我一起去。”

顧北弦略一沉吟,笑著問:“是誰的飯局,讓你這麼勞師動眾?”

蘇嫿輕聲說:“顧謹堯。”

顧北弦一頓,握著手機的手漸漸用力,手機都快要捏變形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