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52章 爭風吃醋

-

蘇嫿猜到他可能生氣了,急忙解釋道:“那幅畫放在他辦公室裡,被一個熟客花一千三百萬買走了。他把多的一百萬打給了我,我要給他打回去,他不要,說請客吧。我婉拒了,就重新畫了一幅墨荷圖送給他,可是他又要請我吃飯。我推脫不過去,隻好讓你陪我一起去了。你要是冇空,我就叫沈鳶陪我。”

話音剛落,手機裡就傳來顧北弦的聲音:“我有空。”

蘇嫿莞爾,“謝謝你。”

次日,晚六點。

蘇嫿和顧北弦來到顧謹堯定的私房菜館。

這傢俬房菜館的老闆,據說祖上在宮裡做禦廚,每天隻做八桌,每桌隻做八道菜,不接受顧客點菜,也從不多做。

生意卻好得不得了。

來就餐要提前三天預定,最盛時,要提前三個月才能定到桌。

菜館前身是民國時期一個軍閥住的小洋樓改造的,環境複古旖豔,彆有風味。

兩人到的時候,顧謹堯已經提前到了。

看到站在蘇嫿身邊的顧北弦,顧謹堯眼神暗了暗,隨即揚起唇角,笑道:“你好,顧總。”

顧北弦眉眼清冷,冇什麼表情地衝他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

三人入座。

蘇嫿把手裡的畫小心地打開三分之一,遞給顧謹堯,說:“顧先生,你看看,還滿意嗎?”

顧謹堯接過來,拿在手裡,一點點展開,垂眸細細觀賞。

賞完,視線從畫上挪開,看向蘇嫿。

唇角漾起一絲笑紋,他讚道:“果然冇看錯你,這幅畫形、神、韻皆備,惟妙惟肖,替家父謝謝你了。”

蘇嫿淺淺一笑,“應該的。”

坐下的時候,餘光瞥到顧北弦涼著一張臉在喝茶。

她把手從桌下伸過去,揉了揉他的腿,哄他。

那隻調皮的手,被顧北弦反手抓住,握在掌心裡,慢慢摩挲著。

他的臉色也稍稍好看了點。

因為是提前預定,菜上得很快。

有佛跳牆、蘭花熊掌、枸杞魚翅湯、冰糖血燕窩等。

顧謹堯輕輕撥動桌上的旋轉玻璃,把冰糖血燕窩轉到蘇嫿麵前,“蘇小姐,特意為你點的。”

蘇嫿客氣地說:“謝謝。”

顧北弦眸色微冷,抬眸,朝候在一旁的服務生招了招手。

服務生走過來,恭恭敬敬地問:“顧總,請問您有什麼需要?”

顧北弦從錢包裡抽出一張卡,遞給她,“這桌我請,刷卡。”

蘇嫿啼笑皆非。

說好的,顧謹堯請客。

人家就說了那麼一句話,他就要結賬,太不給人麵子了。

服務生微笑著說:“顧總,這位顧先生已經提前結過賬了。”

顧北弦捏著銀行卡的手,依舊停在半空中,命令的語氣說:“把他的錢退回去,刷我的卡。”

服務生左右為難,隻好看向顧謹堯,“顧先生,您看……”

顧謹堯唇角勾起抹極淺的弧度,似笑非笑,對顧北弦說:“顧總,這次我請,下次你再請吧。”

蘇嫿偏頭看向顧北弦。

他保持原先的姿勢冇動。

蘇嫿知道他好麵子,需要個台階下。

她把銀行卡從他手裡輕輕抽出來,塞回錢包裡。

見他臉色還是不太好看,她又拿起湯勺舀了一勺燕窩,喂到他嘴裡,笑著說:“你最近工作忙,吃點燕窩清清火。”

顧北弦冇拒絕,張嘴含住,極斯文地吃起來,臉色也漸漸恢複正常。

蘇嫿暗暗鬆了口氣。

總算是把這關給糊弄過去了。

來之前,她萬萬冇想到,平時斯文有禮,處事極有風度的顧北弦,也有這麼較真的時候。

明明是雙商俱高,氣度風華的商界精英,此時卻像個熱戀中的毛頭小夥子一樣,爭風吃醋。

挺反常。

蘇嫿凝神沉思間,顧北弦拿起湯勺舀了一勺魚翅湯,遞到她嘴邊,眉眼溫柔地凝視著她,溫聲說:“你最近熬夜畫畫,累壞了,吃點魚翅補補。”

蘇嫿有點窘。

顧謹堯就坐在對麵看著呢。

跟他又不熟,當著人家的麵,這樣喂來喂去的,多不好意思。

可是顧北弦好勝,她不能不給他麵子,便張嘴吃下,笑著說:“你也吃。”

顧北弦嗯一聲,指了指她麵前的燕窩,“你餵我。”

蘇嫿哭笑不得。

不過今天這飯局,是她叫他來的,麵子自然得給足,便照做了。

顧謹堯冷眼旁觀,極輕地搖了搖頭。

男人最懂男人。

他懂顧北弦的心思。

這超強的危機感,也是冇誰了。

接下來,這夫妻倆就像冇長手似的,互相喂來喂去。

顧北弦喂完蘇嫿。

蘇嫿再喂顧北弦。

顧謹堯靜默地坐在對麵,看著冇羞冇臊互相餵食的兩個人,一言不發。

明明一桌子山珍野味,他卻吃得味同嚼蠟,隻想快點吃完,走人。

吃得差不多時,顧北弦對蘇嫿說:“我出去抽根菸。”

平時蘇嫿是不喜歡他抽菸的。

但是在外麵,她給足他麵子,笑著說:“去吧,少抽點。”

顧北弦嗯了一聲,衝顧謹堯遞了個眼色,推開椅子站起來,率先走了出去。

“蘇小姐,我也去抽根菸。”顧謹堯對蘇嫿說了聲,隨後走出去。

兩人一前一後,去了吸菸室。

走到窗前。

顧北弦推開窗戶,拿出煙盒,抖出一根,遞給顧謹堯。

顧謹堯接過,卻冇點燃,隻捏在指間把玩。

他隨手拉了把椅子坐下,長腿交疊,臉上的表情是笑著的,眉眼間卻鋒銳難掩。

顧北弦清貴頎長的身軀,慵懶隨意地倚在窗前,目光涼涼地看著他,一挑眉,“你姓陸?”

顧謹堯漆黑瞳孔微微一硬,冇什麼語氣地說:“我姓顧,是顧崢嶸的兒子,今年纔回國。”

顧北弦冇接話,抿著唇,涼涼淡淡地看了他幾秒。

把煙放進嘴裡,扣動打火機,點燃,深吸一口,緩緩吐出煙霧。

白煙繚繞,他俊朗英氣的臉,被煙霧模糊了輪廓,看不清表情。

兩人都不說話。

黑壓壓的沉默把整個房間塞得滿滿的。

冷冰冰一大段沉默過後。

顧北弦開口了。

他也不看顧謹堯,微垂眼睫,睨著手裡的煙,漫不經心的語氣說:“楚鎖鎖的手和臉,是你動的手吧?”

顧謹堯臉上的笑凝固了,手指一用力,指間的煙被掐成兩截。

他聲音淡漠極了,“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顧北弦視線在他指間的煙上劃過,眸色漸漸變得耐人尋味起來,薄唇微啟道:“蘇嫿是我妻子,不管你姓什麼,都不要來打擾她。”

顧謹堯聳聳肩,表情挺挑釁,“你在怕什麼?”

顧北弦眸光微冷,睨著他,身上的氣壓一瞬間變得極低。

顧謹堯朝他勾了勾嘴角。

那笑裡,彷彿藏著刀。

顧北弦也笑了,把煙往菸灰缸裡彈了彈,不鹹不淡地說:“今天是蘇嫿主動叫我來的。她有多在乎我,剛纔你也看到了。”

他語調微沉,唇角笑意盈盈,卻難辨情緒。

顧謹堯頓一頓,收斂了笑意。

“保護好她。”撂下這句話,他推了椅子,站起來就要走。

顧北弦眼神冷透了,“你一個外人,這麼關心我太太,不覺得有失分寸嗎?”

顧謹堯腳步一頓,冇什麼表情地說:“她那種人才,百年難得一遇,人人見而護之。”

說完,把掐斷的煙扔進垃圾桶裡,抬腳走出去。

看著他揚長離去的身影,顧北弦眸色晦暗至極,雙拳緩緩握緊。

指間的煙攥進手裡。

灼熱的菸頭燙到掌心,都冇感覺到痛。

把煙扔掉,他從西褲兜裡拿出手機,撥給蘇嫿,“走吧。”

“好的,一樓大廳見。”蘇嫿溫柔地說。

顧北弦淡淡嗯一聲。

蘇嫿掛斷電話,拿著包走出來,正好碰到顧謹堯。

她衝他微微一笑,“謝謝你今晚的盛情款待。”

顧謹堯笑意深濃,“應該的。”

蘇嫿禮貌地說:“再見。”

顧謹堯垂眸望著她,眼神溫柔,輕聲道:“再見。”

仔細聽,能聽出這普普通通的兩個字下麵,藏著隱匿的留戀。

可惜蘇嫿冇仔細聽,整顆心都撲在顧北弦身上。

她腳步飛快地走了,像一陣風一樣。

顧謹堯沉默地注視著她的背影。

那抹纖細單薄的身影,順著走廊越走越遠,越走越遠。

直到完全看不見,他才緩緩收回目光,漆黑的眸子更加幽深,像一汪深不見底的湖。

蘇嫿來到一樓,和顧北弦碰麵。

兩人出了私房菜館。

一出門,蘇嫿長長地鬆了口氣。

這頓飯吃得真是累啊。

可是不叫顧北弦過來,萬一以後被他知道了,肯定又不高興。

本就岌岌可危的婚姻,得好好嗬護。

兩人上車。

車門關上,顧北弦忽然抬手,把蘇嫿勾進懷裡,捏起她的下巴就親起來。

越吻越狠,蠻力十足,像跟誰較勁似的。

親得這麼用力,其實毫無快感可言,不過蘇嫿冇推開他。

冇辦法,自家男人,隻能慣著了。n

這邊,顧謹堯拿著蘇嫿的畫,開車離開私房菜館。

回到住處。

剛一坐下,就接到母親從國外打來的電話,“聽說你去見顧北弦了?”

顧謹堯微微皺眉,淡應一聲。

“你答應過我,不會去見那家人,我才同意你回國的。”

顧謹堯眉眼漠然,“我請蘇嫿吃飯,他自己來的。”

“蘇嫿也是那家的人,你好自為之吧。”母親掛了電話。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