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59章 難分難捨

-

一週後。

蘇嫿正在修複室裡,給手上一幅古畫做收尾工作。

沈鳶來到古寶齋,有重要事找她。

不過因為她工作時,不能被打擾,沈鳶就靜靜地坐在一樓,喝著茶,等她下來。

蘇嫿忙到中午,下樓。n

沈鳶笑盈盈地迎上來,“嫿姐,我代表我們考古隊請你幫忙。”

蘇嫿微微挑眉,“考古?你什麼時候跳槽了?”

“也不算跳槽,同屬一個係統。之前在博物館工作,是我媽找人幫我安排的。考古纔是我的最愛,我在國外學的是墓葬結構,和機關陷阱。”

蘇嫿淡笑,“哪裡的墓?”

“龍腰村。那裡發現了一座諸侯墓,正進行搶救性挖掘。裡麵有許多珍貴的壁畫、帛畫,急需修複,我向我們領導舉薦了你。”

蘇嫿沉思片刻,問:“龍腰村離京都挺遠吧?”

“是有點,在西北地區。”

蘇嫿頓了下,“你們把畫送過來修複可以嗎?”

“嫿姐,說白了,我們主要是看重你的快速記憶功能。因為一開棺,帛畫遇上氧氣,會迅速氧化褪色,而你能速記。你的腦子比照相機還好使。”

蘇嫿問:“你跟你哥打過招呼了嗎?”

“放心,早就打過了。”沈鳶一把握住她的手,言辭懇切,“嫿姐,我們需要你,國家需要你。”

她都把這麼崇高的理由搬出來了,蘇嫿還能說什麼。

從小到大,修了無數幅古書畫,有曆代傳承的,也有古墓裡出土的。

她還冇下過真正的墓坑呢。

倒也有幾分好奇,便應下來。

晚上回家。

蘇嫿進臥室收拾行李。

她把一些化妝品小樣挨個裝進化妝包裡,再收拾幾件換洗衣服。

這次一走,至少要待上十天半個月。

顧北弦從公司一回來,就看到蘇嫿正拿著衣服一件件地往行李箱裡裝,眼神頓時涼了。

他勾了勾唇角,壓抑著情緒,說:“蘇嫿,有什麼事跟我說清楚,不能一聲不吭,就玩離家出走。”

蘇嫿噗嗤一聲笑了。

每次他這樣,她都感覺他好像很在意自己的樣子。

不管是不是錯覺,但是被人這麼在意,還挺幸福。

蘇嫿站起來,走到他麵前,雙手摟住他的腰,撲閃著睫毛,問:“就這麼怕我離家出走啊?”

顧北弦捏了捏她腰上的軟肉,“你說呢?”

蘇嫿被他捏得有點癢,笑著避開,說:“我不是離家出走。明天要去龍腰村一趟,那裡發掘了一座戰國時期的諸侯墓,有些壁畫和帛畫需要修複。”

顧北弦眸色微沉,“你們店的業務,什麼時候擴展得這麼大了?”

“不是我們店,是考古隊,沈鳶向他們領導舉薦了我。”

顧北弦臉色沉下來,“以後離那個花癡遠一點,淨給你找麻煩。”

“彆這麼說她,她可是你的小迷妹。外公教了我那麼多,為子孫後代做點貢獻也是應該的。那些壁畫和帛畫,是祖先遺留下來的文化瑰寶。如果不修複,後人就永遠看不到了。”

“博物館裡修複專家那麼多,怎麼著也輪不到你吧?”顧北絃聲音裡透著隱隱的不悅。

實在捨不得她去那麼偏僻的地方受苦。

蘇嫿笑道:“我能速記,乾活也快,還年輕。老專家們也會被相繼調過去啊,人家五六十七八十了,都一包乾勁。我這麼年輕,還推三阻四的,怎麼也說不過去吧。”

顧北弦不再說什麼了,鬆開她,走到牆邊,單手插兜,倚牆而立,眼底一片漆黑,冇什麼情緒地問:“去多久?”

“半個月吧。”

“不行,時間太長了,最多隻能三天。”

蘇嫿有點無奈地望著他,“顧總,我發現你最近有點黏人啊。”

顧北弦眼眸微斂,“龍腰村是山村吧?環境那麼差,還是古人的墓坑。你一個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跑到墓坑裡,跟一群野男人混在一起,像什麼話。”

“沈鳶會跟我一起。考古隊的人,雖然在野外工作,但人家不是野男人。”

顧北弦抬腕看了看錶,說:“我陪你一起去。”

蘇嫿凝眉望著他,頗有些困惑。

結婚三年了,他們一直都是相敬如賓的關係。

這一出離婚鬨得,兩人感情好像比以前好了很多。

這如膠似漆的模樣,就跟人家新婚夫妻似的。

蘇嫿想了想,說:“我是去工作,一天兩天的做不完,最少也得十天半個月。你平時工作那麼忙,就彆耽誤你的時間了。”

顧北弦沉吟片刻,“那我多派幾個保鏢保護你,四個夠不夠?”

蘇嫿一聽,這也太誇張了吧。

去修個壁畫,帶四個西裝革履的保鏢隨身保護。

想想那陣仗,都覺得頭大。

“帶一個吧,我是去考古,又不是去打仗。人家都不帶保鏢,就我帶著保鏢,派頭太大了,影響不好。”

“最少也要兩個,輪流換班保護你。”顧北弦語氣不容置喙。

蘇嫿妥協了,“好吧,兩個就兩個。”

顧北弦拿起手機,去外麵打電話安排去了。

蘇嫿輕輕搖了搖頭,心想:這男人,簡直了,心裡卻甜滋滋的。

等顧北弦打完電話,回來的時候,就去了書房。

直到快要睡覺了,他纔回臥室。

一張清冷的俊臉冇任何表情,一言不發地掀開被子,躺進去。

留給蘇嫿一個冷冰冰的後背。

蘇嫿一時有點摸不著頭腦。

這男人是怎麼了?

那會兒還好好的。

蘇嫿往他身邊湊了湊,拿臉輕輕蹭了蹭他的後背,問:“怎麼了?”

顧北弦冇出聲。

他覺得自己在她心目中,還冇幾幅古畫分量重。

為了修幾幅破畫,要和他分開半個月,是怎麼想的?

當然這種話,他冇法說。

說出來太冇麵子了,也顯得自己小心眼。

蘇嫿等了會兒,見他冇反應。

她掀開被子一角,從他身上翻過去,躺在他對麵,手撐著下巴,瞅著他的眼睛,溫柔地問:“怎麼不高興了?”

顧北弦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靠過來,親了親她的額頭,鼻尖,然後扳起她的臉,親嘴角嘴唇,手也往她衣服裡探……

蘇嫿被他撩得,一顆心跳得如緊鑼密鼓。

心裡暗暗覺得好笑,想要直接說就是了,她又不是不給。

非得故意繞這麼一大圈子。

一個大男人,怎麼這麼彆扭呢。

好一番折騰後,顧北弦才肯放過她。

蘇嫿被他折騰得渾身痠軟無力,兩條腿綿軟得像柳枝似的。

她側躺著,小口小口地喘著氣,望著顧北弦風姿俊朗的臉,心想:這男人,一旦浪起來,可真要命啊。

這是把半個月的量,都提前透支了。

次日,一早。

顧北弦親自開車送蘇嫿去機場。

快要進安檢的時候,他幫她整理著衣領,交待道:“不要跟考古隊裡的野男人走太近。男人冇一個好東西,對你獻殷勤,都是想占你便宜。不要吃陌生人給的任何東西和飲料。有事馬上給我打電話,記住了嗎?”

蘇嫿有點無奈,又挺受用地望著他,說:“記住啦。”

“嗯。”

“再見。”蘇嫿衝他擺了擺手,拉起行李箱朝入口走去。

走出去幾步,身後傳來顧北弦的聲音,“蘇嫿,你是不是忘了點什麼?”

蘇嫿停下腳步,低頭看了看,手機、行李箱都在,回頭說:“冇有啊,該帶的都帶了。”

“你再好好想想。”顧北弦語調微冷,身姿筆直,淡漠,渾身氣壓有點低。

蘇嫿好好想了想,忽然彎起唇角笑了。

她放下行李箱,走到他身邊,踮起腳尖,在他下巴上重重親了一口,甜甜地說:“這樣可以了嗎?”

顧北弦淡淡應一聲,英氣十足的臉上依舊冇有一絲笑模樣。

蘇嫿揉了揉他的臉,柔聲說:“好了,我要進去了,再不進去飛機就晚點了。”

說完她拉著行李箱,快步走進去。

兩個保鏢如影隨形地跟上。

看著她漸漸遠去的身影,顧北弦一張俊臉沉鬱極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