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63章 我很想你

-

啪!

保鏢又捱了重重一巴掌。

被打得連連退後幾步,差點摔倒。

半邊臉登時又腫了起來。

落下清晰的五根手指印,和右邊臉對稱。

顧北弦眼神陰翳極了,厲聲斥道:“讓你們保護好蘇嫿,你們就是這樣保護的!出了事,不第一時間通知我,竟敢撒謊矇騙我!一群膽大包天的廢物!”

他已經很久冇發過這麼大的脾氣了。

一張俊臉陰沉得能擰出水來。

渾身氣壓低得嚇人。

房間裡安靜極了。

所有人都大氣不敢出一聲。

保鏢反應過來後,馬上揮起手左右開弓,朝自己臉上不要命地打起來。

一時間,屋裡隻剩了清脆的劈啪聲。

保鏢邊打邊懺悔:“顧總,我錯了,我千不該萬不該,不該下樓去買菸。我就出去了那麼幾分鐘,少夫人就被人鑽了空子。我更不該怕受責罰,撒謊,還讓少夫人幫著我一起圓謊,讓你們倆產生誤會。要打要罰,全憑您處置。”

蘇嫿見顧北弦神色陰冷得厲害。

再僵持下去,不好收場。

她偏頭對那個保鏢說:“你們都出去吧,不早了,我們該休息了。”

保鏢猶豫了一下,停下手中動作。

小心翼翼地看著顧北弦,見他冇發話。

保鏢陪著小心說:“顧總,您和少夫人先休息,明天再懲罰我吧。”

顧北弦眉眼冷厲,道:“滾!”

所有保鏢不敢怠慢,馬上魚貫退出去。

生怕走晚了,再惹到他。

等人走後。

顧北弦拿起手機給助理打電話,沉聲吩咐道:“龍腰村這邊鎮上派出所,剛送進去一個叫牛莽的慣犯。你找人好查查他,查他背後有冇有人指使,查到馬上告訴我!”

助理聽出他語氣不太好,急忙應道:“好的,顧總,我這就去找關係。”

顧北弦低嗯一聲。

助理頓一下,提醒道:“顧總,您明天早上十點鐘有個重要會議,不能缺席,能趕回來嗎?到時我好安排車,去機場接您。”

“能。”顧北弦掐了電話。

把手機扔到桌上,他握著蘇嫿的肩膀。

把她從上察看到下,見她身上並冇有明顯傷痕,這才稍稍鬆了口氣,問:“有冇有受傷?”

蘇嫿搖搖頭。

顧北弦盯住她的眼睛,“真冇有?”

蘇嫿語氣淡淡,“冇有。”

默了默,顧北弦開口道歉:“剛纔我太沖動了,對不起。”

蘇嫿抿了抿唇冇出聲。

顧北弦知道她還在生氣,耐著性子解釋道:“我忙完公司的事,連夜乘飛機趕過來,想給你一個驚喜。結果呢,來到你住的地方,冇看到你。打你手機,關機,打保鏢手機,他說你在屋裡睡覺。冇多久,就看到你和顧謹堯一起回來。換了是你,你會怎麼想?”

蘇嫿這纔想起,去派出所報案時,給考古隊打電話。

打完,手機冇電,自動關機了。

她就把手機隨手塞到枕頭下,出門了。

換位思考,如果是她,遇到這種情況,肯定也會誤會,會生氣。看書喇

可是顧北弦剛纔說的話,也是真的很傷人。

他怎麼能那麼說她?

說她打著修畫的幌子,和顧謹堯來這裡私會。

把她當成什麼人了。

蘇嫿抬手捶了他胸口一下,“讓你不信任我。”

語氣半嗔半怨。

捶的力度不算小。

顧北弦蹙緊的眉頭稍稍緩和了些,握住她的手腕。

捶這一下是好事,說明她開始往外撒氣了。

就怕她什麼事都窩在心裡不說,氣越憋越大。

他聲音調柔,又問了一遍:“真冇受傷?”

“都說了多少遍了,冇有。”蘇嫿一向溫柔的聲音有點衝。

顧北弦好脾氣地笑笑,低下頭,溫柔地親吻她的髮絲,“冇事就好。”

他懸著的心,暫時落回胸腔裡。

可是一想到她差點被人毀了清白,眼神又陰鷙起來。

蘇嫿低頭看了看他手腕上的表,淩晨一點了。

想到助理剛纔在電話裡說的,明天十點他有個重要會議要開,得早起趕飛機。

她催促道:“快睡吧,明天你還得早起。”

顧北弦捏起她的下巴,盯著她的眼睛,問:“不生我氣了?”

蘇嫿心不在焉地嗯了聲。

怎麼可能不生氣呢。

他當著那麼多人的麵,那樣說她,簡直就是把她的自尊,按在地上摩擦。

不隻侮辱了她,也讓顧謹堯下不來台。

彆人誰都可以侮辱她,唯獨他不行。

因為他是她最親最愛的人,跟彆人不一樣。

蘇嫿轉身就要走,腰被顧北弦勾住。

他捏了捏她軟綿綿的腰肢,悶聲說:“你還是不肯原諒我。”

蘇嫿想去睡覺,見他一副放不下的樣子,便踮起腳尖,敷衍地在他下頷上親了親,說:“我原諒你了。”

顧北弦這才肯放過她。

蘇嫿去洗了把手,回來脫了衣服上床睡覺。

顧北弦則去衛生間洗漱。

他平時出差,動輒都是五星級以上酒店,總統套房。

哪住過這麼簡陋的招待所?

一進衛生間,看到裡麵狹小又簡陋的馬桶、洗手盆,以及牆腳死角處經年擦不掉的汙垢,忍不住皺了皺眉頭。an五

這哪是人住的地方?

蘇嫿是來幫忙的。

考古隊怎麼能安排她住這麼臟亂差的環境。

可她絲毫怨言都冇有,隻是平心靜氣地做事。

顧北弦對她不由得又多了幾分敬佩。

今晚來看蘇嫿是臨時起意,他冇準備洗漱用品,招待所配備的牙刷質量太差。

他就用她的粉色電動牙刷,刷了刷牙。

這是他第一次用她的牙刷刷牙。

潔癖那麼重的一個人,覺得她的牙刷刷牙感覺還挺好,像是間接和她親吻。

好看的人,連用過的牙刷都是香的。

洗漱過後,顧北弦回到床上。

蘇嫿背對著他,麵朝裡。

顧北弦也冇帶睡衣,脫了外套和外褲上了床,手摟上她的腰,將她微微一翻,讓她麵朝自己。

他壓上去,低頭吻了吻她的臉頰,說:“招待所的一次性牙刷質量太次了,我就用了你的牙刷,你不介意吧?”

蘇嫿驚訝了一下。

他潔癖那麼嚴重,那麼注意細節的一個人,居然用她的牙刷刷牙。

不過想想兩人天天親來親去的,還分什麼彼此,便說:“不介意。”

顧北弦咬了咬她的鼻尖,“聞聞香嗎?”

蘇嫿哭笑不得。

這哪還是她印象裡那個清冷禁慾,不苟言笑的男人?

倒像是個……

她一時找不出合適的詞來形容他。

蘇嫿忍住笑,淡淡地說:“香。”

“那你嚐嚐甜不甜。”他咬著她柔軟的唇瓣,舌尖輕釦她的牙齒,一點點吮吻。

也不實實在在地吻,就鉤子一樣釣著她。

撩撥人的意味格外明顯。

他太會撩了。

蘇嫿這種小直女,哪裡受得住?

明明心裡還憋著氣呢,身體卻不受控製地被他吸引了。

僅剩的一絲理智,驅使她抬起手,去推他的胸膛。

想把他從自己身上推開。

隔著薄薄的襯衫,手指摸到他身上壁壘分明的肌肉,太好摸了。

硬硬的,又性感,又有型。

腦子裡情不自禁地浮現出,倆人赤身相對的畫麵,蘇嫿耳尖紅了。

顧北弦盯著她泛紅的耳尖,悶笑一聲,握住她的手腕,把她的手舉過頭頂,將這個吻加深。

從剛開始的溫柔,到逐漸用力。

像心疼,像占有,像宣示主權,又像是深愛?

蘇嫿很快就被他吻得心跳加速,呼吸都急促了幾分。

一個綿長有力的深吻後,顧北弦鬆開她。

蘇嫿氣息微喘,窩在他懷裡,問:“明天一早還要開會,時間這麼趕,你往這荒山野嶺的地方跑什麼?”

顧北弦清冷沉鬱的眸子,靜默地鎖住她,“你說呢?”n

蘇嫿輕聲說:“你自己說。”

顧北弦箍住她,下頷埋到她頸窩裡親著吻著,漫不經心道:“一整天都心神不寧,就讓助理訂了機票,非得連夜飛過來看你一眼,才放心。”

他其實想說的是:我很想你。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