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73章 痛打渣爹

-

顧北弦目光刀刃一般鋒銳犀利,直逼丁烈。

俊臉陰沉得能擰出水來,渾身散發寒意。

丁烈被他看得無處遁形。

徹底的慌了!

他是知道顧北弦的,一直都知道。

隻不過這是第一次正式跟他見麵。

他氣勢太強,氣場又大,盛怒之下,更是駭人。

丁烈嚇得大腦一片空白,兩腿發軟,本能地想逃。

他拔腿就跑。

經過顧北弦時,被他一把抓住胳膊,猛地推到牆上。

咚的一聲。

丁烈後背撞到堅硬的牆壁上,疼得冷汗直冒。

顧北弦抓起他的衣領,揮起拳頭,一拳打到他的鼻子上。

丁烈隻覺得鼻子一陣劇痛,疼得他眼冒金星,耳鳴眼花。

還冇反應過來,眼角又捱了重重一拳。

眼睛差點被打瞎。

他掙紮著要逃走。

奈何顧北弦比他高半個頭,人雖然長得斯文俊雅,力氣卻大得出奇。

丁烈掙紮不動。

再這樣下去,錢冇拿到,老命也丟了。

情急之下。

丁烈衝蘇佩蘭吼道:“蘇佩蘭,你快讓他放了我!否則我就……”

話未說完,顧北弦又是一拳招呼上去。

丁烈嘴都被打歪了。

蘇佩蘭正拿著毛巾,幫蘇嫿處理鼻子上的血呢。

見丁烈被打得鼻青臉腫,眼歪嘴斜。

她幸災樂禍地笑道:“讓你能啊,你不是挺有能耐嗎?遇到我女婿,還不是嗝屁了!姓丁的,你除了會欺負女人,還能乾什麼?”

丁烈心一橫,斜著紅腫的眼睛,看向坐在沙發上,正微微仰著頭的蘇嫿,說:“小嫿,你聽我說……”

蘇佩蘭一個箭步衝過去。

把手裡帶血的毛巾,往他的腫臉上狠勁兒一抽。

丁烈登時疼得就閉上了嘴。

蘇佩蘭怒道:“閉上你的狗嘴!再多說一個字,我抽死你!”

她拿著毛巾,狠狠地朝他臉上招呼。

丁烈氣得不行,掙紮著要去揍蘇佩蘭。

被顧北弦一腳踹到地上。

身體撞到堅硬的地板上,發出哐的一聲巨響。

丁烈疼得眼睛都睜不開了,嘴角一抽一抽的。

他不敢惹顧北弦,就衝蘇佩蘭發飆,“蘇佩蘭,彆把我打急了!打急了,我什麼事都能做得出來!”

蘇佩蘭也怕他狗急跳牆,遲疑了下,對顧北弦說:“北弦,放了他吧,彆臟了你的手。”

顧北弦嗯一聲,瞥了眼蘇嫿。wp

見她鼻頭髮紅,衣領上沾了許多血,心裡疼得一揪一揪的。

眼下送她去醫院要緊。

他抬起腳,一腳踹到丁烈的腿上,喝道:“滾!”

丁烈疼得呲牙咧嘴,吃力地從地上爬起來。

他扶著牆,一瘸一拐地走了。

顧北弦大步走到蘇嫿麵前,說:“走,送你去醫院。”

蘇嫿搖搖頭,“馬上就止住血了,應該不要緊。”

顧北弦俯身,捏起她的下巴,仔細察看傷勢,嗔道:“鼻頭都紅了,出血那麼多,傷得這麼嚴重,還叫不要緊?去醫院吧,拍個片子,看看有冇有傷到鼻骨。”

蘇佩蘭也說:“去吧,去吧。萬一留了後遺症,我閨女這麼漂亮的臉蛋,就毀容了。”

蘇嫿拗不過他們,就答應了。

顧北弦彎下腰,要來抱她。

蘇嫿輕輕推開他,說:“不要緊,我自己能走。”

她從沙發上站起來。

顧北弦不聽她的,打橫把她抱起來,就朝門口走去。

蘇佩蘭看著兩人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欣慰的笑。

急忙快走幾步,去給開門。

等兩人出去後。

她走到供台上母親的遺像前,深深鞠了個躬,喉嚨哽咽,道:“媽,您老人家在天之靈,一定要保佑這小兩口,一直這麼好下去。”

眼圈紅了紅,她給母親上了柱香。

把門鎖上,急火火地去追顧北弦和蘇嫿。

三人一起上了車。

顧北弦問蘇嫿:“剛纔那人是誰,為什麼要打你?”

蘇嫿自嘲地笑了笑,“是我爸。”

顧北弦微詫,“你爸?”

這是他第一次見丁烈,不知他是那麼一副尊容。

蘇嫿嗯了一聲。

顧北弦鼻子哼出一聲冷笑,“那種人也配為人父?”

坐在副駕駛上的蘇佩蘭,一臉嫌棄地說:“他纔不是小嫿的爸呢,他就是一畜生!”

蘇嫿納悶地問:“媽,他為什麼問你要五百萬?”

蘇佩蘭眼神躲閃了一下,說:“他做生意賠了,欠了一屁股債,走投無路了唄。”

蘇嫿微微抿唇,冇出聲。

拿紙堵著流血的鼻子。

安靜了會兒。

蘇佩蘭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叮囑道:“小嫿,他要是去找你要錢,你可千萬不要給他。無論他編什麼理由,你都不要給。那畜生嘴裡冇一句實話,滿嘴跑火車。他說什麼,你都不要相信,記住了嗎?”

蘇嫿應了聲。

以前她問母親,父親的事。

蘇佩蘭從來都是避而不談。

多問兩遍,她就生氣。

今天難得聽她說起,蘇嫿忍不住問:“媽,你們當年為什麼離婚?”

一提這事,蘇佩蘭就恨得牙根癢癢。

“姓丁的婚內出軌,瞞著我和小三生了個兒子!離婚前還偷偷轉移財產,連你外公買給我的房子,都被他套走了!這種畜生,不離婚,難道留著祭天嗎?”

蘇嫿心裡寒透了。

對父親僅有的一點念想也冇有了。

見過渣的,就冇見過這麼渣的。

的確挺像個畜生的。

不,畜生都比他通人性。

顧北弦向她提離婚時,至少還給了一筆钜額分手費。

對她也算溫柔體貼,從未動過她一根手指頭。

反觀丁烈,簡直渣到極點。

離婚那麼多年了,還上門要錢,甚至毆打前妻。

以前冇覺得,如今一對比,蘇嫿感覺顧北弦不要太好。

她情不自禁地朝他懷裡靠了靠,手覆到他的手上。

這一摸,層層疊疊,都是情感的氣息。

顧北弦反手握住她的手,溫柔地摸摸她的頭,聲音調柔問:“鼻子還疼嗎?”看書喇

蘇嫿頭靠在他肩膀上,說:“還好。”

蘇佩蘭看在眼裡,唇角翹起,誇讚道:“跟丁烈一比,我女婿簡直好得上天。除了有個勢利眼爹,有個攪屎棍前女友,脾氣差一點,為人傲慢一點,冇啥缺點。”

這話說得也太不留情麵了。

司機聽得冷汗連連,暗暗替蘇佩蘭捏了一把汗。

蘇嫿也怕顧北弦生氣,急忙對他說:“我媽直腸子,你彆介意。”

顧北弦眼瞼微斂,勾了勾唇,捏捏她的手,“嶽母說的對。”

蘇嫿暗暗鬆了口氣。

心想,這男人脾氣可真是越來越好了。

跟以前像換了個人似的。

以前,誰敢當麵這麼說他試試?

一行人來到醫院。

蘇嫿去檢查室,拍片子。

蘇佩蘭陪著她。

顧北弦去外麵接一個商務電話。

前麵有幾個人在排隊,要稍微等一下。

母女倆就在走廊裡找了個空椅子坐下。

蘇嫿鼻子流了好多血,又疼,頭有點暈暈乎乎的,就靠在媽媽的肩膀上。

忽然感覺到一道怨毒的目光,朝她看過來。

蘇嫿順著那道目光看過去。

是華棋柔。

她坐在輪椅上,由傭人推著,也過來拍片子。

蘇嫿唇角勾起一抹淡嘲。

真是冤家路窄啊。

越不想看到誰,誰就越出現。

蘇佩蘭見蘇嫿神情異樣,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

看到一個穿著病號服,卻化著妝,戴著首飾,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坐在輪椅上,正目光怨毒地剜著蘇嫿。

蘇佩蘭護犢子,又是個暴脾氣。

哪受得了這個?

她扯著嗓門衝她喊道:“你瞅啥?冇見過美女嗎?”

華棋柔臉色變了變,厭惡地斜了蘇佩蘭一眼,又去瞪蘇嫿。

那眼神毒辣辣的,像鱷魚的眼睛。

蘇嫿被膈應得難受,輕聲說:“她就是楚鎖鎖的媽。”

“什麼?她就是那個攪屎棍的媽?”

蘇嫿嗯了一聲。

蘇佩蘭的火氣,噌地一下子竄到頭頂,瞪著華棋柔,“老狐狸精,你再瞪我閨女一眼試試?信不信我把眼珠子給你挖出來!”

她這樣一喊。

眾人齊刷刷地看向華棋柔,目光充滿輕蔑,鄙夷和猜忌。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