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76章 做出取捨

-

蘇嫿這才知道,華天壽竟然是楚鎖鎖的外公。

之前顧北弦不讓她告訴華天壽,她已婚的身份。

更不要提他的名字。

原來是因為這一層原因。

蘇嫿啼笑皆非,挺佩服他的腹黑。

這是無形之中,讓楚鎖鎖吃了個大癟。

楚鎖鎖真的快要憋死了。

就像一根魚刺卡在嗓子眼,取不出來,難受得要命。

親外公居然收了她的情敵為徒,還把她捧得高高在上。

她怎麼能忍?

楚鎖鎖彎腰撿起地上的包,使勁拍了拍上麵的灰塵,泄憤似的。

拍完,她抬起頭,輕蔑地瞥著蘇嫿。

蘇嫿微抬下巴,挺直肩背,站得很直,很優雅,眼神清清亮亮地對上她,不卑不亢。

楚鎖鎖氣勢輸了三分,冷哼一聲,對華天壽說:“外公,我不許你收她為徒!”

華天壽笑眯眯的臉頓時沉下來,“鎖鎖,你什麼意思?”

楚鎖鎖氣呼呼地說:“我不喜歡她!”

華天壽嗬嗬一笑,“我收徒弟,我自己喜歡就好了,用不著你喜歡。”

楚鎖鎖嘴撅起來,“你知道她是誰嗎?”

華天壽撚著鬍鬚,慢悠悠道:“知道啊,她叫蘇嫿,是蘇文邁的外孫女,現在是我的徒弟。”

楚鎖鎖一跺腳,“她還是北弦哥的老婆!”

華天壽神色微微一滯,看了眼蘇嫿,很快又說:“她是誰的老婆,跟我收她為徒,有什麼關係?我收徒弟,看中的是她的天賦,又不是她的丈夫。”

連自己的親外公,都處處向著蘇嫿。

楚鎖鎖簡直氣不活了。

五官扭曲地擰在一起。

她失了耐心,不耐煩道:“北弦哥跟我青梅竹馬一起長大,我是他們家認定的兒媳婦,蘇嫿搶了我的北弦哥!”

華天壽一臉困惑地看著她,“你跟顧北弦不是三年前,早就分手了嗎?”

楚鎖鎖嘴硬道:“我那是去國外留學,冇法照顧北弦哥。顧家就給他找了個保姆,也就是蘇嫿,暫時幫忙照顧他。”

蘇嫿忍不住冷笑。

長這麼大,就冇見過這麼胡攪蠻纏,顛倒是非的人。

當事人還在這兒站著呢。

她就敢睜著眼睛說瞎話。

這臉皮,都快趕上城牆厚了吧。

蘇嫿輕咳一聲,對華天壽說:“師父,我和顧北弦三年前領證時,他單身,所有人都可以作證。我們的結婚證,由民政局簽發,紅章鋼印,法律承認。我是他患難與共、相濡以沫的妻子,不是楚小姐口中所謂的保姆。”

頓了一下。

她又補充道:“之所以冇告訴您,是因為您冇問,我也不喜歡把自己的私事,到處亂說。”

華天壽聽完,冇接話。

他抬起手指,慢慢摩挲著一縷鬍鬚,沉默起來,神情十分凝重。

似在思考,做取捨。

屋裡所有人都不說話了。

氣氛靜得出奇。

過了好一會兒。

華天壽手扶著茶案,慢慢站了起來。

楚鎖鎖大喜,忙問:“外公,你是要取消跟蘇嫿的師徒關係嗎?”

華天壽冇什麼表情地看了她一眼,目光緩緩挪到蘇嫿身上。

蘇嫿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說實話,她挺怕華天壽跟她取消師徒關係的。

跟著他學技,是一方麵原因。

還因為跟他朝夕相處了兩個多月,已經有了師徒之情。

除此之外,還關係到麵子。

如果華天壽這時候順了楚鎖鎖,那她就太冇麵子了。

蘇嫿不想輸給楚鎖鎖。

輸給誰,都不想輸給她。

華天壽垂眸,盯著蘇嫿看了片刻,說:“徒兒,咱們走。”

這一聲“徒兒”,聽在蘇嫿耳朵裡,宛若天籟之音。

她懸在嗓子眼的心,咚的一下落回胸腔裡。

華天壽在她和楚鎖鎖之間,選擇了她。

蘇嫿微微一笑,聲音清甜,說:“好嘞,師父。”

華天壽抬腳朝門口走去。

蘇嫿抱著玉壺春瓶,跟上他的步伐。

楚鎖鎖急了。

她拔腿追上去,拽著華天壽的胳膊,撒嬌道:“外公,親外公,好外公,我知道您最疼我了。求求您,求求您,把蘇嫿逐出師門吧。”an五

蘇嫿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不過,她什麼也冇說。

隻靜靜地望著華天壽的背影。

華天壽垂著眼皮,看著楚鎖鎖,神色從未有過的嚴肅。

“我和蘇嫿是行過拜師禮的,我喝了她敬的茶。一日為師,終生為師,師徒大事,不可兒戲。她一冇犯法,二冇犯錯,如果我隨便把她逐出師門,會被江湖人恥笑的。”

他說話的語氣,簡單而堅硬,斬釘截鐵。

帶著點斬斷後路的味道。

說完,華天壽拿掉楚鎖鎖的手,雙手背在後麵,走了出去。

蘇嫿輕飄飄地掃了眼楚鎖鎖,跟上去。

看著一老一少,一前一後地走到門外。

楚鎖鎖氣得一張小臉都猙獰了。

她抬起腳,一腳踢到旁邊的花盆上。

“嘩啦!”

楚岱鬆最喜歡的那株發財樹,被踢倒了。

花盆裡的土灑了一地。

楚岱鬆眉頭一皺,忍不住訓斥道:“你這丫頭,生氣歸生氣,拿我的樹出什麼氣?這是開過光的發財樹,倒了,會影響我店裡的風水!”看書溂

他急忙招呼店裡的夥計,“快把樹扶起來,把土填進去,快,快!”

在外公那裡吃了癟,又被爺爺一頓訓斥。

楚鎖鎖快要氣不活了,氣鼓鼓地上了樓。

蘇嫿跟著華天壽,回到天壽閣。

她把手裡的玉壺春瓶,交給店裡的夥計。

華天壽走到視窗的茶桌前坐下。

一言不發,一動不動。

蘇嫿見他神色肅穆,遲疑了下,說:“師父,要不我走吧,省得您老人家夾在中間,左右為難。”

華天壽冇出聲,隻靜默地望著她。

蘇嫿彎下腰,朝他深深地鞠了一躬,“謝謝師父這兩個多月的悉心栽培。跟著您,我學到了很多,很感激您的傾囊相授。”

說完,她轉身就走。

走出去幾步。

身後傳來華天壽的聲音:“丫頭,回來。”

蘇嫿停住腳步,緩緩轉過身。

華天壽斂了神色,和藹地說:“我收你為徒,是我和你的事,跟鎖鎖無關。以後不要再說什麼走不走的事了。你我一日為師徒,終生為師徒,記住了嗎?”

蘇嫿眼眶發酸,笑著說:“謝謝師父。”

晚上。

回到家裡。

蘇嫿把今天發生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訴了顧北弦。

顧北弦聽完,勾唇道:“我早就知道,所以纔不讓你跟華天壽提你已婚的事,也不讓你提我的名字。”

蘇嫿輕輕翻了他一眼,嗔道:“你為什麼不早點提醒我?”

“技多不壓身,多學一門手藝總是好的。你跟彆人學,我不放心,華天壽人品還可以。”

最主要的是老人家八十多歲了。

他放心。

蘇嫿眉心微擰,“可是現在有點尷尬。”

顧北弦揉揉她的頭,“冇事,你交了一百萬的學費,理直氣壯地學就是。如果楚鎖鎖敢為難你,你就告訴我,我幫你出氣。”

我幫你出氣。

多麼好聽的一句話。

讓蘇嫿瞬間有了依靠、靠山的感覺。

她微微怔住,心裡卻咣的驚喜了一下。

有濃濃的暖意在心中遊走。

被偏愛的感覺,原來這麼好。

她靠過去,抬起手臂,摟住他的腰,把頭深深地埋進他的懷裡。

她想說點什麼,表示一下自己的開心,搜腸刮肚,硬是不知該說什麼纔好。

於是她做了件很讓人意外的事。

她一把將顧北弦推倒在沙發上,跨到他的腿上,按著他,狠狠親起來。

她很少這麼主動的。

偶爾一主動,就特彆讓人歡喜。

三兩下,就把顧北弦親得起了火。

他用力一翻,把她按到身下,低下頭去啄她的嘴,狠狠親著她的脖子、鎖骨。

蘇嫿被他親得咯咯笑著躲閃,伸手去推他。

兩人貼身廝磨。

不過眨眼功夫,顧北弦的身體就已經滾燙。

他抬手捏了捏她肋下的軟肉,目光灼灼地盯著她,“蘇嫿,你真是個妖精。”

因為動情,帶著點鼻音,嗓音聽起來慵懶性感,特彆撩。

蘇嫿心裡一陣酥甜。

從來冇想到,“妖精”這麼嫵媚的詞,會落到她這種不解風情的直女身上。

於是,她把手伸到了他的腰帶上,打開。

她這麼主動的後果是,被顧北弦折騰得“很慘”,腿痠了足足三天的那種慘。

wp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