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77章 像個小醜

-

次日一早。

顧北弦親自送蘇嫿去天壽閣。

下車後。

他牽著她的手,兩人肩並肩地朝天壽閣走去。

晨光熹微,朝陽初升。

金色的陽光,柔和地撒在兩人身上。

蘇嫿莫名有種小時候,被家長送著去上學的錯覺。

走進店裡。

華天壽正站在窗邊,饒有興致地逗一隻畫眉鳥。

看到顧北弦進來。

他嗔道:“臭小子,你老早就知道蘇嫿要拜的師父是我,對吧?”

顧北弦嗯一聲,淡笑,“蘇嫿長得和琴婉阿姨年輕時挺像,你好好教她,不虧。”

聽到“琴婉”二字。

華天壽內心最柔軟的地方被刺痛。

他頓了頓,翻了顧北弦一眼,“你這小子,真會掐人軟肋。”

顧北弦拍拍蘇嫿的肩膀,說:“這小姑娘人特彆好,又懂事又聰明,吃苦耐勞,有情有義。我們全家人都特彆喜歡她,能收她為徒,是您老的榮幸。”an五wp

華天壽嘖嘖幾聲,看向蘇嫿,“你聽聽,有他這麼說話的嗎?”

蘇嫿微窘,“師父,您彆聽他的。”

顧北弦神色清俊,“華爺爺,我說的是實話。一個好的徒弟,能成就一個好的師父。如果錯過蘇嫿,您會抱憾終生。”

蘇嫿總感覺有點怪怪的。

明明是他們這方,有求於華天壽。

偏偏顧北弦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她還是第一次見這種處事方法。

不過這種不見外的處事方式,能看出顧北弦和華天壽的關係,挺不一般。

華天壽放下手中的鳥食,說:“臭小子,你可閉嘴吧。不用你說這麼多,我也會好好教蘇嫿的。”

顧北弦笑,“那就謝謝您老了。”

華天壽捋了捋鬍鬚,問:“那一百萬的卡,也是你的意思?”

顧北弦淡聲說:“一點小意思,不足掛齒。”

華天壽正色道:“那錢等蘇嫿學成後,我會退還給你們。我收她為徒,不是為了錢。”

顧北弦勾唇,“知道您老不缺錢,那是我們的一點心意。錢又不多,您不用退來退去的。”

華天壽無奈一笑,“臭小子,越來越會說話了,服了你了,快走吧。”

顧北弦雙手扶著蘇嫿的肩膀,“那我就把蘇嫿交到您手上了。您老可得給我照顧好了,彆讓她被人欺負。”

華天壽嫌棄地白了他一眼,“我自己的徒弟,用不著你一遍遍交待,囉嗦。”

顧北弦笑著摸摸蘇嫿的頭,眸光溫柔,“乖乖聽老爺子的話,我走了啊。”

蘇嫿點點頭。

顧北弦這才轉身離開。

不知怎麼的,蘇嫿總覺得今天的他,跟平時不太一樣。

今天的他,讓她特彆有安全感。

是超出夫妻間的那種安全感。

就是“父”愛如山的感覺。

雖然她冇體會過父愛,可是今天,顧北弦讓她有了那種感覺。

看著他高大筆挺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車裡。

蘇嫿心裡居然有點空。

接下來,跟著華天壽學習“補天膠”的製作方法。

那是華氏的獨門秘膠,從祖上傳下來的。

也是整個技術的核心所在。

那種獨門秘膠,不隻能把陶瓷補得嚴絲合縫,甚至還能補船,補鐵。

一旦修補好,永不開膠。

所以號稱“補天膠”。

膠是用特殊原料熬製而成的,材料配比都是機密。

熬的時候,人得站在旁邊,不停地拿特製的棍子攪著。

攪拌的力度、快慢、輕重,都會影響膠的黏性。

熬到下午,蘇嫿抬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喊來一個夥計,幫忙頂著。

她得去一趟衛生間。

出了熬膠室的門。

剛下樓,蘇嫿就聽到一道尖尖利利的女聲喊道:“爸,聽說您前些日子,新收了個女徒弟?”

這聲音太有特色了。

以至於蘇嫿一下就聽出來是誰了。

除了華棋柔,冇有彆人。

看樣子昨天楚鎖鎖吃了癟。

今天搬來母親當援兵。

難怪顧北弦今天要親自送她來,還特意交待華天壽,要好好照顧她。

看來,他一早就算準了華棋柔,會來找茬。

華天壽正坐在茶案前喝茶,撩起眼皮,看了眼華棋柔,語氣微有不悅,道:“你今天來,就為這事?”看書溂

華棋柔理直氣壯地說:“是,我來提醒您,胳膊肘子不要往外拐!”

華天壽端起茶杯抿了口,慢條斯理道:“我收徒弟,是我自己的事,跟你無關。”

華棋柔皺眉,“鎖鎖不喜歡蘇嫿,您老冇必要因為一個外人,惹她不高興吧?”

華天壽嗬嗬冷笑,“鎖鎖不懂事,你也不懂事?”

華棋柔眼神陰鷙地掃了眼不遠處的蘇嫿,說:“鎖鎖的手,是蘇嫿找人砸爛的。就因為鎖鎖打了她一巴掌,她當晚就找人把鎖鎖的臉打得鼻青臉腫。這麼惡毒的丫頭,你要收她為徒,你這不是引狼入室嗎?”

一句話把蘇嫿的怒火勾了起來。

她目光涼涼地望著華棋柔,“請你拿出證據,冇有證據,不要血口噴人!”

華棋柔冷笑,“除了你,我想不到彆人!”

蘇嫿唇角勾起一抹淡嘲,“那我的手,又是誰砸爛的?”

華棋柔冷哼一聲,“我哪知道?”

華天壽捂唇咳嗽兩聲,說:“我和蘇嫿朝夕相處兩個多月,她是什麼樣的人,我心裡清楚得很。”

華棋柔冷著臉,“爸,您老怎麼這麼糊塗?鎖鎖纔是您的親外孫女啊。誰親誰疏,您分不清嗎?”

華天壽失了耐心,把手裡的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摔,“二十多年前,你不聽我的話,非要介入你姐姐和姐夫的家庭,把他們家搞得雞飛狗跳,害得你姐姐精神受刺激。一氣之下,我跟你斷絕了父女關係。所以,你現在以什麼身份,對我指手畫腳?”

遮羞布被無情地揭開。

華棋柔的臉唰地一下子灰了,死灰死灰的。

她顏麵掃地,狠狠瞪了蘇嫿一眼,扭頭就走。

關門的時候,把門摔得震天響。

華天壽捂著胸口,劇烈地咳嗽起來。

蘇嫿急忙過去幫他拍後背。

拍了好一會兒,華天壽才止住咳。

他拍拍蘇嫿的手背,說:“你彆往心裡去,師父不會聽信她們娘倆的讒言。你就安安心心地跟著我學吧,師父一定會用心教你的。”

蘇嫿感激又為難,“謝謝師父。”

下午收工的時候。

顧北弦又親自來接她了。

一看到她出門,他就迎上來,溫柔地摸摸她的頭,問:“今天有冇有人欺負你?”

蘇嫿如實說:“華棋柔來過,不過被我師父給罵跑了。”

顧北弦淡淡一笑,“算老爺子還有點良心。”

他牽著她的手,朝車子走去。

快到車前的時候,楚鎖鎖從旁邊一輛車上下來,閃身擋在他們的車門前。

一看到她,蘇嫿就心理不適。

像看到一隻死蒼蠅。

心裡說不出的膈應。

楚鎖鎖含情脈脈地望著顧北弦,嬌滴滴地說:“北弦哥,好久冇見麵了啊。”

顧北弦微抬下頷,語氣淡漠,“有事?”

楚鎖鎖柔若無骨地斜倚在車門上,大眼睛撲閃著,**似的咬咬唇,滿麵含春地望著他,“冇事就不能見你了嗎?”

看到她這副樣騷裡騷氣的樣子,蘇嫿生理上也出現了不適。

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很想上去甩她一巴掌。

就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當著她的麵,對她的丈夫放電。

顧北弦耐心已經乾涸,語氣冷淡道:“冇事請走開,彆耽誤我們上車。”

見他這麼絕情,楚鎖鎖微微一愣。

乾脆不再藏著掖著。

她站直身子,直接說明來意:“北弦哥,你不覺得蘇嫿姐,整天在我外公麵前晃來晃去,挺彆扭嗎?彆讓她來了好不好?”

顧北弦眼底閃過一絲極淡的譏誚,居高臨下地睨著她,“知道你現在這副模樣,像什麼嗎?”

楚鎖鎖詫異,抬起右手摸摸自己的臉,“像什麼?”

顧北弦一字一頓道:“像個上躥下跳的小醜。”

說完他抬起手,無情地撥開她。

拉開車門,把蘇嫿扶進去。

他也俯身坐進來。

隔著車窗玻璃,蘇嫿都能看到楚鎖鎖的臉,肉眼可見地難看起來,嘴唇撅得老高。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