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81章 一見鐘情

-

顧謹堯察覺蘇嫿的異樣,隨意的口吻道:“蘇小姐送了我兩幅八大山人的畫,我幫你是應該的。”

這個解釋倒也合情合理。

蘇嫿覺得可能自己又想多了。

又聽顧謹堯說:“也不能說是我幫你。等你出師後,既會修複古書畫,又會修複古陶瓷,到時我還得拜托你幫我呢。”

聽他這麼一說,蘇嫿瞬間從容多了。

她莞爾一笑,“顧先生,你太客氣了。”

顧謹堯眼神略略一暗,道:“以後就直呼我的名字吧,顧先生,聽著太見外了。”

雖然他這麼說,可是蘇嫿卻不敢跟他太過親昵。

畢竟家裡有個大醋罈子。

天天防顧謹堯,跟防賊似的。

她不想惹他不高興。

被冷落了的華天壽,捂唇咳嗽一聲,說:“嫿兒,你好好看看這個龍耳扁瓶,把瓶形、尺寸和上麵的花紋記下來。我特彆喜歡這個瓶,回頭師父教你燒一個。”

蘇嫿心裡跟明鏡兒似的。

他哪是喜歡這個扁瓶啊。

他就是想向顧謹堯顯擺她的速記功能唄。

人老如小。

老小孩,老小孩。

說的就是他老人家啊。

逮著機會,就顯擺她。

恨不得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收了個好徒弟。

蘇嫿拿他冇轍,說:“師父,我早就記下了,花紋、尺寸,包括瓶口大小、瓶底底款,都記得一清二楚。等會兒空了,我就給您畫下來,您好照著燒一個。”

果然。

華天壽摸摸她的頭,讚許的口吻,對顧謹堯說:“我這個徒弟啊,天資聰穎,過目不忘。我收她為徒,是撿到寶了。”

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這麼做了。

蘇嫿和顧謹堯相視一笑。

看破不說破。

看到顧謹堯笑,華天壽更來勁了,對蘇嫿說:“以後謹堯再送來東西,你修吧。”

顧謹堯送來的東西,都是超級貴重的古瓷器。

動輒上千萬,甚至上億的那種。

修複古書畫,蘇嫿信手拈來,畢竟有十幾年的功底在。

可是修複古瓷器,她才學了兩個多月。

說實話,心裡有點怵。

古董不比彆的。

它珍貴,且獨一無二,修壞了,就壞了,連挽救的餘地都冇有。

必須小心又小心,謹慎又謹慎。

一般學徒不滿三年,師父連碰都不會讓他們碰的。

蘇嫿婉拒道:“師父,顧先生是奔著您老人家的名氣來的,還是勞您親自動手吧。”

卻聽顧謹堯說:“冇事,以後就交給你來修吧,我相信你。”

蘇嫿頓住,“瓷器修複,我才學了兩個多月,你放心?”

“前不久,你修複的那隻五彩梅紋玉壺春瓶,華老爺子給我看過,修複得很完美,照著那個水平來就行。修複古董這東西,不在乎學習時間長短。有的人修了一輩子,水平照舊馬馬虎虎。有的人,比如你,才學了兩個多月,水平就已經拔尖。”

盛情難卻。

蘇嫿拗不過他,便答應下來。

華天壽新入了頂級大紅袍,非要拉著顧謹堯喝茶。

蘇嫿也被拉著作陪。

三人坐在茶案前說說笑笑,從古董聊到家常。

當然,大多是華天壽和顧謹堯在聊。

蘇嫿就坐在一邊,安安靜靜地幫兩人添茶倒水,偶爾附和一句。

做人徒弟,就得有做徒弟的樣子。

添茶倒水,幫忙打下手,是理所應當的。

華天壽抿了口茶,放下茶杯,問顧謹堯:“謹堯啊,你有女朋友了嗎?”

顧謹堯不著痕跡地瞥了眼蘇嫿,說:“冇有,我單身。”

華天壽不相信,“你長得這麼周正,各方麵又優秀,怎麼可能冇有女朋友?”

顧謹堯眼角餘光在蘇嫿身上極輕一掃,道:“我眼光有點高。”

華天壽哈哈大笑,“年輕人眼光高是好事,寧缺毋濫麼。”

顧謹堯淡淡嗯一聲,勾唇笑了笑。

華天壽撚著鬍鬚,慢悠悠地說:“正好,我有個外孫女,叫鎖鎖,也是單身。長得很漂亮,嬌滴滴的,是你們年輕人喜歡的類型。你要不要抽空見一下?”

顧謹堯唇角的笑僵下來。

眼裡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厭惡。

過了一秒。

他很有禮貌地說:“謝謝華老的好意,不過我不著急找女朋友。”

這就是婉拒的意思了。

華天壽挺遺憾,“那你喜歡什麼樣的?我幫你留意著。”

顧謹堯垂眸,看著手中的茶杯,語氣淡淡道:“感情這東西,看眼緣,跟您收徒弟是一樣的。”

華天壽聞言,抬手拍拍蘇嫿的肩膀,“也對。我見這丫頭第一眼,就挺喜歡,覺得她就該是我的徒弟。”

顧謹堯不動聲色地拿起茶杯,遞到唇邊,慢慢抿了口。

在心裡說:我也是。

見第一眼,就很喜歡。

放下茶杯,他垂下眼睫。

濃密的睫毛,遮住他眼底的心事。

蘇嫿見他茶杯空了,拎起茶壺,給他添茶。

“我自己來吧。”顧謹堯伸手去接茶壺,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

理智上想收回來,可是手卻不受控製地握住了她的手。

肌膚相觸。

他掌心滾燙。

蘇嫿一驚,觸電似的,慌忙把手抽回來。

茶壺咚的一聲,落到茶案上,往下滾去。

眼瞅著就要掉到地上。

顧謹堯眼疾手快,向前一探身,一把抓住茶壺把手,穩穩地放回桌上。

那個茶壺是民國時期的古董。

價值不菲不說,關鍵是華天壽最喜歡的,存世的就這麼一個。

蘇嫿虛驚一場。

抬手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這一驚,就把剛纔那點意外,給忽略過去了。

她覺得,顧謹堯肯定不是故意的。

他就是想接茶壺,自己倒茶罷了。

不過她還是站起來,對華天壽說:“師父,我上樓去幫您畫那個龍耳扁瓶了。”

華天壽喝了口茶,笑道:“去吧。”n

蘇嫿對顧謹堯客氣地說:“顧先生,你慢慢喝茶。”

顧謹堯衝她微微頷首,“好。”

蘇嫿轉身上樓,拿了紙和畫筆,調了顏料,開始畫那個龍耳扁瓶。

晚上。

顧北弦來店裡接她。

兩人上車後。

司機發動車子。

顧北弦拿起蘇嫿的手,握在掌心裡,指腹隨意地揉著她的手指。

忽然,他吸了下鼻子,語氣意味不明地說:“你身上有陌生男人的氣味。”

蘇嫿一頓。

簡直奇了。

這人莫不是長了隻狗鼻子吧。

她就是被顧謹堯無意間握了下手背而已。

連這他都能聞到?

蘇嫿如實說:“顧謹堯找我師父修複一隻瓷瓶,今天過來取。我師父招待他喝茶,讓我幫忙添茶。這個要求不過分,我就照做了。倒茶的時候,他不小心碰了下我的手。我覺得不妥,就找了個藉口上樓了。事情就是這樣的,當時師父也在場。”

顧北弦眼神驟然一冷,眼底閃過一絲微不可察的譏誚。

不過他什麼也冇說,隻是拆開一盒消毒濕巾。

抽出一張,拿起蘇嫿的手擦起來。

擦得極仔細。

不隻手背,連指縫、指甲都擦了一遍又一遍。

把整整一包濕巾都擦完了,他才停手。

蘇嫿一動不動,靜靜地由著他擦。wp

不知怎麼的,她覺得此刻的他,好像特彆冇有安全感。

她慢慢往他身邊挪了挪,伸手抱住他。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