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85章 風起雲湧

-

“我真冇事,睡吧。”顧北弦抬手關了檯燈。

蘇嫿盯著他英氣的側臉,靜靜地看了好一會兒。

黑暗裡。

他的輪廓更加幽深,像一麵深不見底的海。

平靜的海平麵下,彷彿隱匿著疾風驟浪。

蘇嫿在心裡默默地琢磨原因。

半晌。

她輕聲說:“顧謹堯的族譜,是拿去天壽閣,找我修複的。如果你不願意,我明天就退給他,讓他找彆人修。”

顧北弦淡聲說:“不用,修吧,那是你的工作。”

“可我總覺得你好像不太高興。”

“我高興。”顧北弦口吻出奇地平淡,略帶一絲敷衍。

怎麼聽,都不像高興的樣子。

蘇嫿深吸一口氣,“你說吧,我該怎麼做,無論你讓我怎麼做,我都聽你的。”

“你該怎麼做就怎麼做,我自己會調節好心態。”

見他言語間有鬆動。

蘇嫿重新躺下,靠到他懷裡,溫柔地摸摸他的臉頰,嘴湊到他的嘴唇上親起來。

她其實不太會哄人。

那兩年,顧北弦腿站不起來,靠輪椅代步。

從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子,忽然淪落到廢人一個。

落差太大,他心情極度消沉,動輒發脾氣,摔東西。

每次他發脾氣,她就靜靜地站在旁邊守著。

等他發泄完,她默默地去收拾。

現在想來,那時候真是傻啊。

如果她當時上去抱抱他,親親他,他會不會脾氣就冇那麼暴躁了?

直到最近,她纔跟顧北弦學會了,對方生氣時,就湊過去親親抱抱,睡一覺也就和好了。

試了幾次,百試百爽。

於是,她今晚又用這種方法。

可是,顧北弦卻輕輕推開了她。

他還翻了個身,留了個堅硬的後背給她。

蘇嫿覺得自己被晾到了。

她也是有尊嚴的。

索性也翻了個身,背對著她。

過了好幾分鐘,聽到顧北弦說:“我今天喝酒了,你在備孕,改天再做吧。”

蘇嫿總覺得他找的這個理由,太牽強了。

以往他喝酒了,**會比平時更強。

他就是存心拒絕她的示好吧。

這一夜,蘇嫿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捱到很晚才睡著。n

次日。

清晨的陽光,透過窗簾縫隙照進來。

在地板上灑了一道淺淺的碎金。

蘇嫿穿衣起床。

下樓。

看到顧北弦已經用過早餐了,正對著穿衣鏡打領帶。

門口還放著一個黑色商務型行李箱。

蘇嫿有點意外,“你要出差?”

顧北弦打領帶的手一頓,很快,又若無其事地繼續,淡聲說:“去海城參加一個全國性的樓宇經濟博覽會。”

“昨晚怎麼冇聽你說?”

“忘了。”

“要出差幾天?”

“三天。”

蘇嫿暗暗鬆了口氣,三天還能接受。

時間太久,她會受不了,太想得慌了。

蘇嫿看了看錶,問:“幾點的飛機,我送你去機場。”

顧北弦打好領帶,轉身看向她,唇角微勾,說:“來不及了,你吃飯吧。反正就三天,晚上我給你打電話。”

蘇嫿走到他麵前,抬手摟上他的腰。

心裡挺捨不得他。

顧北弦感覺到了她的不捨,溫柔地揉揉她的頭髮,說:“想我了,就給我打電話。”

蘇嫿嗯一聲。

他微垂眼眸,凝視她的眼睛,溫聲說:“好好吃飯,工作彆太累。”

“你也是。”

怕他胡思亂想。

蘇嫿說:“我最近要在家裡修族譜,閉門不出,也不去天壽閣了。除了柳嫂和我媽,我誰都不會見,你放心。”

顧北弦唇角溢位一絲淺淡的笑。

這次是真的笑。

不是裝出來的。

他把她按進懷裡,抱住,下頷抵著她的額頭,耳鬢廝磨,無限溫存,說:“我們家嫿嫿真乖。”

這一抱,煙消雲散,雨過天晴。

冰雪融化,萬物復甦,春暖花開。

蘇嫿暗暗鬆了口氣。

他憋著心事不說的時候,太讓人難受了。

把顧北弦送到車上。

等司機把車子開得再也看不見,蘇嫿才轉身回家。

吃過早飯後,她去書房裡,繼續修複顧謹堯家的族譜。

一張張拆完,開始清洗。

這是一項瑣碎又枯燥的工作。

需要極大的耐心和韌性,還要高度集中精神。

蘇嫿工作的時候,一般都會把手機調成靜音。

怕分神,造成無可挽回的失誤。

她一忙起來,經常會忘記時間,忘記所有。

直到晚上十點多,蘇嫿纔想起,該給顧北弦打電話了。

她拿起手機,看到上麵有好幾個未接來電,全是顧北弦打來的。

她按了號碼撥過去。

手機響了三聲,對方纔接。

是一道嬌滴滴的女聲,“你找誰?”

那聲音很熟悉。

是楚鎖鎖的!

猶如耳邊滾過一聲驚雷!

蘇嫿五臟六腑都跟著震了震。

她牙齒微微發顫,“你是楚鎖鎖?”

“是啊,蘇嫿姐,很意外吧?”楚鎖鎖笑嘻嘻地說。

那笑,怎麼聽都覺得是一種挑釁。

蘇嫿強裝鎮定,“顧北弦呢?他的手機為什麼會在你手裡?”

“啊,你說北弦哥啊,他正在浴室裡洗澡呢。”

蘇嫿腦子都要炸了,整個頭都是嗡嗡嗡的響聲。

耳邊像圍著上千萬隻蜜蜂。

蘇嫿命令的語氣說:“你讓他接電話!”

“都說了他在洗澡,在洗澡,洗澡的時候怎麼接電話啊。”楚鎖鎖語氣有點不耐煩。an五

蘇嫿冷聲質問道:“你為什麼會在他的房間裡?”

楚鎖鎖嬌俏一笑,笑得黏黏糊糊,帶著濃濃的暗示意味,“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啊?男人和女人開同一間房,除了做那種事,還能乾什麼?”

蘇嫿掐了電話。

握著手機的手,指骨泛白。

手指抖得厲害。

腦子亂糟糟的。

心臟一陣陣地疼,像被人用手捏著掐著揪著,疼得厲害。

她痛苦地抱住頭,無力地靠在牆上。

過了很久很久,她才慢慢冷靜下來。

她覺得這可能是個誤會。

她不相信顧北弦是這種人。

他明明很在意自己,怎麼可能跑去海城,和楚鎖鎖開同一間房?

一定是楚鎖鎖在搞鬼!

蘇嫿找到司機阿忠的號碼,打過去。

接通後,她說:“幫我訂飛往海城的機票,越快越好!”

她一向溫柔的聲音,帶著少有的急促和淩厲。

阿忠第一次聽她用這種語氣說話,急忙應道:“好的,少夫人,我馬上幫您訂。”

蘇嫿又說:“查顧北弦住的酒店名和房間號,發到我的手機上。”

“好的少夫人,我現在就去查。”

掛電話後,冇多久,阿忠就把酒店地址發給了她。

查過航班後,他又打電話過來,說:“最早一班的飛機,在淩晨三點起飛。少夫人,您看可以嗎?”

“可以。”

“那我兩點多,去接您?”

“好。”

蘇嫿等不到天亮了。

等那麼長時間,她覺得自己會瘋。

她緩緩坐到地毯上,雙手抱著膝蓋,一秒一秒地數著。

得捱到淩晨兩點多,才能去機場。

她枯樹一般的姿勢,坐在那裡,麵色蒼白平靜,心裡卻風起雲湧,滄海桑田。

與此同時。

海城大酒店,頂樓套房。

顧北弦衝完澡,穿了睡袍,拿毛巾擦著頭髮,走出來。

一入客廳。

就看到楚鎖鎖穿著一身白色職業套裝,雙膝併攏,乖乖巧巧地坐在沙發上。

茶幾上放著一遝檔案。

顧北弦眼底浸了一層寒霜,涼冰冰地問:“你怎麼在這裡?”

楚鎖鎖抬手撩了下耳邊的髮絲,眼波流轉,千嬌百媚,柔聲說:“顧叔叔讓我過來給你送一份檔案,他說你急用。”

她拿起茶幾上的檔案,探身遞過來。

顧北弦伸手接過。

檔案是他要用的。

但是,他是讓自己的助理送過來的。

冇想到父親突然殺出這麼一招!

顧北弦寒聲問道:“房間門鎖著,你是怎麼進來的?”

楚鎖鎖一臉無辜地看著他,“是顧叔叔給我的房卡啊。”

顧北弦瞬間明白了。

套房房卡有兩張,一張在他自己手裡,另外一張在助理手裡。

顧傲霆派人從他助理手中要走房卡,給楚鎖鎖,讓她藉著送檔案的名義,來自己房間。

還真是冥頑不化!

到現在,他還不死心!

顧北弦心裡說不出的嫌惡。

他冷著一張俊臉,一言不發走到門口,拉開門,語氣冷硬,對楚鎖鎖道:“出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