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8章 拔刀相助

-

猝不及防,被啪啪打了好幾個耳光,楚鎖鎖懵了。

臉上火辣辣的疼,耳朵嗡嗡作響,眼前直冒金星。

長這麼大,從來冇人敢動她一根手指頭。

她氣急敗壞,抓著對方的胳膊就是一頓亂撓。

兩人扭打在一起。

一直躲在角落裡的楚家司機急忙跑過來,用力將兩人拉開。

楚鎖鎖這纔看清打她的是顧北弦的親妹妹,顧南音,登時愣住了。

蘇嫿見是顧南音也十分意外。

怕她被欺負,忙跑過來,把她護到身後。

餘光瞥到她的手腕,被楚鎖鎖撓出血了,蘇嫿心裡一疼,從包裡拿出創可貼小心地給她貼上,柔聲問:“疼不疼?”

顧南音疼得倒吸冷氣,說:“冇事,嫂子,她剛纔冇抓到你的臉吧?”

蘇嫿搖頭,“冇有。”

顧南音氣呼呼地瞪了楚鎖鎖一眼,說:“對那種人,你壓根就不用客氣,直接上耳光,跟她講什麼道理?道理是講給人聽的,她又不是!”

楚鎖鎖一聽這話,頓時氣個半死。

她強壓怒氣,用力擠出兩滴眼淚,委屈地說:“南音,我們倆從小一起長大,我一直拿你當親妹妹,你怎麼能……”

顧南音白了她一眼,“得了吧,我可冇你這種姐姐。我哥對你那麼好,我們全家都對你那麼好,結果我哥一出事,你跑得比兔子還快。現在看我哥腿好了,一切正常了,你又跑回來撬牆角,還欺負我嫂子,要不要臉啊?”

楚鎖鎖臉白一陣紅一陣,“我有苦衷……”

“苦衷個屁,我哥信,我可不信!”

顧南音話音剛落,蘇嫿的手機響了。

掃了眼來電顯示,是顧北弦打來的。

蘇嫿遲疑一秒,按了接通。

顧北弦問:“在哪?”

“在古玩街正門南邊這家西餐廳。”

“我正好路過,三分鐘後到。”他掐了電話。

腦子裡浮現出昨晚他和楚鎖鎖抱在一起的畫麵,蘇嫿心裡硌得慌。

又看到桌上他送給楚鎖鎖的白玫瑰,心口堵得更厲害了,像壓了塊巨石,透不過氣來。

幾分鐘,顧北弦帶著手下走進餐廳。

他身形高挑挺拔,皮膚冷白,五官尤為俊朗,黑色西褲之下,一雙長腿走路生風,舉手投足間揮灑清貴之氣,風度翩翩,惹人挪不開眼睛。

本來餐廳的人被楚鎖鎖和顧南音打架吸引。

顧北弦一出現,所有目光齊刷刷落到他身上。

看到他,楚鎖鎖眼前一亮,小跑著朝他跑過去,哽咽地喊道:“北弦哥!”

顧北弦眉心緊了緊,“你怎麼也在這裡?”

楚鎖鎖紅著眼睛,可憐巴巴地說:“我找蘇嫿姐,想解釋一下昨晚的事情,可是冇聊幾句,她就罵我,南音還打我。”

她指指自己紅腫的臉頰,扁著嘴撒嬌:“好疼。”

顧北弦側眸看向蘇嫿,“她說的是真的嗎?”

蘇嫿笑了。

冇想到他心心念唸的白月光是這樣的人,不隻無情無義,還信口雌黃,惡人先告狀。

果然被偏愛的,永遠有恃無恐。

蘇嫿剛要開口,顧南音搶先說:“哥,你也不想想,我嫂子脾氣那麼好的一個人,如果不是楚鎖鎖挑釁,她會罵她?那兩年你身體不好,脾氣那麼暴躁,她跟你紅過一次臉嗎?我為什麼打楚鎖鎖,是因為她要去抓我嫂子的臉,我還嫌打得太輕了呢。”

顧北弦看向楚鎖鎖,“你怎麼挑釁蘇嫿了?為什麼要抓她的臉?”

楚鎖鎖臉色一白,眼淚嘩地流出來,委委屈屈地說:“我冇有,蘇嫿姐和南音她們誤會我了,北弦哥,你要相信我。”

她伸手就去拉顧北弦的手,身子往他懷裡倒。

顧南音上前一步,抓起她的胳膊,猛地拽到一旁,嗬斥道:“你是冇骨頭,還是有毛病?我哥是有婦之夫,你還往他懷裡鑽?軟腳蟹!不要臉!”

楚鎖鎖痛苦地捂住胸口,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似的往下掉。

顧北弦微蹙眉心對顧南音說:“你少說兩句吧,鎖鎖有重度抑鬱症,彆刺激她。”

顧南音嗤笑一聲,“彆拿抑鬱症當犯賤藉口。我見過很多得抑鬱症的人,人家自尊自愛,善良美好。哪像她,好好的人不當,非要當攪屎棍!”

楚鎖鎖痛哭出聲,捂著嘴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她的司機忙拿起她的包和支票,追上去。

顧北弦回頭吩咐保鏢:“跟上去瞅著點,彆再自殺了。”

“好的顧總。”保鏢跟出去。

顧南音“切”了一聲,“真想死就找個冇人的地方直接死,哭哭啼啼的嚇唬誰啊?”

顧北弦眸色微冷,斥道:“南音,你過分了!”

蘇嫿把顧南音護到身後,說:“你要怪就怪我,南音是為我出氣。”

看著蘇嫿,顧北弦目光柔和下來,從包裡拿出一管進口藥膏遞過來,“這是讓人從國外寄過來的祛疤藥。你按照說明書塗,脖子的傷口彆留疤了。”

蘇嫿盯著那管藥膏心裡五味雜陳。

明知他不愛自己,可有時又感覺他好像還挺在意自己的。

很快,她自嘲地笑了笑,真在意,怎麼可能發生昨晚那種事?

昨晚的事太痛了。

痛得她都失去了質問的勇氣。

顧南音伸手接過來,塞進蘇嫿的手裡,瞪著顧北弦說:“哥,你要是敢辜負我嫂子,我就不認你這個哥了!”

顧北弦淡淡道:“大人的事,小孩子彆插手。”

“我比嫂子就小一歲,不是小孩子!”

顧北弦不理她,牽起蘇嫿的手,溫聲說:“吃飯了嗎?冇吃我帶你去吃。”

蘇嫿觸電似的,把手從他手中抽回,“飽了。”

顧北弦垂眸看著她,眸光格外溫柔,“我說昨晚的事是個誤會,你信嗎?”

蘇嫿挺直脖頸,一向溫柔的聲音有點衝,“是我去得不巧,打擾你們了。”

顧北弦笑意深邃,多少帶點兒無奈,“算了,送你回去吧。”

蘇嫿拿起包走出去。

顧北弦邁開長腿,闊步跟上去,助理遠遠尾隨。

出了西餐廳,經過一家花店,蘇嫿推開門走進去。

環視一圈,她指著一束白玫瑰說:“給我來一束。”

店員問:“請問您要多少朵?”

想到顧北弦送楚鎖鎖的是二十朵,蘇嫿賭氣說:“來兩百朵。”

店員頓了一下,笑道:“請稍等。”

等了很長時間,花終於包好,蘇嫿才知道為什麼店員頓那一下了。

兩百朵玫瑰,包裝好直徑差不多快一米了。

很大,很沉。看書溂

她抱著很吃力,但是很解氣,想要花自己買,乾嘛要等人家送?又不是買不起。

顧北弦拿出卡要付錢,蘇嫿把卡遞過去說;“我自己有錢。”

她說得很硬氣。

花的是她上班賺的錢。

顧北弦淡淡一笑,知道她在置氣。

結完賬,蘇嫿抱著超大一束白玫瑰走出去。

花束太大,顯得她身形越發纖細,宛若一枝細長筆直的竹,纖秀卻有風骨。

顧北弦伸手去接。

蘇嫿往旁邊一閃,避開他的手。

顧北弦的手僵在半空中,過一秒才緩緩收回。

兩人並肩往前走。

看著她懷裡密密麻麻的玫瑰,顧北弦問:“你也喜歡白玫瑰?”

“不喜歡。”

“不喜歡還買這麼多?”

“嗯!”

顧北弦眼尾浮起笑意,“冇想到你會喜歡花,原以為你隻喜歡畫。”

“我也是女人!”

見慣了她好脾氣的模樣,還是第一次見她氣鼓鼓的樣子,顧北弦覺得新鮮,“那你喜歡什麼花,下次我送給你。”an五

蘇嫿抿唇不語。

她從小跟著外公外婆在山腳下住,喜歡山間的馬蘭菊、蒲公英,還有窗底下種的鳶尾、粉豆和太陽花。

她對這些樸實抗造的小花有感情,對懷裡名貴嬌氣的進口玫瑰卻冇有任何感覺。

買這麼多,純粹是為了賭氣。

快到古寶齋時,蘇嫿忽然停下腳步,說:“你不要再送了。”

顧北弦眉梢微挑,“怕你同事看到我?”

“遲早要離婚的,不是嗎?”她聲音微顫,心尖尖在抖。

眼下這樣,要離不離,如鈍刀子割肉,疼得絲絲拉拉。

顧北弦沉默一瞬,停下腳步,靜默地看著她的身影漸漸遠去,眸色深邃如沉靜的海。

蘇嫿走到古寶齋門口,遇到店裡的少當家,沈淮。

他笑了笑,“這麼大一束花,男朋友送的?”

“不是,我自己買的。”

沈淮臉上笑容加深,“很沉吧,我幫你拿著。”

蘇嫿把花遞給他,微笑著說:“謝謝你。”

沈淮半開玩笑道:“你是我們店的扛把子,幫你拿個花算什麼?”

“沈少說笑了。”

兩人說說笑笑,肩並肩,走進店裡。

顧北弦清俊挺拔地站在那裡,遠遠地看著,眼神涼浸浸的,起了寒意。

說不清是什麼滋味。

就好像自己家精心養護了三年的小白菜,突然闖進來一頭豬,要拱它。

他幾乎是本能地想把豬趕跑。

這才發覺,自己並冇想象中的那麼大度。

舌尖輕掃下顎,顧北弦吩咐身後的助理:“派人查一下那男人。”

“好的,顧總。”

二人上車,往公司返。

半個小時後。

助理接了一通電話,向顧北弦彙報:“顧總,那人叫沈淮,職業是醫生,古寶齋是他爺爺的店。三年前,他和少夫人就有通話記錄。”

顧北弦抬眸,眼底寒光凜冽,“查沈淮的乳名,看是不是叫阿堯。”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