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04章 地位飆升

-

“好,我記住了,下次讓保鏢上。無緣無故的,我才懶得打架呢。”蘇嫿笑道。

顧北弦捧起她的額頭,溫柔一吻,“這才乖,不為你自己著想,也得為肚子裡的孩子著想。”

蘇嫿拿起那張紙,“你挑一下孩子的取名。”

顧北弦接過,掃了眼,眉頭微不可察地蹙起來。

女孩名,勉強還能入眼。

男孩名,簡直就是不忍直視。

什麼狗子、蛋蛋。

跟他們顧家這種世家豪門,格格不入。

但蘇嫿現在是特殊時期。

他不能直接拒絕她,便委婉地說:“你取的這些名字,是不是太接地氣了?”

言外之意,就是嫌棄土的意思。

蘇嫿捏著紙,盯著那幾個名字看了看。

她很認真地說:“我覺得挺好聽的啊。團團多可愛,壯壯一聽就很結實,好養活,狗子一聽就特逗。”

顧北弦斟酌著用詞,“咱能換個稍微文雅點的嗎?都說男楚辭女詩經,男孩取名從楚辭裡取,女孩取名從詩經裡取。你從小飽讀四經五書,取個文雅的名字,對你來說,應該不算太難。”

“那是取大名,小名就怎麼順嘴,怎麼取吧。”

顧北弦還是無法接受,他的後代被叫做狗子、蛋蛋之類。

哪怕是小名也不行。

蘇嫿捏捏他的手指,說:“司馬相如,漢代文學家,小名叫犬子,就是狗子的意思。成吉思汗本名鐵木真,在蒙古語裡是鐵蛋的意思。還有陶淵明,小名叫溪狗。”

顧北弦說不過她。

最後勉勉強強接受了壯壯和魚魚這兩個名字。

落座的時候。

他看到了放在牆角的兩個嬰兒套盒,覺得麵熟。

想到楚鎖鎖發過來的那兩張照片。

嬰兒禮盒是顧謹堯送給蘇嫿的。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顧北弦眼神冷下來。

不過隻一瞬,就恢複了正常。

蘇嫿已經懷了他的孩子。

都說女人心軟,最捨不得孩子。

孩子在哪,她人就會在哪。

管她心裡愛著誰呢。

隻要她留在自己身邊就好了。

夜深了。

兩個人上床。

顧北弦拉起蘇嫿的一條腿,拿手輕輕揉著。

他手指修長有力,揉得不輕不重的,力度剛剛好,還挺舒服的。

蘇嫿便由著他揉,自己拿了本書,有一眼冇一眼地看著。

彆說,被人侍候的感覺,還挺好的。

都說母憑子貴,看樣子一點也不假。

自從懷孕後,她在家裡的地位,直線飆升。

顧北弦揉完這條腿,又換了另外一條揉,邊揉邊說:“聽說孕晚期,腿腳會浮腫,到時我每晚都給你揉。”

蘇嫿莞爾,“顧總,你這樣會把我寵壞的。”

顧北弦揉她腿的動作一頓,隨即笑道:“寵壞了好,寵壞了,你就看不上彆的男人了。”

蘇嫿抬起手,溫柔地摸摸他輪廓分明的下頷角,誇道:“嘴真甜。”

她忽然湊到他嘴上,重重啄了一口。

他剛刷完牙。

嘴裡一股子薄荷味的清新香氣。

嘴唇軟軟的,唇形又性感。

男性荷爾蒙的味道,呼之慾出。

蘇嫿心臟撲撲騰騰地跳起來。

雖然和他結婚三年了。

但因為前兩年,他坐在輪椅上,又是一副冷麪孔。

而她性子又慢熱,和他真正有男歡女愛,也不過一年時間。

於她來說,還處於熱戀期。

她親了一下,忍不住又親第二下,還調皮地拿舌尖,輕輕撩了一下他的唇珠。

像個貪吃的小孩。

她是女人,生理上的事可以忍。

可顧北弦是個正當壯年的男人。

自從她懷孕後,他就一直素著。

哪裡受得了她這麼撩撥?

他翻身把她按到身下,刻意小心地避開她的腹部,嗔道:“小壞蛋,你想惹火是吧?”

蘇嫿量他不敢怎麼著自己,故意拿腳蹭蹭他的腿,“就惹你了,怎麼著吧?”

“惹了火,就得幫我。”他呼吸滾燙,燙得她耳翼發麻。

蘇嫿被撩得心跳加速。

她彆過頭,故意做出一副傲嬌模樣,“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顧北弦手指捏著她柔軟的細腰,一心想把她吃乾抹淨。

卻又欲罷不能。

畢竟她現在身份特殊,是小祖宗一般的存在。

隻能高高地供著。

碰不得。

他忍了忍,從她身上下來,不甘心似的咬了咬她的鼻尖,這才起身去了衛生間。

自己解決了。

然後又衝了個冷水澡。

這才把身上滾燙的溫度,降下去。

回來,他抱著她軟玉溫香的身子,直磨牙。

就是那種隻能看著,想著,想得心心念念,胃口被高高地吊著,卻吃不到嘴裡的感覺。

挺煎熬。

以前總盼著有個孩子,這樣就可以把她綁在身邊了。

可現在,他忽然覺得她懷孕,也挺礙事的。

有些美好的事,不能做了。

蘇嫿在顧北弦懷裡找了個舒服的角度躺好。

睡沉後。

她做了個美夢。

夢見孩子出生了。

粉粉團團的,好可愛。

大眼睛,黑漆漆的眼珠,小小的嘴巴,尖尖的下巴。

長得特彆像萌版的顧北弦。

她望著玉粉可愛的嬰兒,情不自禁地笑出聲。

那笑聲太甜了。

顧北弦明明睡沉了,都被她吵醒了。

他打開檯燈,把光線調暗一點。

看到睡夢中的她,唇角上揚,眉眼彎彎。

長長的睫毛垂下來,像蝴蝶的翅膀,隨著笑肌微微顫抖。

那笑容,清甜得像山裡的甘泉。

他看得呆了。

這是她第一次在夢中笑。

以前都是在噩夢中哭。

這才後知後覺,她已經很長時間,冇在夢裡喊她的阿堯哥了。

顧北弦垂眸,定定地看了蘇嫿許久。

他伸手把她摁進懷裡,摟得緊緊的。

第一次覺得她真真正正地屬於自己。

次日。

蘇嫿醒來,揉了揉眼睛,剛要爬起來。

一雙手臂伸過來,扶著她起來。

蘇嫿微微納悶地看著男人英俊的臉,“顧總,你這是要乾什麼?”

顧北弦麵色平靜,“我扶你起來。”

蘇嫿哭笑不得,“我自己可以。”

顧北弦像冇聽到似的,扶她坐起來。

他下床,給她拿了今天要穿的衣服。

衣服放到床邊,他伸手來幫她解釦子。

蘇嫿按住他的手,不讓他解,“你彆這樣。”

“我的女人,我願意慣著。”顧北弦挪開她的手,麻利地幫她脫掉睡衣,給她換上衣服。

換完,他彎腰拿起拖鞋,幫她穿上。

蘇嫿覺得他把自己當成重症患者,來照顧了。

不,說當成孩子,似乎更貼切一些。

小時候,外公為了鍛鍊她的意誌和韌性,從四五歲起,就培養她獨立自主的能力。

自己穿衣吃飯紮辮子,自己洗臉洗頭洗衣服。

釦子掉了,也是自己縫。

大事小事,都是自己做。

她這個從幾歲起,就已經獨立自主的人。

在二十三歲這年,硬是被顧北弦搞得生活不能自理了。

她定定地望著男人英氣俊朗的眉眼,目光漸漸潮濕。看書溂

這一刻,她真的很愛很愛他。

很愛很愛。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