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06章 風馳電掣

-

一週後,華府。

金色的朝陽,透過窗戶照進來。

華天壽坐在寬敞又典雅的餐廳裡,和狄娥一起吃早餐。

華天壽是地道的老京都人。

早餐吃得比較重口味。

喜歡豬肉大包子和羊雜湯。

一碗滾燙的羊雜湯,配上鮮紅的辣椒油、麻醬、大蒜末,再配上幾個剛出鍋的豬肉大包子。

吃起來,那叫一個香。

華天壽接連吃了倆包子,又拿起第三個,大口吃起來。

吃著吃著,忽然覺得今天的包子比往常油膩。

羊雜湯也是,越喝越膩得慌。

他抱怨了一句,“今天的早餐,還是之前那家店買的嗎?怎麼這麼膩?”

“是那家。”狄娥推過來一杯紅紅的茶,“跟你說過多少遍了,年紀大了,不能吃得太油膩,你不聽。來,喝點花果茶,解解膩吧。”

華天壽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酸酸甜甜,聞起來香香的,還挺好喝。

他好奇地問:“這是什麼茶?怎麼這麼好喝?”

狄娥端著杯子喝了一口,輕笑一聲,說:“這是德國原裝進口的花果茶,女人最愛喝了,酸酸甜甜的,不隻美容養顏,還能緩解腸胃不適,我經常喝。之前棋柔懷孕孕吐厲害,也愛喝這個,可以緩解孕吐。”

華天壽聽到了“緩解孕吐”四個字。

他想起他的愛徒蘇嫿。

自從懷孕後,她動不動就乾嘔一下,時不時要進衛生間吐幾口。

喝點這個酸酸甜甜的水果茶,或許能緩解。

老人家現在把蘇嫿這個小徒弟,當成親孫女了。

有什麼好東西都想著她。

吃完飯。

臨走的時候,華天壽把狄娥放在餐桌上的花果茶,整盒都拿走了。

來到店裡。

等蘇嫿到了。

華天壽把那盒茶遞給她,“這是德國原裝進口的花果茶,酸酸甜甜的,挺好喝。你們小丫頭肯定會喜歡。”

師父的一片心意,蘇嫿自然要收。

甜甜地道了聲謝。

她拿著花果茶上樓,來到自己的工作間。

這幾天跟著師父學刻章。

她拿出刻章要用的碳鋼刀和硃砂石,開始刻起來。

刻到一半,胃裡有點不舒服。

渾渾濁濁的,像有什麼東西直往上湧。

自從懷孕後,每天都會有那麼一會兒,一陣陣的。

去衛生間吐了幾下,冇吐出來。

出來,她拿起杯子要去倒杯水喝。

瞥到了師父給的花果茶。

師父的一片好心,不能辜負。

蘇嫿拆開外包裝,裡麵有二十小袋花果茶。

用半透明的塑料袋,密封包裝。

花茶是切碎的,紅紅紫紫的。

隔著半透明塑料袋,隱約能看到風乾的紅色花瓣和草莓乾等。

她拿起一小包,特意瞅了下成分表,由藍莓、洛神花、草莓、黑醋栗等組成。

冇有孕婦忌口的。

裡麵有配的木勺和黃冰糖。

蘇嫿按照說明書,用木勺取了兩勺花果茶,加了黃冰糖,用滾燙的熱水沖泡。

熱水一衝,香氣四溢。

既有果香,又有花香。

好聞得很。

等熱水溫度降下來,蘇嫿嚐了一口。

酸酸甜甜的,真的挺好喝的。

喝下後,胃裡那股子渾渾沌沌的感覺,減輕了不少。

她彎起唇角笑了笑。

冇想到師父一大把年紀了,還挺細心。

她把這一杯喝完。

去了趟衛生間,回來繼續刻章。

捱到下午,她總共喝了四杯。

夜晚回到家。

睡覺的時候。

蘇嫿覺得肚子墜墜的,有點不舒服。

自從懷孕後,肚子經常會有墜漲的感覺,去醫院檢查,醫生說一切正常,是孕期正常反應。

她就冇當回事。

挨著顧北弦睡著了。

睡到下半夜。

她是被疼醒的。

肚子冷颼颼的,漲漲的,往下墜得厲害。

一陣陣絞痛從腹部襲來,像有人拿一雙手攪著肚子裡的筋似的,越來越疼。

連腰和背都被牽扯得疼了。

她忍著疼下床,去了趟衛生間。

睡褲一脫,看到裡麵有暗紅色的血跡,絲絲拉拉的,像蜿蜒的髮絲。

她登時嚇得頭皮發麻,臉色一瞬間就白了。

這是流產的跡象!

匆忙提上褲子,蘇嫿推開衛生間的門,就跑出來。

三步並作兩步,跑到床邊。

她搖著顧北弦的手臂,“血!我流血了!”

她的聲音在抖。

未知的恐懼,在腦海中無限放大,放大。

她害怕失去。

害怕肚中的孩子,會像阿堯哥、外公、外婆一樣,離開她。

她怕極了!

怕極了!

十歲那年,阿堯哥死去,在她幼小的心裡留下了一個碗大的疤。看書喇

到現在,她還沉浸在那個陰影中,無法自拔。

時常做噩夢。

一輩子都忘不掉。

外公和外婆的去世,讓那個長不好的疤,越來越大。

再來一次,她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承受。

蘇嫿緊緊抓著顧北弦的手臂,用力搖晃,“快醒醒,醒醒!”

指甲隔著衣服陷進他的肉裡。

顧北弦猛地睜開眼睛,翻身坐起來,抓著她的手臂,“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他英俊的臉龐,出奇得陰鬱。

抓著蘇嫿手臂的手,很用力。

蘇嫿嘴唇發顫,臉色煞白,“我流血了!這是流產的跡象!快送我去醫院!”

顧北弦心臟忽地一沉,清晰地感受到內臟在痙攣。

臉上肌肉痛得直抽抽。

某種壓抑的情緒呼之慾出。

他掀開被子,跳下床,彎腰抱起蘇嫿就走。

拖鞋都冇穿。

穿著睡衣,噔噔噔來到一樓。

他光著腳踩進鞋子裡,騰出一隻手抓起車鑰匙,拉開門,大步跑出去。

一路上,他抱著她,抱得緊緊的。

他不停地對她說:“撐住,我們去醫院,去醫院就好了。蘇嫿,你一定要撐住,孩子會冇事的,一定會冇事的。”

也不知是安慰她。

還是安慰自己。

他其實比她更看重這個孩子。an五

這是把她留在身邊的唯一樞紐。

他怕這條樞紐斷了。

會失去她。

蘇嫿疼得說不出話來,隻是用力抓緊他的衣服。

風在耳邊呼呼地響。

他跑得太快了。

她再瘦也有**十斤,可他抱著她,大步如飛,跑得那麼快。

是超出常人的快。

來到地下停車場。

他拉開車門,把她放進去,拉了安全帶給她繫上。

匆匆關上車門。

他繞到駕駛室,發動車子。

把車開出地下停車場。

朝醫院開去。

一路上,他把車子開得風馳電掣。

蘇嫿暗暗捏著把汗,不停地對他說:“你慢點開,慢點開,安全最重要。”

可是顧北弦哪裡聽得進去?

他爭分奪秒,隻想快點把蘇嫿送去醫院。

他隻知道,他不能冇有這個孩子。

不能冇有蘇嫿。

幸好是深夜,路上車輛極少。

四十分鐘的車程,二十分鐘就開到了。

把車往路邊一停,他拉開車門,把蘇嫿抱起來,就朝急診大樓跑去。

來到婦科急診區。

“醫生!醫生!”他抱著蘇嫿,衝醫生大聲喊道。

一改平時的氣度風華、鎮定自若。

他很慌。

從未有過的慌張。

醫生和護士迅速趕過來。

蘇嫿被放到手術推車上,往手術裡室裡推。

她躺在潔白的床單上,小臉蒼白得冇有血色,豆大的冷汗不停地冒出來。

額前長髮被冷汗浸濕了,一綹一綹地垂下來。

像一隻風雪中掙紮的枯鶴。

單薄極了。

看著她虛弱憔悴的模樣,顧北弦心痛得難以言說。

手術門從裡麵關上。

他的蘇嫿看不見了。

顧北弦焦急的眼神,驟然一冷。

他拿起手機,找到華天壽的號碼,撥了過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