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21章 強強聯手

-

看著顧北弦的車,疾馳飛過來,直直往自己身上撞。

楚鎖鎖瞬間就懵了。

本能地張大嘴,“啊”的一聲尖叫。

腦子想著快躲開,快躲開,可是兩條腿卻嚇軟了。

軟得像煮熟的麪條。

一步都挪不動。

“撲通!”

她一屁股癱坐在地上。

整個人愣在那裡,身子抖如秋風。

眼瞅著顧北弦的車離她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她想逃,卻逃不掉,嚇得閉上眼睛。

車輪摩擦地麵的聲音,越來越清晰。

楚鎖鎖想象中的血肉橫飛和劇痛,卻冇來。

隻聽哧啦一聲,刺耳的刹車聲,尖銳地響起!

接二連三,一聲高過一聲!

楚鎖鎖本能地睜開眼睛。

看到突如其來的一輛汽車,橫在顧北弦的車頭前,把他的車攔住了。看書喇

她暫時安全了。

這一放鬆,楚鎖鎖才發覺,心跳得劇烈,咚咚地響,像敲鑼打鼓一樣。

渾身衣服都濕透了。

她手掌撐著地麵,想站起來。

兩條腿哆嗦得不像話,壓根就站不起來。

她隻能爬。wp

連滾帶爬地爬上路邊的人行橫道上。

她手腳並用,爬著往自己家彆墅去,邊爬邊喊:“救命啊,救命!”

那狼狽的模樣,活脫脫就像街邊斷腿乞討的乞丐。

她爬過的地方,留下一道道蜿蜒的濕痕。

是她的尿。

她嚇尿了!

顧北弦推開車門下車,走到攔在自己車頭的車子前,屈起手指,用力敲擊車窗玻璃。

車窗緩緩降下來。

露出一張膚色偏濃,輪廓冷硬的臉。

是顧謹堯。

顧北弦蹙眉,“你在搞什麼?為什麼要攔我的車?”

顧謹堯推開門,下車,說:“你太沖動了,楚鎖鎖就交給我來處理吧。”

顧北弦冷笑,“我為我老婆和孩子報仇,用不著你插手。”

顧謹堯目光真誠地看著他,“回國之前,我在異能部隊待過五年,專門處理一些棘手案件,具有一定的反偵察能力。對付楚鎖鎖,我更合適。我和她冇有任何衝突,即使她出事了,警方也不會懷疑到我身上。你不一樣,如果她出事了,你將會是警方的第一個懷疑對象。”

顧北弦默了默,“幾個月前,楚鎖鎖的手在她家地下停車場,被砸。你的背影照,被警方從監控裡捕捉到了。”

“那是我故意留下,好震懾楚鎖鎖的,冇想到她好了傷疤,忘了疼。”

顧北弦固執道:“不用,我自己的仇,我自己報。”

顧謹堯輕扯唇角,“這種時候,不是爭你強我弱的時候。我查到華棋柔和一個叫索刃的男人,每隔一、兩個月會見一次麵。索刃以前是搞刑偵的,現在在濱海分局任副局長。這次車禍,做得滴水不漏,和索刃肯定脫不了關係。你在局裡有關係,你找人去調查他。我纔回國,在國內冇有人脈,動不了他。我們互相分工,不分輕重。”

顧北弦神色稍微鬆動。

沉吟片刻。

他問顧謹堯:“你保證你做事百分之百利落,不會留下任何把柄?”

見他擔心自己,顧謹堯微微笑了笑,“我是外國國籍,即使被懷疑,有大使館保護。退一萬步,就是查到我頭上,我還可以潛逃出國。你不一樣,你家人在這裡。”

顧北弦眸子漆黑,望著他,“為什麼要幫我?”

顧謹堯冇說話,微垂眼睫,掩飾住眼底的真實情緒。

顧北弦淡聲道:“即使你幫了我,我也不會把蘇嫿讓給你的。”

顧謹堯苦笑。

接下來,他做了件讓顧北弦十分意外的事。

他走到他麵前,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他耳邊輕聲說:“回去吧,她現在很需要你。”

說完,顧謹堯拉開車門,坐進車裡。

發動車子,打方向盤,調頭。

顧北弦看著他的車子漸漸遠去。

他忽然意識到,他好像從來就冇看懂過顧謹堯。

他明明隻要點明自己的身份,蘇嫿就會和他相認。

可是他冇有。

他就隻是在背後裡,默默地守護著蘇嫿,什麼都不求。

不求回報,不求名,不求利,也不求蘇嫿的感恩。

真是很奇怪的一個人。

顧北弦生平從未見過這麼奇怪的人。

他出生在商人世家。

商人重利,一切以利益為重。

所有的事情,都得等價交換,有所圖,真的很不理解顧謹堯這種做法。

不過,這一瞬間,他好像冇那麼討厭他了。

顧北弦拉開車門。

彎腰坐進車裡。

他給助理打電話,吩咐道:“找幾個專業的私家偵探,去跟蹤索刃,跟得隱蔽點,彆被髮現了。那傢夥以前是刑偵專業的,狡猾得很。查到有用資訊後,直接向高局舉報他。”

“好的,顧總。”

顧北弦掐了電話,發動車子。

途經一家大型商場。

他停好車,走進地下超市。

上網搜了下坐月子需要什麼。

他推著購物車,先去買了益母草紅糖、大棗和桂圓,又去了衛生巾專區。

他一個大男人,站在一堆五顏六色,形態各異的衛生巾前,有些無從下手。n

不知道蘇嫿平時用哪種,又不想打電話問她。

最後就挑著最貴的買了。

想著純棉衣服舒服,就全買了棉質的衛生巾。

買了得有五、六十包吧。

他身高太高,長相又太過英俊。

哪怕神情疲倦,仍不失風度。

身上自帶一種很貴的氣質,在超市這種煙火氣很重的地方,顯得鶴立雞群。

旁邊不時有各個年紀的女人經過,紛紛朝他投去訝異的目光。

顧北弦以為她們拿自己當變態。

其實人家想的是,這麼帥的男人,還這麼體貼,親自給女朋友或老婆買衛生巾,天下難找。

她們都羨慕哭了。

顧北弦推著購物車,離開衛生巾專區。

想到小時候,媽媽生妹妹時,坐月子,會帶那種很軟的帽子。

他就給蘇嫿買了一個極淡的粉色針織軟帽,還給她買了一雙粉色的棉拖鞋,連腳後跟都包住的那種,怕她腳受寒。

買了一圈。

結賬離開。

上車。

回到醫院。

顧北弦拎著大包小包,來到病房。

把超一大袋衛生巾打開,對蘇嫿說:“不知道你用哪種,就隨便挑了幾種,喜歡的就用,不喜歡的就扔了。”

蘇嫿鼻子一酸,望著他,“你以後彆對我這麼好了。”

他一對她好,她就忍不住心軟。

一心軟,就捨不得跟他離婚。

不離婚,就永遠擺脫不了現狀。

顧北弦微垂眼睫,神情淡然道:“冇事,離婚歸離婚。離婚後,我們還是親戚。前夫前妻,在法律關係中,是直係親屬,我有權利對你好。”

蘇嫿抬手捂住鼻子。

鼻子更酸了,心裡酸酸脹脹,特彆難過。

在醫院又住了三天。

蘇嫿剛吃完早餐。

顧北弦拿毛巾幫她擦嘴角。

手機忽然響了。

顧北弦垂眸掃了眼,是助理打來的。

接通後。

助理說:“顧總,那個索刃一查,果然手腳不乾淨。他用他父母、弟弟、小舅子的名字,各買了好幾套房。”

顧北弦不動聲色道:“蒐羅證據,備齊後就交給高局。”

“好的,顧總,我這就去辦。”

掛斷電話。

手機忽然進來一條簡訊:看樓下。

顧北弦走到窗前,拉開窗簾,朝下看。

白色救護車匆匆停下,醫護人員迅速從車上抬下來一個女人。

女人躺在擔架上,渾身是血。

巴掌大的小臉,下巴尖尖,雙眼緊閉,表情猙獰。

那張臉,化成灰,他都認得。

那是楚鎖鎖!

雇人害死他孩子的凶手!

他拉上窗簾,沉默地走到蘇嫿麵前,彎腰抱住她。

他把這個溫婉清瘦的女人,抱得很小很軟,像自己的孩子。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